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19】互看生厌,来者何人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独孤府

    “奴婢给老爷请安。超快稳定更新,……”

    “夫人呢?”

    “回老爷的话,夫人在花园里赏花。”

    “本老爷在暖阁等着,你去把夫人给请过来。”

    “是,奴婢这就去。”

    等那丫鬟提着裙摆快步跑开,独孤封才转身进了暖阁,心里想着事情眉头就皱得死紧,有些拿不定主意的他不停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脸色很是有些不好看。

    独孤天城这几日虽说没有给陌殇传递什么消息,私下也是做了不少的小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就在独孤府里安插了好几个他的眼线跟心腹,就连独孤若佳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老爷,听丫鬟说您找妾身?”独孤夫人并不是独孤封唯一的女人,相反独孤封极好美色,后院里的女人多不胜数,其中更是不乏有容貌绝色的女子,不然也不会让以前的‘独孤天城’看上就收为己用了。

    只因甭管独孤封养了多少女人在后院都没有动摇到独孤夫人在独孤府的地位,是以独孤夫人倒也不介意有那么多的女人跟她分享自己的丈夫,只要那些女人不犯到她的头上,她就可以当自己什么都看不到。

    毕竟只要独孤封对那些女人的兴趣过去了,她这个当家主母想怎么收拾那些女人就能怎么收拾那些女人,因此,独孤夫人倒也不介意那些女人在她面前放肆跟蹦Q,早晚有她慢慢收拾她们的时候。

    “花园里的花可好看?”

    “什么时候老爷竟也关心起花园里的花好不好看了?”独孤夫人眉眼含笑,挑起描绘得精致好看的柳眉笑盈盈的望着独孤封,面上不显什么心里的弯已是不知转了多少个道道。

    说话间独孤夫人就走到独孤封的身边优雅端庄的坐下,柔声又道:“妾身听闻琴郡的花才是最好看的呢?”

    “琴郡?”

    “就是琴郡,若有机会的话,妾身还真想去琴郡小住月余,也好看看那里的美好风光。”

    “琴郡那是安平和郡主的地盘,夫人突然提到琴郡只怕没那么简单?”

    “妾身不过区区一介妇人,哪里敢在老爷的面前卖弄心机,琴郡虽说是安平和郡主的封地,可也没有谁限制琴郡不允许人进出的吧!”

    “夫人该知道安平和郡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若无必要不要招惹她。”

    闻言,独孤夫人直接白眼一翻,没好气的开口道:“我们不是早就招惹到她了吗?并且这也是老爷同意过的,怎的现在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你”

    “可是妾身说错话了,老爷先莫要急着生气,总要先给妾身一个解释的机会,又或是把原因说给妾身听一听不是?”独孤夫人当然知道宓妃不好对付,否则她的女儿也不会迟迟没有向南宁县主下手,其目的就是想要等待一个万无一失的契机,方便她达成所愿。

    该给男人的面子独孤夫人从来都不会吝啬,尤其是像独孤封这样的男人,你给了他面子,他就会给予你应有的尊重,绝对不会任由谁骑到她的头上。

    “夫人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能让老爷说出那样的话,莫不是安平和郡主突然做了什么?”可就算宓妃要做什么,难道她就那么神通广大,一出手就针对的是他们?

    对此,独孤夫人可是一点都想不通,也琢磨不明白。

    要说南宁县主身中噬魂蛊这件事情已经暴露,相府绝对不可能如此平静,星殒城也不该一点风声都听不到,独孤夫人也压根不会往那方面去想,毕竟独孤若佳还没有向南宁县主下手,没有被控制的南宁县主就跟正常人是一样的,别说一般人发现不了南宁县主有问题,就是精通蛊术之人也不一定就能发现她身上的问题。

    “夫人何出此言?”

    “呃”

    “发什么愣,有听清楚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吗?”

    独孤夫人眨了眨眼,红唇紧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哑着声道:“老爷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不然为何要佳儿暂时不要对南宁县主下手,这之前咱们不是都说好了,也都安排好了吗?”

    “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只管把我的话转告给佳儿知晓,要是她有什么疑问的话,你让她直接来找我。”

    眼瞅着独孤封转瞬间变得异常难看的脸色,独孤夫人也知硬碰硬她讨不到什么好处便也收了心思,低声应道:“是,妾身知道了。”

    “你可别嘴上说得好听,你得给我记在心上,要是让我知道你阳奉阴为坏了我的好事,你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小心思被独孤封一语道破,独孤夫人的脸色一僵,接着就抿唇道:“老爷的话妾身都记下了,妾身保管会如实转告给佳儿知晓的,可老爷也知道佳儿是什么脾性,要是她不听的话,妾身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的。”

    “佳儿不是你,她该知道我这个做父亲的用意。”

    独孤封对独孤若佳的疼爱那是比独孤天城那个儿子还要更甚,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而他独孤家却是独独宠溺独孤若佳这个女儿。

    也亏得是独孤天城在这方面并不那么计较,否则内部都要不安定了,更别说外面会如何。

    “是,那妾身要让佳儿来找老爷吗?”

    “不用。”

    “那”计划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独孤夫人又怎甘心就此放弃,她还就不相信宓妃有三头六臂,她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拿独孤家开刀?

    只是独孤封之前说话的态度太过强硬与不容反驳,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你只要如实将我的意思传达给佳儿,她自会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管他要做什么,独孤家的基业绝对不可以搭进去,这是独孤封的底线。

    “那天城那边要说吗?”

    “不用你去说。”对于独孤天城,独孤封有另外的安排,完全不用独孤夫人来操心什么,她只管安排好自己,莫要冒出头来坏他的局就好。

    “佳儿那里要知会一声吗?”别看独孤若佳已经打消了对独孤天城的怀疑,独孤夫人却还没有,她对独孤天城始终都持怀疑态度,可偏偏她又拿不出什么证据来。

    “可以。”

    “是,妾身明白了,那妾身这就去佳儿的院子一趟。”

    独孤封摆了摆手,对于独孤夫人投向他的眼神只当看不懂,扭头就避开了她炙热的视线,让得独孤夫人郁促不已。

    “公子。”

    “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回公子的话,奴才看到小姐在院子里跳舞,公子现在就要过去吗?”

    “去,当然去。”独孤天城笑得意味颇深,他就是奔着独孤若佳去的,既然弄清楚了她在哪里,他岂有不去之理。

    一想到他一再受到独孤若佳的质疑,又几次三番险些在独孤若佳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独孤天城这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那个女人不是自诩聪明吗?

    那行,他就是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这天下并非只有她一个聪明人,就算她真的很聪明却也不要把别人都当作是傻子。

    在她算计别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总有一天,她也会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比起成岳的老成持重,余净珂就显得横冲进撞,冲动又鲁莽,外加还很不会看人眼色,不过短暂的一个回合便让哑夫将这两人的脾性摸了个透彻。

    对于如他们这样的小角色,小人物,哑夫是不屑去搭理跟计较的,真要动起手来别说一个成岳跟余净珂,就是十个他们也不是哑夫的对手。

    东方腥是个极重利益的人,想要在他手下做事,想要成为他的心腹,除了要脑子好使之外,强悍的实力也是最重要的基本条件之一,否则压根都不具备在他身边说话的资格。

    可哑夫不一样,她虽说是个女人,但在东方腥的身边她握在手里的权利却是要比漆老都大,就连漆老都要敬重三分的人,岂是能容得他人肆意挑衅的?

    “你刚才拽住我干什么,难道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到底还是顾忌议事厅里有哑夫在场,就算愤怒余净珂也没有大吼大叫仪态尽失,但饶是如此她也一边说话一边怒瞪成岳,厉声指责他的不是。

    她虽说姓余不姓东方,可她身份也是很高贵的好吗?

    何时轮得到一个低贱卑微的下人来对她指手划脚,尤其是她最看不惯的哑夫还坐在主位上俯视她这个尊贵的客人,那人还没有教养了。

    “你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成岳看着已经处于暴怒边缘的余净珂,还真担心这小丫头一个冲动之下做出连他都挽回不了的事情。

    别看来到罗浮山后,他一直表现得很有底气,实际上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每当对上哑夫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他就莫名心中发寒,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我当然没忘,可长老也没说让我们受着一肚子的气回去呀!”

    “那人家给你气受了吗?”为了争取更多的主动权,成岳的态度才表现得尤为强烈,要是万蛊之国尚在,兴许他们还有足够的资本跟阴鬼门谈条件,偏偏万蛊之国已不复存在,他们的手里压根就是筹码不足。

    “怎么没有,他们都这样对待我们,无视我们了,这还不叫受气,那你说怎样才叫受气。”

    “余净珂。”

    成岳对余净珂素来极其疼爱,那是余净珂要什么就给什么的主儿,若非天上的星星摘不下来,这要是能摘得下来,只要余净珂开口,成岳那是眉头不皱一下就能拿了梯子去给她摘星星。

    这也是在其他的事情上面,这次来罗浮山见阴鬼门在浩瀚大陆的主事人,若非实在是被余净珂缠得没办法,成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带她来的。

    “吼什么吼,我耳朵又没聋,有什么你不能好好跟我说,就非得这么大声的吼我吗?”余净珂一句话说完就红了眼眶,却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才不会给人看她笑话的机会。

    成岳对她的好,她比谁都要知道得清楚,同样她也明白,若非实在气得急了,成岳是不可能连名带姓喊她名字的。

    也正是因为瞧见这样的成岳,余净珂才暂时收敛起自己的脾气,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你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要多长几个心眼,我不是故意要凶你,而是我们现在站在别人的地盘,你得学会察言观色,不然你要吃大亏的,你可明白?”

    “我知道错了。”

    “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嗯。”余净珂吸了吸鼻子,脸上的表情稍稍好看了一点,她嘟着嘴道:“长老安排给咱们的任务,咱们当真能完成吗?

    别看之前余净珂很高傲,很嚣张,但她也很怕成岳当真生她的气,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只能先收敛自己的性子,不敢再闹下去。

    “看情况吧!”

    “什么意思?”

    “那漆老不是说了,咱们刚才的提议他做不了主,需要他的主子才能拿主意,那咱们就等着。”

    “可是可是他们不着急咱们着急呀,要是他们一直没有人站出来,那咱们就一直这么等着?”

    “不会的,现在的浩瀚大陆风起云涌,不是只有我们才着急,他们也一样。”

    “但愿如此,不然咱们怕是要白跑一趟。”他们万蛊之国的老祖宗就是从光武大陆来到浩瀚大陆,然后一手建立了万蛊之国的,虽说他们的老祖宗很厉害,可说白了老祖宗的本事都是从阴鬼门学来的,别看她叫得厉害,其实她心里还很是害怕,要是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只怕她跟成岳根本就不是面前这些人的对手。

    “现在知道害怕了?”

    “谁,谁害怕了。”

    “放心,他们再如何也不会对我们两个晚辈出手,那个脸他们还丢不起。”只要漆老跟哑夫不出手,成岳其实并不怕跟阴鬼门年轻一辈的天才交手。

    谁强谁弱,毕竟只有较量过后才知晓,没有交手之前他又怎会长他人志气来自己的威风。

    虽说他万蛊之国的老祖宗也是出自阴鬼门的,可这么多年过去,阴鬼门在成长,难道他们这些万蛊之国的后代就一点没有长劲?

    “本夫人还的确不屑对你们出手。”哑夫是谁,成岳跟余净珂说话再小声,她就坐在这议事厅,又岂有听不清楚的道理。

    之前她是觉得没必要开口,同时也觉得那个成岳还挺聪明的,便也由着他们两个孩子闹腾,左右不过就当是一个子罢了。

    “你你怎么偷听我们说话,你太不要”那个‘脸’字还没出口,成岳就一把拉住余净珂,生怕她触怒了哑夫。

    “本夫人耳朵没聋,你们说话那么大声,本夫人是想听不见都难。”

    “你”

    “珂儿,闭嘴。”

    余净珂扭头看向黑沉着一张脸的成岳,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嘴巴,不让说话就不说,她也不是非说不可,事后别求她就成。

    “不过两位若是愿意的话,倒是不妨可以跟我们大公子和三公子切磋切磋,也算是彼此交流学习一下。”切磋是真,至于交流学习,哑夫就不便发表什么意见了,在她看来这两孩子对上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压根就是完全找虐的节奏。

    这两人一来就想给她和漆老下马威,还胆敢向他们提条件,提要求,全然不将阴鬼门放在眼里,总是要受些教训吃些苦头才能学得乖,才能学得会好好说话。

    哪怕就是他们的老祖宗在世,也没那个胆量敢在东方一族嫡系的面前放肆,他们两个小辈算什么东西,也敢在阴鬼门分部指手划脚?

    一个个简直不知所谓。

    “这样也好。”对方要试探他们,同样成岳也想试探阴鬼门的两位公子,既然哑夫主动提出,他倒是没理由拒绝。

    “有自信是好事。”哑夫意味颇深的笑了笑,妖艳娇美的面上满满都是对他们的赞赏之意。

    大公子虽说重伤才刚刚痊愈,却也不至于两这么两个小角色都收拾不了,至于三公子东方云龙,哑夫对他就更不担心了。

    以三公子的好战程度,说实话哑夫还挺不希望面前这小姑娘跟他对上的,要知道一旦交手,东方云龙可不会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就对她手下留情。

    啧啧,那画面仅仅只是一想,她就觉得那滋味铁定无比的酸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19】互看生厌,来者何人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