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4】梦萝国陷,震惊宓妃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调查独孤若佳的时候,陌殇就曾亲自去了一趟麒麟城,在那里陌殇不但将独孤一族查了个底朝天,甚至还在麒麟城发现亡灵之村,也就是南宫雪朗口中提到的死灵……

    被已经提炼出等级的亡灵所咬死的普通人,他们就是最低等级的死灵,随着他们已经死去身体的‘复活’,由原来的肉身变为有形的灵魂状态,开始没有任何理智情感可言的咬死他人,以满足他们内心深处对鲜血的渴求,饮的鲜血越多需求越大,却没有被爆体之后,已经是死灵的他们就渐渐朝着亡灵的等级攀升了。

    梦萝国是一个泱泱大国,在梦萝国的疆域上生活着以千万计的普通百姓,可如今那些鲜活的生命已经逝去,无论男女老幼通通都沦为了死灵。

    那些人里面有南宫雪朗的父皇,亦有南宫雪朗的兄弟姐妹,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亲近,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南宫雪朗没有发疯,没有崩溃,已是非常的难得。

    宓妃初闻这个消息震惊过后,心里也不禁升起一股悲凉之感,现如今她的商业王国版图早已经遍布整个浩瀚大陆,换言之也可以这么说,她的手里握着四大的经济命脉。

    海上航线打开之后,宓妃所打造的商业王国就笼罩了幻海以及虚无之海上她所标注过的数十个岛屿,也就是说在梦萝国里也有着宓妃不少的手下人。

    也许那些人的名字宓妃不是每一个都记得,但宓妃不会忘记他们是为她效命之人,而现在那些人却是永远都回不来了,作为主子的她难免心情有些复杂难言。

    她从不曾去过梦萝国,那个地方不是她的家,不是她的故乡,也没有她所在意的家人朋友,可即便如此,只因那个地方埋葬了她手下很多人的性命,宓妃都已然如此难过就更别说南宫雪朗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了。

    正是因为宓妃能理解能体谅南宫雪朗此时的心情,她在救醒南宫雪朗之后才没有着急着询问他什么,而是无声的给予他时间,让他去平静。

    此情此景,温绍云跟温绍宇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什么都问不出来,他们兄弟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轻扯了扯嘴角终是什么都没说。

    有关麒麟城中亡灵村庄一事,不管是宓妃还是陌殇都有向他们透露过口风,防的就是他们如若倒霉不幸遇上,也要切记保护好自身的安全。

    明白亡灵是怎么一回事的他们,哪里会理解不了南宫雪朗口中所说的死灵是怎么回事,别说宓妃震惊于梦萝国已经没了,就是他们两个也险些惊掉下巴好吗?

    比起梦萝国所有百姓都无辜丧生,温绍云跟温绍宇更情愿他们两国能在战场上,你死我活公公正正的较量一场。

    “你拉我出来做什么?”温绍宇扯开温绍云的手,一脸急躁的道。

    “不出来呆在里面干嘛,看妃儿跟那个无双王大眼瞪小眼吗?”

    “呃…”

    “梦萝国一夕之间覆灭的消息若是传出去,怕是就得天下大乱了。”温绍云也没理会温绍宇有没有在听他说话,倒是自顾自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你当阿殇他是傻的,梦萝国已经不复存在的消息绝对是不能走漏半点风声的,否则不等什么**发生,这天下就得炸了。”

    “阿殇那么着急离开应该就是去封锁梦萝国已经覆灭的消息,但那些死灵竟然那么厉害,又岂是说拦就拦得住的?”

    “拦得住,拦不住都不是你我能左右的,那事儿我们都插不上手,只盼着不给阿殇和妃儿添乱就行了。”温绍宇在这个问题上看得很清楚,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有多大,倒也不会逞一时之勇却做那些他力所不能及之事。

    眼下他就静待宓妃的指示行事,凡事都以不给宓妃添麻烦为前提。

    “你说得不错,无论如何一定要阻止那些死灵,绝对不能让那些死灵走出梦萝国。”

    “这一点我认同,不过死灵的数量如此庞大,阿殇他真有办法困得住那些死灵?”

    瞥了眼皱着眉头的温绍宇,温绍云薄唇紧抿道:“真正可怕的是那些亡灵。”

    “……”

    温绍宇嘴角微抽,他当然知道最可怕的是那些亡灵,但甭管是死灵还是亡灵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好吗?

    “这事儿咱们去知会大哥一声,也好让大哥有个心理准备,另外我们都已经出来了,想必那个无双王有什么话也能对着妃儿说了,具体情况如何咱们再耐心的等一等,待妃儿出来就必然会有答案。”

    “嗯。”

    兄弟两人边走边说着离开西暖阁,宓妃见南宫雪朗一直沉默不语倒也不着急催他,虽说她心里同样着急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越是这样她反倒越是冷静。

    按理说梦萝国那些亡灵起初都是在可控制范围之内的,不太可能无缘无故突发暴动祸及整个梦萝国,除非有人力推动,不然宓妃绝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有时候无声的陪伴才是最好的,渐渐恢复理智的南宫雪朗对宓妃很是感激,感谢她没有逼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感谢她在这个时候没有丢下他一个人独自离开。

    “多谢。”

    “看来你是好了?”

    “也许吧!”

    “逝者已矣,你请节哀顺便。”

    “嗯。”南宫雪朗的母妃早就已经不在人世,偌大的梦萝国若说真有什么人是他放不下的,除了一直对他疼爱有加的明帝之外,也只剩下他的外祖父母跟两个交情极好的表兄弟,其他的他虽觉得有些感伤,却也不至于让他心痛难当,怒火焚心。

    从今往后,他就当真了无牵挂,孑然一生,也正应验了师傅那一日对他的预言吧!

    “那现在你可以说说梦萝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吗?那一日与你见面之后,你提到梦萝国中那几处藏有亡灵的地方我就特别留了心,原本麒麟城那几个亡灵村庄解决干净后,此次三大秘地安排过来的人就是要起身赶往梦萝国去永绝后患的,不曾想他们还未出发,梦萝国就出事了。”

    “梦萝国沦为死灵之国怪不得你,按照你的计划行事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世事总无常,人算不如天算,你又怎么算得到南宫皇族出了那样一个蠢材呢。”提到南宫立轩那个蠢货,南宫雪朗的身上就迸射出如有实质的杀气,可见他当真是气得狠了。

    “你是说梦萝苏皇后之子南宫立轩。”

    “没错,就是他。”

    看着南宫雪朗在提到南宫立轩时咬牙切齿的模样,宓妃不禁会想,倘若南宫立轩此时还活着,只怕他也不敢见现在的南宫雪朗。

    还真担心南宫立轩一露面,南宫雪朗就怒极要一把拧断他的脖子。

    “事情已经发生,眼下说什么都晚了,你纵使怨他恨他也毫无作用,或许你还能亲手了结他的死灵,这样算不算出了一口恶气?”

    “你还真别说,他日若是遇上他,本王定要让他死得不能再死,你说他自己要作死,那他就去死啊,怎么还要拖上那么多的人陪他一起去死……”

    “权利令人丧失理智,迷失方向。”

    “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那个位置,他怎么就不想一想如果我当真要的话,又岂能容得了他在我的面前蹦Q,又岂能让他的母后安稳的坐在后位之上。”许是心里积压的情绪太多太多,南宫雪朗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的喷发了出来。

    似乎在宓妃的面前他用不着掩饰什么,他将那个最真实的自己血淋淋的解剖出来,没有一点的隐藏。

    “你知道,我的母妃就是苏皇后害死的,苏皇后他是我的杀母仇人,而南宫立轩是我杀母仇人的儿子,如果我想要那个位置,这么多年来我有很多次动手的机会,可我都放过了他们,只因我答应过我的母妃,这一生都不会活在仇恨里面,继而被仇恨蒙蔽了心智。”

    “可是我的步步退让换来了什么,一次比一次凶险的刺杀,我不去招惹他们母子,他们母子却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取我的项上人头。”顿了顿,南宫雪朗继续情绪失控的大声吼道:“我不想跟他们发生冲突,是以我只能走得远远的,避开他们争夺皇权的那个圈子,但他们仍是不肯放过我的,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他们母子就会寝食难安一天,怎么都舒服不了。”

    难得宓妃耐着性子充当了一次垃圾桶,安静的听着南宫雪朗的话,绝美的小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仿佛她就只是在听一个故事一样。

    每个帝王之家都不简单,而每个生活在帝王之家的人都充满了故事,她非局中人,自是不便评说什么,南宫雪朗跟寒王何其相似,但他们终究是要走上不同道路的。

    “抱歉,我失态了。”

    “无妨,把憋在你心里的话都吼出来,有利于你的身心健康。”

    南宫雪朗:“……”

    “如果你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下来,那本郡主就动手替你疗伤了,你这一身的伤可是不轻,若非你体质特殊,又有保命的法宝,怕是现在也不能坐在本郡主的面前了。”

    “呵…”南宫雪朗轻笑一声,又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本郡主医术虽说不错,可也不是真神仙,替你疗伤过后你还得好生修养半月,在此期间你能不与人动手就尽可能的不要与人动手,否则本郡主可不能保证你下半辈子是不是只能在床上度过。”

    “半个月时间会不会太长了点,眼下正是多事之秋,我虽说不才却也希望还能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什么无双王不无双王的,从今往后他就只是南宫雪朗,这世间再无梦萝国无双王。

    “目前养伤就是你的任务,其他的暂时你就别插手了,省得本郡主还要花时间跟精力去照顾你。”

    “这…”

    “千万不要质疑本郡主的话,不然本郡主不介意让你睡上半个月。”

    闻言,南宫雪朗果断的老实了,面前这个女人下起手来那是真狠,越是这个时候他越要保持清醒,万万不能被她弄昏睡过去。

    罢了,他现在也就比废人好那么一点点,还是别去给她添乱的好。

    “我保证会听话,绝对不生事。”

    “很好。”话落,宓妃不再给南宫雪朗开口的机会,只见六十四根青灵神针在她的指间环绕,一根接着一根快如闪电般的扎进南宫雪朗身体里,她行针的速度之快,哪怕就是南宫雪朗自认为眼力过人,也只能瞧见一道道模糊的针影。

    细长的银针飞射进南宫雪朗的身体后,仿佛钻进了他的血管里面,感受到银针在他血管经脉里游走之时,若非南宫雪朗相信宓妃不会取他性命,不然就凭他现在的情况,只怕一个气息不稳,不仅他会没命,就连宓妃都要被反噬。

    足足近一个时辰之后宓妃才收了针,身心俱疲的她直接扯过自己的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脸色惨白的道:“这西暖阁就先给你住着,你手下还剩多少人,你若放心的话就让他们住进这住别院,你若不……”

    不等宓妃把话说完,南宫雪朗就接口道:“我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反正我手下剩的人不多,而且我很相信你的为人。”

    “你在碧落阁中的行动不会受到限制,但我希望相府其他地方你别乱闯。”

    “明白。”如今的南宫雪朗可以说是无家可归,虽说他在金凤国还有几处私人产业,但那些地方又怎比得上宓妃给他的这处安身之地。

    他南宫雪朗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宓妃给了他这么大的方便,他又岂会令她为难。

    “你的人要进碧落阁得先由沧海他们教教规矩,不然他们能不能活着走出碧落阁本郡主可就不保证了。”

    她这碧落阁看着平凡无奇,但进入碧落阁后谁若大意的话,只怕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天的。

    “好,我会交待他们。”

    “梦萝国那边的事情本郡主会多加留意,你先养伤,一切等你伤好再说。”

    “一旦我收到新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还有那个重伤我的人,想来你也猜到他是何身份了对吗?”论武力值南宫雪朗固然不如陌殇跟宓妃,但他的师傅可是东陵皇岛之主,除了他们有师徒缘分之外,倘若南宫雪朗不是什么可造之材,谁又意那般悉心教导于他。

    “本郡主的确猜到几分。”

    “是他下的手。”说到那个人南宫雪朗的眼神就暗了暗,神情流露出几分低落。

    “你不打算告诉东陵前辈?”

    “师傅他若知道了怕是会很伤心难过吧!”

    “所以呢?”宓妃看着南宫雪朗,对于他对此事的态度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我…”

    “他差点就要了你的命而你还想护着他,难道你就不担心他现在只是对你下手,往后指不定他就会对你的师傅下手,那样你也没有关系吗?”

    “他不会对师傅下手的。”

    “那你说这话怎么一点底气都没有,是不相信他还是不相信你自己所说?”

    南宫雪朗目露幽怨的迎向宓妃的目光,扯了扯嘴角低声道:“你就不能稍稍给我留有一些幻想?”

    “呵,幻想。”宓妃俏脸黑了黑,冷声冷气的道:“只怕任由事情发展下去,真到了那一刻你也只剩下幻想了。”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愿你是真的知道。”宓妃说完这句话也没再理会南宫雪朗,而是转身大步离开。

    那个人既然出现在浩瀚大陆,那就代表南宫雪朗的师傅也来了。

    梦萝国遍地死灵一事牵扯太广,如若那些死灵当真蔓延到整个浩瀚大陆,那么三大秘地所信奉的天道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光武大陆的。

    遂,这次死灵事件说坏不坏,说好也好,端看从哪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小姐,梦萝国…”

    “我已经知道了。”

    “啊?”

    “将我们在梦萝国所有人的名单整理出来,务必好生照顾他们的家人。”

    残恨片刻的怔愣过后呆呆的点了点头,语气却恭敬的道:“是,小姐。”

    “告诉下面的人这段时间没有得到本郡主的命令不得擅自行动,否则休怪本郡主冷血无情。”

    “是。”

    “下去吧。”

    残恨退下后,宓妃并没有着急离开相府,而是微拧着眉头向观月楼走去,同一时间她也通知了她的三个哥哥,这件事情与其瞒着他们,倒不如向他们直接摊牌,也好让他们心中有所防备。

    梦萝国死灵的出现,已然预示着浩瀚大陆这场大战即将爆发,这已然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原本宓妃还推算着就算要打起来,至少也还有足足两个月的时间,哪曾想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战事提前,她若不拿出些底牌出来,又如何能护得住她所在意之人。

    ……

    罗浮山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梦萝国死灵暴动,梦萝国上下已经全都是死灵了。”

    “啪――”

    当这句话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哑夫失态的打碎了一只茶杯,她的脸色来回变幻,眸底折射而出的冷光,令人不寒而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4】梦萝国陷,震惊宓妃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