关灯
护眼
字体:
【V709】以泪洗面,出手救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姐,出事了。:::3”

    剑舞的突然出现,不但打断了红袖没说完的话,也成功打断了宓妃的思绪。

    “出什么事了,剑舞你的脸色可真难看。”扭头就看见剑舞难看至极的脸色,红袖嘴快的说完,本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剑舞凌厉的眼神给吓得又咽了回去。

    呼,这可怕的眼神,简直都快赶上小姐的了好伐!

    “谁出事了?我大嫂还是其他人?”南宁县主体内有噬魂蛊,独孤若佳又是颗不定时的炸弹,谁也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向南宁县主下手。

    这不,剑舞跑来一说出事,宓妃首先想到的人就是南宁县主。

    “不是大少夫人,而是大表公子。”穆昊宇是宓妃大舅舅的嫡长子,也就是穆国公世子,但宓妃院子里的人一般都称他为大表公子。

    “怎么回事?”一听是穆昊宇出了事,宓妃的脸色也是‘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去。

    她动作利落的将手边的东西收拾好,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继续研究噬魂蛊的心情,眼下最要紧的是去看看穆昊宇怎么样了。

    “小姐,剩下的交给属下来收拾,您跟剑舞去看大表公子,顺便在路上听剑舞说说事情是怎么回事。”红袖清楚的知道眼前摆放着的这些东西到底有多重要,好在她在宓妃的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处理起这些东西来不难。

    “那你自己小心一些。”

    “小姐放心,属下是毒人,伤不到的。”

    宓妃冲红袖轻点了点头,剑舞也看了红袖一眼,然后追着宓妃的身影就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道:“是穆国公府的大管家来请的小姐,大表公子具体出了什么事情属下也清楚。”

    “你安排人去观月楼说一声,让我母亲不要担心,我父亲那边也告知一下,让父亲去安抚母亲最为妥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他们离开相府,不管有什么疑问都等本小姐回来再说。”

    “是,小姐。”

    “另外,穆国公府大管家那里你亲自去说,本小姐先去穆国公府看大表哥的情况,你随后再过来。”

    “是,小姐。”

    剑舞知道要拼速度的话,她铁定是拼不过宓妃的,还不如她先将宓妃交待的事情去办妥,然后再赶去穆国公府去听候吩咐。

    心下记挂穆昊宇安危的宓妃压根来不及收拾自己,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身影几个闪掠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相府。

    却不料,刚刚离开的宓妃跟刚刚回来的陌殇,一个出府一个进府,就是那么碰巧刚好彼此错过。

    陌殇急匆匆赶回相府就是有事情要跟宓妃商量,这事儿还挺着急的,结果他将碧落阁都找了一个遍也没有发现宓妃的身影,顿时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猛地想起宓妃这几日一直都在研究噬魂蛊那玩意儿,兴许那小丫头就呆在药房,刚才找人时倒是他忽略了这点,陌殇转身就直奔药房而去。

    “阿宓。”

    “红袖见过世子爷。”刚将药房收拾妥当,也准备赶去穆国公府瞧瞧的红袖突然听到了陌殇的声音,起初她还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抬头一看才发现,并非是她幻听,而是世子爷真找来了。

    “阿宓呢?”

    “世子爷不知道?”大表公子出事,小姐赶去了穆国公府,红袖还以为陌殇是知情的呢,却原来是她想多了。

    陌殇神情淡漠却又不失威严的看了红袖一眼,暗磁的嗓音反问道:“本世子应该知道什么?”

    “呃…”红袖嘴角一抽,立马定了定心神才开口说道:“之前小姐的确在药房研究噬魂蛊来着,可就在不久之前剑舞跑来告诉小姐大表公子出事了……”

    “你是说阿宓去了穆国公府?”

    “是,是的。”世子爷你这样真的好吗?

    难道你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吗?

    纵然心中这般吐嘈陌殇,红袖面上却是一丁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的。

    “穆国公世子出了什么事?”

    “这个红袖不知。”

    不待红袖话音落下,只见面前似有一道紫光闪过,瞬间就消失无踪,等到红袖缓过神来,特么她的面前哪里还有陌殇的身影。

    红袖:“……”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武功高了不起呀,呜呜呜…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打击,她刚刚升起的壮志雄心,顷刻之间就仿佛碎成了渣渣。

    穆国公府

    春晖堂

    “穆泰,穆晃,你们都赶紧起来下去疗伤,你们也伤得很重。”

    以往总是散发着紫檀香的院子,今日充斥在鼻翼间的满满都是咸腥的血腥之气,让人即便就是站在院子外面也觉得很不舒服。

    院子里的血腥气都如此之重,就更别谈房间里面那股浓重的血腥气了,那味道闻得久了,竟然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憋闷感。

    “宇哥儿伤成这样怪不得你们,你们身上也都带着伤,赶紧下去让府医替你们都包扎一下。”虽然自己的儿子伤得极重,府医都隐晦的说穆昊宇活不成了,但穆国公夫人纵使以泪流面却也没有迁怒于他人。

    穆泰跟穆晃是穆昊宇的贴身侍卫,为了将命悬一线的穆昊宇带回来,跟在穆昊宇身边的暗卫全都以身殉职,这两个虽说还活着,可他们身上那深可见骨的刀伤跟剑伤,就算痛不死他们,光是流血也能流死他们。

    “是。是是属下等没有保护好世子爷,世子爷未曾脱离危险,属下等不能离去。”

    “都是我们没用,请国公夫人责罚。”

    在场焦急等待的人,哪一个会瞧不出他们对穆昊宇的忠心,穆家的人都不是那种会苛责手下人的主子,尤其是在他们都拼尽了自己全力的情况之下,如何还能责罚他们。

    自穆昊宇被抬进春晖堂,宫里的御医说是没救了,穆国公夫人听了险些没昏死过去,她的双眼已经哭得都要流不出泪来,整个儿肿得跟大核桃似的。

    若非她还在坚持要等宓妃来,只怕穆国公夫人已经倒了下去。

    穆昊宇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了不让穆老夫人担心,府里的下人都得了穆国公夫人的命令,谁要胆敢把话传到老夫人的耳中,那就拉出去杖毙,这没什么好说的。

    “大嫂别急,妃儿很快就来了,宇哥儿不会有事的。”

    “二嫂说得没错,我们家妃儿医术最好,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就没有妃儿救不活的。”

    “宇哥儿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别急,我们要对宇哥儿有信心。”

    “尤其这个时候大嫂你这个做娘的不能倒下,你还要看着宇哥儿好起来。”

    穆二夫人跟穆三夫人也是哭红了眼,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劝着穆国公夫人,看到穆昊宇那个样子,她们心里也难受得很。

    穆昊天跟穆昊铮外出办事没有回来,穆二夫人跟穆三夫人原本是要通知他们回来的,却被穆国公夫人给出言阻止拦住了。

    穆月依姐妹几个也是红着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穆昊宇,恨不得能代替穆昊宇受这份罪,可为了不给穆国公夫人她们再添乱,就算担心得快要死掉,她们也约束着自己的行为。

    “放心,我还蔚米。一姑挥锌吹接罡缍闷鹄矗沂遣换岬瓜碌摹!蹦鹿蛉私艚舻囊ё叛拦兀痪浠八剖谴友莱莘炖锉某隼吹摹

    她虽只是一介妇人,可若让她知道是谁将她的儿子伤成这样的,她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本国公夫人再说最后一遍,这里不需要你们留下,都给本国公夫人下去疗伤。”

    穆泰两人坚持跪在地上仍是不肯离开,正欲要强打起精神说点什么,穆国公夫人却没有给他们开口的机会,“难道你们是想宇哥儿醒来后,发现他身边的人全都死光了吗?”

    这一句话,斩断了穆泰两人所有的言语。

    是啊,虽说世子爷这次脱险回来了,可世子爷身边的暗卫却是全都死了。

    要是他们也死了,那世子爷岂不是……

    “来人,抬他们下去。”

    “大舅母做得对,若是再晚一会儿,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们两个的命了。”对于忠仆,宓妃还是很给他们脸面的。

    “妃儿,你。你你终于来了,宇哥儿他他…”话未尽,泪先流,穆国公夫人在看到宓妃的那一瞬间,之前的所有坚强在顷刻之间轰然崩塌,整个人泣不成声。

    宓妃扶住扑向她的穆国公夫人,安抚性的轻拍她的后背,缓解她紧崩失控的情绪,“大舅母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大表哥有事的。”

    “嗯,大舅母相信你。”

    眼见宓妃来了之后,穆泰跟穆晃总算是不坚持了,可他们原本就身受重伤又失血过多,再加上还在地上跪了那么长时间,憋着的那口气松下之后,人立马就昏死过去。

    “青老,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了。”

    “小姐放心,老头子保管救活他们。”

    “嗯。”宓妃冲青老点了点头,转身就对穆国公夫人说道:“我去看大表哥,你们全都留在外面,若是太累的话就回去休息一会儿,什么都别担心好吗?”

    此时的穆国公夫人就好比一根已经崩到极致就快要断掉的橡皮筋,宓妃还真怕她一旦放松下来,别穆昊宇还没好她又病倒了。

    “月依表姐,你们全都聚在这里,外婆可素来是个精明的,没得让她瞧出不对劲来。”

    宓妃话里的言外之意穆月依姐妹几人瞬间秒懂,可就她们现在的样子,真要去见了穆老夫人,还不分分钟被拆穿谎言么!

    “全都离开春晖堂去敷一敷各自的眼睛,收拾收拾各自的心情,然后我说可以了,你们再来看大表哥。”

    “妃儿你别瞒着大舅母,是不是…是不是宇哥儿他不会好……”

    抬手打断穆国公夫人的话,宓妃面色认真而严肃的道:“你们要是相信我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去做,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就……”

    “大舅母相信。”没等宓妃说后面的话说出口,穆国公夫人看着宓妃就开了口。

    她了解宓妃的性子,也知她对穆昊宇的看重,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追根究底问原因的时候,她只要无条件相信宓妃就好。

    至于其他的,穆国公夫人相信,等有时间了宓妃会给她一个解释。

    “需要留人配合妃儿你吗?”

    “不用。”

    “那好,我们这就全都退到院子外面去。”

    “嗯。”

    宓妃淡淡的应了一声,也没再多看穆国公夫人一眼,而是大步朝躺在床上的穆昊宇走去。

    在宓妃的身后,穆国公夫人深吸一口气,抹去脸上的泪痕就有条不紊的安排起来,很快,偌大的春晖堂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只除了房间里昏迷不醒,面色惨白的穆昊宇跟正欲救治他,却又面色凝重的宓妃。

    有关陌殇一直在星殒城并没有回璃城的消息,穆国公府的人是在宓妃跟陌殇定亲的当天知晓的,起初穆老夫人还挺不待见陌殇的,只因定亲这样的日子陌殇竟敢不出席。

    后来知道陌殇其实一直都在以后,倒也不难理解陌殇的做法,只叮嘱他平日里行事什么的还得更小心谨慎一些,可别把对手不当是对手。

    要说陌殇是极得穆老夫人喜欢的,有时候宓妃都不禁要醋上一醋,觉得陌殇才是穆老夫人的亲外孙,她其实是个假外孙女儿,为此陌殇没少在宓妃面前得瑟,那傲娇的样子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韩国公府那边若不是陌殇亲自登门去请老韩国公夫妇上相府代他提亲,只怕陌殇在星殒城这事儿他们就要一直都不知情。

    即便就是知情后,韩国公府里的主子们也只当自己不知情,对外的说辞就是陌殇对外宣称的那样,别的就休想从他们的嘴里套出来。

    跟相府比起来,穆国公府跟韩国公府其实都有不确定因素存在,府里人太多了,难免就会有些管不住自己嘴巴跟想法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出现,即便就是出现在这两家人面前,陌殇也不会以他本来的面貌出现。

    “你…”春晖堂外,穆国公夫人坚持要等到宓妃出来后才放心离开,穆二夫人跟穆三夫人原本也是要留下的,可架不住穆国公夫人的坚持。

    眼下她一门心思全都扑在儿子穆昊宇的身上,哪里还能分出心神去管府里的事情,交给别人她可不放心,也只能让两个弟妹替她分分忧。

    正如宓妃来时说的那样,母亲她是何等聪慧之人,只要稍稍露出一点马脚,穆昊宇重伤这事儿就瞒不住她,要是她在惊出个好歹来,穆国公夫人就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思来想去穆国公夫人只得将穆月依姐妹几个全都打发离开,让她们回去先好生梳洗一番,再把红肿的眼睛给冰敷一下,跟着就去穆老夫人的院子呆着。

    哪怕就只是转移一下穆老夫人的注意力都好,等瞒不住的时候,有妃儿在宇哥儿定然也脱离生命危险了,届时母亲也不会那么担忧。

    “你这孩子怎么来了?”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什么人看到陌殇之后,穆国公夫人提起的心方才安稳的落回肚子里。

    “大舅母,阿宓可是在里面?”

    “嗯,妃儿吩咐不让人打扰,她将所有人都请到院子外来了。”

    “那我进去帮阿宓的忙,昊宇他肯定不会有事的,大舅母你放心。”

    话落,陌殇也不等穆国公夫人回话,身影一闪就进了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09】以泪洗面,出手救治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