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5】执着试探,万蛊之国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句话,不禁让所有人都沉默了。就爱上网……

    “那行人一共八个,却只有两个跟昊宇他们交了手,剩下那六个一直都在旁边只看戏不出手,可见他们是对自己人的身手很有自信的,完全不担心他们会应付不了。”

    难得寒王也有说这么长一句话的时候,他知道在坐的各位都是聪明人,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宓妃说那些话的潜藏意思是什么。

    但是关心则乱,穆家人在面对出事的人是自己家人的时候,难免就会失去准确的判断,这个时候他还挺意给他们一点时间缓一缓,冷静冷静的。

    “他们会这样除了对自己本身的实力相当自信跟自负之外,也是有计划跟有目的在针对昊宇的,说明他们压根就不怕昊宇会逃,又或者说他们其实最终的目的就是让昊宇逃回来。”

    “殿下分析得没有错,那些人分明就是计划好的,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亲手了结宇哥儿的性命。”穆国公不比穆国公夫人,他虽然关心在意自己的儿子,可与此同时他是穆国公,他是穆家的当家人,谁倒下都可以,唯独他是不可以的。

    开始的慌乱过后,此时他已然完全冷静下来,可以非常理智的分析这整件事情。

    “穆泰跟穆晃是什么样的身手,本国公心中有一本账你们应该也都有,那两个人既然能在杀死那么多暗卫的同时还将他们主仆三人给重伤,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只因他们的目光跟注意力全都聚集在命悬一线的穆昊宇身上,反倒是很多细节的东西会被他们忽视得一干二净。

    “大伯的意思是那些伤大哥的人根本就是在故意放水?”得出这样的结论,穆昊天真是脸都要绿了,那些混蛋也太欺负人了。

    也是这个时候穆昊天才真正的意识到,所谓绝对的实力可以碾压一切这句话,它特么究竟含有多么重的份量了。

    从来没有哪一刻,他如此渴望拥有强大的武力。

    “偏那些人放水还放得一点痕迹都没有,就好像一切的机会都是大哥自己争取来的,他们只是没有防得住?”黑着脸挑着眉说出这样的话,穆昊铮根本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心里最不是滋味。

    “那些人从出现在大哥面前就是一副对大哥他们蔑视到看不上眼,仿佛多看几眼就脏了他们眼睛的样子,给大哥一种他们被轻视践踏到尘埃里去了的感觉,一个两个就能妥妥的收拾了大哥,根本用不着所有人都一起出手。”

    “对付大哥要是他们八个人全都出了手,那将显得他们很没用,是以即便交手之后两个人对上大哥他们三四十号人的战况非常的激烈且耗时,剩下那六个人都没有出手。”话说到此处穆昊铮停顿了好一会儿,臭着脸才又接着说道:“看似很讲究江湖规矩的样子,实则却是完全没将大哥他们放在眼里,认定了大哥他们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并且出手的人多了,大哥肯定找不到机会脱身不说,还必然会识破他们的算计跟阴谋,哪怕就是死也不会按照他们安排好的剧本那么去走。”

    “事实确是如此。”这个时候穆国公夫人是最为沉默的人,她只是一个内宅妇人,外面的事情她不管的,因此,这个时候她只要安静听着就好。

    自己丈夫跟侄子们的话让她渐渐明白了许多,也隐约知道穆昊宇会被人下血蛊不简单,来人根本就是用意在针对穆国公府,不,又或者说是相府的。

    只可惜重伤逃脱之后,哪怕穆昊宇的意识已经开始迷糊不清醒,但到底也让他品味出什么东西来,是以他说什么都不肯去相府,而是选择了回穆国公府。

    倘若穆昊宇知道自己身中的血蛊,不但会让他致命,还极有可能害死整个穆国公府的人,那么他是绝对宁可死在外面也不踏入国公府半步的。

    穆昊宇意识到了危险,至于是什么危险他其实并不清楚,虽说他急需宓妃救命,却也坚决要保护宓妃的安全,不将危险带给宓妃。

    无论是温家的男人还是穆家的男人,他们对宓妃都是极其疼爱的,这一点完全不掺假。

    “在当时的情况下,对方另外六个人一直没有要出手的意思,的的确确是让昊宇松了一口气的,毕竟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应对两个人就非常吃力了,再加上另外六个,昊宇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时候宇哥儿也没有时间去细想那六个人为什么不出手,只当他们是好面子,觉得既然两个人就能收拾干净他们,又何必还要其他人出手,等意识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这个时候陌殇跟宓妃都没有说话,就耐心听着他们的分析,同时也是借助他们的分析,查看有无什么遗漏的地方。

    “别说昊宇身上有宓妃给的保命的东西,一股脑全都用在那些人的身上,成功阻碍了那些人的一部分行动,尤其最后使的那个毒粉,成功并且顺利的让穆泰两人护着昊宇逃脱回到了星殒城,但细想一下,那些毒粉正面攻击到的是正面跟昊宇交手的两个人,剩下那六个即便因风向等因素遭受到一部分的阻碍,却不足以完全阻住他们的去路,让昊宇趁机成功逃脱。”

    “换句话说就是,即便大哥他没有这一手准备,那些人也会制造一个机会给大哥,让大哥顺利逃走不说,还全然不知对方是故意放大哥走的?”

    “等大哥找到求救的人,又或是得到救治之后,再回过味来…真要走到那一步,以血蛊的传播速度,还当真就是什么都晚了。”

    显然,不单单只有穆昊天跟穆昊铮兄弟想明白了什么,就连穆国公夫妇也是如此。

    “那几人对昊宇用血蛊,其实真正要对付的是相府,却不料在最后临门一脚的时候,昊宇以死相逼穆泰跟穆晃,这才回了国公府。”寒王话音落下便抬眸看向宓妃,果不其然发现宓妃的脸色特别的难看,清澈的眸底涌动着骇人的杀意。

    他都明白的道理,没道理亲手接触到穆昊宇的宓妃不明白。

    “虽说昊宇最后的选择让对方很不满意,可也不至于让对方失望,相府跟穆国公府是一体的,任意算计到其中一个他们都不会觉得亏。”

    这话太直白,一时让人还挺难接受的。

    “这的确是个一箭双雕的好计谋,甭管大表哥有多么的聪明,临场反应有多么的敏捷,只要大表哥不知自己中的是血蛊,又不知血蛊有何危害,那么相府跟穆国公府这两个地方他是肯定要回其中一个地方的,那些人怎么着都是不亏的。”只是比起穆昊宇回了穆国公府,他们其实更希望穆昊宇是直奔相府而去。

    没有读取穆昊宇记忆之前,宓妃只当穆昊宇是外出做事遭遇了攻击,又因出手的人有问题才会如此,是以完全没想到那些人算计穆昊宇是冲着相府去的。

    至于说那些人为何将目标锁定在穆昊宇的身上,而非温绍轩三兄弟的身上,要说算计温绍轩三兄弟不是更能确保他们算计成功么?

    事实上是这几日因南宁县主体内被独孤若佳中下噬魂蛊之后,一则是他们要做的事情用不着出府就可以做,二则也是他们很担心南宁县主的情况跟反应,又期待宓妃能研制出解噬魂蛊的办法,遂,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相府的温家兄弟压根没给别人向他们下手的机会。

    于是就那么无巧不成书,穆昊宇就悲剧了。

    这也是宓妃在明白过来这些之后,愤怒恼火的同时又满心愧疚的原因,哪怕就是有陌殇的开解,也没能让宓妃心里好受一点。

    “阿宓别恼,他们会为自己的举动付出惨重代价的。”一见宓妃如此,陌殇赶紧伸出手包裹住她冰凉的小手,对那几个人也恼恨上了。

    敢让他的小女人不痛快,那他们也休想痛快。

    “嗯。”

    “阿殇,宓妃,昊宇体内的血蛊是出自何处?”寒王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单只有他想知道,就是在座的其他人也同样想知道。

    在浩瀚大陆这片大陆上,精通巫蛊之术,又喜爱饲养蛊虫的不多,细数下来还能被记录在史册上的也就那么三个。

    其中最大的要数苗疆,其次便是南疆跟北疆,而南北疆原为一体,只是后来嫡庶分离开,便形成了南疆跟北疆两大族。

    最初巫蛊之术的发源地并不是在浩瀚大陆,巫蛊之术的始祖说白了其实就是光武大陆阴鬼门的东方氏一族,他们一族才是世世代代传承巫蛊之术的。

    那位在浩瀚大陆开创了巫蛊之术的,位于传说中的顶端人物,说白了他就是从光武大陆过来到这片大陆的,而他便是出自阴鬼门的。

    他的能力在这片大陆被传得神乎其神,厉害至极,实则只是旁系出身的他,纵使天赋出众,所学习到的也不过只是东方一族稍微高深一点的皮毛罢了。

    但他在浩瀚大陆,也就是新月皇朝后期,却绝对是巫蛊之术的始祖,这片大陆上蛊虫的出现便是由他带来的,只是他的能力到底还很有限,还无法跟东方一族嫡系的水平相提并论。

    “万蛊之国在当时名声是非常响亮的,自成一国不说便是连新月皇朝也要忌惮它三分。”

    好在那个时候那人的野心并不大,他是因意外而来到浩瀚大陆的,刚来的时候他哪里都不习惯,想方设法就是想要重回光武大陆。

    然而,天不如人愿,他努力十余年也没有找到回光武大陆的办法,不得已只能选择随遇而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这片大陆上没有人懂巫蛊之术,巫术在世人眼中有如神迹一般,而蛊毒之类的东西一经出现,还无人知晓是什么。

    回想起他在阴鬼门因是旁系而不得重用,根本不具备修习高深巫蛊之术的资格,而他又自认为自己的天赋不输给嫡系子弟,然,没有人给他机会,也没有要看到他的存在。

    当他突然发现自己是浩瀚大陆通晓巫蛊之术的第一人,他可以通过巫蛊之术建造自己的一方势力时,重回光武大陆的心思就彻底没了。

    自此之后,那人四处寻找天赋的弟子,将其收入自己的门下,然后教导他们巫蛊之术,同时也将那些人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的机会背叛于他。

    为了保证他血脉的纯正,那人娶了好几个妻子不说,还纳了相当多的女人做妾,他的妻子跟妾侍替他生下了三四十个儿女,而他的这些儿女也不能与外人通婚,其中还有一些隐秘自是也不足以对外人道矣!

    随着巫蛊之术在浩瀚大陆上的横行,令人闻之则色变的万蛊之国建成了。

    对于万蛊之国的建成,当时大陆上唯一的皇朝自然是不允许的,可巫蛊之术伤人于无形,新月皇朝根本就拿万蛊之国没有任何的办法,若是撕破脸大战的话,就算最后能重伤万蛊之国,新月皇朝也是保不住的。

    虽说那人成立了万蛊之国,让他的名字在浩瀚大陆的历史之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不得不说那个人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他从不曾想过要独占浩瀚大陆。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的新月皇朝的掌权人,不得已只能跟那人谈判,最后的结果就是新月皇朝不得再以任何的理由又或是借口对万蛊之国出手,而万蛊之国也不会插手新月皇朝任何的党派之争,并且万蛊之国只会呆在自己的地域里面,除非新月皇朝的人主动挑衅又或是发起战争,否则万蛊之国不会做出反击。

    那次谈判的结果双方都挺满意,新月皇朝吃不下万蛊之国,而万蛊之国到底人口有限,他们就算有能力将新月皇朝给灭了,可自己也是落不到什么好处的。

    为他人做嫁衣这样的事情,那人说什么也是不肯的。

    “后来万蛊之国三分,即便过去这么多年,还是有不少人盼着万蛊之国能重现往日荣光的。”

    这就好比皇室后裔不管过去多年年都仍旧想着要复国是一样的道理。

    万蛊之国曾经盛极一时,尤其是最初跟随那人的那些弟子们的后世子孙,他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要光复万蛊之国的使命。

    尤其是万蛊之国三分之后,那种要复国的意念就越发的强烈且不可抑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5】执着试探,万蛊之国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