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3】身份揭晓,血蛊解法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陌殇的胡搅蛮缠之下,宓妃那是好说歹说的向陌殇许下了不少的不平等条件,终于是让某世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穆国公府忙自己的事情去。―

    可没等宓妃钻回自己的房间继续研究血蛊,青老就慌忙的从穆昊宇的房间冲了出来一脸焦急的将宓妃给拖走。

    原本换血之后,身体各方面情况都暂时趋于稳定的穆昊宇突然开始发高烧,浑身滚烫,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胡话,身体也是不听使唤的剧烈挣扎,青老一个人险些没能看得住他。

    穆昊宇突发的状况打了宓妃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让宓妃绝美的小脸彻底黑沉了下去,那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周身散发出来的煞气就连青老都有些承受不住。

    “少主夫人,昊宇公子这情况…会不会是抑制血蛊失败,血蛊在昊宇公子的体内发生暴动了?”青老在紫晶宫地位是非常尊崇的,他的医术也非常的好,只是常言道术业有专攻,他对巫蛊之术这方面可以说是就连皮毛都不通。

    好在他本身的实力很强,虽然一把年纪了但却非常的好学,这两天他跟在宓妃的身边可谓是学到了不少,尤其是一些平时想学都学不到的云雾仙山不外传的天医之道。

    “并非是我抑制他体内血蛊的手段失败,而是有人在刻意催动他体内的血蛊蚕食他的生命。”宓妃一边回答青老的话,一边动作飞快的在穆昊宇的身上施针,即便就是一心二用也丝毫不影响她下针的速度跟精准度。

    她行针的速度极快,已然到了肉眼不可见的程度,饶是青老全神贯注的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紧盯着宓妃的动作,他都只觉得看得眼花。

    这个时候青老不禁感叹还是年轻好啊,他是真老了。

    “那这样的话昊宇公子岂不是非常的危险?”听完宓妃的话,青老的脸色也是一变再变,说话的声音都崩得紧紧的。

    这些日子随着越发深入的跟宓妃有近距离的接触,青老也就日渐越发了解宓妃这个人的脾性,他知道宓妃有多注重亲情,尤其是她的这个外祖家,倘若穆昊宇当真救不回来,只怕这片大陆就算掀起腥风血雨,尸横遍野也阻挡不了她的脚步。

    “有什么需要老夫帮忙的,少主夫人尽管吩咐。”

    “哼,他们想从我的手上抢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便就是拼得两败俱伤,他们也休想讨到半点便宜。”

    看到这般模样的宓妃,青老不由得后背惊出冷汗,但他知道眼下并不是说话的好时候,便就把想说的话都咽回肚子里,然后全力配合着宓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个时辰转瞬即逝,值得庆幸的是穆昊宇再次被宓妃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等到确认穆昊宇是真的脱离了危险,宓妃整个人险些虚脱的跌坐在地。

    “少主夫人您还好吧?”

    “我没事,青老去安排一下,还得替大表哥再次换血才算完。”

    “那少主夫人先歇息片刻,剩下的就让老夫去忙活。”

    “嗯。”一会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宓妃倒也不跟青老客气。

    只是穆昊宇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必须尽快想到办法解除他体内的血蛊,否则这样的情况再发生两次,宓妃也不能保证还能不能将人给救活了。

    “小姐。”

    “沧海,你放出消息去,就说本小姐已经找到血蛊的解法,并且还找到了两个万蛊之国残部的秘密据点,只等救醒穆昊宇就会一举摧毁那两个据点。”

    “是,小姐。”

    这边刚刚目送沧海离开穆国公府去执行她的命令,那边转身宓妃就接到了罗浮山上派去帮东方云虎的云肃的加急传信。

    待宓妃将信中的内容看完,总算是解了宓妃心中原有的两个疑惑,同时也让一心想要报复回去的宓妃找到了报仇的方向。

    是时候让那些冒犯到她头上来的人知道知道得罪她会有怎样的后果了。

    ……

    独孤天城既然已经答应了陌殇对他许下的条件,自然而然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背叛陌殇,更何况他也没有比陌殇给他的那条出路更好的选择了。

    一旦他玩弄心机被陌殇发现,那么他在陌殇的面前就会彻底失去话语权,并将再也得不到陌殇对他的信任,因此,独孤天城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只会以陌殇的利益为利益,采取任何行动之前他都将知会陌殇,询问陌殇的意见。

    虽说有关独孤府,有关独孤若佳的消息,独孤天城查清楚之后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陌殇,但陌殇行事素来谨慎,离开穆国公府之后,陌殇还是打定主意亲自到独孤府走了一趟,顺便私下与独孤天城见了一面。

    也是陌殇去得巧了,独孤天城正好有消息要通知陌殇,偏生独孤若佳盯她盯得紧,正愁没有办法传递消息出去的时候,陌殇便有如天神降临般出现在他的面前,着实让独孤天城大惊了一把。

    “你来的时候没被人跟踪吧?”看到陌殇的那一瞬间,独孤天城短暂的惊愕过后,赶紧手忙脚乱的将陌殇领进他的房间,难得失态的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可疑之人之后他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才安稳的落回肚子里去。

    “何时你的胆子变得这么小?”

    独孤天城:“……”

    “行了,本世子自有分寸,有资格跟踪本世子还不被发现的人还没有出生,不值得你吓白了脸。”

    “我是知道你厉害,但你应该也知道独孤若佳那个女人有多难缠,我不管做什么都得在她眼皮子底下进行,尤其是最近几天,她盯我盯得可严了。”这种情况之下他还能将消息给传出去,独孤天城都挺佩服自己的这项本事的。

    “废话少说,本世子亲自过来可不是听你闲话家常,唠叨得没完没了的。”

    “是是是,我也正好有事情要跟你说,当面说最好。”

    “放心,本世子进来之后就在房间外布下了禁制,除非是修为高于本世子的,否则谁也不会听到这间房里的谈话。”

    闻言,独孤天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郑重其事的看着陌殇,嗓音低沉的道:“那就好,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说吧,到底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独孤若佳到星殒城后第一个找上的合作对象就是太子,结果还没等她将太子利用彻底,太子就被皇上给软禁于宫中,她的确是有本事将手伸进皇宫,但她貌似并不想为了太子去冒那个风险。”

    “所以呢?”陌殇听完独孤天城的话,俊脸之上神色不变,喜怒皆不形于色,倒是让独孤天城完全瞧不出他的想法来。

    “太子成了废棋之后,独孤若佳也是没有闲着的,楚宣王世子可知她又瞄上了谁?”

    “有话快说,别在本世子跟前卖关子。”

    “她跟陈王搭上线了。”

    “陈王?你确定?”陌殇原以为陈王是个聪明的,尤其是在前面有了一个太子做为‘榜样’之后,陈王应该不至于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但偏偏好像陈王还真走上了这样一条路。

    难不成寒王给他的危机感真有那样的强烈,以至于让他挺而走验就连后果都顾不上了?

    “无凭无据的话我可不屑去说,不过陈王虽说跟独孤若佳有了两次接触,但他至今为止好像都还没有接受独孤若佳向他抛出的橄榄枝,也不知他的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以独孤天城这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撇开寒王不谈,陈王也是一个不错的有着帝王之才的人。

    然而,常言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本来很有才华的陈王,在有了寒王的对比之下,几乎很快就被比得暗淡无光,仿佛陈王身上的所有光芒都在寒王的风华之下被遮掩殆尽。

    “本世子会注意他的。”

    “独孤若佳一理决定去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即便陈王现在还能拒绝她许下的各种好处,但时间一长,只怕陈王根本就抗拒不了,尤其是在皇上将寒王当成继承人来培养的这个前提之下,就算陈王心性再如何的坚定,也难保没有走偏路的时候。”

    “嗯。”

    “世子亲自跑一趟独孤府,应该不会是来看我的?”

    “这是自然。”

    独孤天城是个聪明人,既然陌殇都这么说了,他若还不识趣追根究底的问下去,未免就有些不识好歹。

    “不管是陈王,还是独孤若佳,只要他们有什么新的动作,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只是近期独孤若佳已经决定要向南宁县主下手,她对我也盯得死紧,怕是暂时不能给你传递消息了。”

    “注意好你自己,不要暴露就行,至于其他的本世子自有安排。”

    “好,本公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一会儿本世子离开后,房间外的禁制会自行解开,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只要你不露马脚那就谁也不会发现本世子来过。”

    “虽然你本领大,可独孤若佳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且速度离开独孤府,不要在府里逗留太久。”

    陌殇神色淡漠的看了独孤天城一眼,又耐着性子叮嘱了他一些事情之后,方才在独孤天城的目光注视之下消失无踪,那种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前消失的刺激感,估计独孤天城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

    映月山庄

    从罗浮山下来,回到映月山庄,不说余净珂的情绪低落了好长时间,便是成岳也是如此。

    枉他们自以为光武大陆来的如何,东方一族本家的又如何,他们自幼学习的同样是东方一族的巫蛊之术,比起从光武大陆本家来的人又能差得到哪里去,说不准他们比本家的人还要更为强大。

    然而,残酷的现实给他他们狠狠的一巴掌,那一巴掌还险些让他们这一生都抬不起头来。

    原来在真正强悍的实力面前,所有的一切外在条件都是虚无的,一点作用都不会有。

    “大哥。”

    “怎么样,成岳跟净珂可有好些了?”宽敞明亮的大堂里,问话的老者身着一袭青灰色长袍,双耳之上戴着特殊的象征着身份跟地位的奇异耳饰,严肃的面容看起来极其震慑感。

    “哼,要我说阴鬼门的那些人出手也太狠了,怎么能这样对待小辈,他们还要不要脸了。”

    “老二,闭嘴。”

    此时大堂里的三个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万蛊之国分裂为南疆,北疆跟苗疆三族之后,仍旧执着的支持不惜一切代价要光复万蛊之国的一部分固守派。

    那个时候不是没有人拉拢他们去其他三族,可他们却是万蛊之国皇权的最忠实的拥立者,无论是谁都改变不了他们的坚持,由于当时万蛊之国三分,那三族动荡得也厉害,压根就没有实力能吞下这一部分的‘复国者’,是以三族只能很默契的放这一部分人离开了。

    谁又曾想到这一部分人离开之后,经过数年的迁徙总算找到一个适合他们隐居的地方,渐渐也发展出属于他们的势力,即便历经了岁月的流逝却也没有改变他们的初衷。

    这不,时至今日他们总算找到机会站了出来。

    “成岳跟净珂是小辈没错,可人阴鬼门出手的同样也是小辈,真要换成长辈出手,你以为他们会只是伤成这样?”这位说话的大长老便是姓东方的,别人或许不清楚阴鬼门嫡系子孙的本事,但他绝对是心中有数的。

    自他记事时起就没有一天不在盼着族内出现天赋异禀的孩子,说白了他心里最直观的想法就是族内的孩子能压过东方一族嫡系的子孙。

    可罗浮山一行,让得大长老不得不相信,东方一族本家的子孙的确很强大,远不是他们这样的旁系可以相提并论的。

    “可是…”

    “行了,别说什么可是了,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咱们有半点的狡辩。”

    “是,我知道了。”二长老性子急躁,心里憋不住话,也是着实不想承认他们不如人。

    “那两个孩子第一时遭遇这样的挫折,老三你就好好开解开解他们,至于罗浮山本长老决定亲自去一趟。”以前在他们那个地方,成岳跟净珂两个孩子的确很强,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一点大长老还是明白的,与其日后让他们栽跟头,倒不如让他们现在就慢慢成长起来。

    万蛊之国的未来是属于他们小辈的,而他们都已经老了,又还能活多少年呢?

    “大哥放心,我会随时注意他们的情况,他们也都是好孩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3】身份揭晓,血蛊解法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