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8】互看生厌,来者何人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罗浮山

    “谁在外面?”

    “回大公子的话,是漆老大人吩咐奴才来请大公子去议事厅议事的。”

    “进来回话。”

    东方云虎在浩瀚大陆经营多年,甭管他在光武大陆阴鬼门的地位有多尴尬,在浩瀚大陆这个地方,撇开从那片大陆过来的人,其他的人对东方云虎都是极其信服的,哪怕那片大陆的人对东方云虎不甚恭敬,这些人也不敢在东方云虎的面前卖弄心机,更别说是甩脸色给东方云虎看。

    而从那片大陆过来的人即便对东方云虎再如何的不尊敬,觉得他就是被门主所厌弃的人,却也只敢在背后说些东方云虎的坏话,当着东方云虎的面是丝毫也不敢的。

    且不说东方腥是以何种态度对待东方云虎这个儿子的,单单就凭东方云虎是东方腥的儿子,且东方云虎他姓东方,而不是姓别的什么,那些人私下里说点是非也就罢了,若是当着东方云虎的面说,便是东方云虎一怒之下杀了他们,他们也做不出什么来。

    “奴才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万福。”

    “漆老让你来的?”

    “回大公子,奴才确是漆老安排来请大公子去议事厅的。”

    “那你可知漆老请本公子过去所为何事?”这两日东方云虎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毕竟他真的伤已经被宓妃给治好,至于那假装的伤,也是精确掐着时间算计着何时不能好,又什么时候可以痊愈。

    回到罗浮山之后,东方云虎的身体就已经全权由哑夫负责,面对那个格外精明且敏锐的女人,东方云虎丝毫都不敢大意,别看那个女人在关于他的问题上是跟漆老站在对立面,一言一行都是维护着他的,看似她所说的所做的都是为了他好。

    可一旦他行差踏错一步,等待他的就将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说到底那个女人真正的主人并非是他,而是他的父亲东方腥。

    在不触及东方腥利益的前提之下,哑夫对东方云虎态度好一些,多维护一些并没有什么坏处,反倒让她可以在东方云虎的面前卖一个好。

    甭管将来如何,至少东方云虎欠着她一个人情,待有合适的时机,哑夫必然会向东方云虎讨回的。

    这是一笔不亏本的买卖。

    “回大公子的话,这个……”

    “怎么?不能说?”东方云虎沉声开口,修长的剑眉微拧,俊脸上的表情有些冷硬,却也并不令人感到害怕或是畏惧。

    对付这样的人,还用不着他太过较真,倒也不妨碍东方云虎适当给他一些好处。

    “本公子并不想探求什么秘密,你懂?”

    那人揣着东方云虎随手从怀里掏出打赏给他的一锭白银,琢磨着东方云虎话里的含义,第一个想法是东方云虎出手很大方,第二个想法就是东方云虎也没问什么不能说的,就算他说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回大公子的话,漆老大人请大公子去议事厅究竟所为何事奴才确是不知,不过奴才倒是不小心看到两个穿戴着很是奇怪服饰的一男一女被漆老大人请进了议事厅。”那人拿了东方云虎给的好处,自然也不敢乱说来糊弄东方云虎。

    别看自漆老,哑夫以及东方云龙来浩瀚大陆之后,东方云虎已经很少主事,甚至就连面都很少露,可胆敢完全无视东方云虎的人貌似还真没有。

    “两个穿戴奇怪服饰的人?”东方云虎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面上不显分毫心里已是拐了七**十道的弯弯绕绕。

    究竟什么样的人值得漆老亲自出面去迎接,还能如此高调的出现在罗浮山?

    那一男一女又是何身份,他们的出现是突然的还是预谋以久的?

    陌殇跟宓妃他们又是否知晓?

    一个个问题浮现在东方云虎的脑海里,让得他的气息不免有些外泄,使得面前那人颇有几分承受不住他强大的威压。

    “是的,那一男一女的穿着的确很是怪异,无论是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是他们所佩戴的饰品之类的东西,颜色都非常的鲜艳绚丽。”

    “那你之前可曾见过那一男一女?”

    “回大公子,奴才并未曾见过。”

    “那他们是何身份你可知晓?”

    “回大公子,这个奴才不知。”

    “除了本公子之外,漆老还请了谁去议事厅?”东方云虎已经冒险离开过罗浮山一次,短时间内他没办法再离开一次,不然很容易暴露他自己。

    不过好在漆老跟哑夫设的那个局,让得他们抓捕罗浮山‘内奸’的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过程虽说是一波三折又惊险刺激,但结局跟计划中一样很是完美,完全洗脱了他的嫌疑。

    终是让漆老放下了对他的戒心,也让宓妃安排给东方云虎的云肃三人很是顺利的潜伏在了罗浮山,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对于云肃三人留在罗浮山,东方云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排斥的情绪,相反他还很赞成,这样也等同于他多出三个实力强大的帮手。

    直觉告诉东方云虎议事厅里的那一男一女身份很不简单不说,身后肯定还牵扯着什么,如果他想传递消息给宓妃,他自己怕是不行的,如此,云肃他们很快就能帮得上忙,且不会引起漆老或是哑夫的注意。

    “这个……”

    见那奴才欲言又止的模样,东方云虎直接又打赏了他一锭白银,冷声道:“即便你现在不说,本公子去了议事厅也一样知晓,左右不过只是问你请了些什么人,难道还真不能说?”

    “没…没有。”许是东方云虎给他的压迫感太强烈,那人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多看东方云虎一眼,一张口就结巴起来。

    “都请了谁?”

    “除了哑夫大人就只有三公子。”

    “行了,本公子知道了,你先退下本公子随后就去议事厅。”

    “是大公子,那奴才就先行告退。”

    “去吧。”

    踏出东方云虎房门的那一瞬,那奴才赶紧扯过自己的袖口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他真险些以为自己要走不出东方云虎的房门。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平复平复自己的心情后,那奴才拍着胸口小跑离开,生怕多留一刻钟就会被东方云虎再给叫回去似的。

    此时的东方云虎垂眸沉思片刻,很快也就收整好自己的心情,转身跟着便出了房间,朝着议事厅而去,对于那个奴才心里的想法他是毫不知情。

    ……

    “你说,那一男一女是什么人?”以跟东方云虎大同小异的方式从过来传话的奴才口中打听到同样的消息,待打发走那奴才之后,东方云龙看着自己的心腹沉声道。

    “回公子的话,他们是什么人属下不知。”

    “那你出去打听一下。”

    “公子,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东方云龙抬头看向他,脸上的表情瞧不出喜怒,只冷声道:“在本公子的面前有什么是你不能说的?”

    “属下该死,请公子责罚。”

    “说吧,你该是知道本公子对你有多么的器重。”

    “是。”张鸣恭敬的应了声,接着就道:“属下以为这个时候公子还是什么都不要去探听为好,漆老已经对公子心生芥蒂,又有了防备,短时间之内已然无法被公子所拉拢,眼下的局面无疑是最好的,切莫再节外生枝多生事端。”

    想到漆老近段时日对待他的态度,东方云龙就气得抓狂,心里想杀人的冲动都有,可偏偏他又不能把漆老怎么样,如此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

    尤其东方云龙最害怕的就是当年跟前门主夫人,也就是东方云虎母亲的事情被重新牵扯出来,是以很多时候他都不能放开手脚去行事。

    有关这边的一些事情东方云龙已经给他的母亲写了信,希望他的母亲在阴鬼门不要拖他的后腿,但显然他的信是寄出去了,可却迟迟都没有收到回信。

    东方云龙自然不想往最坏的方向去想,可心里又控制不住会有那样的想法,这也是近期他都没有去找东方云虎麻烦最主要的原因,其次就是东方云龙忌惮漆老,尤其是忌惮哑夫。

    别看哑夫是个女人,若是小瞧了她的话,只怕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比起漆老,哑夫虽然是个女的,但她其实更得东方腥的信任,在东方腥的面前,哑夫的地位可比漆老要重要得多。

    只因哑夫性情喜怒难辨,行事又诡异至极,因此,东方云龙才会想要拉拢漆老,而非是去拉拢哑夫。

    “左右不管来的人是谁,又是何身份,公子只要去了议事厅就知晓了,尤其大公子也在,便不存在漆老有事想隐瞒公子这一点。”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属下相信刚才那个奴才不敢欺瞒公子,他是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公子也好,大公子也罢,除了漆老跟哑夫怕是无人知晓那一男一女的身份,若是大公子直接就去了议事厅,而公子却先探听了那一男一女的身份再去议事厅的话,难免就会在大公子的面前落了下乘。”

    “哼,哑夫那个女人是站在那贱种身边的,由不得本公子不防备。”

    “公子能想明白这点就好。”

    “行了,不管来的是谁,本公子便如漆老的愿先去一趟议事厅,看看来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值得漆老这般客气对待。”

    “请公子务必不要跟大公子发生冲突。”

    闻言,东方云龙抬起头一道凌厉的视线就落到张鸣的脸上,半晌后他又笑了笑,轻笑道:“你放心,对待那个贱种本公子自有分寸。”

    “公子息怒,是属下多嘴了。”

    东方云龙神色莫明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转身大步离开,他要是没有脑子的话,也绝对走不到现如今这样的地步。

    只是同时东方云龙真的又很担心他母亲在阴鬼门怎么样了,有没有听他当初离开时说的话,要是当年的事情被翻扯出来,他们母子全都得完蛋。

    怕只怕当年的事情不只他的母亲要被父亲所厌弃,连带着他也要跟着吃挂落,只要一想到这些年东方云虎遭受的一切不公平待遇,东方云龙心里就一阵阵的发寒,他是万万忍受不了那种日子的。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最为惧怕的那一天,很快就将要来临。

    议事厅

    “难道在阴鬼门分部,能说话做主的人不是您们二位么?”淡淡的低哑声音中听得出轻蔑嘲讽之意,即便不是在自己的地盘,说话的人显然也毫不顾忌他人的感受,自觉他们高人一等。

    “还是说你们请我们过来一点诚意都没有,只是闲得发慌?”继成岳开口之后,打扮异常妖艳的余净珂也紧跟着出声冷嘲道。

    虽说他们万蛊之国的老祖宗是从光武大陆而来,那一身的本事也是由阴鬼门而来,但老祖宗既然已经离开了阴鬼门,又在浩瀚大陆自成一派建立了万蛊之国,那么他们这些后辈自然不认同他们是属于阴鬼门的,也断然不可能凭白无故就听从阴鬼门的命令又或者是指示。

    他们万蛊之国的人生来便是骄傲且高贵的,哪怕万蛊之国早已经不复存在,可在他们的骨子里他们就是高人一等,有着迷之一般人的极度优越感。

    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就是高于一切的存在,别人都是蝼蚁。

    若非万蛊之国一分为三,一直传承至今的话,哪里会有现在的四大国,要知道即便就是当初的新月皇朝也是要避万蛊之国锋芒的。

    “两位稍安勿燥,我们阴鬼门在浩瀚大陆分部的主事人是大公子,老夫只是负责接待你们,至于你们提出的那些要求,同意与否还得大公子跟三公子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漆老自认不是个脾气好的,可对于面前这两人的挑衅倒也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眼里这就是两个跳梁小丑还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对于他们引以为傲的本事,漆老轻轻松松就能用实力碾压死他们,但这样的事情还是留给两位公子来做,免得说他以大欺小,以下犯上。

    “若是两位等不起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哑夫虽然是个女人,可她是个实力强悍的女人,远远不是余净珂这样的女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若非本着来者是客的原则,哑夫焉能容得了他们在她的面前放肆。

    不过就是她眼里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你…”

    “别怪本夫人没有提醒你们,阴鬼门还不是尔等可以放肆的地方,别说你们就是你们的父辈来了也不敢在本夫人的面前如此放肆。”

    余净珂还想说点什么,袖口却被成岳给拽住,又不停的给她使眼色,“还望夫人看在净珂年纪小的份上莫要与她计较,我们是来谈事情并非是来找麻烦的。”

    “对不起,请夫人见谅。”

    看着余净珂向她低下了那颗高贵的头,哑夫美艳动人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玩味的浅笑,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便轻抿了抿红唇柔声道:“漆老不妨去外面走走,正好本夫人有几句话想要单独跟成公子还有余小姐说说。”

    漆老一看哑夫的神色就明白过来,什么也没说就起身向成岳两人道了一句抱歉便走了出去。

    “大公子,三公子还请随老夫过来说几句话。”

    东方云虎也是没想到他跟东方云龙会同时出现在议事厅的大门口,虽说他们两人互看生厌,但近段时间东方云虎忙着‘养伤’,东方云龙也注意着不去找东方云虎的麻烦,两人倒也相安无事。

    “漆老请说。”东方云虎一如既往的神色淡漠,似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反倒是东方云龙一脸的兴味儿,低声道:“漆老是要说里面两人的身份?”

    别说,他对议事厅里那一男一女的身份还真是好奇得很,要是漆老愿意说,他还真是愿意听。

    据他对漆老的了解,能让漆老露出这种神色的人,绝对会很有意思,他莫名期待起这次的见面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8】互看生厌,来者何人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