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36】哑夫摊牌,陌殇震怒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冷着一张俊美邪魅的脸,陌殇即便修养再如何的好此时他也不打算再惯着他们这般脾性,云雾仙山跟东陵皇岛的人他说不得,难不成‘绝望深渊’的人他还说不得么?

    三大秘地虽说各自为政,各自统领着自己的一方天地,与其他两大秘地素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不管我家的事我也不搭理你家的事儿。喜欢网就上l。

    但,相对整个光武大陆来说,三大秘地却是同气连枝一体的,真要遇上什么棘手的事情,往往也是三大秘地联合起来共同解决。

    尤其是亡灵出现在浩瀚大陆这件事情,并非是三大秘地哪一家的事情,而是事关三大秘地的每一家,任哪一家都是逃避不了责任的。

    是以,当陌殇在麒麟城发现那几个亡灵村庄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把这件麻烦事往自己的身上揽,再加上从东方云龙那里探知到三大秘地有奸细,陌殇也就顺水推舟将这颗皮球给踢回了三大秘地。

    左右有亡灵出现在这片大陆就已然是触犯到了光武大陆的某些规矩,三大秘地是不得不站出来的,因此,陌殇将亡灵交给三大秘地派出来的人处理也无可厚非,若能顺带着找出那些潜伏在三大秘地中的奸细,于陌殇而言就是一石二鸟的美事。

    可让陌殇没有想到的是,他早早就递了消息回‘绝望深渊’,也早早就收到了赫连迎传给他的密信,信中写得很明确,除了他们‘绝望深渊’之外,其他两大秘地也是第一时间就认可了陌殇的提议,并且也对派来的人下达了不可违抗的死命令。

    这个命令既简单又直白,就是要求他们无条件听从陌殇又或是宓妃的安排跟调遣,不得有任何的疑异。

    陌殇已经承袭了紫晶宫,‘绝望深渊’自然而然是由他做主的,而宓妃同样已经承袭了云雾仙山,对于宓妃的很多指令,哪怕就是宓妃的师傅,前云雾仙山之主呼延宇齐也不能否决。

    因而,当陌殇在训斥紫晶宫的两位执法长老时,云雾仙山那两位长老也是拉耸着脑袋,一副乖乖听训的模样。

    正式承袭云雾仙山之后,宓妃就是当之无愧的云雾仙山之主,哪怕就是族中长老也不得在宓妃的跟前端架子,他们还是很认得清自己身份的。

    至于宓妃跟陌殇之间的牵扯,云雾仙山上上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们这一对儿可是得了前任仙主点头认可的,算起来紫晶宫跟云雾仙山就是一家人,哪怕陌殇跟宓妃还未成亲,但这不代表他们就能否认陌殇的身份。

    别看陌殇骂他们是骂得狠了些,说话也不中听,可若此时站在他们面前训斥他们的人是宓妃,两位长老光是想到那画面,就控制不住浑身发抖,可见宓妃在他们的眼里是有着何等重的份量。

    “就算本少主什么都不说,你们也都活到这把年纪了,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虽说没有连在一起,但你们莫要忘了这两片大陆是位于同一个界面的,尤其浩瀚大陆的气运与光武大陆的气运也并非一点关联都没有,本少主话里的意思你们都仔细的琢磨琢磨。”

    梦萝国的事情已经发生,纵使陌殇有通天之能他也无力回天,更何况他压根就没有那种能力去挽回什么。

    只是事情发生了陌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至少他要点醒这些人,让他们认清楚眼前的形势,别再造成更多无辜的伤亡。

    “那么多鲜活的生命无辜枉死,你们说天道会把这笔账算在谁的头上?”

    “……”

    “别以为你们手上没有沾染那些鲜血,你们就问心无愧了,既然你们瞧不起这片大陆上的生灵,那么你们又何必巴巴的跑过来。”陌殇对于光武大陆那些人生来就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很是不感冒,在他看来那些人不过就是井底之蛙,着实难登大雅之堂。

    “是我等错了,少主教训得是,请少主责罚。”

    紫晶宫两位执法长老跪下之后,云雾仙山的两位执法长老也恭敬的跪在地上沉声道:“梦萝国之事既已发生,还请殇少主指一条明路,也好让我等尽可能的去弥补。”

    离开云雾仙山之前,仙主就交待过他们到了这片大陆之后要听从宓妃的吩咐行事,不得违抗宓妃的任何命令。

    虽说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不是宓妃,而是宓妃的未婚夫陌殇,但他们两人却有一种宓妃亲临的感觉,只怕宓妃在场的后果还要更严重一些。

    到底陌殇还顾着他们是云雾仙山的人没有严惩于他们,总算还给他们留有几分颜面,可若是宓妃在此,那她断然不会给他们留半点的脸面,怕是受罚都是轻的。

    “你们呢?”

    东陵皇岛的两位执法长老因被陌殇身上的威压笼罩着,脸色很是有几分难看,想起岛主再三交待叮嘱他们的话,他们也是不敢在陌殇的跟前放肆。

    “呵――”看着那两人不服气的神色,陌殇不怒反笑,浅紫色的眸光渐渐加深转变成深紫色,周身的气息仿佛越发的强大,那双凤眸看向谁时,都有种令人透不过气来的窒息感,“你们大概还不知道,你们岛主的徒弟被熟人重伤险些一条命就没了,只怕……”

    南宫雪朗是东陵岛主所收的关门弟子,他在东陵皇岛也是露过面亮过相的,但凡东陵一族的人就没有谁不知南宫雪朗在东陵的受宠程度。

    “雪朗小子怎么样了?”

    “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伤雪朗那小子?”

    听着东陵两位执法长老异口同声问出来的话,陌殇轻勾起性感薄唇,却是半点要回话的意思都没有,“雪朗的天赋摆在那里,他的修为也摆在那里,这片大陆上能伤他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老夫实是不知殇少主这话究竟是何意思?”

    “还请殇少主把话说明白了,什么叫做被熟人所伤,你究竟在含沙射影的影射什么?”

    “本少主的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两位理解不了本少主也不怪你们。”

    “你…”

    “你们东陵皇岛的人本少主用不起,索性你们也高傲得很,在你们岛主到来之前,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莫要再出现在本少主的面前,省得本少主瞧了碍眼。”

    “什么?”

    “你是说岛主要来?”

    对于那两个老家伙的话陌殇是充耳不闻,全当什么也听不见,转头目光落到紫晶宫跟云雾仙山的四位长老身上,他抿唇道:“眼下趁着梦萝国还能被掌控,本少主希望你们即刻动身去梦萝国,务必看守好那里所有的死灵,绝不能让他们走出梦萝国半步,你们能做到吗?”

    “请少主放心,我等定当守好那里的死灵,绝对不会让他们出现在其他三国的领土之上。”

    “我等也听从殇少主的吩咐。”

    他们都很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旦浩瀚大陆被死灵所占据,那么光武大陆落不到好,三大秘地也极有可能一夕之间不复存在。

    毕竟,人有情,天道可没有。

    “你们刚好四人,你们一人负责一个方位,若能除掉一部分死灵,那你们就顺势除掉一些,若是没有那个能力就莫要逞强,本少主不会让你们独自支撑太久,来见你们之前就已经传了信回紫晶宫,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支援你们的。”

    眼见陌殇将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肚子里提起的那颗心也悄然落了地。

    要是只有几个村子的死灵他们还能自己就清除干净,可偏偏那是整整一个国家的死灵,就是累死他们,他们也做不到斩草除根不是。

    “在援军到来之前,本少主希望你们能完全封锁住梦萝国所有的消息。”

    “是。”

    “另外,梦萝国死灵暴动一事捂是捂不住的,本少主这么安排的主要原因就是多拖延几天的时间,这样你们也能等来援军,至于这片大陆即将爆发的战争不是你们能够插手得了的,是以本少主希望你们能认清自己的身份,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陌殇说这些话倒也没有避着东陵皇岛的人,他们就算不服他的管教,却也知道那些死灵若是走出梦萝国,继而蔓延到其他三国,届时,即便他们躲回东陵皇岛去也是活不成的。

    是人都会惜命,尤其以他们更甚。

    “请少主放心,我等都省得。”

    “那就好,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你们就即刻动身,也好早些稳定梦萝国的局势。”

    “是。”

    “到了梦萝国不管发生什么,切记都要将那边发生的事情如实回禀给本少主知晓。”

    “是。”

    这四人得了陌殇的吩咐,也知梦萝国那边等不起,很是默契的对视一眼,谁也没有搭理东陵皇岛的两个人,皆在心中默念什么口决之后,他们的身影便在原地消失了。

    等到东陵皇岛的两位执法长老想说什么的时候才发现人都已经不见了,而仍站在他们面前的陌殇却让他们什么都不敢说,只得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心里的憋屈简直都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天大地大,两位就请便吧!”话落,陌殇也如一阵清风似的吹走了。

    独留下两人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们直到此时也没想明白,他们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陌殇,怎么就被陌殇给弃了呢?

    猛地回想起陌殇说岛主要来,两人的眼中不由得都闪过一抹惧怕,谁知岛主来了会怎么惩罚他们,可要让他们去向陌殇道歉,他们又实在拉不下那样的脸面。

    “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要不咱们也去梦萝国,这样就算岛主到了咱们还能有个说辞?”

    “也罢,那就去梦萝国。”

    ……

    从哑夫的院子里走出来,身着一袭黑衣的东方云虎面色阴沉难看,宽大袖袍中的手紧紧的屈握成拳,黑眸里写满了挣扎之色。

    面对向他摊牌的哑夫,东方云虎纵使心中不愤,却也不能对着她发脾气,小不忍则乱大谋,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发赌不起。

    可从那个院子里出来,再想到梦萝国那么多无辜的鲜活的生命,东方云虎的心里真的非常难受,然而,为了不让漆老跟哑夫对他起疑,他不得不对着他们演戏,适当表现出他被隐瞒的愤怒。

    每天都过着戴面具生活的日子,东方云虎已经彻底的厌倦了,起初他以为他的父亲东方腥就算再怎么的野心勃勃,再怎么的利欲熏心,再怎么的视人命为草芥,可他还不至于无视一国普通人的性命,没曾想他……

    “东方大公子你这是…”

    “嘘!”

    那人一看东方云虎的样子就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立马会意的说了几句话,然后便恭敬的退下了。

    待他再次寻了机会方才闪身进东方云虎的房间,面色平静的沉声问道:“东方大公子。”

    “你来得正好,这封信你务必想办法亲手交到楚宣王世子或是安平和郡主的手上,一定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好,你放心。”

    “离开的时候小心谨慎一些。”

    “嗯。”

    虽是给宓妃传了信,但东方云虎心里还是很不安,想了想他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他必须得要做点什么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36】哑夫摊牌,陌殇震怒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