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1】废黜太子,彻底清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于太子是否真心的向他忏悔,又是否真的甘愿放下一切,不再执着于权势,寒王沉着一张脸大步离开,对于太子所做的他不给予任何的评价,仿佛有种他从未来过青书殿的恍惚错觉。@@@小@说

    为了替他的母亲报仇,寒王断然不会放过庞氏一族的任何一个人,那些人必须为他们曾经做下的一切偿还他们应当偿还的,谁也休想逃脱。

    至于他跟太子之间的手足之情,也早在太子一次又一次向他下杀手的时候就消磨殆尽,无论太子今日所说的话是真还是假,都没能在寒王的心里掀起什么波浪。

    “寒儿。”

    “你想说什么?”

    “哎…”宣帝看着脸色阴沉的寒王,同样也是面色凝重的幽幽长叹一口气,眼见寒王就要真的离开,他才低声说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相信他是真的在向你忏悔,真的是觉得愧对华儿待他如亲子之情,你。你不妨试着相信他一次。”

    为了这个皇位,他的几个儿子明争暗斗得比起当年他跟他的兄弟们争斗得还要厉害,手段还要残酷狠辣,宣帝对于自己的这些儿子最终能活下来几个,压根就不敢奢望太多。

    他只怕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

    “你是认为他会寻死吗?”寒王移动的脚步顿停,他转身目光幽冷的对上宣帝的目光,“如果他当真一心求死,又何至于等到现在,莫不是你以为他要见本王,目的仅仅就是向本王交待他的遗言吗?”

    接连两个提问,问得宣帝无言以对,一时间他看着寒王愣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你的心里是不是觉得本王应该原谅他,毕竟他都向本王真心诚意的道歉了对不对?”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他情愿为他曾经做过的事情向他们道歉,只求他的母亲能够活过来。

    然而,道歉真的有用的话,他的童年还会过得那样的凄惨,他的母亲还会被活活给逼死吗?

    “朕…我我没有那么想过,你可以不原谅他的,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是他,是他性子太软,也太好拿捏,不然他怎会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护不住,那他还做这个皇帝干什么。

    “不管他是要活着也好,要寻死也罢,本王这一生都不可能原谅他,绝不原谅。”看在宣帝的份上,也始终看在太子身体里跟他流着相同血脉的份上,只要是太子不再跟他作对,那么他也不会再找太子的麻烦。

    可如若太子执意一条道走到黑,打定主意要跟他不死不休,那么寒王也不是圣人,即便他们是亲兄弟,他也绝对不会对他手软。

    “事到如今,太子既然已有悔悟之心,那他活着比死了难受,他最后对你说的话,你宁可信几分派人去调查清楚也千万别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就全当用他最后这一番话看清楚他这个人吧!”话落,宣帝没有等寒王的回应就转身走进殿内,他没忘他也有些事情要跟太子好好的谈一次。

    兴许这一次就将是他们父子之间最后的一次谈话,他当然不会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他的余生也将不会再见这个儿子就是了。

    这世间有些事可以被原谅,而有些事注定是得不到原谅的,相信太子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他不会说出那样一番话。

    虽然寒王不会原谅太子,但这并不代表寒王不相信太子说的那些话,防备陈王小心武王,看来太子当真发现了些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自打陈王在刘太后的支持下冒出头,现又经刘太后之后有了庞太师的支持,换言之曾经朝中支持太子的人,如今全都改支持了陈王。

    短短几天时间,陈王的势力就压过了明王跟武王,那两个曾经很强的王爷愣是被陈王压得没有了锋芒。

    尤其这段时间他们几乎都认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陈王需要在宣帝的面前挣表现,他越是想要突出表现他的能力,那他就不得不跟明王和武王两人对上,打压甚至是击溃明王和武王的势力就好似陈王必须做的事情一样。

    并且在他们的认知里,明王跟武王两个人加起来都压不住陈王,只因陈王是当前唯一一个有资格跟寒王正面较量争夺皇权的人。

    孰不知也许他们都被自己眼前所能看到的给迷惑了,遗漏了真正潜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那一个。

    如若武王当真如太子所说的那样需要特别小心留意,那么极有可能武王才是那只隐藏得最深的b,就连陈王都被武王的伪装给欺骗了,还理所当然的认为拿下明王跟武王根本费不了他什么劲。

    心里琢磨着这些,寒王脚下的步子越踩越快,踏出宫门那一刻他就唤来自己的影卫,让其放开以往对武王的所有认知重新彻查武王这个人,但凡是跟武王有关的,不论大小轻重皆第一时间向他禀报。

    而寒王自己则在短暂的沉思过后,没有半点犹豫的决定亲自去相府走一趟,他不但要见一见温绍轩三兄弟,要是有幸能碰到陌殇或是宓妃其中一人,当面问问他们的意见也是好的。

    “这是儿臣最后的心愿还望父皇成全。”寒王离开青书殿后,宣帝就重新进入内殿,这也许是他们父子在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后,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的说话。

    从宣帝走进内殿再到宣帝从内殿出来,足足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连一直伺候在殿外的张公公也不知他们父子在这段时间内究竟谈了些什么。

    他只知道宣帝从殿内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一副深受打击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的模样,看起来莫名有些觉得心酸。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朕便成全你。”

    “儿臣谢父皇成全。”大敞开的厚重殿门,一眼瞧去只见太子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头重重的磕在地上,久久都没有起身。

    “但愿来世你莫要生在皇家,也莫要生在勋贵之家,只生于一个平凡普通的家庭就好,那样兴许你能过得更好更快,用你喜欢的方式去恣意畅快的活一世。”当繁华逝去,平凡安才是真,这应是宣帝这个做父亲的对太子最后的期盼跟祝愿,亦是他如今能为太子做的最后一件事。

    翌日早朝之上,突如其来的一道废黜太子的圣旨,犹如一块巨石投入大海,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群臣虽说从太子被软禁开始就知道,废黜太子的旨意只怕早晚都是要下的,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宣帝的这道废黜太子的圣旨来得这么的突然,完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太子乃一国之储君,不是说册立就能册立,说废黜就能废黜的,真要说立就立,说废就废,那岂不是太过儿戏,也会落人口实,遭人诟病。

    遂,废黜太子一定要理由充足,要么太子自请让位,要么太子犯了不可挽回的大错,又要么给出一个令天下人都心服口服的借口,如此,一国之太子方才能被名正言顺的废黜,后面受封太子的人才不会名不正言不顺。

    纵使宣帝这一圣旨下达出来惊得群臣坐立不安,各种心思各种猜测都冒了出来,但谁让太子亲笔写下了认罪书,又列举了自己的种种不足,希望将太子之位让出来,传给比他更有能力之人,谁又胆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阻止宣帝,拥护太子说什么不能废黜太子。

    要说太子玩的这一出庞太师是一点没看懂,别人听到旨意时是震惊错愕,而他听到旨意时整个脑子都是懵的,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太子他怎么可能放弃皇权,他怎么可能?

    哪怕以当前的局势来看,太子可谓是大势已去,然,太子也并非一点转机都没有,就算他已经与刘太后结盟,改为支持了陈王,却不代表他不能替太子再走动走动?

    心里这么想着庞太师面上却是一点都不会表现出来,可他到底跟其他大臣所处的位置不一样,要是他都不站出来替太子说话,那么谁还愿意跟着他做事。

    要知道太子可是他的嫡亲外孙,他若对太子都那么冷漠的话,谁知他对他们这些同盟之人又当如何。

    只可惜任凭庞太师说得天花乱坠,仍是没能动摇宣帝的废太子之心,最后争辩得厉害,庞太师不得不在金殿上当着武百官的面上演了一出怒极当众气晕的大戏,那样的场面也是十足的滑稽。

    若非宣帝早就知晓庞太师是个怎样的人,大概他都不禁要被庞太师为太子那番尽心竭力,为了太子敢于豁出命去的样子给感动。

    好在太子醒悟得虽晚,却还不是太晚,至于他还没有将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虽是如此,太子如今还年轻,可他的后半生都要在赎罪的日子中度过。

    ……

    废黜太子这个消息传到宓妃耳中的时候,宓妃仍在穆国公府,这是她最后一次替穆昊宇施针,至此,成岳给穆昊宇下的血蛊就彻底的解了。

    “这段时间辛苦妃儿表妹了,瞧你都被我给累得瘦了一大圈。”察觉到自己身体不对劲的那一刻,穆昊宇是当真以为只要他一闭双眼就将再也醒不过来了,又岂料宓妃会将他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大表哥能好起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收拾好青灵神针,宓妃看着越发有精神的穆昊宇俏皮的眨了眨眼,柔声说道:“往后大表哥可要好好孝顺大舅舅跟大舅母,尤其是大舅母,她为了你可是连眼睛都差点哭瞎了,还不敢让我知道。”

    “是是是,妃儿表妹说的大表哥都记在心里,保证一日也不敢忘。”

    “嗯。”这次穆昊宇体内的血蛊能解,还得好好的感谢南宫雪朗,要是没有南宫雪朗拿给她的东西,只怕等她研究出解蛊的办法,穆昊宇就算能救活,人估计也就废了,“未来两个月内大表哥切记不要动武,好好休养身体为主,不然你往后几十年可一点武都不能动了,这后果你可得自己想清楚。”

    “妃儿的意思是我现在这样的情况不会影响我的以后?”这次能捡回一条命,穆昊宇其实已经知足,可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遗憾,没曾想会听到宓妃这样说。

    “当然,只要大表哥乖乖听话,保证你以后的武功修为还能的所提升,可反之你要是不听话,后果可就非常严重了。”

    “听话,我绝对听话。”开玩笑,他不能只看见眼前的而不去管往后的。

    “行了,一会儿我就放人进你的春晖堂好好打扫一番,你也可以跟大舅舅他们见面了。”

    “嗯。”穆昊宇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就抬头看着宓妃问道:“皇上这个时候下了废黜太子的圣旨,会不会太过突然,妃儿你说这里面有没有古怪?”

    “我也是刚听到消息,至于内情什么的还得等我去打听了解一下再说。”相府里,南宁县主时好时坏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独孤若佳如宓妃所想的那般谨慎跟小心,虽然一再放出话她要动手,可却迟迟都不见她动手。

    反倒是她这一次两次三次的试探过后,让得温绍轩等人有些沉不住气,若非有陌殇在相府给压着,只怕还真着了独孤若佳的道。

    “大嫂的情况我不太放心,一会儿对外交待完我就回相府去,青老留下来照顾大表哥,你若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派人通知我,明白?”

    “明白,大表哥现在能做的就是不给你添乱,你个丫头就把心放回肚子里。”

    “那我先走一步。”

    话落,房间里哪里还有宓妃的身影,要不是穆昊宇很确定宓妃才刚跟他说了话,他都不禁要以为自己刚才见鬼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1】废黜太子,彻底清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