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1】兄妹谈话,新的契机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穆国公府・春晖堂

    “大哥你怎么来了?”

    “你没时间回家还不许大哥来看看你?”听到宓妃下意识出口的话,温绍轩一边伸手揉了揉宓妃的发顶,一边佯装生气的道。````

    穆昊宇中了血蛊的事情宓妃原本就没有打算瞒着谁不让谁知道,尤其是原本向穆昊宇出手的人,最开始针对的就是他们相府,这就让宓妃更没有理由对他们有所隐瞒。

    虽暂不知敌人是谁,敌人又在哪里,可至少能让他们心中有所防备,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若非穆昊宇的事情一直瞒着他们的外祖母,不然温老爹跟温夫人是一定会来穆国公府探望的,那样宓妃好不容易瞒住的事情就得露了馅。

    穆老夫人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平日里虽说身体还算康健,可穆昊宇眼下情况特殊,他又是嫡长孙,真要有点什么可不得急坏了穆老夫人。

    “还是大哥疼我。”宓妃笑着吐了吐舌头,撒着娇伸出双手抱住温绍轩的胳膊,这也是陌殇不在,不然那醋坛子铁定要打翻。

    “昊宇他怎么样?”

    “大表哥换血之后情况还算稳定,可一直换血也不是长久之计,还得想办法解了血蛊才算完。”这些日子宓妃可算是把能翻阅的有关记载着蛊毒之术的书籍全都翻阅了一遍,同时也前前后后做了很多的试验,但结果实在不是很理想,这让得她一度异常的烦躁。

    好在有陌殇一直默默站在宓妃的身后安抚她,这才让宓妃一直保持着冷静,要不穆昊宇还真说不准会不会有危险。

    “那妃儿现在走得开吗?”

    宓妃抬头一看温绍轩的表情便知他有话要跟自己说,挽着他的手臂轻笑道:“要是别人来找,我肯定没时间。”

    “看来大哥的面子还是挺大的?”

    “那是,也不看看你是谁大哥。”

    “你这丫头还是这么贫嘴,调皮。”

    “明明我是这么的可爱,才没有像大哥说的那样。”

    “嗯,大哥感到很荣幸。”

    “呵呵…”宓妃抿唇娇笑,扯着温绍轩的袖口软糯的道:“大表哥有青老照看着我很放心,咱们就到旁边水榭小坐片刻?”

    “听妃儿的。”

    兄妹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很快就到水榭中的石桌旁坐下,“换血虽说不是长久之计,可在眼下却是能救昊宇性命的唯一办法,血蛊一日不解,大舅舅他们就一日不能安心,爹娘也终日心中牵挂,我们也难免自责,毕竟那些人本该是冲着咱们来的。”

    “这些日子我没回家,爹娘他们可还安好?”

    “爹娘很好,他们让你不要记挂他们,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还有我跟你二哥和三哥。”

    “嗯。”

    “若是研究不出解血蛊的办法,妃儿觉得咱们有没有可能抓到下蛊之人,让他来替昊宇解蛊?”

    “那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可直到目前为止,那一行人的下落都没有半点消息,我是担心大表哥会等不到那个时候,而且就算抓住那些人,只怕也不敢冒然让他们给大表哥解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耍别的心机。”

    宓妃不是神,她就算本领强,却也掌控不了人心,尤其是一些疯子心里的想法。

    “也是。”

    “虽说血蛊的解法我一直还没有找到,可也不是完全没有方向,我相信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找到解血蛊办法的。”

    “大哥相信妃儿。”

    皱着眉头躲开温绍轩那只在她头上作乱的手,宓妃嘴角微微抽了抽,怎的她这三个哥哥都一样一样的毛病,老喜欢揉她头是什么鬼?

    “大哥过来应该不只是问大表哥的情况如何吧?”

    “你个鬼灵精,难不成大哥有什么事情是还能瞒得过你眼睛的。”温绍轩用指头点了点宓妃的鼻尖,嗓音温润的道:“星殒城中各方势力突然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也不知是为何,反倒是闹得人心惶惶。”

    “上有皇上盯着,下有寒王盯着,星殒城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你倒瞧得分明。”

    “那是你妹妹冰雪聪明,又岂是旁人可以比得了的。”

    “快让大哥瞧瞧这脸皮长多厚了?”

    “太子被软禁宫中,虽然皇上那里废黜太子的圣旨未曾下达,但朝中的风向已变,庞太师纵然有心逆转当前的局面,私下动作却也不能太明显,否则他就是主动把尾巴递到皇上的跟前,皇上正愁找不着开口的人,以庞太师的精明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

    听了宓妃的分析,温绍轩仿佛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俊脸上的表情轻松愉悦了几分,“妃儿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大哥。”

    “庞太师虽说很看重太子,甭管他有什么样的野心,只要他庞氏一族想要那个位置,那就必须得有太子那个傀儡存在,不然他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别说群臣不会拥护于他,便是民心他也得不到分毫。”

    话锋一转,宓妃接着又道:“想当初以他的能力,只要他肯有所动作,庞皇后是不会被废黜的,然而为了家族利益他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了庞皇后。”

    “一个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见死不救的人,又焉能奢望他在没有好处的前提之下,不计代价的力挺太子那个亲外孙。”

    “大哥说得没错,太子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他始终将没有争夺皇位之心的寒王视作死敌,总觉得寒王要跟他争夺皇位,不惜借助庞家的势,却不知他这样的举动让皇上对他失望至极,以至于聪明反被聪明误,结果两边都没有落到好处。”

    皇位在其他皇子的眼中重要胜过一切,可皇位于寒王而言,所代表着的东西除了失去还是失去,甚至寒王都回想不起来有关于皇位,他都有些什么美好的回忆。

    哪怕他的母亲贵为皇后,可在他的记忆里,他的母后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他坐上那个位置,而他即便被先帝爷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却也从不曾对皇位产生过执着之心。

    可以说寒王之所以一步一步靠近皇位,完全都是局势所逼。

    如若能给他自主选择的机会,他更愿意生得平凡普通一些,那样他才不会失去太多。

    “他以为他的心机城府可以骗得过庞太师,却不知庞太师早已看穿他的伪装,他们的彼此依靠,说白了就是相互利用,从头到尾看重的全是利益。”

    一旦太子不能带给庞太师利益,那么庞太师转身就会舍弃太子,另谋出路。

    “也许现在太子该什么都明白过来了,可即便他想明白了,却也什么都晚了。”

    “大哥觉得就算给太子机会,他能做好一个皇帝?”

    “不能。”

    “咳咳…”宓妃水灵的大眼睛看了看她家大哥,粉唇轻抿柔声道:“大哥对太子的评价还真是不客气。”

    “虽然寒王无心于皇位,但不能否认先帝爷最后的眼光极好,寒王的确是最佳的帝王人选,金凤国有他在只会走得更远,变得更为强盛。”

    “明王,武王跟陈王,这三位王爷各自占据着一部分的优势,但显然陈王比明王和武王要出色。”

    “是啊,不然刘太后也不会选中他。”提到陈王,温绍轩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轻嘲之意,回想曾经谁看透过陈王的伪装,若非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陈王若能一直潜伏到最后,兴许他会是最大的赢家。

    别说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陈王的异样,就是寒王怕也是什么都不知。

    “陈王的确很有本事,不然他也骗不过熙然那么多的耳目跟眼线,要是没有寒王的话,他或许会是皇位最佳的继承人。”

    “妃儿对他评价如此之高?”

    “大哥别装糊涂,我可不信大哥什么都没有瞧出来。”宓妃撇了撇嘴,很是不满她家大哥对她的打趣。

    “既生喻何生亮。”半晌之后温绍轩语气幽幽的说出这样一句,言语之间似有对陈王的一丝丝可惜。

    倘若没有寒王的话,那么陈王他是非常优秀的,可一旦有了寒王作为比较,陈王似乎也就没有那么优秀了。

    要说刘太后其实是非常有眼光的,撇开她最不喜欢也最为忌惮的寒王之外,她在众皇子中一眼便挑中了陈王,就足以瞧得出刘太后是个极有政治思想的女人。

    她选中陈王,除了陈王的外祖家势弱,对她造不成什么威胁,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她在陈王的身上看到了她最想看到的一面,那才是刘太后舍弃太子,一心要扶持陈王上位的根本原因。

    别说什么刘太后在没有跟庞皇后撕破脸之前她是力挺太子的,事实上刘太后跟宣帝一样惧怕庞家权利太大,越往后就越是难以掌控,她压根就是利用太子在保护陈王,将太子视作陈王的挡箭牌。

    可笑庞皇后直到被废黜方才明白,她的太子从头到尾就是刘太后眼中的一枚棋子。

    而后同样明白过来这个道理的太子,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拉拢刘太后,甚至是许诺了不少的好处给刘太后,只可惜刘太后瞧不上眼,也令得太子在她那里屡次碰壁,最终选择了剑走偏锋,将自己彻底逼入绝境。

    太子所做的事,宣帝纵使是有心想要放他一马,却也找不到机会跟理由,除非宣帝是当真愿意弃了寒王,否则这两个儿子他只能保得住其中一个,而另外一个必须得为他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惨重的代价。

    “大哥说得在理,陈王肯定郁闷得很,表面上他的实力最差,底子也最薄,明王跟武王任何一个的势力都可以碾压他,但事实上真要较起劲来明王跟武王压根就不会是陈王的对手,他们两个很快就会败在陈王的手上。”

    “那妃儿你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皇上的意思。”

    温绍轩不解,一双漆黑的眸子就一瞬不瞬的望着宓妃,只听宓妃接着又道:“寒王并不热衷于皇权,他会走到如今的地步除了被逼的以外就是他的那份坚毅的责任心,这一点咱们瞧得分明皇上他同样瞧得分明。”

    “皇上有皇上的责任,就如寒王无法抛开他肩上所担负的使命一样?”

    “大哥说得不错,皇上为了将寒王绑在皇位之上,起初他是有过将陈王扶持起来与寒王相抗衡这等心思的,只是皇上心里那个苗头刚刚冒出来就被寒王给掐来了,否则大哥看到的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明王,武王跟陈王再怎么谋求宣帝的那个位置,至少他们拎得清楚,知道有一条底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跨过去的,而太子在各方的压力之下失了底线,这才是宣帝对他失望至极,异常震怒的根本原因,若不是因着太子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怕是宣帝直接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偏生太子没有看清这一点,直到被软禁于宫中,仍旧还做着某些不切实际的梦。

    “在皇上有意的安排跟精心设计之下,明王跟武王联起手来牵制着陈王,这反倒让寒王身边少了很多不确定的发生意外的各种因素,而陈王为了在皇上的面前挣表现展示他的能力,那他必然会竭尽全力的打压明王跟武王,直到明王跟武王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为止,只要这样陈王才能真正在皇上的跟前露脸,让朝中大臣看到他的能力,也让皇上对他另眼相看,给他一个跟寒王公平竟争的机会。”

    说白了,陈王他搏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纵有刘太后替他创造的条件,要是他自己没有那个本事的话,他也不会有出头的机会。

    “陈王知道他被算计了吗?明王跟武王又真会看不到这背后隐藏的真相?”

    “大哥可别忘了,姜还是老的辣,皇上毕竟是皇上,有些事情皇上不是不知道,他不过只是装糊涂罢了。”以前那是皇上没底气,现在皇上那是不缺底气,行事作风自然会有别于过去。

    有些话点到即止,温绍轩又岂会当真想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他只是被困在自己的思维模式里面,猛地被宓妃轻轻一点,他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看来真是可惜了刘太后的那一番心思。”半晌后,温绍轩语气幽幽的吐出这么一句话,直把宓妃逗得一,刘太后可不就是白费了心思么?

    倘若她不是宣帝的生母,宣帝又不是那么注重感情的话,偌大的皇宫之中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又岂能由着她这般闹腾?

    “每个人的耐心都是有底线的,刘太后一次次将皇上的耐性消磨干净,眼里看到的只是陈王成功上位后的荣光,却半点都没有考虑到皇上的心情,她也是时候安安份份的度过余生了。”

    “刘太后拉拢了庞太师,寒王要想将陈王给压下去怕是不太容易。”

    “庞氏一族已然犯了皇上的忌讳,庞太师也蹦Q不了多长时间的,大哥对他们有所防备就好,但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了,自会有人将庞氏一族清理干净的。”

    “嗯。”寒王跟庞氏一族可谓有解不开的宿敌,倒也是的确不需要温绍轩去横插一手。

    此时心里打着其他算盘的庞太师已经听从了刘太后的建议,彻底放弃了太子,带着他手下那些势力改全力支持陈王上位,这已是孤注一掷的做法。

    成,荣华依旧。

    败,家族复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太子大势已去,明王跟武王又斗不过陈王,宣帝的几个儿子里面眼下也就陈王有能力跟寒王一较高低。

    庞太师一党的人都向寒王下过手,他们不可能靠向支持寒王,而寒王眼里也容不下他们这等臣子,遂,哪怕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自己的余生,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寒王上位。

    要想寒王上不位,除了继续被庞太师给绑着坐上陈王那条船,他们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甭管我们家与寒王的关系再如何的好,皇上又是如何的厚待咱们家,大哥切记跟皇权有关的一切事情都不要沾染半分,能避则避。”

    “妃儿放心,大哥省得。”

    “往大了说那是国事,往小了说那其实就是皇上的家事,咱们这些外人不插手是最好的,即便真出了什么无法收拾的纰漏,也还有熙然撑着,咱们只要忠君爱国就没错。”

    万蛊之国的突然出现就好似拉开了浩瀚大陆大乱战的战斗号角,只等一些消息得到确认,宓妃也就知道她后面该如何去安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1】兄妹谈话,新的契机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