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0】讶异,太子的忠告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子不是没有瞧出寒王的不耐烦,可他愣是看着寒王久久都没有言语,脸上的表情跟眼里的神色非常的复杂,隐隐似有带着几分妒忌,几分无奈,最后又都消失不见……

    明明他是那么的憎恨着寒王,对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可为何在他想要放下一切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人,他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人竟然是寒王。

    “如果你让本王来青书殿只是为了看着本王发呆,那恕本王不奉陪了。”不是没有感觉到太子看他神色间难以言说的复杂,寒王非常的不喜欢这种感觉,莫名觉得这里压抑得很,他一刻都不想再继续呆下去。

    “你可知道本太子有多羡慕你吗?”眼见寒王转身就要离开,迟迟不开口的太子终于对寒王说了第一句话。

    他的话成功让寒王迈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转身一脸古怪之色的看向他,寒王英挺修长的剑眉紧紧皱成小山状,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瞧不出他是喜还是怒。

    “本太子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其实一点都不想见到本太子,甚至你会觉得跟本太子说一句都嫌脏,可怎么办呢?本太子就是想见你,哪怕本太子对你恨之入骨,你就仿佛是扎在本太子心上的一根刺,即便你什么都不做,但只要本太子想到你,那根刺就扎得本太子生疼。”

    明明太子想要对寒王说的话不是这些,可不知为何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

    “本王从未想过要争什么夺什么,只是你们自己想太多了而已。”若非他们步步紧逼,一刻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他又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那个世人眼中掌控天下人生死的至高无尚的位置,于寒王而言不过就只是一个冷冰冰的位置罢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皇帝,他所求的不过只是一份安宁罢了。

    然而,那些人总以为他野心勃勃,也总以为他活着就是为了要报复,不放下手中的兵权就是为了夺得那个位置,又有谁知道他从来都没有过那种想法。

    为了家国天下,为了天下苍生,他明明知道是谁害死了他的母后,又是谁对他下的毒,可他为了大局对那些人一再的忍让,一再的退步,可他们仍是不知足,仍是对他步步紧逼,不择手段都要取他的性命。

    纵使寒王的母亲韩皇后已经不在了,可韩皇后的贤名却是庞皇后拍着马也赶不上的,她虽只是一介妇人,但韩皇后无论是在朝中还是民间都有着很高的声望,因此,即便韩皇后死了,宣帝又册封了庞皇后,朝中仍有很多的大臣始终坚持寒王才是中宫嫡出,其尊贵的身份完全不是太子这个半路出家的嫡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先帝爷因过早表现出他对寒王的喜爱与看重,以至于让寒王小小年纪就身中剧毒,几番命悬一线,九死一生,临驾崩前他出于对寒王的愧疚,册封寒王为超一品亲王,让他执掌庞大的兵权,并且留下遗旨将来无论是谁继承帝位都要保寒王一世无忧,富贵荣华。

    又岂料仍是他的这份好心,害得寒王屡屡遭到刺杀,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寒王自然死亡,只想着越早除掉他就对自己越发有利。

    寒王他有什么错,他要面对他众兄弟的各种刁难,承受他们一次次明里暗里的刺杀。

    手握重兵的他至少还有令人畏惧的资本,一旦他将兵权交出去,可想而知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如果仅仅只是寒王自己一人也就罢了,索性天下之大总有一处是他的容人之地,然而,那些一心一意拥护他的人,那些跟随他上战场浴血奋战的将士们该怎么办?

    他一个人生也好,死也罢,左右他什么牵挂都没有,可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拥护他,支持他的人因为他而接二连三的去死。

    “你仔细想想,若非是你们步步紧逼,本王可曾有过半点争权夺利的意思,对你这个太子又可曾有过半点的不尊与不敬,哪怕在本王的心里恨毒了你的母亲,也在你一次次对本王下手之后恨不得杀了你,可本王又可曾真真正正伤到你的筋骨?”

    太子撇开庞氏一族对他的支持之外,他自己手上也是建有庞大势力的,饶是太子将寒王逼入绝境,寒王也不曾将他的羽翼连根拔起,几乎每次都是警告他不要再挑衅于他,对他手下那些人也总是处处留情。

    否则以寒王对待敌人的态度,太子当真以为他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

    “你总是觉得是本王抢走了属于你的东西,那你告诉本王,本王到底抢了你的什么东西?到底是你们抢了本王的东西还是本王抢了你们的东西,嗯?”若是无庞氏一族从中作梗,刘太后又从旁推波助澜,宣帝哪怕顶着压力也是不会立庞皇后为后的。

    遂,真若如此寒王就将是宣帝唯一的嫡子,储君之位原就是属于寒王的,这一点任谁也无法抹去。

    可偏偏属于寒王的东西,他一点不心疼的让了出去,偏生还要被人说成是他抢了别人的东西,这当真是可笑至极。

    “庞氏一族是怎样的人难道时至今日你都还没有看得清楚,对庞太师还抱有幻想吗?你自以为你在庞太师的面前掩饰得很好,觉得你有那个本事可以在利用完庞太师之后再一脚踢开他,你不会像父皇一样总是被强大的外戚给处处牵制着,可你真就以为庞太师对你的小心思一无所知?”

    当太子曾经的那些心思被寒王一语道破,太子是异常难堪跟窘迫的,寒王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他不是不知道庞氏一族有多么的可怕,但他亲近庞氏一族目的就是为了利用庞氏一族稳固他的太子之位,他觉得等他大权在握的时候,他是有能力除掉庞氏一族的。

    可当他的母后被废黜,而庞氏一族对此毫无作为之时,太子就渐渐意识到他的如意算盘打空了,并且他的好外公还另谋了出路。

    原来,他压根就不是庞太师眼里的唯一,人家除了他还有着后手。

    可笑他直到被软禁于青书殿中,方才渐渐回味过来,也幡然醒悟过来。

    只可惜他醒悟得太晚,也是他咎由自取,着实怪不得旁人。

    “哈哈哈…”太子突然仰头大笑出声,直笑得眼泪跟着脸流,他就这样迎视着寒王的双眼,半点也不在意他此时的狼狈跟不堪,“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是大错特错,落得现在的下场都是我自找的。”

    “你…”今日算是寒王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了,犹记得在他小时候,太子还没有功利心,他就真的如同一个哥哥一样待他极好,处处都维护着他,迁让着他,总是把最好的留给他。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变了,太子变得让寒王越来越陌生,再也生不出半点要去亲近他的意思,而太子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再带着哥哥对弟弟的宠溺,反倒满满的都是怨毒跟憎恶。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否则小时候不管母后她怎么说,我都不听她的话,不按她的要求去做,也许你我兄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虽然寒王看向他时眼中的温润只有短短一瞬,不过还是被太子给捕捉到了,他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漆黑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寒王,轻笑道:“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像你母亲那样的母亲,在她眼里我就只是她的儿子,而不是她谋取权利地位的工具。”

    曾经,韩皇后待太子是有如亲生儿子一样的,不,应该说韩皇后待宣帝的每一个儿子都如同自己亲生的一样,哪怕他们的母亲抢了她的丈夫,她也没有对她们的孩子生出过半点不好的念头。

    那时候太子是最年长的,他对韩皇后的记忆也是最深刻的,就是比起寒王都要深刻许多,然而,他却任由他的母后跟其他人一步步逼死了韩皇后,让寒王小小年纪就没有了母亲。

    “怪只怪我醒悟得太晚,也忏悔得太晚,我很对不起母后,也很对不起你。”

    太子此时口中喊的母后指的并不是庞皇后,而是寒王的母亲,那个在他记忆里永远温柔如水,带给他诸多温暖让他感受到母爱的女人。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什么都挽回不了,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我会用我的后半生来默默的赎罪,只愿我死的那一天,见到母后她能原谅我。”

    这样的太子让寒王感到陌生极了,他不禁怀疑太子在他面前这唱的是哪一出,他又想算计他什么?

    又或许是他将太子想得太坏,其实太子要求见他,只是真心在向他忏悔,请求他的原谅罢了。

    “刚被软禁的时候我的确是想着要怎么翻盘,怎么重新站到你的面前,告诉你本太子是你打不倒的,你休想从本太子的手中将皇位抢走,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我就会回忆起很多很多的往事,想起那些过往,渐渐的倒是想透彻了很多的事情。”

    自顾自说着话的太子压根没想得到寒王的回应,他只是希望在他走上那条路之前,可以真心的向寒王说一句对不起,哪怕得不到寒王的回应也是好的。

    “正如你所言,本王不可能原谅你。”

    “我知道你不会,换作是我站在你的立场,我也不会原谅的。”

    “要是你的话已经说完,那本王就告辞了。”

    “等等。”

    “你还想说什么?”

    “除了陈王之外,你一定要小心武王,他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你可千万别吃了他的亏。”顿了顿,太子接着又道:“我在药楼存了一件东西,不管你信还是不信,用还是不用,你且将这块玉佩拿去,希望那些东西可以帮得上你的忙。”

    话落,太子目送寒王远去的背影,再次开口道:“我存在药楼的东西你一定要去取出来,那些东西兴许真能帮得上你的忙,还有对不起,我这一生欠你的,来生我一定亲自向你偿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0】讶异,太子的忠告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