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2】再次出手,宓妃重伤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来也怪,独孤封是个有野心的男人,按理说他一直都非常看好的这个女儿,为达目的越早向相府下手就越好,他也应该越发高兴才对,可不知怎的他心里就是有种莫名发毛的恐怖感,这就好像原本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事情突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朝着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一面去发展是一样的。&&&{}{}{}{}

    尤其看到独孤若佳这自信满满的样子,独孤封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但深知独孤若佳脾性的独孤封就算心里直犯嘀咕,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泼独孤若佳的冷水,心中甚是不安的他,左右也不过就是自己谨慎小心,再谨慎小心些。

    见势不对他就抛下一切离开便是,甭管损失有多大,还能比他的命珍贵?

    “佳儿心中有数便好,有什么需要为父配合的地方佳儿尽管开口,为父就是不计代价也会帮佳儿达成的。”纵使心里的想法千千万万,独孤封面上仍是一副平静无波的模样,他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是有多么的精明,哪里能露出丝毫的破绽。

    “还是父亲心疼女儿。”

    “难道就你爹心疼你,你娘我就不心疼你了?”刚刚走到房外的独孤夫人正好听到独孤若佳这句话,想也不想就佯怒的开口道。

    “女儿给母亲请安。”独孤若佳好似料到独孤夫人会这个时候出现,她看起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反倒是独孤封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显然他没想到独孤夫人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不是没在府里么?

    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半点也不显,独孤封目光温和的看向独孤夫人,沉声道:“夫人过来坐下说话,佳儿自是知晓你心疼她的,这丫头打小就是个鬼精灵,在为夫的面前她肯定说为夫疼她,在夫人面前她肯定就会说夫人更疼她,反正就是想让我们夫妻更心疼她罢了。”

    “父亲真是太了解女儿了。”独孤若佳轻扯了扯嘴角,明艳动人的脸上满是小女儿娇态,宜怒宜嗔,倒是一副半点心机都没有的样子,“母亲。”

    “你个丫头真是…”要说对独孤若佳的了解,独孤夫人可比独孤封要更了解得多,也正因为太过了解独孤若佳是个怎样的人,其实很多时候独孤夫人都是惧怕独孤若佳的。

    纵使独孤若佳是她生的,可随着独孤若佳日渐长大,独孤夫人却发现她对自己所生的这个女儿感到陌生至极,然而,饶是如此必须依靠着独孤若佳的她,就不得不将自己的很多心思隐藏起来,哪怕就是独孤若佳也不能窥探半分。

    当独孤夫人的手指戳上她的额头,看着独孤夫人对她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独孤若佳的目光闪了闪,她难得上前撒娇似的抱住独孤夫人的手臂轻摇了摇,软声道:“母亲是个顶厉害的,不过因着母亲疼我,是以母亲在我的面前是最不厉害的人。”

    为保她对相府下手的时候万无一失,独孤若佳不但需要独孤封出手,她更加需要她的母亲独孤夫人出手。

    很早以前独孤若佳就知道她的母亲有一部分就连她父亲都不知道的隐秘死士,那些死士的能力不错,难得是她瞧得上眼的。

    她是因为一次意外发现那些死士的,可独孤若佳没想到关于那些死士,独孤夫人竟然毫无保留的全部告诉她,还说关于那些死士是早晚都要让她知晓的,毕竟那些死士在她百年之后都会属于她。

    “你啊你,真是越长大越贫嘴了,瞧瞧这都是跟谁学的。”独孤夫人轻点了点独孤若佳的额头,然后才笑着走到独孤封的身边坐下,满面含笑的道:“老爷有所不知,妾身刚出府不久就在街上遇到了寒王,眼见寒王很是有些着急的在调配军队,这才寻思着回府找老爷说道说道,不曾想你们父女已经在谈起事情来。”

    独孤封是个疑心极重又很小心眼记仇的人,独孤夫人跟他这么些年的夫妻可不是白做的,她说这些不过就是为了解释她为何在这个时候突然回府而已。

    “这会不会就是寒王布下的一个局,就算他要调兵遣将也不可能在大街上宣扬得世人皆知呀!”

    “这…”

    “半个时辰前,北狼国的军队刚刚攻破了青铜关,寒王此时在大街上调配军队倒也不奇怪。”北狼国会在这个时候全力攻击金凤国,那就是独孤若佳所授意的,她得到的消息自然就是最新的,其他人再快也没有她快。

    “北狼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攻打金凤国,他们还攻破了青铜关,这…他们想要做什么,难道是冲着寒王来的?”寒王虽说才不过二十出头,但他仿佛天生就是属于战场的,但凡他参与过的战征,无论大小从无败绩。

    尤其曾与北狼国的一战,可是让得北狼国损失极其的惨重,最后不得不求和平息战事。

    如今北狼国再次挑衅金凤国,他们是单纯的想要将寒王吸引到边关,还是打着别的什么算盘?

    “父亲也别想那么多了,天下已乱,这仗是迟早都要打起来的,由北狼国率先开战也没什么。”

    独孤封定定的注视了独孤若佳几秒,方才心思复杂的收回目光,如独孤若佳所愿的转移了话题,不再纠结于北狼国的问题,“既然寒王不是在布什么局,那佳儿你就直接告诉为父,需要为父替你做些什么,如此为父也好早做安排。”

    对于打仗会死多少人,又会有多少人流离失所,这些通通都不在独孤封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所关心在意的从来就只有他自己的利益。

    比如,这场仗打起来他能得到多少好处,他又可以获取哪些利益等等。

    “穆国公府跟相府素来都是同气连枝,彼此间说是穿的一条裤子都不假,女儿要对相府下手,还得有劳父亲将穆国公牵制住。”

    “牵制穆国公?”独孤封拧了拧眉,很快他又道:“牵制住穆国公不难,现如今还在相府的那三个穆国公府的小子需要为父找点事情绊住他们吗?”

    “当然,父亲能把他们弄走最好,省得他们留在相府坏我的好事。”

    “佳儿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为父保证不会让他们来坏你的事,你且放心大胆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嗯,待解决掉相府之后,夺取整个金凤国就相对容易很多,距离师傅成事之日也就不远了,届时父亲所渴求的一切都将不再是梦。”

    “好好好。”一连道了三个好,独孤封不禁在心里幻想起那无比荣耀的一天,“穆国公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为父现在就去安排,你与你母亲说会儿话吧!”

    “老爷等等。”

    “夫人还有何事?”

    “佳儿这就要出手了,妾身的意思是天城那里…”要说独孤天城也是独孤夫人的儿子,可不知怎的她就是对独孤天城信任不起来,哪怕经过种种证实独孤天城就是她的儿子,他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在独孤夫人的眼里,儿子哪里有女儿重要,若要让她在两者间选择一个,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女儿独孤若佳。

    “天城。”独孤封呢喃一声,这要是独孤夫人不说,他几乎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一时无言的他不由得抬眸看向了独孤若佳,半晌后出声道:“佳儿,你觉得要安排点什么事情给你三哥去做?”

    “三哥虽说身手不弱,可他最擅长的还是做生意。”

    “那佳儿的意思是……”

    “父亲不是正好要牵制穆国公府么,不妨让三哥全力攻击穆国公府名下的那些产业,如此虽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却也足以扰乱穆国公的心神了。”

    “嗯,还是佳儿想得妥当。”话落,独孤封又看向独孤夫人,沉声道:“夫人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让天城做他最擅长的事情,想来没什么可担心的。”

    等到独孤封大步离去,独孤夫人才起身看向独孤若佳低声问道:“佳儿,你不是说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不动手了吗?怎么突然又要动手了?”

    一连两个问题出口,独孤夫人那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紧盯着独孤若佳,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一丁点儿表情。

    “上次行动失败师傅已经重重的责罚于我,这一次出手许胜不许败,否则母亲怕是要失去我这个女儿了。”为了让独孤夫人放手助她一臂之力,独孤若佳也不介意放低姿态向她示弱。

    “胜败乃兵家常事,你那个师傅对你的要求也太严格了。”

    “严师方能出高徒,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女儿宁可现在多吃点苦,多受点累,也不想在与人交战中丢了性命,母亲可能明白女儿心中所想。”

    独孤夫人的眸光沉了沉,她看着独孤若佳脸色严肃的低声开口道:“佳儿,穆国公府有你父亲去牵制,穆国公跟穆家那三个小子都腾不出手来去顾及相府,相府那三个小子你又是如何安排的?”

    倘若不把温绍轩兄弟三人引出相府,只怕是还要生出意外,这是独孤夫人所不允许的。

    “母亲想到的女儿自然也想到了,相府那三个小子自有东方云龙去引开,且看他们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独孤若佳阴狠的眯了眯眼,上次她被自己的噬魂蛊反噬,那可当真是惹怒了她。

    既然短时间内取不了宓妃的性命,那她就一个个先杀了宓妃身边的人。

    也许直接伤或是杀了宓妃,这不能让宓妃觉得痛苦,可或杀或伤了她身边的人,她才会真正的发狂,真正的痛苦,唯有如此才能满足独孤若佳那扭曲的变态心理,她才会觉得痛快。

    “他一对三行吗?”

    “母亲别小看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师傅的儿子,没有些真本事他也活不到现在。”尤其据独孤若佳所知,东方云龙曾经那是媲美阴鬼门少主的人物,也是近段时间由于当年前门主夫人事件所谓真相暴露之后,方才受到她师傅冷落的。

    那样的男人绝对不甘心平庸,也绝对不甘心平凡,更加不会甘心处处受人欺辱跟打压,只要给他机会,他会不惜一切牢牢抓在手里。

    如今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为了讨好师傅,东方云龙一定不会放过温绍轩他们。

    “他们三兄弟倒也不足为惧,佳儿你能保证温宓妃赶不回来?”只要有那个女人在,他们想要动相府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若能将宓妃给绊住,结果就会很不一样。

    “自有师傅出手对付她。”

    闻言,独孤夫人高高提起的那颗心总算是稍稍落了地,她紧抿着红唇,半垂着眼遮挡了她眼底的深思,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高深莫测起来,“寒王被北狼国的战事绊住,只要佳儿掌握好出手的时机,他也顾不上相府,这样一来就只剩下宫里了。”

    “母亲分析得不错,女儿就是希望母亲能帮女儿绊住宫里那位。”

    “佳儿放心,母亲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就知道母亲有那个能力。”

    “很多时候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虽说一切都安排得极好,可母亲还是希望佳儿做好充足的准备,永远都别忘了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独孤若佳点了点头,心里不觉对独孤夫人生出一股不一样的情绪出来,这种感觉让她莫名有些排斥,却也没有过多放在心上。

    正如独孤若佳算计好的,东方腥从梦萝国赶回星殒城不为别的事情,他就是为了回来半路截杀宓妃的。

    即便不能杀了宓妃,至少他也要重伤宓妃,让得宓妃没办法在独孤若佳冲相府下手的时候赶回去。

    抓紧时间要赶回星殒城的宓妃,前脚刚出了琴郡,后脚就跟东方腥正面对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2】再次出手,宓妃重伤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