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6】曾经渊源,天下大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妃儿你的意思是你大表哥身上的血蛊,并不是苗疆又或是南北疆的人下的手,而是万蛊之国的人?”世人对于万蛊之国的记忆已经差不多没有了,穆国公会对万蛊之国有印象还要归功于宓妃……

    谁让宓妃师承药王谷,医术又相当的高明,偶尔闲暇之时说话聊天,他们问宓妃的问题往往都千奇百怪,有一次就提到过这个万蛊之国。

    只是那个时候就真的只是说闲话打发时间而已,倒从未想过某天万蛊之国当真会被重新翻扯出来。

    那时的穆国公也是因为好奇心作祟,事后他就花了一点时间去翻阅有关万蛊之国的一些记载,只可惜时间真的过去太久了,好多东西都是残缺的,根本就不可能了解得详细透彻。

    好在穆国公的本意并非是要研读万蛊之国,只是一时好奇想要了解一番,既然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那他也没必要非要知道不可。

    “那三族避世已久,内部斗争也非常的激烈,根本没时间来插手外面的事情,是以他们出手的机会很小。”当初在琴郡发现相对厉害的蛊虫之后,宓妃就曾对那三族产生了一些兴趣。

    为此,宓妃也是花费了相当一部分精力去调查苗疆等三族的近况,尤其是对当时的万蛊之国更是详细的了解了个透彻。

    只是结果还是很遗憾的,到底过去的时间太长,很多东西已经无法再去求证。

    若非药王谷中还有不少的典籍供宓妃翻阅跟查看,宓妃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尤其在庞太师身上的蚀心魔蛊出现之后,宓妃还在她家老爹的藏书里找到一些关于万蛊之国的历史资料。

    温氏一族不愧是传承了千余年的,真正的世家名门,即便就是已经覆灭的新月皇朝跟万蛊之国的史料记载都还保存了不少,很是让宓妃开了开眼界。

    “当初万蛊之国最终会被分裂成功,追其根本就是血脉纯正与否的问题,比起普通人来说,那人重视后代血脉高贵不高贵,而他的后代则会比他更加重视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流逝,后代子孙要通婚繁衍这些等等问题,即便最初血脉再如何的精纯,越往后那样高贵的血脉都会日渐稀薄,哪怕偶尔出个血脉纯正的,却也仅仅只是少数。

    然,世事无常,凡事也有例外,在万蛊之国的发展途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那种血脉不行,但却在巫蛊之术方面天赋异禀的好苗子。

    他们并不倚仗自己先天的血脉天赋,而是依靠后天的努力,但却又有着比血脉纯正的孩子更高的成就。

    是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万蛊之国内部的两极分化就日渐显露了出来。

    “万蛊之国埋入历史洪河之后,苗疆,南疆跟北疆先后自成一派,也就渐渐有了王族跟非王族的区分,而评定他们是王族还是非王族的条件,说白了还是血脉问题。”

    跟光武大陆极其重视血脉来说,浩瀚大陆上对于血脉的要求并不那么严苛,又或者说普通人哪会关注自己的血脉好不好。

    直白的说两片大陆对于血脉的界定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面,光武大陆所看重的血脉高贵与低贱,区别就在于高贵的血脉越纯正,先天的血脉之力就越强,拥有那等血脉的人往后的成就就会越高,连带着他的后世子孙也会拥有超高的血脉天赋。

    如果说高贵且纯正的血脉是天上洁白的云朵的话,那么低贱且稀薄的血脉就是地上谁都不想多看一眼,又或是踩上一脚的泥,好坏一眼就能分辨。

    低贱血脉拥有的血脉之力几乎可以被认定为没有,且不说后天天赋会如何,先天天赋却是丁点儿都没有的,拥有这种血脉的人,他们在浩瀚大陆兴许会高高在上尊贵且不凡,但在光武大陆他们就是挣扎在最低层的人,一辈子或许都不会有什么出息。

    三大秘地虽说等级分明,可生活在三大秘地的人,他们就好比活在金字塔最端顶的人,除了普通的平民,其余的血脉再差也不会差不到哪里去。

    反观光武大陆上的人,从各个势力的排位前后就可以看出血脉的高低,但这并不是绝对的,是以每隔十年左右,各个势力的排位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

    而浩瀚大陆之上,高贵的血统指的是皇室血脉,低贱的血统指的就是普通平民了,并没有光武大陆那么多的讲究,那么的复杂。

    在普通平民的眼里,皇族跟世家大族,他们就是很高贵的,而在皇族跟世家大族的眼里,普通平民那就是低贱的。

    “咳咳…那个妃儿你能说得详细一点么,我这听到一头雾水的。”

    “还有我,我也没听懂。”

    宓妃既然开口提到了这个,那她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用简短却能让人听得明白的话语将万蛊之国由何而来,以及万蛊之国创始人跟光武大陆阴鬼门东方一族的渊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

    说完,她也全然不管穆昊天等人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

    “没想到曾经的万蛊之国渊源竟是如此的深。”穆国公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惫之色的感叹道。

    “虽说万蛊之国已经不在了,苗疆,南疆跟北疆早就已经自成一派,或许就连他们自己也不太记得万蛊之国的那一段历史,至于阴鬼门会不会利用这一点还有待详查,眼下还不能判断什么。”

    “可是说了这么半天,还是没说到关键点上,大哥到底是被谁给伤的,那行人又究竟是什么人?”

    听到穆昊铮的话,宓妃直接送他一对白眼,粉唇轻抿冷声道:“苗疆,南疆跟北疆三族都会养血蛊,类似血蛊这样的高级蛊类,它对要养成它的血液有很高的要求,不是一般血液可以养成的。”

    “又是王族才能养的?”

    “那倒并没有那么绝对,血蛊养成之后也有高低优劣之分,在三族中除了王族能养之外,贵族也是可以养的,而从大表哥体内血蛊的养成手段上来看,我可以断定此血蛊并非出自他们三族。”

    “本王原也是收到一些跟万蛊之国有关的情报想要找阿殇跟宓妃商议,听闻昊宇出事之后便随昊天跟昊铮一同过来国公府,此时听宓妃一席话,想来你们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证实?”

    陌殇抬眸看了寒王眼,微点了点头沉声道:“嗯,这几日阿宓一直在研究噬魂蛊,本世子也忙碌了好几天,手下人也传了不少的情报回来,可都还没来得及跟阿宓商量一二就出了大表哥这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寒王也一点不含糊,赶紧将他知道的消息全都说出来,反正在场的也没有外人,让他们知道心中有个数也好。

    听完寒王的话,穆国公等人的脸色就变了变,等听完陌殇的一番话后,他们的脸色就更不是一般的难看了。

    反倒只有宓妃脸上的表情一点没变,仿佛寒王跟陌殇的话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又好像他们说的这些她早就已经知情。

    “万蛊之国一分为三,谁又能保证万蛊之国分裂期间就没有不认同那三族的人存在。”清润的水眸微微眯起,宓妃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冰寒。

    不管那些人是谁,他们又有何目的,既然犯到了她的头上那就休想再全身而退。

    “除了那三族之外,还有一门心思想要光复万蛊之人的人。”

    “而攻击大哥的那一行八人就是那些里面的其中一些?”穆昊天原是顺口接过穆国公夫人的话往下说,没曾想话出口之后,他就越发坚信自己说的是对的。

    “没错。”

    “你就那么肯定?”不是寒王对宓妃有什么怀疑,更不是他要质疑宓妃,而是宓妃说出如此坚决的话让他心中有些不解。

    抬眸迎视寒王的目光,宓妃低声道:“虽说对于巫蛊之术我并不十分精通,但大表哥体内的血蛊却能反应出很多的问题来,那便是我判断的依据。”

    “眼下最棘手的事情是要弄清楚,那行人是自己在行事还是背后有所倚仗,要说他们还挺能看准时机出手的,这个时候跳出来是觉得水浑了?”陌殇的话里带着冷嘲,却又说的是大实话,让人想反驳都反驳不了。

    “除此之外还要尽快弄清楚他们的势力有多大,具不具备吃下三族其中一族的能力。”

    “宓妃的担忧的确是个大问题,真要让他们把三族聚在了一起的话,对我们而言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寒王拧着眉,脸色也难看起来。

    巫蛊之术素来就很神奇,高手出招那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什么时候中了招都不清楚,只等体内蛊毒发作才知问题所在,那光是想想就很可怕。

    而且那样的事情只要有一例出现,就会有第二例,第三例,任你再牢固的军心也会受到动摇,届时,两军交战起来就真要欲哭无泪了。

    “更何况那些人行事随心又肆意,对巫蛊之术越是精通的人脾气就越怪,人命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不值钱,本国公是担心他们会对普通人下手。”

    “就算担心也没办法阻止呀大伯,现在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谁知道他们的手段会多不入流。”撇了撇嘴,穆昊铮黑着脸道。

    “比起他们一直藏着不动手,已经冒过头的他们也算让咱们有迹可寻不是。”

    “殿下说得不错,至少咱们还能有个防备,以免再遭他们的毒手。”

    “阿宓,你在想什么?”眼瞅着宓妃垂眸一直没说话,陌殇不禁担心的捏了捏她的手心。

    投给陌殇一个放心的眼神,宓妃轻扯了扯嘴角,目光凌厉如冰的道:“与其坐以待毙,本小姐更喜欢主动出击,既然他们能出一次手,也就还能出第二次手,他们要是就此平静下来,那本小姐就逼他们出第二次手。”

    “咳咳…那样会不会太暴力?”陌殇挑眉,他就知道那些人伤了她的家人,是触到她的逆鳞了。

    别看这段时间这丫头一门心思都扑到噬魂蛊上,对外界的事情仿佛一点没放在心上,可这不代表这丫头没有杀伤力呀!

    “暴力吗?”

    “不暴力,我家阿宓一向都是温柔如水的。”

    众人:“……”

    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他们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话说谁来给他们解释解释。

    “那些人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要去管,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就交给我了。”

    “这…”穆国公看着宓妃张嘴就要说话,对上宓妃平静无波的眼神,他这做舅舅的居然怂包一样的又把话给咽了出去。

    咳,他这大舅舅做得很没气势,实在是架不住宓妃气场太强大。

    “真不需要我配合你?”

    “用不着。”

    陌殇只觉自己心口被插了一刀,不过他也瞧出来宓妃这段日子的确憋屈得太厉害,俗话说有些火气在心里压得太久不好,索性就让它给爆发出来。

    但愿那些人能承受得起宓妃的怒火,也不后悔来挑衅了宓妃。

    “有需要就开口,我一直都在。”

    “嗯。”

    眼睁睁的看着这对未婚夫妻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就把事情拍板钉钉了,众人还有一种没回过神来的感觉,话说他们到底错过了什么。

    还有他们怎么觉得宓妃的眼神突然就变了,明明那绝美的脸上还带着笑,怎就给人一种压迫到窒息的,令人恨不得自杀以了结自己性命的逼迫感。

    这气场也是没谁了。

    “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宓妃尽管开口。”寒王本是想要询问的,可见陌殇都不插手了,想想他还是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罢了,即便就是宓妃有危险,要担忧操心的也该是陌殇,更何况有陌殇在,只怕谁也别想动宓妃一根头发。

    “不知寒王对一统大陆有何想法?”

    宓妃说话的跳跃性太大,怎么话题一转就变了,他们完全根不上她的节奏好伐!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浩瀚大陆已经分化那么多年,也是时候要一统了。”要不怎么说寒王是天生的帝王之才,这个时候能看得如他这般分明的人,细数下来还真没几个。

    “既然你已看得那么分明,那想必寒王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宓妃放心,本王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

    “好,我信你。”

    “想做什么就放手就去,我跟阿宓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必要的时候就算你需要军队,我与阿宓也可以给你。”陌殇从来都不怕别人笑话他是小心眼,醋坛子,明知宓妃跟寒王之间什么都没有,却也忍不住酸酸的打断寒王跟宓妃的对视站到了他们中间,“你可别让我失望,毕竟我是那么相信你不说,还给你提供那么多的帮手。”

    寒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6】曾经渊源,天下大势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