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4】身份揭晓,血蛊解发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己技不如人就该有点自知之明,别以为谁都会让着你,迁就你,依我看你就是活该被人那样狠狠收拾一顿,不然你的眼睛都能长到天上去,你的眼里还能容得下谁呀你。哦亲”

    身着粉色长裙,长相甜美娇俏梳着双环髻,一双眼睛尤为漆黑明亮的少女怒红了一张脸,暗骂自己好心没好报。

    一忍再忍也是受不了余净珂那高傲又目中无人的臭脾气,心口那一团邪火没压得住,立马也就起身破口大骂出声。

    别以为你余净珂才是族里千娇万宠长大的,论相貌跟天赋她也不差什么,至于要被她那么作践么她。

    好心好意来照顾余净珂,费力不讨好不说,还要忍受余净珂的蛮不讲理,肆意侮辱,她是脑子抽了才会任由她那么作践她下去。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脾气,姑奶奶我还有脾气呢,你不服气被人像熊一样的揍,那你有本事去揍回来呀,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要不是族里因着你跟成岳大哥的事情忙得腾不出手来,三长老让我来照看照看你,你当姑奶奶稀罕来看你这一张晚娘脸?”

    “可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省得下次再出这样的事情凭白惹人笑话,这要换了我都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地下去,省得出来丢人现眼,说真的我还真佩服你余大小姐这堪比城墙一样厚的脸皮。”

    连珠炮似的指着余净珂的鼻子痛快的大骂了一通,粉衣少女的心火稍稍消了几分,但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几乎都不带喘气的又叫骂道:“少摆脸色给姑奶奶瞧,姑奶奶可不吃你这一套,你要不服气你有种的话就站起来跟姑奶奶我打一架,也好让姑奶奶看看你的修为究竟倒退到什么地步去了,居然能被同一辈的人揍成这副熊样。”

    常言道:输人不输阵。

    粉衣少女是个聪慧的,她虽也是族中年轻一辈天赋极佳的女子,但论起修为来她比余净珂还是要差上一两分的,因此,别看粉衣少女嘴上嘲讽起余净珂来一点都不留情面,可若让她去罗浮山向东方云虎跟东方云龙找回场子什么的,她却没那胆量也没那本事。

    也只能挤兑挤兑余净珂出出心中的怨气,谁让现在的余净珂也没本事下床跟她干架不是?

    要说罗浮山那什么东方三公子也真是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对着余净珂这么一大美人儿居然也能下得去这么狠的手,粉衣少女还不曾见过东方云龙便对这个男人莫名心生几分寒意。

    “滚,你给我滚出去。”从罗浮山比武切磋惨败归来余净珂就一直在卧床修养,与此同时她的自信心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整个人都失去了往目的光彩,开始变得颓废起来。

    那一日演武场上的一幕幕总是不时回荡在她的脑海里面,一遍比一遍更加的清晰,让得余净珂几乎崩溃。

    她不只一次的后悔,她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成岳,跟着成岳一起去罗浮山,如果她没有去的话,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她也不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

    “呵――”听到余净珂歇斯底里的怒吼声,粉衣少女冷笑一声,浑不在意的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叫我滚我就滚,要不你先教教我要怎么滚?”

    “你…”

    “怎么,余大小姐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滚出去,本小姐不需要你照看,你给本小姐滚。”余净珂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在她面前顶多只敢言语挑衅一二的人,今日竟敢站在她的床前这样的嘲讽辱骂她,将她踩踏进泥泞尘埃之中。

    “哼,要不是三长老吩咐了,你以为我…”没等粉衣少女把话说完,她便耳朵灵敏的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是一变,那变脸的速度之快就连余净珂都没反应过来。

    “既然净珂姐姐眼下没什么是小妹帮得上忙的,那小妹就先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会儿,要是净珂姐姐有什么吩咐只管唤小妹一声即可。”好话谁不会说,好戏谁又不会演呢,粉衣少女此时完全没有之前大骂余净珂时的狰狞凶狠模样,那甜美的脸蛋儿配上甜美的笑容,整个儿就是一小太阳,谁见谁喜欢。

    余净珂被粉衣少女的不要脸气得仿佛有团棉花堵在胸口,咽咽不下,吐吐不出,一张脸憋得铁青,哪怕真是气得要吐血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像个泼妇那般跟粉衣少女争吵了。

    房间里就她跟粉衣少女两人,后者把戏都演足了,她就算告状她受了委屈又能如何?

    无凭无据的要是再被粉衣少女反咬一口,那她还要不要走出房门,要不要活了。

    “我不需要你照顾。”

    “那行,小妹便不打扰净珂姐姐休息了。”

    粉衣少女从余净珂的房间里退出来就看到迎面而来的三长老,心下不禁为自己之前的机灵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要是她的那些咒骂之语被三长老听见,只怕她是免不了一顿责罚的。

    毕竟余净珂这次虽说是丢了脸,可谁让余净珂嘴巴甜会讨人喜欢,在族里的人缘还不错,再加上长老们对她还寄予了厚望,在她还有利用价值之前又怎么可能弃了她这枚棋子,又岂会允许他人作践于她?

    这也就是她身份低了一点,要是她姓东方,那她可就半点都不惧余净珂,想怎么拿捏她就怎么拿捏她。

    “珂儿怎么样了?”

    “回三长老的话,净珂姐姐刚刚睡下,许是觉得累了。”

    “她既是睡下了,那本长老便不走这一趟了,你且好生注意珂儿的情况,有什么异常定要第一时间来禀报本长老知晓。”

    “是。”

    三长老又对粉衣少女低声交待了几句,然后抬眸看了眼余净珂的房间,这才沉着脸转身不知想着什么慢慢的走远。

    “余净珂,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会将你狠狠踩在脚下,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咬了咬牙,粉衣少女愤恨的瞪了眼那紧闭的房门,脸色极其难看的离开。

    房间里余净珂纵然明明白白的听到粉衣少女对三长老撒了谎,可她也没有当场揭穿什么,只是长袖中的双手死死的紧握成拳,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嘴唇都在她不知疼痛中被咬出了血。

    “该死。”

    “本小姐不会这么轻意认输的,绝不。”深吸了两口气,余净珂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被人踩在脚下,那她就必须重新站起来,否则说什么都是白搭。

    长老们那里她想要拥有话语权,那她就必须让他们看到她的能力,让他们知道她的价值,不然她早晚都会被舍弃。

    这,不过只是时间早或晚的问题罢了。

    “咳咳…咳…谁在外面?”

    “成岳哥哥是我。”余净珂无疑是非常委屈的,这一开口出声便带着哭腔,真真是闻者令人伤心。

    “珂儿。咳。你你不是还伤着吗?怎么自己一个人跑过来了?”

    “成岳哥哥我没事,我就是想成岳哥哥,想跟成岳哥哥说说话。”

    “珂儿进来说话。”

    余净珂喜欢成岳是一回事,但在有利益的前提之下余净珂更想保住的是她自己。

    她撑着伤重的身体亲自过来成岳这边,主要目的就是要拉成岳站在她这一边,不然她就太势单力薄了。

    ……

    “小姐,沧海跟悔夜在外面等着回话。”

    “你先下去。”

    “是。”

    “妃儿有事处理就先去忙,大舅舅这里不着急。”纵使宓妃没有将穆昊宇的情况如实全说给穆国公听,但穆国公哪能一点猜不到,只是宓妃不说是为了不让他这个舅舅担心,那他这个舅舅又何必要让宓妃为难。

    这孩子这几日为了昊宇,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穆国公看了很是心疼却又实在说不出什么来,心中很是有些愧疚。

    “那大舅舅等我好消息,悔夜这个时候过来定是有好消息传来,我稍后去前院书房见大舅舅。”

    “当真?”

    “妃儿何时骗过大舅舅。”

    “好好好,你先去忙。”有了宓妃这话就仿佛是给穆国公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他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目送宓妃转身大步离开,穆国公想到自家夫人这几日因担心穆吴宇也是着急坏了,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宓妃的话转告给她,也省得她把什么都憋在心里,最后再把自己给折腾病了。

    “小姐,有人要见你。”

    “梦萝国无双王?”

    “小姐猜得不错,无双王就住在白云楼,是他的人主动联系上属下的。”

    “哦?南宫雪朗就这么有把握本小姐会见他,还是说他有什么话让你转告给本小姐?”

    悔夜看着宓妃笑了笑,沉声道:“小姐真是猜得一点没错,无双王让属下转告小姐,他的手里有眼下小姐最想要的东西,他可以无条件将那件东西交给小姐,但是小姐必须亲自去见他一面,否则他不愿意将那件东西拱手相让出来。”

    闻言,宓妃绝美的小脸黑了黑,心道南宫雪朗还真是一个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

    敢情从他踏上金凤国这片土地之时,他就已经打定主意她拿他没办法。

    “传话给他,本小姐今晚亥时初到白云楼。”

    “是,小姐。”

    “沧海现在随本小姐走一趟,悔夜你传完话先回相府找我大哥,他有事情安排你去做。”

    “是。”

    御书房

    “皇上,寒王殿下来了。”

    “宣。”

    张公公应声退下,身着一袭玄色锦袍的寒王沉着脸进了御书房,而宣帝在寒王向他问安之后,没等寒王率先开口他就沉声道:“别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先随朕去见见太子。”

    “本王并不想见他。”

    “明王跟武王联手了,你可知道。”虽说寒王跟太子都是宣帝的儿子,但宣帝心里明白,无论如何寒王都不可能原谅太子,哪怕先韩皇后的死跟太子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可谁让太子是庞皇后的亲生儿子。

    尤其先韩皇后在世之时,她是将太子当成亲生子来对待跟疼爱的,而庞皇后向先韩皇后下手之时,太子却没有任何的作为。

    不说别的,单单就是这一点寒王就不可能原谅太子,也绝对不想再见到太子。

    “有陈王在,他们蹦Q不了多久。”对于那几个将他视作死敌的人,寒王心中自有成算,明王跟武王只怕还没有那个机会正面跟他对上。

    那两位联手寒王并不感到奇怪,要是他们不联手他才觉得奇怪,尤其现在陈王就好比一座大山般的压在他们的跟前,要想跟寒王对上还真得先过了陈王那关不可,谁让陈王为了力求表现将他们盯得死紧呢?

    这一点陈王看得分明,明王跟武王也不笨,这点眼力劲他们是有的,既然陈王都有勇气一搏,明王跟武王又有何惧。

    “那你准备如何对付陈王?”

    “本王自有分寸,父皇不用操心。”

    宣帝目光幽深的看了寒王一眼,知道寒王拿定主意的事情任谁也更改不了,索性他也懒得开那个口,只道:“你心中有成算就好,需要搭把手的地方尽管开口,父皇心意已定不会再有所犹豫。”

    “嗯。”

    “朕知你不想见太子,只是太子让看守他的人给朕传话,说他想要见你一面,有些话想要亲口对你说。”宣帝也不知这个时候的太子是醒悟了还是没有醒悟,可都到了这个时候,宣帝仍是愿意给太子一个机会的。

    当然,这也是他给太子最后的一个机会,但愿太子会珍惜这个机会。

    “呵,他说见就见,他想见就见?”寒王的声音冷寒如冰,好似一盆刺骨的冰水从宣帝的头上浇下,直让宣帝觉得透心的凉。

    看着寒王难看的脸色,宣帝张了张嘴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半晌后终是哑着声道:“罢了,你若不想见那便不见吧!”

    “本王这次便如他的意,看看他究竟想要跟本王说些什么。”太子之至于寒王是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这一生太子都休想有好日子过可,光是庞皇后一个人受折磨怎能让寒王畅快,他要的是曾经伤害过他母后的人,一个个通通都不得善终。

    “关于陈王那边朕收到一些新的消息,等见过太子回来你就带回去看看,天牢关押着一个人,你且带着朕的口谕去将人带回寒王府慢慢审问。”

    “嗯。”

    “走吧,朕知你不喜呆在宫中,早点办完事情你也可以早些出宫。”

    “既然来了,那便一起去见见太子?”

    寒王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宣帝先是愣怔片刻过后就想到了陌殇的身上,锐利的眸光微闪倒也什么都没说,自顾自就走到了前面。

    “一会儿本世子随你回寒王府一趟,有事需要跟你密谈,由你来拿主意。”

    “好。”

    陌殇本就是着急见寒王才会找进宫里来,突闻太子主动提出要见寒王,陌殇一时觉得新鲜,细思片刻便觉跟着去瞧一眼,看看太子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

    白云楼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星殒城几条长街之上热闹喧嚣的‘夜生活’拉开了序幕,四处都人声鼎沸,各种欢笑之声不绝于耳。

    “爷,安平和郡主到了。”

    “快些请她进来。”南宫雪朗已经到星殒城整整三天了,目的就是要先见宓妃一面,结果不料宓妃那么沉得住气,哪怕明知他在星殒城也半点没有想见他的意思。

    起初他是想要占据主动权,等着宓妃自己上门的,偏偏宓妃不按牌理出牌,这主动权到底还是落在了宓妃的手里,他让悔夜代传的那句话就已是落了下风。

    “无双王,还真是好久不见。”宓妃一袭黑色劲装倚靠在门口,漆黑如星子般的双眸冷若寒冰,让人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确是好久不见,此次本王也是无事不登三宝登,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安平和郡主见谅。”

    “本郡主是冲着你那份诚意来的,但愿你不会让本郡主失望。”

    “自然,本王岂敢糊弄你。”这个世上有些人可以得罪,有些人万万是不能得罪的。

    而那万万不能得罪的人里面,南宫雪朗觉得他面前这人绝对是碰不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4】身份揭晓,血蛊解发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