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3】梦萝国陷,震惊宓妃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穆国公府回到相府,宓妃就由丹珍跟冰彤伺候着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才动身到花厅里面准备用膳。移动网

    此时温老爹跟温夫人还有温绍轩兄弟三人以及南宁县主都已经优雅的落了座,至于陌殇这个外面疯狂在璃城楚宣王府的楚宣王世子,其实他就是碧落阁里的常客,他人明明在这里,对外却是高度保密的。

    也是亏得宓妃的碧落阁防守严密,里里外外都是宓妃自己的人,要不就陌殇那大摇大摆招摇过市的样子,哪里就能一点风声都不透出去?

    “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三哥。”

    “妃儿快些坐到娘的身边来,让娘好好看看你,瞧瞧这些日子你都瘦了。”看到宓妃的那一瞬间温夫人直接就红了双眼,语带哽咽的她强忍住落泪的冲动,心里是越发心疼起她的这个小女儿来。

    穆国公府是她的娘家,穆昊宇那是她嫡嫡亲的侄子,再加上穆昊宇可以说是代她的儿子糟了那么大的罪过,温夫人嘴上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她心里的压力真是特别的大。

    她大哥大嫂可就只有穆昊宇一个儿子,这要穆昊宇真出点什么事,那她还有何颜面回穆国公府,去见穆老夫人跟穆国公夫妇。

    虽说温夫人知道这段时间宓妃人累,心更累,每天都恨不得将自己折成两个人三个人来用,但她除了心疼宓妃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好生呆在相府等着宓妃回来,千万别去给她添别的麻烦。

    今日看到宓妃出现在她的眼前,温夫人的情绪险些一再失控,紧紧抓着宓妃的手都不愿松开,“既然娘都说妃儿瘦了,那看来妃儿是真的瘦了,往后的日子里娘可得给妃儿好好的补补。”

    宓妃是何等聪慧之人,即便温夫人什么都没有说,单单只看她的神色,她便能将她的心思猜到十之**,为免温夫人再忧心出毛病来,宓妃既简单又粗暴的抱着温夫人的胳膊撒起娇来。

    “好好好,娘一定给妃儿好好的补补,一定得把我闺女儿的脸色补得红润起来才成。”

    “嗯。”

    “这些日子辛苦妃儿了,我们做哥哥的都没帮得上什么忙,说来可真是惭愧。”

    温绍云一开口,温绍宇立马就接了下一句,隔着桌子对宓妃说道:“昊宇表哥他体内的血蛊真解了?”

    “真解了。”宓妃笑眯眯的看着她家三哥,还是回家的感觉异常的舒服,仿佛找到了心灵港湾似的,这种感觉是别的什么人都无法带给她的。

    “就是还没有找到给昊宇表哥下血蛊的那一伙人,那些家伙也太阴毒了,要是被我给找到,我非拨了他们几层皮不可。”正如温夫人心中所想的那样,穆昊宇身中血蛊也让温绍轩兄弟三个感到非常的自责,原本那些人是冲着他们兄弟来的,穆昊宇根本就是受了无妄之灾。

    看着温绍宇愤愤的表情,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眼神,宓妃眯着眼轻笑出声,低声道:“三哥觉得我费了那么多心思,难道仅仅就只是给大表哥解了血蛊而已吗?”

    “咦――”闻言,温绍宇的目光‘刷’的一下扫向宓妃含笑的脸,若非在他跟宓妃之间还有桌子挡着,他整个人都要朝着宓妃扑过去,“妃儿你的意思是……”

    “笨蛋,我们家妹妹可是有仇必报的主儿,那些家伙把手伸到昊宇表哥的身上就该做好被妃儿报复的准备。”

    “你个马后炮,你既然把妃儿的心思摸得这么准,你怎么早不说出来。”

    温绍云:“……”

    “行了,你们两个都注意一点。”温绍轩发话之后,温绍云跟温绍宇都安份下来,他们家大哥的虎须,一般情况之下他们还是不愿意去触碰的。

    见此情景宓妃闷笑在心,目光不由得就瞄向了一直在充当背景板,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陌殇身上,宓妃狐疑的眨了眨眼,软糯的开口道:“熙然你在想什么怎么一直都不说话。”

    “阿宓,你终于看见我了。”陌殇心里那个委屈啊,几乎都要逆流成河了。

    他放下手中的事情留在相府替宓妃守着她的家人,可他的小女人倒好,一回到家眼里哪里还有他的身影,简直都把他忘到爪哇国好吗?

    他倒是想要出声在宓妃的面前刷刷存在感,可俗话说得好小不忍则乱大谋,岳父岳母他不敢得罪,三个舅兄他也不敢得罪,不然别看他跟宓妃已经订了亲,但问题是他们还没有成亲,指不定这些个家伙会在他跟宓妃成亲之间给他穿多少双小鞋。

    宓妃:“……”

    她干什么了她,有至于让他委屈成现在这个样子?

    “咳咳…”温老爹瞪了陌殇一眼,扭头又见宓妃望着陌殇那一脸委屈的样子嘴角直抽抽,大大的水眸里还带着几分迷茫懵懂,给人一种软乎乎,萌哒哒的感觉实在是太可爱了有没有,好想放在身边一辈子守着护着宠着溺着。

    猛地心念一转,他家宝贝闺女已经被某个臭小子给拐走了,温老爹顿时就好像一个气球被针给扎了一下,瞬间所有的美好都飞走了。

    几乎是立马温老爹就恶狠狠的怒瞪陌殇,那凶狠的眼神吓了陌殇一大跳,心中不禁暗暗琢磨,他都这么乖了,又是哪里得罪了他的岳夫大人?

    “阿殇好好坐在那里又没招惹你,你瞪他做什么,你可别把阿殇给吓坏了。”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这不之前温夫人就很喜欢陌殇,自打陌殇跟宓妃订亲后,她对陌殇是越发的喜欢,那疼宠的程度几乎都要跟宠宓妃相媲美了。

    “……”对上温夫人护短的目光,温老爹顿时一阵气短,心中不禁对陌殇越发不待见了。

    那个就会装无辜的混蛋小子,不但拐走了他的宝贝闺女儿,还要抢他在他媳妇儿心目中的地位,简直不可原谅。

    亏得陌殇不知温老爹此时心里的想法,否则他铁定冤枉得吐出一大口血来。

    “爹娘,饭菜都快凉了,咱们不妨边吃边聊?”南宁县主听着他们谈话心中也觉暖暖的,她真是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这辈子才能嫁进这么好的人家。

    食不言寝不语这样的规矩在相府当然有,不过随着宓妃的回归,这条规矩在他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对对对,先吃饭,我都饿了。”宓妃拿起筷子先是给温老爹和温夫人都夹了他们各自喜欢的菜,然后又在温绍云跟温绍宇巴巴的目光注视之下,又给他们兄弟夹了菜,“大哥现在有大嫂照顾着,我就不给大哥夹菜讨大嫂的嫌了。”

    虽说是一句玩笑话,却是宓媚夏刂骱炝肆常聪蛭律苄难凵裾媸切呱貌坏昧恕

    “啧啧,大哥给大嫂夹菜,大嫂给大哥夹菜,你们夫妻就好生相亲相爱,我们大家都不凑热闹。”

    “妃儿。”眼见自家媳妇儿被逗得脸都快要红出血来,温绍轩就是想不开口都难了,只得颇具威严的喊了宓妃一声,接着又对陌殇沉声道:“管好你的小女人。”

    陌殇望着温绍轩无语,话说大哥你现在知道阿宓是我的女人了?

    “阿宓一点没说错呀,看大哥跟大嫂这般模样,可不就是相亲相爱得很。”

    “噗――”

    终于,原本就憋笑憋得辛苦的众人,在陌殇一本正经的话下直接喷笑出声,南宁县主也真是羞得快要抬不起头来,一双眼睛都不知该往哪里看才好。

    “行了啊,都不许闹了,你们一个个小的也不许再打趣你们大嫂,不然仔细娘要罚你们抄写经。”

    温夫人开了口大家也就顺着台阶下了,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很香,期间宓妃不时替陌殇夹菜,总算是安抚了一下某世子受伤的小心灵。

    而宓妃自以为她的小动作没人发现,孰不知大家对她的举动只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他们都是疼爱宓妃之人,虽说不满陌殇在不久的将来就要抢走她,但只要宓妃过得幸福快,他们又岂会真的对陌殇心存意见。

    有了宓妃的安抚陌殇倒也不觉委屈了,他就喜欢他家小女人的目光一直都在他的身上,而不是落在别人的身上,明知她所关心的是她的亲人,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满心的醋心。

    陌殇只愿宓妃的心里眼里只有他的存在,而他亦是如此。

    太子被废黜一事宓妃刚回府就叫来了剑舞询问情况,后又听了温老爹的一席话,总算是心中有了数,只是她没有想到太子会在这个时候幡然醒悟。

    也罢,甭管太子以前做过什么,至少他没有固执的一条道走到黑,如今回头虽说为时已晚,好在他究竟没有酿成什么大错,只要寒王不计较,那么太子用他的余生去赎罪去悔过也未必不失为一种圆满。

    温老爹算是一个极其开明的父亲,温夫人没有瞧出来他可是瞧出来的,既然几个孩子聚在一起有话说,还明显是不想让他知道的,那他索性也意放权给他们,交待叮嘱了宓妃几句之后,他就起身带着温夫人回了观月楼。

    “妃儿,你给你大嫂把一下脉。”待温老爹跟温夫人离开之后,温绍轩心里的担忧跟着急才浮到他那张温润俊逸的脸上。

    “嗯。”宓妃听了这话倒也不扭捏,而南宁县主也是早有准备,当宓妃伸出手来,她就已经将手腕给伸了出去。

    白嫩如葱的手指搭在南宁县主的腕间,宓妃面色沉静而平和,任凭温绍轩兄弟几个再细细观察她神色的变化,也是半点收获都没有。

    陌殇静坐在宓妃的身后,安静的喝着茶,对眼前的一切他都不发表任何的意见,除非宓妃需要他,不然他还真是神仙一样不管事的人。

    “怎么样?”

    “妃儿你别这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快跟我们说说大嫂的情况如何,别让我们瞎猜成不?”

    温绍宇素来就是一个急性子,他心里有话哪里是能憋得住的,一见宓妃收了手,他就蹿到宓妃的身边,只差没有扯着宓妃的袖子再晃几下了。

    “噬魂蛊近来动得很频繁,独孤若佳还真没少花费心思。”

    温家三兄弟默了默,不等他们其中一个开口,南宁县主就将她自己察觉到的异常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宓妃,她只希望她说的这些可以帮助宓妃更好的判断她的情况,以免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大嫂放宽心,血蛊的出现也算是一个契机,它给我打开了一扇很新奇的大门,之前我虽研究这噬魂蛊很长时间却一点进展都没有,然而通过解除大表哥体内的血蛊,倒是让我触摸到了几分门道。”

    温家兄弟听得宓妃这句话,那颗高高提起的心算是瞬间就落了地,宓妃是个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人,她要心中没有把握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只因她不屑去说谎。

    “我从来都是相信妃儿的。”

    “噬魂蛊唯有在它控制人心人魂的时候最为强大,却也最为容易对付。”说起来宓妃是当真要感谢南宫雪朗,没有他给的东西,只怕她现在还焦头烂额的。

    “阿宓的意思是独孤若佳催动噬魂蛊借由大嫂的手害人之际,就是你动手解蛊之时?”

    “没错。”

    “你有几分把握?”

    “七分。”

    “别说妃儿有七分把握,就算妃儿只有三分把握我也是信妃儿的。”许是女人的直觉天生就要敏感一些,陌殇问话的深意温绍轩等人还没回过味来,她却已经是秒懂了。

    “在独孤若佳下狠手之前,还得委屈大嫂了。”

    “不委屈,只要可以把她彻底给揪出来。”南宁县主握了握拳头,对独孤若佳的恨意也真是上升了一个层次。

    “大嫂将这块玉佩贴身带着,你也别担心自己被控制失去理智时会伤到谁,只要这块玉佩不离身,一旦你有任何的异常我第一时间就会感应到,届时我会来帮你的。”

    “好,妃儿放心,我会将玉佩一直带在身上,一刻都不离左右的。”

    “那…”

    宓妃正欲说话,这才刚开一个头,就被突然闯进来的沧海给打断,“小姐,无双王出事了。”

    “你说谁?”

    “无双王,南宫雪朗。”

    清冷幽深的水眸看向沧海,宓妃好看的眉头微拧,粉唇轻抿道:“他现在何处?”

    “他身受重伤硬闯碧落阁,正好被属下跟悔夜拦住,可他刚说出要见小姐几个字就晕了过去。”沧海对南宫雪朗是有一定了解的,知他师承东陵皇岛,他的武功修为可不是浩瀚大陆上谁能伤得了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被来自那片大陆的人攻击了。

    而能将他伤成那样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将他带进西暖阁。”

    “是。”没有时间留给沧海细想,宓妃指令一下达,他立刻就转身大步离去。

    陌殇虽与南宫雪朗接触不多,他们两人也不曾交过手,但陌殇对南宫雪朗的修为还是心中有数的,能在星殒城将他重伤至昏迷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阿宓莫慌,咱们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再说。”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大哥带大嫂先回去吧,二哥三哥你们也不用跟着,有什么情况我会告诉你们的。”

    “妃儿就让我们也跟去看看,我们保证不会打扰到你。”要是没有南宫雪朗这事温绍宇还有可能乖乖回自己的百果园去,现在他是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尤其他怎么觉得宓妃将他们打发走没看起来那么简单呢?

    他们这个妹妹素来护他们护得紧,生怕他们遇到什么危险,总是恨不得将对他们有威胁的控制到威胁不到他们的安全为止,凡事都挡在他们的前面,身为哥哥们的他们又岂会不懂她的心思。

    只是他们不想只做被保护的那一个,他们也想站到她的身前保护她。

    “这…”宓妃有些犹豫,陌殇倒显得干脆很多,沉声说道:“就让二哥三哥跟着,有些事情他们早点接触也好,不然真要遇上的时候他们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

    听了陌殇的话宓妃短暂的沉默了片刻,最后紧紧的抿着粉嫩的唇瓣道:“那就一起去吧!”

    她能护住他们一时,不能护住他们一世,浩瀚大陆一旦大战爆发,她又焉能时时刻刻护在他们身边?

    “夫君,我们也去吗?”南宁县主仰头看着温绍轩,并没有像温绍云跟温绍宇一样,紧跟着宓妃的脚步就快步走出了花厅。

    宓妃临行前的眼神南宁县主没有看懂,温绍轩却是一眼就读懂了,到底他比两个弟弟都要心细一些,对宓妃也更为了解。

    “无双王重伤只有妃儿有能力救治,你我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更何况绍云跟绍宇跟了过去,真要有什么的话他们两个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我,你也累了一天了,咱们回去早些歇息。”

    “嗯。”虽说南宁县主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温绍轩说的也没错,她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终是跟温绍轩肩并肩的离开了碧落阁。

    沧海跟悔夜刚把南宫雪朗抬进西暖阁,宓妃跟陌殇就到了,看着披头散发,浑身都是血的南宫雪朗,宓妃不禁觉得自己眼花了。

    特么的,这是遇上什么样的对手了,竟然有本事把南宫雪朗逼到这般狼狈凄惨的地步?

    “他竟伤得如此之重,看来大战的时间比我们原本预计的时间要提前了。”

    陌殇听着宓妃的话沉默的点了点头,温绍云跟温绍宇听得云里雾里,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眼下宓妃正在替南宫雪朗诊治,他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宓妃分心。

    “他的心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护着,他的性命是暂时无忧的,之所以晕倒怕是失血过多所致,阿宓不妨先将他救醒,问问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再替他疗伤,咱们也能多争取一点时间早做防备。”

    “也好。”

    先是动作利落的替南宫雪朗止了血,宓妃拿出青灵神针刺进他周身几处大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南宫雪朗便幽幽转醒,但他的情绪却异常的激动。

    当南宫雪朗睁开眼,宓妃望进他那双眼睛里时,不禁被震憾到了。

    那是怎样一双充满绝望跟悲伤的眼睛,面前这人还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南宫雪朗吗?

    继上一次他们见面过后,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再见南宫雪朗她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宓妃张了张嘴,看着他突然不知该说什么,还是站在宓妃身后的陌殇打破了眼前的僵局,他直视着南宫雪朗的双眼,沉声道:“是何人伤的你,究竟出了什么事,你怎会硬闯碧落阁?”

    “金凤国的那些死灵已经解决了吗?”南宫雪朗在与陌殇的对视中败下阵来,锦被下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别开头垂下双眼掩下他眸底所有的沉痛。

    “死灵…”陌殇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宓妃猛地站起身来看着南宫雪朗,嗓音清冷的道:“你提到死灵,上次你就提到过梦萝国有死灵,你这样…难不成梦萝国的死灵失去控制了?”

    如果当真如此,那梦萝国……

    初在麒麟城发现死灵村庄的时候,宓妃就知道必须赶紧处理掉那些死灵,否则那些死灵早晚都会失去控制,而三大秘地的人前天夜里才将那几个死灵村庄清理干净,也才接到陌殇的指示赶去梦萝国,莫不是已经晚了。

    宓妃被自己脑海里想到的画面吓得脸色一白,她紧紧的盯着南宫雪朗,控制不住情绪抓狂的道:“你你真是急死个人,梦萝国到底如何了,你倒是给本郡主说句话呀!”

    “梦萝国已亡,整个梦萝国都沦为了死灵的领域,成为了死灵的土。”呆呆的把话说完,南宫雪朗忍不住悲从心来,他高高的仰起头却控制不住眼泪如雨倾盆而下,那苍凉的笑声听得人直想落泪。

    “所有梦萝国的子民都死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也会变成最低等的死灵,那个地方一个活人都没有了,一个都没有了你知道。”

    震惊过后,宓妃努力的消化着这个惊人的事实,她看着失魂落魄的南宫雪朗当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现在的他看起来就仿佛是被整个世界给遗弃了一样,凄凉,孤独,无边无际的绝望笼罩着他。

    “阿宓你看着他,我去安排一些事情。”

    “嗯。”宓妃轻点了点头,陌殇什么也没说,只是轻揉了揉她的发顶,又目光复杂的看了南宫雪朗一眼,而后轻叹一口气飞身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3】梦萝国陷,震惊宓妃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