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0】互看生厌,来者何人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岳哥哥……”

    “珂儿这是怕了?”

    “怕倒是没有,就是总觉得那个女人对我们有什么阴谋一样,我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余净珂跟在成岳的身边,看着走在前面的哑夫,她就老觉得那个女人是在故意针对她。

    回想从她跟成岳来到罗浮山,再被漆老很是恭敬的请进议事厅,又到哑夫出现,她就一直在找哑夫的麻烦,而哑夫也的确不待见她,是以余净珂不知怎的就对哑夫产生了惧怕心理,看到她下意识就想躲。

    虽然成岳已经一再告诉过她,以哑夫的修养是不屑向他们小辈出手的,可她还是担心得不行。

    “我们有什么是值得她算计的?”

    “这个…”

    “就算真有什么算计,他们要算计的对象也不会是我们,顶多他们就是要找回场子,给咱们一个教训让咱们知道规矩罢了。”成岳拍了拍余净珂的肩膀,低沉冷冽的声音刻意放柔了几分,接着又道:“不过就是比武切磋,哪怕就是输了也无妨,珂儿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那样可不利于你的临场发挥。”

    “我怎么可能会输,岳哥哥你可别小瞧了我。”余净珂并不姓东方,可她的修炼天赋却非常的出众,在一代又一代执着的要光复万蛊之国的年轻一辈族人里面,她的武功虽不是顶尖的存在,却也绝对难有敌手,她对自己一向都是非常有自信心的,这也养成了她目空一切,不太看得起人的一面。

    怎么的来到罗浮山,要跟阴鬼门的两位公子切磋比武,难道她就比他们差了很多?

    别看对方来的是两位公子,余净珂照样一点都不害怕他们,动起手来还得手下才能见得到真章,谁强谁弱半点假都做不了。

    “我从未小瞧过珂儿。”

    “哼,也不看看我是谁,就算当真输了那又如何,他们光武大陆的灵气比咱们这里可充裕太多太多,就算他们真赢了我们也代表不了什么。”虽说是余净珂是对自己挺有信心的,可这也不妨碍她提前为自己铺上一条后路。

    “珂儿能这么想就对了。”瞧出她小心思的成岳倒也没有戳破她的心思,只是柔声给予她鼓励,希望一会儿在场上她可以好好表现,唯有如此才能替他们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那岳哥哥你有把握打赢吗?”

    “不知道。”对于未知的东西,成岳一般都不会去评价什么,他做事从来只看结果,至于过程如何,他素来都不在意。

    别说没有接触光武大陆阴鬼门的人之前,就算是接触过后,成岳对于从那片大陆来的人也不太放在心上,总觉得他与他们并不差什么,没道理那些人在长老们的眼里就被神化了,他们就被比得连尘埃都不如了。

    直到走进罗浮山,一路上被恭敬的领进阴鬼门在此处的大本营,成岳方才敏锐的感觉到兴许以前他是真的错得离谱。

    且不说尚未见到面的阴鬼门的两位公子,单单就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漆老跟哑夫这两个人,成岳对于他们的修为就一点底都摸不到,这样的人无异于是非常危险的,好在他跟余净珂除了态度嚣张之外,并没有其他失礼之处,否则他们能不能活着走出罗浮山这都很难说得准。

    心里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成岳就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张狂,整个人变得越发沉静跟稳重起来,这样的他倒是让哑夫很意外的高看了他一眼。

    “珂儿你要记住,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切记不要冲动行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余净珂见成岳面色凝重,语气也很是严肃,心知这里不是她能闹脾气的地方,倒也乖巧的点了点头,垂眸低声说道:“岳哥哥的意思珂儿明白,岳哥哥你放心,珂儿保证不冲动行事,凡事皆听岳哥哥的安排可好?”

    “珂儿,不管发生什么岳哥哥肯定会保护好你。”

    “嗯,珂儿相信岳哥哥。”原本族内长老只让成岳一个人来罗浮山阴鬼门的,是她硬缠着要跟来,后来长老被她缠得没办法,成岳又着实心疼她,这才勉强同意她跟着同去罗浮山。

    眼下他们两人在罗浮山能依靠的只有彼此,要是他们都不能齐心的话,还谈什么顺利的走出罗浮山。

    听着身后两人的对话,哑夫也是份外无语的,难得忍不住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就淡漠而冰冷的多嘴了一句话,道:“不过就是一场普通的切磋比武罢了,你们二人不用如此紧张跟害怕,比武切磋点到即止,断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的。”

    成岳,余净珂:“……”

    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听他们说话,明明他们说话的声音都那么小了,她怎么还能听得见。

    “除非你们想要来一场生死之战,那结果就不太好说了。”

    “夫人想多了,我们并没有那样的意思。”

    “呵――”哑夫红唇微勾冷笑一声,倒也没有去辩驳成岳的话,只是扭头笑看了他一眼,嗓音娇媚的道:“有道是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的安全很有保障,快些随本夫人去演武场吧!”

    话落,哑夫加快了脚步,窈窕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成岳余净珂的眼前,让得他们也顾不上再说什么,只得提气就赶紧追了上去。

    “岳哥哥,那个女人真讨厌。”

    “好了珂儿,她修为高深不是你我可以去挑衅的,有什么都等咱们回去后再说。”

    “是。”

    原是要到议事厅去的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临时又被漆老给带到了演武场,这两人与其说他们是兄弟,倒不如说是仇人来得更为贴切。

    只是好歹他们之间还有着约束,不然漆老还真担心他们会不分时间跟场合就打起来。

    大公子在阴鬼门的地位的确是很尴尬那没错,但这也不代表大公子就是能任由他人所欺压的,单凭上次三公子要下手杀他,大公子心里焉能一点疙瘩都没有?

    这一直迟迟没有动手怕也是有原因的,撇开他跟哑夫的压制之外,大公子怕也是在等待什么契机。

    至于三公子这段时间不再找大公子的麻烦,想来也是有了什么顾忌,说到底他跟哑夫都在盯着,他怕是也不敢做得太过。

    “漆老的意思是想将万蛊之国的后裔收归己用?”东方云虎倒也没有想到漆老会直接向他坦言来人的身份,他起初还以为要花些心思打探来着。

    “大公子是担心他们不具备替我阴鬼门效命的资格跟能力吗?”

    “那倒不是。”东方云虎摇了摇头,沉着脸冷声开口又道:“他们的身份全都证实过了吗?有没有可能他们是故意接近我们,眼下局势紧张,咱们可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的,否则父亲那边怕是会极其失望。”

    “大公子可以放心,他们的身份老夫仔细的调查过没有一点问题,真要算起来的话,曾经在这片大陆赫赫有名的万蛊之国,也能说是咱们阴鬼门东方一族的一个小小的分支,他们老祖宗的本事是东方一族所赋予的,而他们既然是那位的后人,也就应该为阴鬼门的强大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话虽如此,那漆老对他们的战斗力可有了解?他们又真的甘心只当咱们的打手而不谋求别的东西吗?就算他们曾经跟我们是同出一脉的,但时光流逝岁月无情,时至今日他们还会有对血脉的归属感么?”

    纵使东方云虎的话不太好听,可他也着实说到了点子上面,这一点倒是跟哑夫的看法一样,也不怪哑夫要高看大公子一眼。

    “常言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谁又知道他们族内是不是同一条心的,这中间只要出一点差错,咱们就会有暴露的风险,就算咱们要用他们,至少也要弄清楚他们值不值得咱们去冒那个险,好坏咱们自己心中得有个数。”

    “就你怕这怕那的样子能成什么大事,不过区区一个旁支养育出来的后代,他们能有什么本事,不说以前就是现在他们在咱们本家的面前也是连说话资格都没有,本公子竟是不知你对他们惧怕至此?”东方云龙一直没开口说话可不代表他赞同东方云虎的话,只是他的顾忌多了,不好再跟东方云虎发生冲突,否则他压根都不意跟东方云虎呆在同一个场合。

    “既然你觉得我是惧怕他们,那你便当我是惧怕他们好了。”

    “你…”

    “三公子,刚才大公子说了他对万蛊之国的看法,您不妨也说说您的看法?”眼见东方云龙又控制不住要找东方云虎的麻烦,漆老可不能站在一旁看戏,赶紧就出言打断了东方云龙。

    他现在可算是瞧清楚了,大公子这是压根不意搭理三公子,好在也没闹出别的事情,他还能先看看再说。

    顶多再有两日的功夫,相信门主的信就应该到了,届时他也能拿捏好对待两位公子的态度,眼下还是谁也不得罪的好。

    “漆老当真是要听本公子的意见?”

    “这是当然,三公子莫不是以为老夫在开玩笑?”东方云龙的态度再如何的不好,漆老也不放在心上,说到底他是奴才,又怎好跟主子争辩,虽说在他眼里的主子,从头到尾就只有东方腥一个。

    “不瞒漆老,本公子的意思就是送上门来的棋子焉有不用之理。”

    闻言,漆老抬起漆黑如墨的双眼看向东方云龙,似在等待他的下。

    “正如某人刚才所说,时光流逝岁月无情,万蛊之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可以说是脱离了阴鬼门,在这片大陆上扎了根,完全的独立了。”

    有些话东方云龙可以说,东方云虎却是不能说的,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打着要光复的万蛊之国的后裔,东方云虎的态度跟东方云龙其实是一样的。

    送上的门的棋子能用,他们为何不用?

    只是用与不用那些人这话不能从他的嘴里说出去,不然难免会落人口舌,有东方云龙出头,东方云虎索性还得自在。

    “就算他们的老祖宗是出自咱们光武大陆阴鬼门东方一族的旁支,传承至今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也都流着咱东方一族的血液,可他们的血脉只怕也早已经稀薄得可以忽略不计了,哪怕在他们族内也有天赋异禀之人,可又如何能与咱们真正的东方一族的人相提并论。”说到此处东方云龙是有着相当高优越感的,他的血脉,他的姓氏,就是他高贵出身的证明。

    “三公子说的这些也没错。”

    “如若今日是他们的老祖宗站在这里来跟咱们谈条件提要示,那么本公子或许还会忌惮三分,多少要给他们一些面子,可他们的老祖宗都不知死了多少年了,本公子还挺好奇他们是哪里来的底气找上门来,还能提出那么多要求的。”

    别说成岳跟余净珂两人,漆老跟哑夫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就是东方云龙也没把那两人放在眼里,大概也只有那两人自己把自己当了一回事。

    兴许以他们的本事对付普通人,他们可以说是很厉害很强大,可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就他们那点斤两显然还是不够看的。

    “对于这样不知所谓,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好生教训他们一顿即可,得让他们意识到谁才是真正能够说话做主的人,在这片大陆上他们兴许是高手,可在本公子的眼里捏死他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话说到这里,东方云龙的声音顿了顿,越往后他的声音就越冷,语气不禁带着一股子阴戾,“要是他们不服,那就打到他们服,总归是得让他们乖乖听话,毕竟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有他们这群蛰伏在这片大陆上已久的人做咱们的眼睛,其实于我们而言是利大于弊。”

    “大公子以为如何?”

    “漆老问他有什么用,他的胆子可是小得很,这也怕那也怕的,一点不像咱们东方家的人。”

    “要是他们的身份已经得到证实,确定他们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将他们捏在手里当作棋子来用,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必要的时候我可以配合漆老的行动。”对于东方云龙的挤兑,东方云虎只当看不见也听不懂,由着他自己去唱戏。

    “那大公子对于他们的提议有何看法?”

    “父亲对这片大陆势在必得,这片大陆也终将成为我们阴鬼门的另一处分部,万蛊之国那些人的本事既然都是从我东方一族学来的,也是时候要替我东方一族的大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哦?那大公子的意思是……”

    “他们不是想要助借咱们的力量复国么,那就先同意他们的这个要求,至于他们提出的其他条件一个也不要同意,得让他们明白我们虽然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可谁是主谁是仆得清楚又分明,半点含糊都不能有。”

    “三公子有不同意见吗?”

    该说的东方云虎都说了,东方云龙能有什么意见,他只得黑着脸道:“本公子没意见,那些人顶多就是贪心不足的棋子罢了,咱们愿意用他们,那就是他们的福气,别的可不用去指望什么。”

    “两位公子的意思老夫明白了,一会儿演武场上两位公子也就不用手下留情,简单明了的告诉他们,谁是主谁是仆,也省得他们拎不清楚再闹出事来。”漆老眼见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还算相处愉快,别的他也不敢过多要求,只要面子上过得去成。

    他之所以同意万蛊之国的人找上门来,抱着的想法就是利用万蛊之国替他们做事,眼下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的意见相同,还真让漆老松了一口气。

    “大公子,三公子安好。”

    听到哑夫问好的声音,成岳跟余净珂下意识的顺着声源传来的方向看去,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一路走来半点都没有收敛自己身上强大的气息,那咱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压迫感让得成岳跟余净珂面色微微发白,一颗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

    他们有想过阴鬼门来的公子哥会很强,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强到这般地步,哪怕就是他们族中的长老也没有给过他们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一时间两人心里就跟打翻了百味瓶似的,什么滋味都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0】互看生厌,来者何人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