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29】讶异,太子的忠告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青书殿内,太子穿着一件青色的常服靠坐在贵妃椅上,哪怕是看到宣帝进来,他也丝毫没有要起身行礼的意思。

    自被软禁于宫中,他手下那些势力一个都调动不了的时候,太子便意识到,他完了。

    事实摆在眼前,他就算不承认又怎如何?

    道理谁都知道,他也不是不懂那些道理,只是要让他接受那些残酷的事实,太子却是怎么都不甘心的。

    他好恨,他也好怨。

    殿内没有太监伺候,更是一个宫女都看不到,宣帝一脚踏进来时英挺的剑眉轻蹙,漆黑锐利的黑眸神色莫明,一时让人摸不准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跟宣帝比起来,寒王那张冰山脸就更瞧不出什么表情来了,他今日之所以会走这一趟,左右不过就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看看都到了这个时候太子究竟还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幼时的记忆总是无限美好的,可当那些记忆被时间一点一点消磨干净,越长大也越发记事的他们渐渐脱离了原本最初的样子,变得心机深沉,满腹算计。

    太子将寒王视为他此生最强大的敌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去谋夺寒王的性命,而寒王对太子的那份手足之情,也在他一次次的暗杀或是明杀之下,日渐消磨干净,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只余下那令人倍感冰冷刺骨的淡漠。

    “你要见本王。”当太子消磨完寒王对他所有的手足之情,他在寒王的眼里也终究成为了一个,彼此流敞着相同的血脉,却是比陌生人还要陌生的陌生人。

    对待太子寒王的耐心可不多,一进青书殿就直接开门见山,甭管太子想对他说什么,你若愿意说,那他就附耳一听,你若不愿意说,那他可以转身直接走人。

    宣帝看着此时相对而站的两个儿子,面上神色莫明,心中却满是叹息,纵使太子是他最恨的那个女人所生的儿子,宣帝即便不如疼寒王那样去疼过太子,但宣帝却也没有因为太子的母亲而迁怒过太子,甚至他是真的想过好好培养太子,让他继承大统的。

    然而,自以为聪明,自为将人心都算计到了的太子却没有按照宣帝为他铺好的路去走,始终坚持他自己心里的想法,觉得他不是他最看重的儿子,也不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只要有寒王存在,那他的储君之位就不会稳固,千方百计的替自己划拉各方势力,孰不知正是因为他的这些个举动,才让宣帝对他越发的失望。

    明知庞氏外戚太过强大,虽说拥有庞氏一族的支持他的太子之位会更加的稳固,可同时庞氏一族的存在更威胁着他将来的帝王稳固,难道太子他就一点没瞧出来他这个皇帝在外戚的干政之下,坚持得有多么的辛苦跟无奈?

    “是,本太子就是想要见见你。”听得寒王的话,太子抬头迎视着寒王淡漠得不见一丝情绪的漆黑凤眸,明明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怎的临到头却又有种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的感觉。

    “儿臣有些话想要跟七皇弟说,没功夫招呼父皇,还请父皇自己随意一些。”许是被软禁的这些日子太子想透了些什么,他从最初被软禁的愤怒抓狂,再到现在的风平浪静,整个人仿佛都蜕变了一样。

    宣帝看了看太子,又看了看寒王,沉声道:“需要朕回避吗?”

    这是太子被软禁后宣帝第一次来看他,没有想象中太子看到他后的愤怒跟质问,别说宣帝心里还挺不踏实的。

    或许,太子不应该用这般平静的态度来面对宣帝,他若是失控不理智些还好,至少那说明太子还是个精神正常的,不像现在太子给他的感觉,就仿佛他点名要见寒王是想要交待后事一样。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让人非常不好受,宣帝淡定的脸色都不禁险些破功。

    “儿臣要跟七皇弟说的话也没什么听得听不得的,父皇想留下还是离开都可以。”

    “太子你…”

    “太子?”

    宣帝:“……”

    “在父皇的心里有把儿臣当成是太子过吗?”如果有,父皇又可曾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过。

    如果宣帝给过他强而有力的安全感,那他又如何会为了保住他的太子之位,一步错,步步皆错。

    “那你可曾将自己当成是太子,你又可曾明白身为太子的你,你的肩上到底都扛着怎样的责任,你又有着怎样的使命,这些你都真正的明白吗?”虽说寒王打小就被先帝爷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培养成一个帝王之才,可架不住宣帝是真的疼爱寒王,而寒王也是唯一一个在他期待之下诞生的孩子,他不想寒王往后的日子里都跟他一样的身不由己,时时都被天下苍生压得透不过气来。

    他所求的不过只是寒王一生无忧罢了,然而,天不从人愿,世事也总难料。

    金凤国的未来皇帝不能是一个身中剧毒,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人,因此,寒王中毒之后,先帝爷盛怒之下大病一场,没有坚持多久去驾崩了。

    他临死之前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害了寒王,若非是他表现得太明显,又岂会让寒王小小年纪就糟了那样的嫉恨?

    “你皇爷爷驾崩时,你们虽说年纪都不大,可你们也应该都懂事了,那个时候寒王已经身中剧毒不知能不能活命,你皇爷爷不过只是留下遗旨许他尊贵的身份,希望他一生无忧,可你以及你身后的那些人做了什么,若是没有那道遗旨压着,你们是不是就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要弄死寒王。”

    许是太子到了此时都没有醒悟的态度激怒了宣帝,让得平时不喜拿这些出来说的宣帝也随之爆发了。

    “册立你为太子也是你皇爷爷亲**待的,他疼你虽不如疼寒王那样,可他既然点头要册立你为太子,难道你就一点没明白他的良若用心?”

    “储君之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立,可以废的吗?你皇爷爷那是让朕好好培养你,倾尽所能将你培养成一代明君,你告诉朕你做了什么,朕一次次给你机会,你却一次次让朕失望,你明知与虎谋皮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你偏偏还要跟庞氏一族的人牵扯不清,你说朕没有给你定心丸吃,心里始终记佳着的都是寒王,那么你的所作所为让朕放心了吗?”

    听着宣帝的声声质问,太子紧抿着嘴唇,一时愣是无言以对,他叫人传话说要见寒王,他根本不是想谈这些的,可为何就在这些事情上面牵扯不清了呢?

    “再说寒王的母后,朕从未掩饰过对她的钟爱,朕也不怕告诉你,她是朕这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不管你的母亲怎么努力,她也不能跟寒王的母后相提并论,因为她不配。”

    不管怎么说庞皇后都是宣帝的女人,原本宣帝对先帝爷硬塞给他的那些女人是多少都有点愧疼疚的,只因他不可能给予她们爱情,但庞皇后却触犯了他的底线,同时也将宣帝对庞皇后的那仅有一点愧疚消磨了个干干净净。

    “你是朕的长子,你也不是从华儿肚子里出来的,但华儿她可有亏待过你哪怕一丝一毫,即便就是寒王出生之后,华儿他待你如何,可你们母子又是如何对待她的。”

    “从你皇爷爷那一代开始,我墨氏皇族难道还没有吃够外戚太强的苦楚,朕一心要教导你帝王之术,可在你的心里朕这个做父皇的会害你,反倒是你的外祖家会不计代价的支持你,结果呢?”

    宣帝的一番话将太子说得红了脸,他低着头久久都没有开口说话,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个容颜绝色,温柔端庄,笑起来极其好看的美丽女子。

    她,便是已逝的韩皇后。

    是的,宣帝一点都没有说错,韩皇后对他很是疼爱,哪怕就是寒王出生后,韩皇后待他也如亲子一般,但凡寒王有的,必然不会少了他的那一份。

    而他对韩皇后的好感渐渐变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他的母后整日灌输给他要防备寒王,要小心韩皇后,他们母子不安好心的时候吧!

    曾经那些美好的记忆不知何时被他封闭在内心深处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当太子再度回想起来,却发现他已经记不清韩皇后的模样,只隐隐能记起她的面部轮廓。

    “寒儿你去哪里?”吼完一通之后,宣帝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可一扭头就见寒王要往青书殿外走,他便下意识的开了口。

    闻言,还没等寒王回话,低着头的太子就猛地抬起头来,怒道:“不许走。”

    “不许走?”寒王脚步微顿,转身面无表情的直视太子,冷笑道:“本王是走是留你说了不算。”

    太子:“……”他不是那个意思好伐,他只是有话要对寒王说,想要让他留下来罢了。

    天知道话题怎么会跑偏的,他是要跟寒王谈,可不是要跟宣帝谈。

    “本王没兴趣听你们父子闲话家常,你们慢慢聊。”

    宣帝,太子:“……”

    他们真不是故意忽略他存在的好伐,至于要这么轻嘲他们一通?

    “请父皇暂时回避一下可好?”

    听到这话宣帝不置可否,凌厉的眸光落到寒王的脸上,眼见寒王当真停下了脚步,他便低声道:“朕去偏殿。”

    “你为何要见本王,说吧!”目送宣帝离开之后,寒王这才随意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29】讶异,太子的忠告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