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7】异样,独孤若佳出手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噗――”

    殷红的鲜血自口中喷溅而出,没反应过来又闪避不及的余净珂被血溅得满脸都是,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怎么也想不到成岳为何会突然吐血。

    只见喷出那口鲜血之后,成岳原本还算有血色的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在瞬间被抽了个干净,浑身竟透出一股子阴冷的死气。

    “成岳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余净珂下意识的伸手擦去溅在脸上的带着腥臭之气的鲜血,清亮的嗓音变得低哑暗沉,就连那双妩媚的眼睛都透着丝丝惊慌之色。

    如今的她在族里倍受冷嘲热讽,声望远远不如曾经,要是她再损失成岳这个盟友,可想而知她往后的日子会过得怎样的凄惨。

    别看现在族里的长老们还处处维护着她,关照着她,那是因为她还没有彻底失去可利用的价值,因此,他们关心照顾她是应该的,否则她又如何会乖乖听他们的话。

    虽说这些事情在余净珂的眼里就跟明镜一样,可她生来便知道她的使命是什么,不管她有多么的自私自利,在她心里族中大事亦是胜过一切的。

    “成岳哥哥你你别吓珂儿,呜呜呜…”慌了神的余净珂忍不住伸手去摇晃成岳的身体,全然忘了她应该尽快叫长老们来看成岳。

    “咳咳…咳…”成岳张着嘴,喘着气,胸中气血翻腾,一口腥咸涌上喉头,正欲对余净珂说点什么的成岳,又猛地吐出一大口血,那惨白的脸色此时越发的不好看。

    “成岳哥哥…”

    “珂珂儿…快快去叫三长老,你你…你快去…”

    “啊。哦,成岳哥哥你别急,我我马上就去。”余净珂神情慌乱的站起身,因起得太急,又在成岳的床边坐得太久,身体还没恢复的余净珂险些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成岳哥哥你等我,珂儿很快就回回来。”

    浑身痛得无法言语的成岳此时只能将活命的希望都寄托在余净珂的身上,眼见她的眼里有对他的关心跟担忧着急,就算余净珂笨手笨脚的耽搁了请长老来救治他的时间,成岳也没办法对余净珂生得起气来。

    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成岳死掉的余净珂,跑出去的那一刻就只想着赶紧找长老来救命,一门心思都是要救下成岳的性命,倒让她的身体一时间充满了力量,身体仿佛没有那么沉重,脚下的步子都越发的坚定不移起来。

    很快,余净珂就找到正准备出门办事的二长老跟三长老,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向他们表达清楚了她的意思,急得那是眼泪都掉了下来。

    “也真是难为你这丫头了,成岳那里自有本长老去看着,你且先休息好了再跟过去。”

    “是,三长老。”

    “二哥你看?”

    “大哥去了罗浮山,其他的事情先不着急,我还是随你先去看看成岳。”二长老的脸色很不好看,成岳的身体不是已经渐渐恢复了,眼看着就能下床行走了,怎的突然会连续吐血。

    这个疑问压在二长老的心头,他哪里还有心思做别的事情。

    “请二长老跟三长老一定要救救成岳哥哥,成岳哥哥的样子看起来太糟糕了。”强忍着掉眼泪的冲动,哪怕就是她被东方云龙掉着虐打的时候,余净珂都没有这么的害怕过。

    “行了,你顾好自己。”

    对上严厉二长老阴冷的目光,余净珂后背升起一股寒意,身体瑟缩着乖巧的点了点头。

    族中大长老跟三长老余净珂都不怎么害怕,独独最怕的就是这位二长老,不知怎的反正每次见到二长老,她都有一种被恶灵给盯上的感觉,心里惴惴不安,怕得要命。

    当二长老跟三长老赶到成岳居住的院子,房间里的成岳早已经痛得昏死过去,只见雕花大床周围喷溅得四处都是的血迹,方可知他的情况比起余净珂所描述的还要严重得多。

    “成岳。”三长老叫了一声,却是半点回应得没有得到,“二哥你看这……”

    “什么都别说了,先救醒他。”

    “那我给二哥打下手。”

    “嗯。”

    经过二长老三长老持续半刻钟的忙碌,陷入昏睡中的成岳眼皮轻颤了颤,意识渐渐回笼,他也继而幽幽转醒。

    “咳。成岳给……”

    不等成岳把话说完,三长老就出声打断他的话,沉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讲那些虚礼做什么,你怎么样,可还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闻言,成岳仔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反复数遍之后他轻摇了摇头,虚弱的低声道:“暂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可直觉告诉我,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吐血甚至是痛到昏睡过去,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古怪。”

    成岳的身体因是二长老诊治的,三长老仅是打了一个下手,听得成岳的话他一时也不好表态说什么,只得抬头看向二长老问道:“二哥,成岳这孩子可是有什么异样?”

    “血蛊被解了。”半晌后,一直就是一张黑脸的二长老面色凝重的开口道。

    “什么?”他们族内的血蛊有多么的厉害跟霸道三长老是再清楚不过的,怎么会被解了?

    难道那相府的温宓妃真有那么厉害?

    这一刻三长老的脑子里不禁冒出这样一个这样的想法,他似是在庆幸当初他们不是直接向相府下的手,而只是动了穆国公府,不然他们是不是早就已经被宓妃给疯狂报复了?

    只是世人皆知宓妃是个护短的,别说他们的手伸向相府是谋算未遂的,哪怕就是他们有过这样一个念头也将要为此而付出代价。

    同理,他们找上穆昊宇,又设计给穆昊宇下了血蛊,让穆昊宇苟延残喘的回到穆国公府,与其说是他们在试探宓妃有多大的本领,她的底线又在哪里,倒不如说他们是压根不相信宓妃小小年纪就有那样通天的本事,左右不过就是挑衅罢了。

    “这会不会弄错了,血血蛊怎么可能被解?”

    “你心中所疑惑的,也正是本长老心中所疑惑的,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们不信。”对于三长老向他提出的质疑,终日一张严肃脸的二长老倒也没有生气动怒,只是语气很平静的对他道:“你可以亲自替成岳把脉瞧瞧,还可以让成岳试试他与穆昊宇体内那只血蛊的联系还在不在?”

    血蛊被解除了,也就等于血蛊死了,成岳不等三长老将手伸向他,他就自己凝神感应跟呼唤他放进穆昊宇体内的那只血蛊来。

    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的呼唤,都找不到半点与那只血蛊的联系,就仿佛那只血蛊根本不存在一样。

    “没有了,血蛊当真是被解了,那个温宓妃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什么时候起药王谷竟然那么厉害起来。”虽说成岳已经是高看了宓妃一眼,但他在面对向宓妃那样的人时,骨子里还是倍有优越感存在的,觉得他比宓妃要高上一等,似宓妃那样的人,压根不可能学到更为高深的医术。

    虽说在他们出世之前,宓妃所属的师门药王谷就已经灭掉了毒宗,但那些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就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没什么可拿出来炫耀的。

    孰不知,他们在宓妃的眼里才是跳梁小丑,若非他们犯到了宓妃的逆鳞,宓妃都懒得搭理他们。

    “穆昊宇身上的血蛊是我下的,血蛊放出来之后只有我与它之间有丝丝联系,血蛊既然已经被温宓妃给解了,怪不得我会吐血甚至是痛至昏迷。”话是这么说,可成岳总觉得自己仿佛是遗漏了什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一时他又想不起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把你的手给本长老。”

    不敢违背三长老命令的成岳乖顺的将手伸了过去,待三长老替他诊好脉,却久久没有开口说话时,不知怎的成岳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终是没能沉住气略带迟疑的道:“二长老,三长老,可是我的身体还有别的问题?”

    “三弟瞧出什么来了?”

    “我只能说天下人何其愚蠢,竟然相信她师承药王谷却半点不通医理。”

    “呵――”二长老冷笑一声,黑着脸厉声道:“世间流传之言又有几个是能信的。”

    “大哥亲自去了罗浮山,二哥也有要事在身,我倒是很想亲自去会一会她。”

    “即便是你不去,她也会找上门的。”

    想问什么却又不敢开口的成岳听着二长老跟三长老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他一头雾水的同时又不免想到,该不是宓妃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只是他跟宓妃或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然而他们却从来都不曾碰过面,而他甚至跟宓妃没有过任何的接触,就算宓妃要向他下手,那她又是通过什么向他下的手?

    她又是借助什么向他下的手呢?

    当这一个个疑问在成岳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有什么飞快的自成岳脑中闪掠而过,他想抓住却又没能抓住,整个人不由得焦躁不安起来,情绪波动起伏很大,气息不断自他体内外泄,让二长老跟三长老的目光同时看向了他。

    “我们万蛊之国以巫蛊之术传家,你给穆昊宇下了血蛊,她便以同样的手段报复了你。”如若宓妃不是他们的敌人,三长老简直都要爱死了宓妃这一奇才。

    浩瀚大陆之上,巫蛊之术的兴起是由他们的老祖宗开创的,即便后世流传了小部分出去,却也是学不到精髓的,故,要想修习真正的巫蛊之术,还得拜入万蛊之国才行。

    可偏偏只能从后世一些献史料记载中找寻线索就有如今这般成就的宓妃是个异类,对于这样天赋极佳的天才,若他们不是敌人,三长老怎么也要将其纳入万蛊之国,着重用心的培养。

    “三长老的意思是她也在我的身上下了蛊?”成岳听得三长老的话后直接惊呼出声,不但是他感到不可思议,就是随后赶到的余净珂也不禁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

    对此,不只是成岳跟余净珂感到不可思议,就连二长老与三长老也是一样的。

    只是他们两位长老到底要比两个小辈年长,知晓的事情也多,因此,短暂的诧异过后,他们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成岳哥哥与那个女人根本素未谋面,就算她也精通蛊术,可她要向成岳哥哥下蛊,至少也要通过什么媒介才能达成目的吧!”

    “珂儿分析得没错,可你不要忘了,成岳他是通过什么跟血蛊产生感应跟建立联系的?”

    随着三长老的问题抛出来,余净珂微怔片刻,皱着眉头喃喃低语出声道:“血…是是成岳哥哥的血…”

    想到这里余净珂不由得惊出一身的冷汗,让得她在还没有跟宓妃正式交手之前就对宓妃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惧意。

    “看来你还不算笨。”二长老依旧是沉着那张黑脸,抬头看向还算冷静的成岳,他的眸底掠过一丝满意,冷声道:“她在解掉穆昊宇身上血蛊的同时,便借助你与血蛊之间的那一丝联系向你下了蛊,不然血蛊身死的反噬不可能让你连连吐血,她此举是在向我们下达战书,其中包含的挑衅意味可比咱们当时重得多。”

    “那她对成岳哥哥下的是什么蛊?”

    余净珂问的也正是成岳想要开口问的,二长老跟三长老接收到两个小辈的问话,想了半天也没能想明白宓妃下的是什么蛊的两大长老一时难免有些窘迫跟尴尬。

    看到两位长老的表情,聪明的成岳就隐隐瞧明白了,他垂下双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锦被下的双手紧握成拳,那种性命被别人捏在手里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先安心休息,待大长老回来,我们自会设法解了你体内的蛊。”

    “是,成岳明白。”

    “那你先好生休息,珂儿你也回自己院子去。”

    “是,三长老。”

    目送两位长老离开,余净珂看向一脸神色莫名的成岳心下不禁有些发寒,但她又不能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反复在心里组织好语言后开口劝道:“成岳哥哥不用担心,就算长老们不知成岳哥哥中的是什么蛊,但只要大长老此行罗浮山顺利,那么有阴鬼门的人在,又岂能让那个女人的挑衅得逞。”

    “你的身体也弱着,回去休息吧!”

    “那珂儿就不打扰成岳哥哥了,成岳哥哥你别想太多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成岳没有回应余净珂,他连自己都快要顾不上了,哪里还有心情去理会余净珂的心情。

    ……

    独孤府

    “佳儿,怎么样了?”

    听到独孤夫人的问话,独孤若佳面带浅笑的道:“一切顺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7】异样,独孤若佳出手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