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1】执着试探,万蛊之国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的嗅觉何其灵敏,她刚踏进穆国公府的时候就察觉到空气中飘散的淡淡血腥气有问题,心下有疑在未得到证实之前,她也不会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随着她越靠近穆昊宇居住的春晖堂,那股血腥气的味道就越重,让得宓妃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

    尤其是当宓妃踏进穆昊宇房门,看到躺在床上的穆昊宇的那一刻,别看宓妃面上波澜不惊,什么表情都没有,心下却是愤怒至极的。

    丫的,近来她是跟蛊毒蛊虫之类的东西犯冲吗?

    怎么噬魂蛊还没有得到解决,又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冒出血蛊这么阴狠毒辣的玩意儿。

    “熙然,外面就交给你了,别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宓妃知道陌殇来找她绝对不是因为陌殇闲得发慌,事实上最近这些日子陌殇很忙,几乎忙到没有时间到相府看她,又或是跟她说几句话。

    今日陌殇能这么快赶来穆国公府,怕是去相府找她扑了空,得了信转道跑过来的。

    “为夫就算想现在跟你谈,怕是你也不一定能听进耳朵里面,更何况为夫也担心大表哥,一切就先以大表哥为重。”

    “嗯。”

    谈妥之后陌殇也就退到了房间外面,站在院子中间的他双手飞快的结出几个奇异的结印,将整个春晖堂全说笼罩进他布下的禁制之中。

    以后,这个春晖堂除了他跟宓妃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能进去。

    只要穆昊宇身上的血蛊一天不解,那他纵使是清醒了也不能离开这个院子,不然谁若沾上他的血,必然就是血蛊的下一个食物了。

    笼罩在春晖堂的禁制在没有受到强烈的攻击之时,它是无形无质的,当有人攻击禁制之时,就会发现它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穆国公夫人他们在没有宓妃又或是陌殇的带领,那是根本进不了院子大门的。

    一旦他们触碰到院子的大门就会受到阻力,若是强闯便会被禁制给反弹出去。

    布置好这个禁制后,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陌殇不得不代替宓妃到院外向穆国公夫人解释清楚前因跟后果,以免他们被误伤。

    穆国公夫人作为穆昊宇的母亲,她有权利知道穆昊宇现在最真实的情况,就算真相残酷会让她承受不起,至少也要让她弄明白轻重。

    要知道血蛊这东西它极其难缠,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谁接触谁倒霉,这中招的几率简直就是百分之百,总不能让整个穆国公府的人都置身于危险之中不是?

    等待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虽然宓妃告诉她不用担心,宇哥儿不会有事,可架不住穆国公夫人仍旧担心自己的儿子呀,这要等不到一个让她放心的消息,亲眼看到穆昊宇好好的,她这做娘的哪里能安心。

    哪怕上次依姐儿她们几个出事,妃儿的脸色虽说难看又带着怒气,却也不似这次这般面色凝重,宇哥儿到底是严重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妃儿把整个春晖堂的人全给赶出来?

    这越想穆国公夫人的心里就越是没底,若非是还有一份坚持摆在那里,她整个人早就倒下去了,哪里还能在这里走来走去的满心担忧。

    “阿殇,宇哥儿他怎么样,妃儿她怎么说的,他是不是不好……”因有宓妃的交待在前,穆国公夫人没有得到宓妃的允许倒也不好直接闯进去,好不容易看到陌殇从里面出来,她完全失了仪态的朝陌殇扑了过去。

    陌殇眼明手快的伸出手扶住了穆国公夫人,没有让她撞到自己的身上,心说:他的怀里可只抱他家小女人一个啊!

    “大舅母先别哭,妃儿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大表哥昊宇的,你是他的娘亲可不能先倒下。”任由穆国公夫人如同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着他,陌殇也是感到相当的无奈。

    话说这样的情况,他有点处理不来好伐!

    “抱歉,是我失态了。”感受到陌殇手臂的僵硬,穆国公夫人也是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很是不妥,一时间尴尬得不知所以。

    “我给大舅母一点时间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我们坐下来说一会儿话,你看好吗?”

    “嗯。”穆国公夫人也知道陌殇这是看在宓妃的面子上才对她这么客气,这么耐心的,这要换了旁人,陌殇铁定不会有这份耐性。

    两孩子既然已经定了亲,陌殇也算是她的外甥女婿了,穆国公夫人不是那矫情的人,自然也不觉在陌殇跟前丢了面子什么的。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别搞得那么疏离。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穆国公夫人深吸了几口气,心下明白陌殇是有话要跟她说,又或者陌殇其实就是出来转达宓妃的话给她听,她除了是穆昊宇的母亲之外,她还是穆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她要立得起来,绝对不能倒下。

    想明白这些之后,穆国公夫人就恢复了往日端庄大气,沉稳雍容的模样,哑着声开口道:“大舅母好了,但阿殇你要跟大舅母说实话,大舅母要知道宇哥儿最真实的情况,你不能隐瞒。”

    “我不会隐瞒什么,我跟阿宓都希望大舅母要坚持住不要放弃希望,因为我跟阿宓都不会放弃的。”

    “我懂。”

    虽说陌殇贵为楚宣王世子,身份贵重得很,但跟宓妃定亲后,在宓妃的家人前面他是一点不希望他们总顾忌他世子身份的,反倒他们这些长辈如唤自家孩子一样的叫他的名字他心里更高兴。

    有了温老爹跟温夫人开头,又有穆老夫人认可了陌殇之后,他们就算不习惯也慢慢习惯了喊陌殇一声‘阿殇’,不是什么重要场合也就不世子来世子去的了。

    至于陌殇的字么,那是宓妃的专属称呼,别说陌殇不意他们那么喊,就是他们还不想跟宓妃抢呢,省得别扭不是。

    “有阿宓在,大表哥的外伤虽说很重,很有可能会致命,但只要阿宓出手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是…是是…严重的是宇哥儿身上流的那些血对不对?虽然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但宇哥儿身上流的那些血我总觉得不对劲,光是闻着就让人很不舒服。”

    “大舅母说得不错,大表哥的外伤虽重却不足以致命,好好养养就能好,麻烦的是大表哥他中了血蛊,若是解不了血蛊的话,大表哥他会死。”

    既然没打算要隐瞒穆国公夫人什么,陌殇也只能实话实说,毕竟血蛊真的是种非常恶毒的蛊。

    身中血蛊,哪怕就是死了,也死得不干净,外带还要牵连自己的家人,就算是死也死得不甘心,不瞑目。

    “血…血血蛊,那是什么东西?”一听那名字穆国公夫人心下就是一沉,脸色也越发惨白了,哆嗦着声音都在跟着打颤。

    “是一种蛊虫。”

    “南疆那边的东西?”穆国公夫人乃是世家出身的女子,眼界也是宽的,对于南北疆盛行的巫蛊之术还是多少都知道一点。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儿子会沾染上这种要命的东西,难怪妃儿的脸色那么凝重,甚至将他们全给赶出了院子。

    “阿宓对蛊术这些都有所涉猎,我相信给阿宓一点时间她会找到解血蛊的办法,但在此之前大舅母可要好生保重自己,千万别放弃希望。”

    “宇哥儿都没有放弃,我更不能放弃。”

    “另外,身中血蛊的人他的血里面带有剧毒,换句话说就是谁也沾不得大表哥的血,一旦沾了就极有可能同样身中血蛊。”

    “所以妃儿才把人全给赶了出来?”

    “嗯,一切的危险都要扼杀在摇篮里才妥当。”

    想到血蛊传染的后果之后,穆国公夫人也是吓出一身的冷汗,她可不能自私的拿着整个穆国公府去赌啊!

    “这事儿大舅母心中有数就行,这个院子我已经布好了阵法,往后除了我跟阿宓其他人都进不去,不过大舅母可以放心把大表哥交给我们来照顾,等大表哥好了你们也就能见面了。”

    “你们担忧的也正是我所担忧的,宇哥儿交给你们照顾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那大舅母就把心放宽,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别把自己崩得太紧,要是累得病了大表哥醒来怕是会心疼的,您说是这个理不?”

    眼瞅着陌殇用这样温和的态度,又耐着性子开导她这么长时间,穆国公夫人心里松泛了几分,看向陌殇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她道:“别以为你嘴巴甜我就站在你这边了,你小子要胆敢对妃儿不好,大舅母照样收拾你,一点都不会手软的。”

    顿了顿,待自己情绪完全平稳下来之后,又道:“大舅母听你跟妃儿的,我留下也是什么忙都帮不上,反倒让你们时时记挂着我也安不了心,那我就去找点别的事情忙着,也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正好我有事请大舅母帮忙。”

    “阿殇你说。”

    “春晖堂周围的血腥气要赶紧给消除掉,还有飘散到其他地方去的血气,你们虽说没有闻到却不代表那味道不存在,不清理干净的话会对你们的身体有害。”

    闻言,穆国公夫人惊恐又后怕的瞪大双眼,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喃喃道:“那那怎么办?”

    “这事儿交给我来负责处理,大舅母去替我准备好这些药材可行?”

    接过陌殇递到她手里的药材单子一看,穆国公夫人记得这些药材他们府里的药房都有,倒也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药材,就是数量有些大,好在府里预备有多的,紧一紧倒是拿得出来。

    要是实在不够数量也不打紧,立马安排人去外面的药堂买也是行的。

    “没问题,大舅母立马就去安排,可还需要什么人手帮你的忙,你一个人能行吗?”为了防止暴露身份,陌殇可不是以银发紫眸的形象出现的,他改穿了银色的锦袍,面上又戴着面具,黑眸黑发,谁让完全不会将他跟陌殇是同一个人联想到一起。

    当初这般形象的陌殇一出现,要不是宓妃介绍,陌殇也没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连温老爹也没瞧出什么不一样来,可让陌殇得意了好长时间。

    他的伪装,大概也只有宓妃才能一眼就给看破了。

    “大舅母能调动暗卫吗?一则他们的身手摆在手里我用得上,二则他们是暗卫话少对国公府也忠心,三则越少人接触我就越好。”

    “我身边就有五个暗卫你瞧着够吗?要是不够的话,我得通知你大舅才行。”

    “够了。”

    “那你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安排。”说完,穆国公夫人转身就要走,许是动作一下子太猛,顿时她就眼前一黑,好在陌殇动作也快一把扶住了她,不然铁定扎实的摔在坚硬的地上。

    “大舅母别慌,来,把这药丸吃一颗下去。”这个时候陌殇不得不感叹宓妃的细心,她是早料想到穆国公夫人会有这样的反应,虽说忙乱却也提前做了准备。

    “还是你这孩子细心,我现在好多了。”

    “这是阿宓准备的,大舅母得夸阿宓去。”

    “你们都是好孩子。”

    “我跟阿宓还要喝大表哥的喜酒呢,大舅母可别赶我们呀!”

    一听陌殇这话,难得穆国公夫人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她忍住想哭的冲动重重的点头道:“好。”

    妃儿都那么给保证了,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就算最后宇哥儿真的没了,她也没话好说。

    老天爷,求求您定要保佑我的宇哥儿快快好起来,他是个好孩子,您可一定要保佑他好好的。

    ……

    寒王府

    “让你们久等了,怎么样此行可还顺利?”

    前个儿陌殇来找寒王密谈近一个时辰之后,寒王这几日调动军队很是频繁,让得朝上朝下对他的动作很是关注,也有胆大跑到宣帝跟前给寒王上眼药的。

    以前宣帝估计还会有所顾忌,不敢明着偏向寒王,但现在么,太子已然被宣帝软禁,也不怕朝中的人闹,寒王又身体痊愈了,真要有人上赶子的闹事,宣帝不介意直接拿出先帝爷的遗旨。

    如此,寒王就算立即被册封为储君,任谁也挑不出半句理来,难道他们还敢质疑先帝遗旨么?

    将什么事情都想透彻过后,宣帝行事起来也越发不束手束脚了,他看重寒王,有意立寒王为储君,而寒王各方面的能力又摆在那里,绝对是最合适的继承人。

    再加上寒王在民间的声望极高,就算是太子下台,寒王上位,民间也不会有任何不利寒王的流言出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民心所向。

    老百姓固然不聪明,可他们却知道谁是真的待他们好。

    “王爷。”穆昊天跟穆昊铮看到寒王进来赶紧起身向他行了一礼,寒王立马就伸出手虚抚了一下,沉声道:“我们之间无需如此多礼。”

    “礼不可废。”

    “等久了?”

    “那倒不是。”穆昊天摇了摇头,在寒王的面前他倒也没有隐藏自己情绪的意思,直话直说的道:“只是心里有些不好,总觉得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我也有跟二哥一样的感觉,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心里特别不安定。”说到此处穆昊铮的眉头也是紧拧成一团,脸色颇有些不好看。

    他们本是打算见到寒王把事情交待一下,然后就赶紧回穆国公府去看看,不料他们来的时间不凑巧,寒王进宫还没有回来。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反倒加剧了他们心中的不安,就感觉是出事了,却又说不上来出什么事了。

    “王爷,穆国公府出事了。”

    穆昊宇发生那样的事情,加之盯着穆国公府的眼线又多,虽然穆国公夫人做的安排已经很是不错,但也架不住还有没注意到的地方。

    不多时穆国公世子出事的消息就流传了好几个版本在星殒城的大街小巷,而宓妃一门心思扑在如解救穆昊宇上面,陌殇又忙着清除那些血腥气,倒是谁也没能顾得上外面发生的事情。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幽夜被穆昊天跟穆昊铮一人抓住一条胳膊,兄弟两人因担心着急手下也没个轻重,那力道就连幽夜也不禁感到吃痛,“具体出了什么事情暂时还没打听到,消息都被封锁住了。”

    他家王爷虽说不缺情报,星殒城大大小小的世家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但穆国公府因是支持寒王的,是以寒王并不会刻意去打听穆国公府的事。

    这次若非消息传得到处都是,幽夜也不会询问一番过后就来回禀给寒王知晓。

    “其他的事都先放一放,本王随你们一同回穆国公府看看。”

    “这…这这会不会不太妥当?”冷静下来之后,作为兄长的穆昊天略显迟疑的开口。

    “有什么不好的。”

    话落,寒王将幽夜跟苍茫叫来交待了他们几句,然后就跟穆昊天兄弟两人朝穆国公府赶去,正好他刚收到一些新的消息,也好顺带跟陌殇和宓妃商量一下。

    穆国公府出了事,宓妃必然会出现在那里,既然宓妃在那里,想来陌殇也跑不了,寒王完全不担心自己到了穆国公府会找不到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1】执着试探,万蛊之国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