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58】步步紧逼,大战伊始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间一晃,转眼三日稍纵即逝。:::3

    这期间东陵靖领着自己的孙子亲上相府跟宓妃见了一面,也总算是见到了他一直都挂念不已的小徒弟南宫雪朗。

    话说从他踏足浩瀚大陆,得知梦萝国沦为死灵之地以后,东陵靖别的不担心,就是放不下南宫雪朗,要知道梦萝国不管怎么说都是南宫雪朗的家,南宫皇族的那些人更是他的亲人,只可惜一场死灵暴动,就让他彻底沦为了孤儿,从此天大地大,与他血脉相连的人也都不复存在。

    按辈份来算,南宫雪朗是东陵靖的徒弟,也就是跟他的儿子是同一辈的,可按年纪来算,南宫雪朗也就跟东陵靖的孙子差不多大小,在东陵靖的心里,他待南宫雪朗又何尝不是既当徒弟又当孙子一样来爱护跟疼爱的。

    只是他这个做师傅的待南宫雪朗再好,却也比不得他的亲人不是,这也是听说过梦萝国的事情后,东陵靖最不放心南宫雪朗的地方。

    怕就怕南宫雪朗失去理智,发了疯似的冲回梦萝国,毕竟事情已经发生,单凭南宫雪朗一己之力,他是什么局面都扭转不了的。

    见过南宫雪朗以后,东陵靖那颗提起的心总算是安稳的落了地,可弄清楚南宫雪朗是被何人所重伤险些丢掉性命之后,东陵靖的脸色不可谓不精彩,那变来变去的模样简直可以跟变色龙相媲美。

    听完南宫雪朗那些还算中肯客观的话,不但东陵靖的脸色变了,就连东陵靖的孙子东陵萧都是脸色大变。

    犹记得最初的时候,陌殇跟宓妃察觉到三大秘地中有内鬼,为免三大秘地遭受更多的损失,又或是生出什么不可避免的动乱,他们可是第一时间就传了消息回去。

    只是那些个人隐藏得极深,根本一点破绽跟痕迹都没有留下,一时间想要找到人根本就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只有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再来就是多一点防备。

    尤其是他们东陵皇岛,经过几番彻查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后,上至东陵靖下至东陵萧都几乎认定了东陵皇岛没有任何的问题。

    又岂知身处这样的乱局之中,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那些人的手还来不及伸到他们的身上,就已然向南宫雪朗动了手。

    碧落阁内看着东陵靖爷孙俩儿不断变幻脸色的宓妃很是淡定自若,她就神色平静无波的看着,什么都没说,更是什么都不打算做。

    有些事情如果他们不能下定决心,那么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

    也许宓妃还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向南宫雪朗下杀手的人,不然如何能触动东陵靖,又如何让东陵靖正视东陵皇岛的问题。

    虽说三大秘地各自为政,互不干扰,但到底三大秘地是连在一起的,其中一个不好必然就会牵连到另外一个,宓妃作为云雾仙山之主,她想的难免就会多一点,远一点。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东陵靖沉着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目光平静的看着宓妃,语气带着几分无奈,几许悲凉的道:“枉老夫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倒是没有你一个小丫头看得通透。”

    “如此看来东陵师叔是想明白了。”

    “说吧,你这丫头想要怎么做,老夫会不计代价配合你的。”东陵皇岛乃是他们东陵一族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地方,身为一岛之主的东陵靖绝对是不会让东陵皇岛败在他手上的。

    若说以往都是他太过心慈手软,那么事到如今他也不介意手段强硬一些,冷酷无情一些。

    “呵呵…这可不是我要怎么做,我想怎么做的问题,而是东陵师叔你要怎么办的问题。”该提醒的宓妃自认为她已经提醒了,至于东陵皇岛的家务事,她可没有半点兴趣去插手,“原本我还以为东陵师叔过来一趟,是因为要给东陵皇岛的某些人下手的机会,倒是没曾想……”

    后面的话宓妃并没有说出口,这也算是她这个晚辈给东陵靖留下的颜面。

    看着这般神情的宓妃,不但东陵靖憋红了一张脸,就是东陵萧亦是如此。

    话说,他们丢脸丢到这个份上也是够了。

    “丫头你放心,虽说老夫离开了东陵皇岛,不过那些人想要掀起大风大浪来也要问问老夫同不同意。”

    “唔,东陵师叔有此自信就最好不过了。”

    避开东陵皇岛的内奸不谈,东陵靖看了看南宫雪朗,又看了看宓妃,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就算没有梦萝国的事情这片大陆也必乱,丫头你是怎么打算的?”

    “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必然的趋势,远非人力可以扭转,自新月皇朝之后,这片大陆四大国鼎立的局面也已八百余年,是时候一统了。”

    “这样的想法你这丫头是什么时候有的?”

    “东陵师叔这话可就说错了,若非有人触碰到我的底线,这天下谁生谁死,谁亡谁灭又与我何干。”

    东陵靖:“……”

    他怎么就忘了这才是宓妃的性子会干出来的事情,阴鬼门若是没有在这片大陆生出如此多的事端,这个丫头又不会生出要助某人一统天下的野心。

    虽说他们三大秘地的人不管天下之事,可有些东西他们即便相隔甚远,却也是心中有数的。

    放眼整个浩瀚大陆,金凤国也许不是四国之中最强的那一个,却绝对是最有资格跟实力一统天下的那一个。

    且不说金凤国拥有一个战神寒王,就是宓妃跟陌殇其中的任何一个,就已然拥有左右大局的资本。

    “倘若琉璃国跟北狼国真有出色的帝王之才,这天下就是交到他们的手中那又如何,只可惜他们没有。”

    “丫头你就那般看好寒王?”

    “他好与不好,我说了不算,后世自会有人评说。”寒王是个天生的帝王之才,不然晚年方才醒悟过来的先皇,他也不会欣喜激动之下就将寒王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以至于造成了寒王的幼年坎坷经历。

    然,不能否认的是,没有那些经历的寒王就不是完整的寒王,只有历经过生死,寒王的成长才算没有半点的遗憾。

    “那小子的确不错。”

    “唔,这还挺东陵师叔的风格。”突然,宓妃笑眯眯的看了眼东陵靖,后者在宓妃的注视之下,莫名觉得老脸烧得慌。

    呼,这个丫头的眼睛素来毒得很,就算他年纪一大把了,很多时候心思难免都会被她给看穿。

    “咳咳…咱们言归正传,东陵皇岛那边你不要担心,老夫会清理干净的。”东陵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摇东陵一族的根基,谁动谁就得死,他平时看起来很好说话,可若真狠起来也绝对是狠得禽兽不如,“至于这边老夫亲自过来的消息已不是什么秘密,丫头你看老夫适合做点什么。”

    “我们都愿意听从你的吩咐,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之事你可以尽管安排我们去做。”领会了自家爷爷眼神里要表达的意思,东陵萧看着宓妃一本正经的开了口。

    在他们东陵皇岛是奉行以强为尊的,就算看年纪宓妃比他小,但论实力宓妃胜过他,东陵萧就觉得他的傲气在宓妃面前不算什么,他似乎也没什么可骄傲的资本。

    人贵有自知之明,在这一点上东陵萧就做得特别的好。

    南宫雪朗得到他家师傅的指示,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宓妃柔声道:“我们…”

    不料南宫雪朗刚刚开了一个头,宓妃就冷冷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大陆上当前的局势我可以摊在你们的面前,至于你们要怎么做可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但同时我也相信你们所做的都是为这片大陆好的事情,因此,不管你们做什么只要不违背你们各自的原则,那么我都没有意见。”

    一句话直接堵死东陵靖后面想说的所有话,他微抽着嘴角看着宓妃,只暗叹:这小丫头还真是半点亏都不吃。

    既然他们与宓妃的谈话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东陵靖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紧接着他们又说了些别的,等到东陵靖离开之时,天都已经黑透了。

    在宓妃还算精心的调养之下,南宫雪朗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他倒也没有继续留在在碧落阁,而是选择跟随东陵靖一同离开。

    离开相府的第二天,南宫雪朗跟东陵萧就随同东陵靖赶往了梦萝国。

    那个地方哪怕已经沦为死灵之地,那里却也是南宫雪朗的故乡,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回去看上一眼的。

    而东陵靖的另外一个东陵祺跟他的两个徒弟凤天和l山则是留在星殒城,他们不主动接近宓妃,却是暗中配合着宓妃行事。

    浩瀚大陆风雨飘摇,战事一触即发的时候,光武大陆也是风波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大陆上还有陌殇的势力鬼域殿坐阵,不然各个势力之间的平衡被打乱,只怕光武大陆的动乱比起浩瀚大陆还有激烈跟血腥。

    ‘绝望深渊’跟云雾仙山接到陌殇跟宓妃的亲笔信后都不动声色的排查起内奸一事,所有的一切进行得都还算顺利,隐隐也有苗头接二连三的冒出来。

    唯独东陵皇岛没有半点的进展,东陵靖的一次大意终究是让东陵皇岛在之后的日子里损失惨重,好在福祸相依,因着南宫雪朗之故,倒是东陵皇岛领先一步锁定了族内的野心勃勃的幕后之人是谁。

    “小姐。”

    “进来回话。”

    剑舞轻轻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看到正在书案前奋笔疾书的宓妃,嗓音清脆悦耳的道:“小姐,这是沧海传回来的消息,还有这个是琴郡送来的加急报。”

    “拿过来。”

    停下手上的动作,宓妃先是看过沧海传来的消息,澄澈的水眸里掠过一抹清浅的笑意,对于沧海这次办的事情她很是满意。

    可在宓妃看过琴郡送来的加急报后,她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半晌后冷声吩咐道:“准备一下,你随本小姐亲自去一趟琴郡。”

    “是,小姐。”

    很快主仆二人就出了相府,然后骑着马出了星殒城,一路急驰的途中,剑舞突然问道:“小姐为何不让他们帮忙?”

    “不是不让,而是静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宓妃一听剑舞的话就知道她口中说的是谁,只是东陵靖再怎么说也是东陵皇岛的一岛之主,即便他可以配合她的一切行动,却难保没有不听话,又或是自主意识太强的时候,为了断绝这些可能,宓妃不得不先下手。

    斩断他们所有的退路,让他们再次回头来找她,那样主动权就会完全握在宓妃的手里,届时,她再提出什么要求他们只有同意的份。

    “这…这要是一直都没有恰当的时机,那小姐岂不是要失去一个很大的助力?”

    “会有的,梦萝国死灵清除干净的那一天,就是大战爆发的那一天,待东陵师叔自梦萝国归来,也就是时机成熟之时。”而这些天时间里,也正好便于宓妃暗中了解东陵祺跟凤天和l山的脾性,这将有利用她后续的诸多安排。

    至于那个让宓妃一直都非常头疼的对手独孤若佳,值得庆幸的是东方腥短时间内不会再对她下达什么指令,而初次交手之后,再没有十足把握的前提之下,独孤若佳不会再冒然出第二次。

    这就等于是多给了宓妃几天的时间,不然宓妃还真不敢离开星殒城去别的地方。

    那无异于就是在拿南宁县主的性命开玩笑,哪怕她在南宁县主的身上下了双生咒,却也难保隔得远了她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内赶回来。

    ……

    梦萝国

    东方腥正如陌殇算计好的那样,收下陌殇的战帖他就算心中不愿却也不得不站出去应战,不然那几方势力根本就会发了狠的打压他,那不是东方腥想要得到的。

    可东方腥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跟陌殇的初次交手竟然会打得那样的激烈,时间消耗得那么长,偏他还没在陌殇手中讨到什么便宜。

    是的,不管东方腥也好,还是陌殇也罢,他们交手的时候都各自保存了一部分实力,没有完全展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然而,架不住陌殇会演戏不是,他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却让藏在暗中的几方势力跟东方腥都**不离十的认定了他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

    这也算是这一次交手,东方腥跟其他几方势力收获的唯一情报了。

    好歹他们知晓了陌殇的实力不是,下次应对起来就相对容易了。

    “少主,东陵皇岛的人到了。”

    “请他们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58】步步紧逼,大战伊始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