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0】执着试探,万蛊之国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独孤封跟杨秀丽夫妇的房间出来,独孤天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殆尽,漆黑深邃的墨瞳里划过丝丝锐利的冷芒,若是可以的话他真恨不得亲手结果了那对狗男女。

    每每克制不住自己满心的愤怒跟冲动之际,独孤天城就会想到陌殇那双淡漠而冰冷的幽深紫眸,那双眼睛似能看透人魂,任何的小心思在那双眼睛面前都会无处可藏,无所遁形。

    陌殇将他从永无止境的黑暗中解救出来,他也答应了替陌殇做事,那么他就一定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破坏到陌殇的计划,他要忍耐。

    好在之前聚在一起谈话的时候,独孤天城内心中疯狂的想法刚刚冒出头的那短短一瞬,他就很快清醒过来,不然独孤若佳定会发现端倪,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不说,自己还将陷入绝境。

    “老爷,佳儿,你们觉得城儿他能办妥那件事情吗?”

    “城儿的办事能力这几年来,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独孤封虽说最疼爱的孩子就是独孤若佳,但独孤天城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又怎会不疼。

    只是这一儿一女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否则独孤封的心一定是偏向独孤若佳的,跟别的男人重男轻女有所不同,独孤若佳在独孤封心里的地位,那是任谁也比不得的。

    除此之外,独孤封最为看重跟疼爱的孩子绝对就是独孤天城了,否则他一个做父亲的,又岂会任由自己的儿子从自己手里抢过一个又一个的女人?

    到底女人如衣服,儿子才是自己的亲儿子。

    “佳儿你怎么说?”独孤夫人也不知怎的,反正就是觉得这两日心里不太安定,哪怕就是看到独孤天城这个儿子与平日里无异,也忍不住想去怀疑点什么。

    偏偏真要问她哪里有问题她又说不出来,可那种感觉又真的说不清楚。

    也真是难为她这个做娘的,为此她还一再明里暗里试探了独孤天城好几次。

    独孤夫人此举独孤若佳也是看在眼里的,即便她已经亲自证实了独孤天城的身份做不得假,这却也不妨碍她静看她的母亲试探独孤天城。

    兴许说不准她就遗漏了什么呢?

    结果显然独孤夫人也没能试出什么来,独孤天城就是独孤天城,整个人半点破绽都没有,反倒是她们娘俩儿的举动引起了独孤封的注意,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独孤封也试探了一二,总算是彻底打消了他们对独孤天城的怀疑。

    有时候就是这样,男人跟女人大不一样,往往在这些细节的地方女人更为细心周到,不留死角。

    “娘,三哥的本事摆在那里,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既然独孤天城的身份已经彻底得到证实,他是他们所熟知的独孤天城,并非是别人安插的眼线,那么独孤若佳对于独孤天城的能力自然就不会怀疑。

    独孤家的子嗣并不单薄,独孤封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儿也不是只有独孤天城一个儿子,但为什么她跟独孤天城可以得到重用,可以在独孤家拥有绝对的话语权,那是因为他们有那个本事,具备那样的资格。

    至于独孤家其他的孩子,无论男女虽说也都会替家族做出贡献,却不似他们这般可以做主说话。

    “要是三哥没有这样的能力,岂不枉费了爹娘对三哥的悉心培养。”

    “我这是心里没底,既然你们父女都那么相信城儿,我这个做娘的自然也是信的。”

    “娘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女儿做事素来喜欢做足几手准备,一计不成,不是还有第二计,第三计么。”

    “是是是,就数娘的佳儿最聪敏机智了。”

    “佳儿。”

    难得看到独孤封这么严肃克板的一面,独孤若佳也收起了脸上的玩味,低声道:“爹有什么话直说便是,女儿听着呢。”

    “你在怀疑什么?”

    “爹也知道女儿天生就直觉灵敏,之前心下不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然后你的目光就落到了你三哥身上?”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德性,独孤封自己能不知道,要不是他这个女儿聪明,怕是老早就被染指了。

    好在独孤天城在玩女人这方面虽说荒唐了些,但他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下手的,是以这几年来独孤若佳既然没有开口,他也就当什么都不知情。

    “有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既然我对三哥起了疑心,自然是要弄清楚他是真还是假的。”

    “结果呢?”

    “是我多心了,三哥他没有问题。”

    闻言,独孤封微怔片刻,接着又道:“通过刚才的一番试探,夫人得出什么结论了?”

    “老爷别说得只有妾身才试探过那样,老爷自己不也试探了?”独孤夫人显然不吃独孤封那一套,她这么小心也是为了整个独孤家好。

    “咳咳…”

    看到父母这么斗嘴,独孤若佳也没了兴趣继续留在这里听他们斗下去,优雅的起身拂了拂裙角,柔声道:“还得多亏了爹娘的那番试探,如此也算很有收获,彻底排除了三哥是别人安插进咱们府里暗桩的可能。”

    “城儿他性情乖张邪肆,又喜怒无常,之前咱们那连番试探他怕也是察觉到了,我是担心他会生出别的心思来。”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甭管换成谁被这么一再的质疑,心里也不会好受。

    只是现如今容不得半点的差错,独孤夫人坚决不认为她是故意在为难独孤天城。

    “城儿是个敏感的孩子,刚才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却也能感觉他是很愤怒生气的。”

    “那要不要把他叫回来解释一二?”

    “这个…”

    “爹娘不必为难,三哥那里我亲自去一趟解释一下就好了。”虽说独孤若佳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独孤天城,但为了完成任务,她是什么都可以付出,什么都可以牺牲的。

    看起来不怎么发脾气的独孤天城,真要发起脾气来那是相当吓人的,就连独孤封夫妇也不太敢在独孤天城发脾气的时候撞上去,那后果简直太过美好,让人不敢想象。

    事情既是由独孤若佳引起的,她倒也不会介意给独孤天城一个解释,毕竟在她后期的计划里,独孤天城还占据着很重要的一个位置,临时换上其他人怕是并不妥当。

    短暂的犹豫过后,独孤若佳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她就是这么个雷厉风行之人。

    “那佳儿你好好向城儿解释一下,我们这也是不敢大意,多些防备罢了。”

    “有什么需要爹出手的地方,佳儿你也别客气。”

    “好。”淡淡的应了一声,独孤若佳转身离去,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独孤封夫妇莫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虽说他们才是爹才是娘,可架不住有时候独孤若佳那个女儿身上的气势太甚,连带着他们都有些受不住。

    那种气势偶尔独孤天城的身上也有,话说他们这对做父母的,有时候还真是憋屈得不要不要的。

    “如何?”

    “回小姐的话,奴婢从伺候三公子的小厮嘴里打听到,三公子从老爷夫人房里出来之后,脸色非常的难看,非常的生气。”

    “只是如此?”独孤天城能将独孤家的生意做到那么大,为独孤家赚取那么多的金银,他又岂是一个傻的,蠢笨的?

    她试探他的时候独孤天城正好兴致上来了,对她举止粗鲁的一顿蹂躏,虽说没真进行到那一步,却也是占尽了她的便宜。

    因此,即便她窥探到了他的秘密,独孤天城也不会感觉到违和,心中不会起疑。

    但独孤夫人的试探就份外明显了,除非独孤天城真傻,否则他哪里会瞧不出问题所在?

    可他完全没有发火,也没有动怒,全程都在隐忍,对于独孤夫人向他提出的问题也一个接一个耐着性子正确的回答了,这非但没有引起独孤若佳对他的怀疑,反倒让独孤若佳越发坚信他就是独孤天城。

    换了旁人在遭受质疑的时候必然会发怒,甚至是提出质疑,但偏偏独孤天城打小就是一个异类,他在受到质疑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发怒的表现,但私底下却会发了疯似的发泄自己的怒火。

    等到平静下来之后,他才会针对他被质疑一事做出应有的反抗。

    “三公子回到自己的院子,先是砸了卧房,紧接着又将书房给砸了,伺候他的人全都不敢近他的身。”

    “哦?”

    “院子里前后两个花园也没能逃脱三公子的毒手,那些开得正艳的花儿,全被三公子辣手摧花了。”

    “破坏力这么强,看来他是真的很生气。”

    “小姐说得不错。”

    “你回来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回小姐,奴婢回来的时候,三公子带着两个小厮出府去了。”

    “可知他要去往何处?”

    “红拂馆。”

    当月棠说出‘红拂馆’三个字后,独孤若佳眼里的笑意就有些意味难明了,不过总的来说她还是很高兴的。

    红拂馆是庞太师的地盘,独孤若佳选中太子合作之后,没曾想太子那么不中用,竟然被宣帝给软禁在宫中,险些坏了她的大计。

    起初为了方便自己行事,也为了能让太子在跟她的合作中品尝到甜头,结果她刚要动手拿下红拂馆之时,太子被软禁了。

    于是,夺取红拂馆一事被暂时搁浅。

    不过就算红拂馆还捏在庞太师的手里,红拂馆的内部却已经布满独孤若佳的眼线,眼下既然独孤天城去了红拂馆,那她这个做妹妹的倒也不介意再多试探她的这位好哥哥一番。

    毕竟,外人用起来总归有风险,到底还是用自己人最为妥当。

    “你且留在府里去替本小姐办两件事,红拂馆那里本小姐亲自走一趟。”

    “是,请小姐吩咐。”

    交待完月棠要办的事情之后,独孤若佳重新换了一套不打眼的装扮,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独孤府。

    从压抑的独孤府出来,独孤天城也并没有着急着给陌殇传什么信,而是准备到了红拂馆之后,先找准时机再决定传还是不传消息出去。

    通过独孤若佳这一次又一次的试探,虽说他的表现很完美,几乎没有任何的瑕疵,按理说独孤若佳应该相信了他,可以独孤天城对那个女人的了解,她不会那么快死心的。

    是以,为了不被抓住把m,也为了不暴露自身,就算周围没有监视他的眼线,独孤天城也决定先把戏唱好了再想其他的。

    他还就不相信独孤若佳能将他盯得密不透风,让他真没办法传递消息出去。

    红拂馆可是一个好地方,若能在她的地盘将消息传递出去,独孤天城会更有成就感,也更觉得他‘啪啪’打了独孤若佳的脸。

    一路没有任何异常的跟着独孤天城进了红拂馆,亲眼看到独孤天城折磨完女人,又去折磨男人的变态手段,独孤若佳描绘得精致完美的柳眉紧紧的拧成一团,难道当真是她太过小心,以至于小心过度,看什么都觉得有问题?

    而事实上她的小心压根全都是多余的?

    ……

    房间里浓重而刺鼻的血腥气给人一种极其压抑憋闷的感觉,闻得久了就好像要窒息一样。

    宓妃踏进房间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长长的水袖轻轻一挥,一道凌厉的劲风瞬间就将所有的窗户都给推开了,轻风拂过,房间里血腥的味道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让人觉得那血气更重了。

    没等宓妃的手搭上穆昊宇的手腕,陌殇暗磁性感的声音就在宓妃的身后响起,“阿宓。”

    “你怎么来了?”宓妃听到声音没有回头,手微顿了一下又向穆昊宇伸去。

    “他是中蛊了,这般症状即便就是不把脉阿宓也该瞧出来了才对。”陌殇走到宓妃的身边牵起她的手,目光从宓妃的脸上扫过,最后才落到穆昊宇的身上,“他的情况非常不好,若想保命的话怕是得先换血才行。”

    只是要换血谈何容易,尤其不先把穆昊宇体内的血蛊给弄出来,就算给他换再多次的血也是白搭。

    更何况更换全身的血不是说换就能换,也不是谁的血都可以换,想到这些陌殇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怪宓妃明明瞧出问题所在,却又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替穆昊宇诊脉,说不定不是身中血蛊也不说定。

    “是我着相了,不愿认清这个事实。”

    “那是因为阿宓在意他。”

    “从现在开始,直到解蛊之后,春晖堂里都不能进来人,要不谁在被血蛊给盯上,我就真要头疼了。”

    “放心,有为夫在呢。”

    “那熙然先将空气中这些血腥气给解决了吧,想办法解蛊之前,我得先吊住大表哥一口气。”

    “嗯,别太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见此情景,陌殇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宓妃,等保住穆昊宇的命,他再跟她谈别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0】执着试探,万蛊之国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