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2】兄妹谈话,新的契机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于万蛊之国的突然出现宓妃的心里始终存有疑惑,她很好奇那些人是自己冒出来的,还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刻意引导出来的。

    毕竟万蛊之国已经在这片大陆上消失已久,早在新月皇朝覆灭的后期,万蛊之国就走向了分裂,之后便在大陆上消声灭迹,仿佛再也寻找不到有关于它半点的痕迹。

    反倒是南疆,北疆跟苗疆,大陆上不时有他们的消息传出,可或许是万蛊之国分裂之时,他们也受创极其的严重,以至于事后百余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极其的低调,从不引人注目。

    虽说自四大国建国之后,南、北、苗三族也曾经非常的繁盛跟强大过,甚至还屡次挑衅过四大国,主动发起过战争,但最后都以惨烈的结局而收场。

    巫蛊之术纵然神秘莫测,威力强大,往往伤人于无形,神不知鬼不觉就中了招,可也架不住中原大陆奇人异士倍出,南、北、苗三族到底人数有限,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不计代价的攻占四大国的领土。

    即便他们有那个能力将一座座繁华的志愿池给攻占下来,却也没有那么多的族人可以去驻守,将那些城池真正的变成属于他们的领地。

    尤其在那个时候,南、北、苗三族纵使他们同出一族,可他们的心早已不合,彼此之间的明争跟暗斗也非常的厉害,一旦他们哪一族人口数量急剧减少,很有可能就被另外一族给吞并掉。

    是以,即便这三族对四大国屡次挑衅,却也仅仅只是挑衅而已,根本不敢生出更大的野心,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当你付出一定代价得到一个国家的时候,你会不会很快就被另一族捡了便宜,牺牲那么巨大的替他人做了嫁衣。

    要是这些突然冒出来打着要光复万蛊之国的人的背后还藏着另外一只黑手,那这只黑手的主人是谁?

    他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

    “刚才光顾着说那些咱们插不上手的,我都忘了问问大哥,大嫂的情况怎么样了?”宓妃心里想的这些她当然不会全都告诉温绍轩,毕竟她自己都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说出来也只是加多一个人担忧烦心罢了。

    万蛊之国的人伤了穆昊宇,动了她所在意的人,宓妃无论如何也是会跟他们死磕到底的,这一战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穆昊宇身中血蛊,哪怕宓妃眼下没有办法解血蛊,还穆昊宇一个健康的身体,但哪怕就是要给穆昊宇每天换血保他的一条命,宓妃也坚决不会放弃。

    她今日的狼狈,他日定当让那些人用鲜血来一一偿还。

    “你大嫂她很好,独孤若佳也不知怎么回事,迟迟都没有动手的迹象。”南宁县主身体里的噬魂蛊就好比一颗定时炸弹,身为丈夫的温绍轩如何能不担心,可他也深知这是南宁县主自己的选择,同时也是当时他们最好的选择。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那个独孤若佳行事太过诡异莫测,要想通过她顺藤摸瓜达到某些目的,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可能。

    “她并非是不想动手而是在等待一个契机,独孤府那边是熙然负责的,有什么最新的情报熙然第一时间就会知晓,大哥千万得沉住气,别让他人有什么可趁之机。”当时要是有另外的选择,宓妃不会让南宁县主去冒这个险,即便南宁县主是那么迫切的想要融入他们这些家里。

    事实上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家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真心接受的南宁县主,兴许她也只是刚嫁过来,或多或少都没有安全感才会如此。

    好在她家大哥对南宁县主也不是没有男女之情的,否则宓妃都不禁要后悔她当初做的那个决定。

    “这点大哥还是懂的,你个小丫头也操心太多事情了。”

    “你要不是我大哥,她要不是我大嫂,你瞧瞧我操心不操心。”宓妃皱了皱挺俏的小鼻子,语带撒娇的道。

    “南宁的情况大哥一直都有盯着的,她自己也没有觉得不舒服或是异常,上次独孤若佳约她出去,一路上都有阿殇在暗处照看着,我们都放心得很。”原本独孤若佳再次约南宁县主出去,温绍轩是极其不放心并且还想自己暗中跟去的,尤其这个时候穆昊宇身边又离不得人,温绍轩哪里还敢说让宓妃去照看南宁县主的话。

    只是他没有想到宓妃心细如发,哪里会想不到他的担忧,没等他自己说服好南宁县主,陌殇就站了出来。

    “独孤若佳是个心思缜密,行事极其谨慎的女人,稍有一点风吹草动跟不确定没把握她都不会出手,上次约大嫂出门同样也是在试探大嫂居多,等她确定障碍全部扫清也就是她出手的时候了。”

    而宓妃等这一天,已然是等了很久。

    待她抓到那幕后之人,可不非得让那人知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不可。

    “难道她对自己下在南宁体内的噬魂蛊都没有信心?”这要不是温绍轩跟独孤若佳是站在对立面的,温绍轩还挺佩服跟看好独孤若佳做事的这种品质。

    只可惜他们是敌对的,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她对她的噬魂蛊当然有信心,她只是对我没信心而已。”宓妃冷着一张绝美的小脸,对那独孤若佳也是恨得牙根直痒,这要没有眼前这些个烦心事,她还挺意跟独孤若佳好好斗一斗法的。

    看着宓妃那满脸嫌弃的表情,温绍轩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揉了揉宓妃的头,嗓音温润的道:“没想到独孤若佳还是一个这么自负的女人,放眼整个相府,她也就只把你看进了眼里,只把你当成了对手。”

    “哼,这就是她要栽跟头的地方,我的哥哥们可不是普通的哥哥,岂是能容得她轻视小瞧的。”

    “那大哥就暂且将这当作是夸赞?”

    “什么时候大哥也学会贫嘴了,这不是三哥的专属技能吗?”

    “府里大哥会照看好,你大嫂那边大哥也会时时注意情况,你就先把心思放在昊宇的身上,府里有什么事情大哥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知晓。”

    “嗯。”

    “另外,明王,武王跟陈王那边,大哥只会暗中注意他们的情况,不会出手干涉他们要做的事情,太师府那边也只派人暗中盯着静观其变如何?”

    “唔,大哥的安排甚好。”含笑点了点头,宓妃想到什么似的又道:“若是寒王那边有事让大哥去做,大哥顺着自己的心意行事即可,总归他是不会害大哥的。”

    “嗯。”

    “除此之外,让二哥跟三哥出门的时候都小心一些,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往后出手只会越来越狠。”

    “独孤府那边若是有消息妃儿就给大哥传信儿,阮将军府那边大哥也会多加留意,切莫让他们把主意打到阮家去。”

    “大嫂的娘家大哥不要明面上去,暗地里给他们通个气就好,只管让他们做自己的事情,不要过多关心我们相府跟穆国公府就好,那些人不至于算计到阮府去,只因那些人也不能确定,动阮府的人会不会引起我的注意。”

    “既是如此,那索性妃儿不如跟你大嫂演上一出戏。”

    闻言,宓妃猛地抬头看向温绍轩,粉唇轻抿道:“大哥舍得?”

    “你这丫头,大哥有什么舍不得的,不过就是一场戏罢了,就算你大嫂知道了她也会同意的。”这样既能保证那些人的手不伸向南宁县主,又能保全南宁县主的娘家,温绍轩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

    “那大哥跟大嫂好好说,尤其不能让阮家误会了。”

    “大哥办事你就放心。”

    “那成,我等大哥通知。”这些日子宓妃忙得团团转,少有时间能静下来思考,温绍轩的这个提议倒是让宓妃有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

    “妃儿多留意昊宇,有什么别自己藏在心里,一定要记得告诉我们知道吗?”

    “好,大哥顺道去看看外祖母,说些外面的趣事儿逗她开心。”

    “大哥保证不会让外祖母看出异样。”

    宓妃重重的点了点头,穆昊宇现在的情况就连宓妃自己都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穆老夫人又上了年纪,在穆昊宇没有脱离生命安全之前宓妃是当真不敢告诉她知晓。

    前脚宓妃刚刚送走温绍轩,陌殇后脚就如一道清风吹进了春晖堂,青老看到陌殇什么也没说,直接自己找了个理由进屋去守着穆昊宇,将空间留给陌殇跟宓妃。

    “他的情况如何?”

    “回少主的话,昊宇公子目前还没事。”现在是没有事情,过会儿有没有事情,青老可是说不准。

    “先下去吧,本世子知道了。”

    青老退下后,宓妃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陌殇还很是惊喜了一把,柔声道:“熙然,你来了。”

    “走,为夫有话要跟阿宓说。”

    “去西暖阁。”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西暖阁,宓妃眼瞅着陌殇脸上的表情如此凝重,她的心也不禁跟着就是一沉。

    “独孤天城传消息给你了?”

    “嗯。”陌殇点了点头,然后牵过宓妃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语气低沉的道:“独孤若佳师承东方腥,她是东方腥唯一的弟子。”

    “什么?”不得不说陌殇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这个消息彻底惊到了宓妃,在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竟然也是捂唇惊叫出声。

    刚开始宓妃不是没有怀疑过独孤若佳的身份,毕竟噬魂蛊这种东西只有东方一族的血脉方才能饲养成功,然而,独孤若佳却的的确确是独孤封的亲生女儿,偏生独孤封跟东方一族扯不上丝毫的关系,最后宓妃也只能认为独孤若佳是个特例般的存在。

    她不是东方一族的人,却拥有比东方一族的人更高的养蛊天赋,这一点饶是东方云虎都不得不承认。

    “阿宓你没有听错。”

    “我只是太惊讶了,怪不得独孤若佳拿得出噬魂蛊,看来东方腥对她不是一般的信任。”顿了顿,宓妃接着又道:“据我打探到的消息,独孤若佳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片大陆,那她又是如何拜在东方腥的门下,又是如何跟着东方腥习得这一身本领的?”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平宓妃微皱的眉头,陌殇暗磁的嗓音清幽悦耳的道:“阿宓以为东方腥为何将浩瀚大陆视为私有领地?”

    “你的意思是…”

    “没错,就是阿宓心里想的那样,东方腥在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来过这片大陆,甚至于在这片大陆之上很多的属于阴鬼门的秘密据点都是由当时的东方腥一手建立的,他的野心远远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要大得多。”

    “如此说来,东方腥的确是预谋已久,只是他应该没有想到,他盯上的地方,光武大陆其他势力也盯上了,甚至还不怕死的想要跟他同分一杯羹。”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东方腥看中了独孤若佳这根好苗子,并且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培养独孤若佳,让得独孤若佳对他忠心耿耿,甚至对他毫无缘由的近乎盲目的崇拜。”

    “那咱们之前打探到的消息中,东方腥那个很强大,很神秘,行事作风非常诡异的嫡传弟子就是独孤若佳了?”

    “是的。”

    “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宓妃轻抿了抿粉色的嘴唇,清亮的黑眸中掠过一道幽光,“熙然有把这个发现通知给东方云虎吗?”

    “当然有,相信很快东方云虎就能把独孤若佳在阴鬼门扮演的是何种角色调查清楚了。”

    “这样也不错,总比咱们对独孤若佳只识其表面要好,不然什么时候掉进她挖好的坑里都不知道。”

    “独孤天城除了将这个情报传达给为夫知道之外,他还提到让咱们这两天注意身中噬魂蛊的人,独孤若佳已然准备好一切,她就要动手了。”

    在陌殇的眼里自然而然只有宓妃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是好是坏,是愚是笨,是美是丑都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也用不着他去花费什么心思,若非南宁县主是宓妃的大嫂,陌殇兴许就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结合南宁县主近期的种种表现,陌殇得承认温绍轩这媳妇儿没有选错,至少她明白什么是她应该去守护的,也不枉他被宓妃派去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哼,本姑奶奶早就等着她动手了。”要不是担心冒然动南宁县主体内的噬魂蛊会惊动到独孤若佳,宓妃也不是全然拿噬魂蛊没有办法,又岂会让独孤若佳嚣张狂妄至今?

    “为夫很期待阿宓的表现。”

    “大表哥这边我走不开,大嫂还得你去保护。”

    “怎么办?为夫只想保护你一个人而已。”

    “别闹,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为夫没闹,要是为夫保护了大嫂,阿宓要给为夫什么好处?”

    宓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2】兄妹谈话,新的契机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