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7】决定换血,找上门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昊宇体内的血蛊虽说暂时没有办法除掉,他也还没有脱离危险,仍旧有生命危险,但是宓妃已经将他的命先给吊住,实在不行的话,便是要冒极大的风险,给穆昊宇换血宓妃也是连眼都不会眨一下的。===

    其次,春晖堂外的一番谈话,即便还不能明确是谁针对的相府,算计的穆国公府,又将穆昊宇当作了目标,好歹线索是有的,追查起来大致的方向不会出错。

    且不说那些人一开始要针对的就是相府,单单就是那些人也算计到了穆国公府,宓妃就跟那些人是不死不休的对峙立场了。

    只要给宓妃一个机会,她绝对会让那些人后悔生出那么些心思,也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转眼又是两日一晃而过,穆昊宇因为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体内血蛊虽被压制却也还在作乱,宓妃必须要随时观察他的情况,是以宓妃只能住在穆国公府,不然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她根本就来不及处理。

    好在陌殇已经从独孤天城那边得到了消息,独孤若佳短时间内仍不会向南宁县主下手,她似乎是在等一个什么时机才会出手。

    没有等到那个契机之前,独孤若佳对南宁县主采取的态度依然是耐心的观察,举止既不亲密却也不会显得疏离。

    独孤天城身上的嫌疑刚刚洗清,为免节外生枝他行事都很低调,别说他从独孤若佳那里探听不出什么消息,就连独孤封夫妇也是不知独孤若佳具体计划的。

    手里掌握了这些之后宓妃也就没那么着急了,穆昊宇这边需要她盯着,那她就没办法盯着南宁县主,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她都赌不起。

    昨个儿南宁县主又接到了独孤若佳的邀约,南宁县主对宓妃本就没什么隐瞒,因此,她将自己的想法跟宓妃说了一下,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情还去赴独孤若佳的约,不然岂不就打草惊蛇?

    正当宓妃犹豫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陌殇让她放心,由他陪着南宁县主去赴约,他会绝对保证南宁县主的安全,最后温绍轩也同意了陌殇的提议,宓妃方才真的放下心来。

    有陌殇在暗中跟着,想来独孤若佳也翻不出什么浪来,大不了就不忍了,直接开战她也是行的。

    宓妃既然要住在穆国公府,那么穆昊宇的情况就隐瞒不了,由她亲口向爹娘跟三个兄长说了之后,没曾想温夫人一句话没说直接就把宓妃给轰出门,让她常住穆国公府都没有问题。

    温老爹他们倒是想到穆国公府看看穆昊宇,一方面穆昊宇情况特殊,就连穆国公夫妇都没能到他的面,另一方面外面局势越发的乱了,盯着他们两府的人太多,就算去了也见不到穆昊宇,于是也就只能是在心里诚挚的祈祷穆昊宇快些好起来。

    听了宓妃的劝导,又想到穆老夫人的确是上了年纪,他们一家人真要跑去穆国公府,怕是穆昊宇的事情就瞒不住要露馅,没得再把老人吓出个好歹。

    想了想也就收了那样的心思,只等穆昊宇好了他们再去看也是一样的。

    “怎么样,他的情况好些没有?”眼瞅着这两天宓妃的脸色越来越差,陌殇心疼的同时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支持她。

    这也亏得是躺在那里的人是穆昊宇,真要换一个人的话,陌殇管他是死是活。

    “很不好。”宓妃听着陌殇的话也没有回头去看他一眼,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她明白血蛊的可怕之处却没想到血蛊竟会霸道如斯。

    虽说她开始就没有想过能顺利的弄死那只血蛊,可她也没有想到那血蛊能刁钻霸道到那样的程度,简直让她气得抓狂有没有?

    好几次眼看着她就要摸到那血蛊在穆昊宇体内哪一个位置了,却又让其狡猾的逃脱了,不但如此,宓妃的举动好像让那只血蛊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它开始变得极其的不安分起来,若非是宓妃一直紧盯着穆昊宇的情况,怕是穆昊宇早就没命了。

    也正因为如此,考虑到穆昊宇的身体会承受不起,宓妃不得不放缓自己的动作,以免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别把自己逼得这么紧,我看你现在都魔怔,钻进死胡同里面了。”陌殇伸出手将宓妃抱进怀里,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平她皱起的眉头,他声音轻缓而低沉,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听为夫的话,慢慢闭上双眼放松一下自己,你是个聪明的,应该懂得适时的放空自己,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也许会收获不一样的东西。”

    宓妃也没开口说话,只是瞪大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仰头一瞬不瞬的望着陌殇,那双漂亮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一样,看得陌殇失笑出声。

    “为夫不是让你闭着眼睛?”

    “不服气?”

    “想说话?”

    “乖一点,宝贝儿。”他每说一句,宓妃小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变,那微微嘟起的粉唇更是诱人得很,陌殇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男人,心里想到什么就很果断的做了什么。

    “唔…”

    “阿宓真甜。”

    闻言,宓妃小脸爆红,哪怕明知道他们两人身后的穆昊宇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感觉都没有,她还是觉得很害羞很害羞好吗?

    混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亲她。

    “生气了?”

    “哼!”

    “要是生气了就发泄出来,哪怕是对为夫又打又咬都可以,不许憋在心里,为夫知道你的压力很大,可你也不能这样逼自己。”说不心疼是假的,可陌殇不会阻止宓妃去心疼她所在意的人。

    她在意的,就是他在意的,更何况穆昊宇是个很疼宓妃的好表哥,陌殇也是希望他能好起来的。

    “我不会放弃的。”

    “这才是好样的,无论任何时候阿宓都不要忘了,为夫还在你的身边,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嗯。”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正是因为知道陌殇一直都在她的身后,只要她回头就能看到,心里才会底气十足,不管面对什么都不害怕。

    血蛊再难缠又如何,只要它是蛊,那肯定就有能克制住它的东西。

    只要再争取多一些的时间,宓妃就不相信她收拾不了这区区的血蛊。

    “我需要的那些人熙然替我找齐了吗?”

    “必须要换血了吗?没有其他办法了?”陌殇当然清楚宓妃让他找人的目的是什么,此时听到宓妃的话,想来穆昊宇体内的血液已然全部坏死,除了换血已是没办法再替他续命了。

    宓妃摇了摇头,陌殇吻了吻她的额头沉声道:“放心,人都找齐了,救治大表哥的同时也不会伤到那些人的性命,阿宓不要有任何的自责之心。”

    “那他们的血,熙然也查过了?”

    “放心,为夫不会拿大表哥的命来开玩笑,查得很仔细随时都可以取血。”

    “那就好。”虽说替穆昊宇换血的风险很大,可若不换血的话,穆昊宇也顶多就还能撑过一两日,这绝对不是宓妃意看到的。

    只要第一次换血成功,第二次再换血的话宓妃也就有了经验,一天找不出那血蛊,哪怕就是每隔几天就要替穆昊宇换一次宓妃也不会放弃。

    “为夫相信阿宓会找到血蛊发作规律的,这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在保证大表哥安全的前提之下,我们有的是时间来消耗,但大表哥体内的血蛊可就没什么机会了。”说到此处陌殇的眼神变得凌厉如刀,整个儿锋利得不行,却让宓妃莫名觉得温暖,同时也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春晖堂里除了你就是我,再没有第三个人,血蛊一旦脱离宿主就会失去攻击力,继而被杀人,它找不到新的宿主就不会弄死大表哥,至少它会聪明的吊着大表哥一口气,否则就算它不被我找到,若是大表哥没了它也会死。”许是之前她真的太过担心穆昊宇了,以至于她忽略了某些东西,好在为时未晚。

    “阿宓可以好好的利用这一点,已经生出些许灵智的血蛊会将自己的命看得很重,它想要活着就得保证大表哥不断气,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即便它的主子下令要它夺了大表哥的性命,估计它都会生出反抗的情绪。”

    “那个时候就是我捉住它的时候?”宓妃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语气难得带了一丝轻松跟愉悦。

    “对。”

    “独孤若佳到底在等什么契机,熙然可有打探出什么来?”那个女人就是一条蛰伏在草丛里的毒蛇,随时都准备扑上来咬一口,让宓妃对她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省得留下膈应人。

    “这个暂且不知,好在独孤天城是个聪明的,不然他的身份怕是已经被独孤若佳给揭穿了。”

    “小心谨慎成她那样也是没谁了。”有关独孤若佳再三试探独孤天城的那一段,陌殇没有隐瞒宓妃,给她讲得也很详细。

    “她若不这样,只怕也不会有现在这般成就。”

    “那倒是,可我怎么听说你这是在夸她?”

    陌殇闻言嘴角一抽,俊脸瞬间在宓妃眼前放大,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丝邪魅的浅笑,看得宓妃心里莫名发慌,“阿宓刚才说什么,为夫没有听清楚。”

    “呃…我什么都没说。”

    “独孤府那边阿宓先放心,有独孤天城盯着,一旦有事他会尽快通知为夫,咱们还有时间做准备。”

    “那她这次约见大嫂又是什么意思?”

    “独孤若佳一门心思要对相府下手是没错,可她同时也知道相府可不比别的地方能由得她做乱,虽说她是用噬魂蛊拿捏住了大嫂,可她那人没有收获又怎会甘心放手?”

    “罢了,大嫂那边你就多留心,我得盯着大表哥这边。”

    “让青老来帮你,他的医术比阿宓来说是差了点,可那血蛊也不敢找上他。”

    “嗯。”

    既然已经决定要先替穆昊宇换一次血保他的命,宓妃也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她安排了青老来守着穆昊宇,自己则是亲自去陌殇安排好的地方取血。

    换血有风险,宓妃也不能自己就拿了主意,离开前先去见了穆国公夫妇,他们心知宓妃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对穆昊宇好的,也就彻底放权给宓妃,让宓妃自己拿主意,不管如何他们都是支持宓妃的。

    陌殇也是不能一直留在穆国公府陪着宓妃,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本想留下再多陪宓妃一会儿,无奈宓妃不领情直接将他给赶走。

    那一行人将血蛊下到穆昊宇的体内,又很快就失去了踪影,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宓妃怎么可能让他们全身而退,别看宓妃离不开穆国公府,私下的动作却一点不含糊。

    只等她找到那一行人,必然好生送他们一份大礼,让他们知道知道有些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既是招惹了,那就要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

    白云楼

    “公子。”

    “进来回话。”

    水默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可疑人物之后,他才推开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抬眸看着负手临窗而立的南宫雪朗恭敬的道:“公子,那两拨人已经从琴郡追过来了,他们正在找我们的行踪。”

    他们主仆进星殒城的时候也是乔装改扮过的,别说陌生人就是很熟悉的人站到他们的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他们谁是谁。

    直到顺利进了城,又接连安排了几出好戏之后,南宫雪朗才带着水默以一个小富之家公子哥的身份,带着一个随从住进了白云楼。

    白云楼是药王谷的产业,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兴许在这个地方他能很顺利的接触到宓妃,这样那些人的目光才不会一直聚集在他的身上。

    “让他们找,等他们找到的时候,本公子应该已经带着你住进相府又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了。”

    “白云楼那些人已经找过,短时间怕是不会再找回来了,公子真是料事如神。”

    “少拍马屁。”南宫雪朗没有回头,低沉的声音接着又响起,“外面传得沸沸洋洋的,跟穆国公世子有关的事情你可打听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一进城就听到那消息,南宫雪朗怎么琢磨都不觉不对劲,心下有些不安。

    别人不知道宓妃除了师承药王谷之外,她更是师承云雾仙山的,若是穆昊宇伤了又或是中毒了,还能有宓妃解决不了的?

    “回公子的话,三天前穆国公世子重伤被带回穆国公府,关于穆国公世子受伤的各种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属下打听下来却发现那些传言皆是攻击穆国公府的。”

    “哦?既是如此,那穆国公府有何反应?”

    “穆国公府没有任何举动,完全放任了那些流言。”

    “那你可打听到穆国公府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回公子的话,属下无能,穆国公府封锁有如铜墙铁壁根本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顿了顿,水默抿了抿唇又道:“不过属下打听到,这两日安平和郡主就住在穆国公府,说是穆老夫人想她了,她住进穆国公府就是为了陪伴穆老夫人。”

    这么个理由,别说南宫雪朗不相信,就是水默都一脸的古怪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7】决定换血,找上门去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