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0】步步紧逼,大战伊始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歹我们也是几方势力的负责人,此番前来也都是带着诚意来的,东方门主就这么把我们晾在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就是。”

    “话说倘若你们东方门主不想见我们,直接一句话交待下来就是,又何必让我们在此地枯等。”

    “即便东方门主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是不是由他亲自来给好一点。”

    “可不就是如此,你在我们面前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又岂有你说话的份。”

    “……”

    承书是奉了东方腥的命令来应付这几方势力的负责人,同时也正如他们所言要晾一晾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墙头草不是那么好做的。

    面对这些人的声声讨伐,承书英俊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就连那双漆黑的眼睛里也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作为东方腥身边的近身护卫,他很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至于旁人还动不了他,也不敢动他。

    既是如此,甭管这些人怎么挤兑打压他,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破山宗,无量帮,焚天门,真武门以及洛书宫五大势力的人眼见他们说了半天,就那么站在上首位置的承书根本不痛不痒之后,他们的脸黑了,心中一直隐忍着的怒气仿佛也达到了一个即将爆发的临界点。

    就算他们所属的势力比不得阴鬼门背景深厚,底蕴绵长,可好歹他们也是各自势力里面的一堂之主,什么时候沦落到阴鬼门内一个小小的护卫就敢如此无视他们的存在,简直没什么比这更打脸的了。

    “常言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几位都是要做大事的人,怎的连这么一点子耐心都没有。”门主交待只是要他晾这些人两个时辰,可没有让他把人给气走,眼瞅着他们已经是在爆发的边缘,一直沉默不语的承书也不得不开口说上一两句。

    要是真把这些人气走了,他也没办法向东方腥交差,有些安抚他还是可以给的。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们门主要是不想与我们谈合作,那我们也不能勉强,毕竟在很多年以前阴鬼门还是很厉害的。”破山宗的代表看着承书那张波澜不兴的脸,心里真是怒极,刻意咬重了‘很多年以前’这五个字。

    想当初的阴鬼门是真的很厉害,若是没有三大秘地出手,指不定阴鬼门东方一族就真的一统了整个光武大陆,这可是别的势力没有做到的事情,岂能不算是阴鬼门历史之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甭管以前的阴鬼门有多厉害,最后不一样是落得惨败收场,甚至于隐退之后,数百年都没有半点踪迹出现么!

    “东方门主既想谈合作又不愿拿出诚意,看来不过就是我们自作多情罢了,这合作之事不谈也罢。”

    “哼,你们阴鬼门是厉害,可那楚宣王世子,不不不,不该说是楚宣王世子,应该说是赤焰神君才对,有他坐阵梦萝国,即便就是我们讨不到什么便宜,想来东方门主也很是头疼,索性咱们什么也亏,全当白跑这一趟不就得了。”

    “隔岸看好戏这样的事情,我真武门怎么可以错过。”

    “哥几个说得对,那咱们就不妨看看赤焰神君跟东方门主一战,究竟最后谁是王,谁是寇,说不定咱们还能捡到些机缘也说不准。”

    承书:“……”

    听着这几人如此妄议他们阴鬼门,承书的眼里掠过一道森冷的杀意,不过他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用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冷冷的一一扫视过他们的脸,嗓音淡漠的道:“几位想要看戏,首先得想好能不能百分之百保证自己的脑袋还能留在自己的脖子上面。”

    这些人就是一群混蛋,想那赤焰神君向门主下战帖,后又与门主交手之时,他们就躲在暗处看,从头到尾谁也不站出来,谁也不出声,不就是想在跟他们谈判的时候增加自己手中的筹码么,说得那么好听做什么。

    他们来到梦萝国最大的目的就是得到一支死灵军,然后将这支死灵军打造他们最强大的战力,可想要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一是正面与陌殇为敌,从陌殇的手里强抢这些死灵,至于要付出什么代价,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

    是以,不到万不得己,他们根本不可能这个时候就正面与陌殇发生冲突,继而折损自己的实力。

    二是与阴鬼门谈判又或是结成联盟,只要他们的手里握有足够多的筹码,那么即便就是要求阴鬼门主动给他们一支死灵军又有何难?

    跟与陌殇正面交锋比起来,显然是跟拥有与他们差不多目的阴鬼门合作更为划算,他们在梦萝国这片土地上,又或是在即将展开的浩瀚大陆战局中,或主动或被动的助阴鬼门一臂之力,这样能将他们的损失降至最低。

    而事实上这五方势力的当家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虽然他们各自的势力都不算小,在光武大陆也算叫得上名号,但若真与阴鬼门放在一起比较,他们几乎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浩瀚大陆若是没有他们从中搅合局势也不会乱成现在这般模样,要是只有他们看到这片大陆的潜力,想要将这片大陆据为己有,而阴鬼门没有打这片大陆的主意,或许他们几个势力会争得头破血流,尸横遍野。

    但偏偏这个世上是没有如果的,他们看到了浩瀚大陆,阴鬼门也看到了浩瀚大陆,各方势力相争就会有输有赢,谁能笑得最后谁就是胜者。

    与东方腥合作虽说是与虎谋皮,但至少跟东方腥合作还有可能夺得这片大陆的掌控权,就算吃不到肉,总是能喝不少汤的。

    然而,若是不与东方腥合作,而是选择独来独往自己行事,那么就凭他们那点势力很快就会被赤焰神君给清剿干净,等到那个时候他们是什么都得不到。

    遂,这些人在来之前,他们各自的主子就告诉过他们能忍则忍,只要东方腥不是做得太过份,那他们也不能说走就走。

    可东方腥也真是够狠的,一出手就要先晾他们两个时辰,足以说明他们背后主子的心思,老早就被东方腥给摸得透透的。

    “我不过就是就事论事,倒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几位若是听了觉得心中不舒服,可以当作我什么都没有说。”承书跟在东方腥的身边时间长了,为了活命也为了在东方腥的跟前露脸,那察言观色的本事他可是学得炉火纯青,眼瞅着这些人脸上神色的变化,他那颗提得高高的心也是悄然安稳的落了地。

    这些人果然正如门主所料,他们翻不出什么大浪来,只要拿捏好分寸,他们就会乖乖听话。

    “想必我家门主那天与赤焰神君一战,诸位不说亲眼所见却也应该都有所耳闻,赤焰神君虽说年纪不大,武功修为却是非常的高深,门主不慎落败输给了赤焰神君一招半式,如今受了些许内伤。”

    一听承书主动说起那场激烈又精彩的交战,破山宗无量帮的这些个代表脸色都略有古怪,那日大战他们都是亲眼所见,可不单单是听说而已。

    赤焰神君的本事他们见识过了,可东方腥的本事他们也见识了,他们两人真要是拼起命来打一架,谁胜谁负还尚未可知。

    尤其他们各自的主子都觉得东方腥没有竭尽全力去对战赤焰神君,反倒是赤焰神君好像被逼出了真本事,一时之间他们的心难免就会偏向阴鬼门这边。

    且不说那场交战的输赢,只要陌殇跟宓妃有一天要守护这片大陆,他们的心就不可能偏向陌殇跟宓妃,谁让他们就是要占领这片大陆,掠夺这片大陆上有限的资源呢。

    “今日倒也并非故意让几位等这么长时间,而是大战爆发在即,门主要随时保证自己的实力不受影响,若有怠慢之处还望各位见谅。”

    几人心说承书真是好口才,明明就是东方腥故意要晾一晾他们,竟能被他说出如此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理由,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破山宗无量帮这些代表还能说什么,除了乖乖被晾在这里等东方腥出来见他们,难不成还能跟阴鬼门的人动手干一架?

    东方腥倒也很是守时,将这五方势力的代表晾足两个时辰之后,他才神色淡漠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出现。

    “承书,你先退下,本门主要与他们几方势力的代表好好谈一谈。”

    “是。”承书恭敬退下之后,顺带将殿门也给轻轻的关上,如此里外仿佛两重天。

    谁也不知房门紧闭的殿门,东方腥与那五方势力代表到底都谈了些什么,只知足足近两个时辰之后,那五方势力的代表方才神色凝重的从里面走出来。

    “你们也不用现在就做决定,待回去问过你们的主子,再来给予本门主回复也是一样的。”

    “如此,那我破山宗便告辞了。”

    继破山宗之后,无量帮,焚天门,真武门跟洛书宫都向东方腥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目送他们离开,东方腥才轻拂了拂衣摆上的褶皱,神情淡漠的冷声道:“但凡本门主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但凡与本门主作对的人,无论早晚都会被本门主亲自送下地狱。”

    站在东方腥身后的承书,只感觉到东方腥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意跟威压,他的额头上不一会儿就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强忍着双膝跪地的无力恐慌感。

    “本门主吩咐你的事情好好办,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仔细你的脑袋。”

    “是,门主。”

    “将赤焰神君给本门主盯死,本门主要回一趟星殒城,明日午时方归,你可知该如何办?”

    “回门主的话,属下明白。”等到承书抬头的时候,刚才声音响起的地方哪里还有东方腥的身影,他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

    短短不过几日时光,梦萝国关于如何处理那些死灵之事一触即发,迟早都有一场大战要爆发。

    而在此之前,琉璃国跟北狼国却在边境屡次挑衅金凤国的国威,三国兵马皆调动频繁,小规模的战征已经打了不下十余场。

    星殒城内仍是表面风平浪静,背地里却是风云暗涌,各种交锋接连不断。

    边关战事频发,纵然没能引得寒王亲自领兵出征去迎战,却也分散了寒王一半的心神,让得本就忙碌的他变得越发的忙碌。

    宓妃一边要应对突发事件,一边还要防备独孤若佳那条潜藏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手的毒蛇,好在楚宣王夫妇赶回璃城坐阵楚宣王府,赫连子衍得以脱身赶回星殒城助宓妃一臂之力。

    有了赫连子衍的相助宓妃身上的压力骤然减轻不少,不过为了确保金凤国墨氏皇族无事,宓妃左右衡量之后,还是决定让赫连子衍留在寒王的身边帮寒王,她自己还是按照她跟陌殇的约定行事。

    琉璃与北狼两国皇室已乱不说,各皇子为夺皇位不惜频频爆发内战,药王谷于乱世之中有着要守护天下的使命,不得已药丹只能将自己的四个徒弟分成两队,宓妃的大师兄跟小师兄赶往琉璃国,她的二师兄跟三师兄则是赶往北狼国。

    若能有幸稳定两国的乱局自是最好,若是不能那么这场祸及整个浩瀚大陆的大战便将就此拉开。

    “小姐,顺琨跟业炀到了。”

    “请他们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0】步步紧逼,大战伊始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