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2】梦萝国陷,震惊宓妃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

    “县主您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南宁县主头也不回的对嘉儿说道,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总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乱麻,她越是想理清楚就越是理不清楚,直吵得她脑仁儿疼。

    “可是…”

    没等嘉儿把话说完,只见一旁正替南宁县主收拾整理妆台的佟儿轻扯了扯她的袖口,无声的冲她眨了眨眼,又在她的注视之下在她的掌心写下了几个字。

    嘉儿弄明白佟儿在她手心写了什么之后,面上的神色就凝重了几分,似是要确认什么一般她又看了看佟儿,见佟儿冲她点了点头,她就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对南宁县主恭敬的道:“县主,花园里的芍药开得正好,奴婢去剪几枝给你插在花瓶放妆台上欣赏可好?”

    “嗯,再剪些别的花,把那几个花瓶都给换了。”

    “是,县主。”

    这前脚刚退出房间,嘉儿后脚就提起裙摆小跑着去找温绍轩,心下的狐疑也越来越多,她家县主这样失常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莫不是县主生病了?

    可如果是生病了,但平时怎么瞧见她家县主哪哪儿都正常得很呢?

    可若没有病的话,怎的大公子要私下吩咐她们时刻留意县主的情况,一旦发现不对劲就立马通知他,这又该如何解释。

    抱着这些个疑问,嘉儿跑得飞快,哪里还有半点婢女应有的仪态,满脑子都是找到大公子,赶紧找到大公子。

    而留在房间里仍在不停转圈的南宁县主可没想到她的这一举动,非但没能解决了她心中的疑难问题,反倒还让伺候她的两个丫鬟觉得她又不正常了。

    “咦,夫君你不是有事外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越想越是想不清楚的南宁县主正准备要放一放不去想了,这猛一抬头就看到温绍轩大步流星的朝她走来,微怔片刻之后她就笑着迎了上去。

    “事情办完了,为夫就早点回来,一会儿咱们去妃儿的院子用晚膳。”

    “妹妹回府了,穆国公世子他痊愈了?”穆昊宇的事情相府里的人都知道,只是府中规矩甚严,底下的奴才奴婢嘴巴都紧得很,谁也不敢乱传。

    南宁县主嫁进相府怎么着也是个大少夫人,温夫人又有意放权让她管家,府里上上下下该她知道的事情,任谁也是不敢欺瞒于她的。

    “是啊,爹娘知道妃儿回府他们有多高兴,这说明昊宇他没事了,也算是喜事一件。”

    “那爹娘今晚也在碧落阁用膳?”

    “嗯,二弟跟三弟也在。”

    “那需要我过去帮忙吗?”一段日子没见宓妃,南宁县主心中也甚是想念,尤其她心中有不少疑问想要寻求宓妃的帮助。

    也许将她想不通的都说给宓妃听,指不定宓妃就能解了她的疑惑,也省得她自己胡思乱想。

    “碧落阁里的嬷嬷丫鬟放出去那都是能独挡一面的,有她们操持碧落阁哪怕妃儿不在也出不了什么乱子,你这两日风寒未愈,为夫可不忍看你去操劳。”

    “瞧夫君说得,哪怕我去了碧落阁,难不成妹妹手下的人还能让我给累着,说得好听我是去帮忙的,没准儿过去还添乱的那一个。”说完南宁县主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模样让温绍轩的心不由软了几分,可他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牵起南宁县主的手,低声道:“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为夫说,别什么都憋在心里。”

    一看温绍轩这般模样,南宁县主也不是个傻的,要说刚开始她没回过味来,此时眼见嘉儿跟佟儿两个丫鬟都到外面去伺候了,她细细一思索便明白温绍轩为何看她举止这般异常了。

    “夫君可是在担心我被噬魂蛊给控制了?”

    这些天以来独孤若佳对南宁县主是不定时的下手,是以南宁县主的真实情况就是时好时坏,但她做的那些事情又没有太过出挑,更不曾威胁到相府几个主子的生命安全,遂,一来二去的温绍轩都快要不淡定了。

    好在宓妃因记挂南宁县主的情况,也多防备了一手,让陌殇留在相府盯着,否则温绍轩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跟独孤若佳正面交上了手。

    “婕儿,在她要控制你的时候,你的意识是清醒的吗?”

    南宁县主抬起水润的双眸定定的望着温绍轩,她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半晌后才开口说道:“我也不太清楚独孤若佳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起初她控制我的时候我有自主意识,自己做了什么其实我是知道的,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还有开口说出的话。”

    那种感觉让南宁县主相当的无力,她就仿佛被自己的身体,还有自己的灵魂排斥在外,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随之而来的还有无边无际的恐慌。

    但是这些她都不敢跟温绍轩说,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是她自己,一条路她已经走了大半,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是不能后退,不管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只能勇往直前,绝不允许自己退后半步。

    “慢慢的我感觉我的意识在减退,她能完全控制我的时间在慢慢变长,起初在她利用我的身体对你们心生恶意的时候我还能反抗,可最近两次出现那样的情况时,我开始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我再被她控制时,属于自己的意识完全消失,可被她控制着的我却跟真实的我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像,就好像那个假的我慢慢跟真的我相互融合,完美的蜕变成一个人了。”

    她就是想着这一点才坐立不安,心里的着急又不能对人言,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思考琢磨,心神早不知飘到了哪里去,才会不停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让人误会她是不是又不正常了。

    “我是真怕再继续这样下去,到时我被控制后,我是一点线索都不能为你们提供,也无法让你们察觉到独孤若佳她已经动了手。”只要想起那个女人南宁县主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她是倒了哪辈子的霉才会遇上那么个难缠的蛇蝎女人。

    “刚才你就是在想这个?”

    “是是啊。”南宁县主迎视着温绍轩的目光呆呆的点了点头,那神情看起来颇有几分傻气。

    “别担心,晚膳后我们问问妃儿,她解了昊宇体内的血蛊,你体内的噬魂蛊我相信她也有办法解的。”

    “嗯。”

    时间一晃,夜幕降临,星殒城内华灯初上,相府也因宓妃的回归多了几分生气跟喜气。

    只是碧落阁内享用温馨晚膳的时候,白云楼内的无双王却失态的砸了触手可及之处的所有东西。

    “你刚才说什么,你再给本王说一遍。”

    水默额头被南宫雪朗扔到的砚台砸得鲜血直流,但他顾不上自己头上的伤,跪在地上的他也没有觉得自己此时的模样狼狈,更是没有擦去眼里不停往外流淌的泪水,也不知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了他仿佛都不知疼痛一般。

    耳边传来南宫雪朗的怒吼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着,颤着声道:“回王爷的话,属下刚才说说…说收到了梦萝国传来最后的一封加急密信,死死灵占占据了整个梦萝国……”

    换言之,如今的梦萝国已经彻底的沦为了死灵的国度,那里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整个梦萝国皇室现在就只剩下南宫雪朗一个,而他们梦萝国的子民,也只剩下南宫雪朗离开时带来金凤国的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夕之间,整个梦萝国彻底覆灭。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南宫雪朗只觉得一道道惊雷在他的耳边炸响,他的耳朵里,脑海里一阵阵的电闪雷鸣,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他才离开梦萝国多长时间,他的家怎么就会沦为死灵的国度,那里怎么就死灵横行了呢?

    他不相信,这叫他怎么相信。

    “王爷,我们的国家没有了,我们往后该怎么办?”以前水默不懂什么叫做死灵,现在他懂了,可也正因为他懂了什么是死灵,他是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南宫雪朗赶回梦萝国去的。

    就算现在南宫雪朗赶回去又能如何?

    梦萝国已经没有了,南宫雪朗回去送死吗?

    “把那封信给本王看,拿来。”

    犹豫片刻,水默还是拿出那封被他捏成一团的信递到了南宫雪朗的手里,当他展开那封染了血的信,看完信上的内容,南宫雪朗突然怒极攻心的吐出一大口血来。

    南宫立轩,南宫立轩,你怎么敢,你怎么就敢那么蠢,你你……

    许是怒到极至,南宫雪朗都找不出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南宫立轩。

    梦萝国的皇位他从来就没有想要得到,纵使父皇有心却也一再被他拒绝,南宫立轩乃皇后所出的嫡子,太子之位早晚都是他的,南宫雪朗就想不明白他都已经远远避开,怎的南宫立轩还能为了要除掉他而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情。

    如果早知道南宫立轩会一手导致了梦萝国的覆灭,那他或许不会那么任由着他,可现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梦萝国已亡。

    “王爷您要保重身体,您可不能再倒下了。”

    “你下去处理伤口,本王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是觉得本王会寻死吗?”南宫雪朗突然冷嘲出声,俊脸之上神色莫明,让水默越发觉得心中没底,生怕南宫雪朗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你且退下,容本王好好想一想。”梦萝国既然已经完全被死灵所占领,那么南宫雪朗就没有想过独自回去,他能杀上百死灵,可他能杀完梦萝国数以千万计的黎民百姓吗?

    不,他做不到,他也没那样的本事。

    为了防止死灵朝其他三国蔓延,南宫雪朗如今能做的就是立马找上宓妃跟陌殇,凭他一己之力所能做的太少,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整片大陆都沦为死灵的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2】梦萝国陷,震惊宓妃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