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3】执着试探,万蛊之国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将飘散在整个穆国公府的血腥气都一一清除干净之后,已经是近两个时辰之后。》>》

    这个时候不但穆国公回到府里听说了此事,就连穆昊天兄弟跟寒王也到了穆国公府,并且在来的路上他们也是听说了有关于穆国公府出事的不下十个版本的流言,有些个流言还真是叫人听了哭笑不得。

    满心担忧的穆昊天兄弟没有时间去制止那些流言,至少在他们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之前,就算想要制止那些流言也没有方向,反倒会让自己也陷入不利的局面之中,索性不如先放一放,弄清楚前因跟后果之后拿定主意之后再出手就一准儿错不了。

    刚刚回到府里,兄弟两个外加一个寒王就将穆国公夫人对穆国公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耳里,本就担心又着急的他们这下子就更着急起来。

    怪不得他们心中一直不安呢,原来竟是大哥出了事情,眼下还不知能不能活命。

    “大伯,大伯母。”

    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穆国公夫人收起眼泪,穆国公刚要说点什么就看到了寒王,不由得立马上前就要行礼,寒王却抢在他前头开口道:“穆国公,穆国公夫人不必多礼,昊宇他现在怎么样?”

    “是啊,大伯,大伯母,大哥他怎么样了?”

    “究竟是谁向大哥下的手,别让我抓到那些人,不然我饶不了他们。”

    “阿殇说宇哥儿中的是血蛊,那血蛊还会传染人,妃儿进房间去看宇哥儿的时候就将春晖堂所有的人全都给赶了出来,眼下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面前这三个人,两个是她侄子,一个是寒王,穆国公夫人将陌殇对她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半点都没有对他们有所隐瞒,“就在你们回来之前阿殇才刚刚把飘散在整个穆国公府的血腥气给清除干净,那血的味道闻了就让人非常不舒服,御医们什么都没有瞧出来,要不是妃儿来得及时,又知道那些味道对人有害,交待了阿殇来处理,我真怕整个国公府都要被搭进去了。”

    之前穆国公夫人满门心思都扑在穆昊宇的身上,很多东西她就没有看得那么远,想得那么深,即便陌殇开解了她,她也冷静了下来,但还尚未抽出时间去思考那些潜藏的问题。

    等她好不容易透过陌殇说的那些本质,慢慢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时,她整个人险些没被吓疯。

    “那些人真的太狠了,也不知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只冲着宇哥儿来的,还是冲着我们整个穆国公府而来的。”但不管是冲着谁来的,对那些人绝不能够姑息,否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尤其这次穆昊宇身中血蛊还不知能不能救活,穆国公夫人是恨死了那些人,哪里会对那些人生出什么慈悲之心。

    “看来那些人是当真参合进来了。”血蛊二字一出,寒王的脸色就变了,好看的双眉拧成一团,语气也带着几分杀伐之意。

    “殿下此话何意?”

    “先说与你们听也好,这本也是本王要找阿殇跟宓妃商量的事情。”

    闻言,穆国公跟穆国公夫人默默的对视一眼,看向寒王的眼神都带着异常明亮的光彩,他们的亲生儿子被伤成这个样子,活不能活都还是一个问题,可偏偏他们却不知仇人是谁。

    眼下寒王若能给他们指明一个方向,他们夫妻也是万分感激的。

    “蛊虫这种东西,本王相信穆国公应该也知道,它只出现在南北疆跟苗疆那样的地方,中原地带却是几乎无人精通这个的。”

    在南北疆跟苗疆,那里的人仿佛生来就会饲养各种蛊虫,研制出各种蛊毒,但他们对外族人是非常排斥的,而且他们的聚集之地,也通常是不允许外族人前去的,是以外族人要想学习他们的蛊术,根本就难如登天。

    血蛊可以说是等级非常高的高级蛊,一般会养蛊的人还接触不到这样的蛊虫,常常只有南疆,北疆跟苗疆的王族之人才有资格饲养。

    然,他们三族饲养出的血蛊又有些微的不同之处,寒王虽说知道这么些东西,却也分辨不出哪种蛊是哪种蛊,怕是也只有宓妃才能断定穆昊宇所中的血蛊,究竟是出自三族中的哪一族。

    “自皇爷爷那一代开始,大陆上就已经鲜少听闻有关那三族的消息,他们就仿佛消失了一样,便是真有谁用到了蛊这种东西,却也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跟血蛊这种级别的根本放不到一块,更别谈拿出来比较。”

    “殿下说得不错,眼下也只能等妃儿出来才清楚具体的情况,咱们乱猜也没用。”

    “既是如此,那本王就到春晖堂等等阿殇,顺便看看宓妃出来了没有?”

    “这样也好。”

    原本穆国公也是要去春晖堂看一看的,既然寒王也要去他又怎好拒绝,索性全都一起去,不然穆昊天跟穆昊铮也放心不下。

    “阿宓。”

    “等我很久了吗?”

    “没有。”陌殇看着满脸疲惫之色的宓妃那简直就是心疼坏了,长臂一伸就将宓妃抱进怀里,轻揉了揉她柔顺黑亮的头发,低声道:“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大表哥他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的,他肯定会好起来。”

    “你别,我身上脏得很。”

    “不脏。”

    “你…”

    “嘘,乖,别说话就让为夫好好抱一会儿,为夫可是好多天都没有抱到阿宓,跟阿宓好好说说话了。”若说陌殇的超级洁癖会对谁免疫,那个人无疑就是宓妃了。

    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堪堪吊住穆昊宇一口气,短时间内保住他一条命的宓妃也是累极了,此时的她真的很需要一个肩膀可以靠一靠,让她能喘口气。

    “乖乖在这儿坐一会儿,为夫现在去小厨房给你烧些热水,一会儿你好好洗个澡,身上也能轻松舒服一些。”

    “会不会太麻烦?”

    “为夫很意为阿宓服务,乖乖等我,若是太累了就小睡一会儿,血蛊不是普通的蛊,你若没有休息好,又怎么能想到解蛊之法对不对?”

    “嗯,那我眯一下。”

    “我很快回来。”

    春晖堂里所有的下人都被赶了出去,陌殇找到小厨房将水烧在锅里,眼瞅着锅里的水热得慢,索性他就用内力将水给烧滚,然后叫醒宓妃到净房里去泡澡。

    又想到穆昊宇现在也脏着,干脆又接着添柴烧上一锅的水,等他去找穆国公夫人拿一套穆月依穿的衣服来给宓妃先穿着之后,他再亲自给穆昊宇擦洗一下身子。

    这要不是看在宓妃的份上,穆昊宇哪里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妃儿定是累坏了,院子里咱们又进不去,还是等阿殇给宇哥儿擦洗完身子出来再说。”穆国公倒是不敢劳烦陌殇替他的儿子擦洗身子,但春晖堂又被陌殇布下了禁制,除了陌殇跟宓妃之外又谁都进不去。

    虽说觉得别扭,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青老您这是……”穆昊天跟穆昊铮在相府是见过青老的,他们兄弟两人对青老也不陌生,这突然看到青老一天着急之色的冲过来,穆昊天当场就有些发懵。

    “原来是两位表公子,你们好。”

    “青老你这是怎么了,妃儿表妹她在院子外布了阵法我们都进不去,您这是要找表妹?”

    “布了阵法?”刚才没注意的青老听了穆昊铮的话抬头一瞧,以他的眼力劲当然瞧得出眼前这不是什么阵法,而是他家少主布下的防御禁制,心下立马就明白了什么,只是他有急事要跟宓妃沟通一二,眼下他是闯进去还是呆在外面守着?

    “着急吗?要是不着急的话,咱就等一等,要是很着急的话,要不我就喊喊妃儿表妹的名字,她听到了肯定会出来的。”

    青老:“……”

    “胡乱出什么馊主意,阿殇说了他会很快出来,你可别把他给惹毛了。”

    这话一出口,院外的几人全都不吭声了,青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微抽着嘴角觉得他还是乖乖等一等为妥。

    倒也没让他们等太久,泡了一个热水澡的宓妃很快就精神起来,陌殇也趁着宓妃泡澡的时间将血人一样的穆昊宇给洗干净不说,还妥妥的将穆昊宇给移到东厢房去躺着。

    至于穆昊宇居住的主卧,很多地方都是沾染了他身上鲜血的,因此,重新住人在这里面不现实,而陌殇又实实在在是懒得仔细收拾这房间,干脆就以他的法子将这间主卧给封存起来。

    反正穆国公府这么大,左右也不会缺穆昊宇堂堂一个世子的住处,等他好了重新换一个院子住就行了,这地方实在不行就一把火烧了重建,顶多就是花点时间,花点金钱的小问题。

    “阿宓这么看着为夫,难道是要表扬夸赞为夫吗?”

    “……”这么自恋真的好吗?

    宓妃嘴角狂抽,实在没想到她家男人会是这样的男人,懒就承认呗,她又不会说什么。

    “阿宓这眼神瞧着为夫,到底是有多嫌弃为夫,为夫真是伤心。”

    “打住打住,现在是东拉西扯这些的时候吗?”宓妃撇了撇小嘴,赶紧伸手捂住陌殇的嘴巴,真怕他再来点儿她招架不住的。

    “穆国公府不缺住的地方,等大表哥好了就让他换个院子住,这里不适合他。”

    “是,熙然说得对。”明明就是你不想收拾,何必找这么高大上的理由,宓妃决定在心里鄙视某世子。

    “阿宓你可真是言不由衷。”

    “我很诚恳。”

    “嗯,阿宓你是最棒的。”陌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柔声又道:“他们在外面应该等着急了,我们先出去。”

    两人手牵手走出春晖堂,别说穆昊天兄弟看到宓妃立马就扑了过来,就是青老也差点儿朝着宓妃扑了过去,只是受不住他家少主的眼神攻击,他果断败下阵去。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还往我家阿宓身上扑。”

    穆家人嘴角猛抽,表情神同步,皆是怒瞪陌殇,却又被他噎得齐齐无语。

    “咳咳…”宓妃清了清嗓子,也是知道他们全都担心坏了,只可惜大表哥目前仍然有生命危险,她也没办法跟他们保证什么,“全都站在这里也不像话,咱们到那边水榭再说话。”

    “也好。”

    “肯定累坏你这丫头了,大舅母这心里真不好受。”穆国公夫人握着宓妃的手,看着宓妃一张惨白的小脸,任她心中再多担心穆昊宇的话也说不出口。

    “我身体好着呢,大舅母别担心,大表哥的情况也暂时稳定住了,我会想到办法解掉血蛊的。”早知今日会遇上这样的难题,当初她就应该好好学学蛊术之类的东西,也省得现在抓瞎,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

    “那个少主夫人,我有话要说。”

    “可是穆泰他们两个体内也发现了异常?”

    青老闻言一双眼睛立马看向宓妃,他面色凝重的道:“起初给他们疗伤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当他们伤得重,却也是有把握保住他们性命的,可就在之前不久我再替他们诊脉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脉象非常奇怪。”

    安静听着青老的话,宓妃没有出声打断他,“为了弄清楚问题出在哪里,我就划破他们各自的手臂取了一点血,结果发现他们的血里似是有什么东西。”

    “他们身上有伤,又是接触大表哥时间最长的人,我早该想到他们不可能例外的。”

    “以前只是听闻血蛊的恐怖恶毒之名,没想到在这里还能有幸遇上一次。”

    “别人我不敢让他们再接触穆泰跟穆晃,有劳青老将他们送进春晖堂,另外他们刚才住的地方赶紧锁起来,任何人都不得擅入。”

    “没问题,这个交给老夫去办。”

    “安置好他们两个,青老不妨就去替我守着大表哥,观察一下他的情况,等一会儿我跟大舅他们谈完,晚些时候再来跟你商量一下如何有效的控制血蛊。”

    “好好好,老夫不着急,这边有老夫照看着少主夫人就放心好了。”

    比起之前只是听穆国公夫人说血蛊有多么的难缠,多么的恐怖,多么的恶毒,他们有些无法想象,当这一刻因为接触过穆昊宇的两个人直接宣布感染了血蛊,他们方才真正的体会到血蛊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

    眼见他们一个个面色都那么凝重,宓妃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过多的去假设什么如果之类的根本毫无意义,面对困境他们只能勇往直前。

    关于血蛊宓妃相信陌殇已经解释过,而血蛊的危害有哪些,想必他们也心中有数,用不着宓妃再次反复的提及。

    “咱们来谈谈大表哥是怎么中蛊的,又是谁向大表哥下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3】执着试探,万蛊之国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