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4】再次出手,宓妃重伤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观月楼内,东凌月被来自东陵皇岛的神秘人成功吸引住视线,继而追着神秘人跳出相府,直至距离相府越来越远,却是半点未曾察觉他已被人所牵制。移动网

    看到神秘人从假山暗室出来那一刻,东陵月的目光就被其牢牢的锁定,此时的东陵月满心满眼都是倾尽所能抓住神秘人,解开笼罩在东陵皇岛内的重重疑云,全然不知他已落入敌人的圈套之中。

    要说也是独孤若佳算计得精,哪怕就是人心都一一被她算计在内,半点纰漏都没有。

    “他当真走了?”

    “回小姐的话,属下等人亲眼看着东陵月追在八爷身后离开的。”按照他们的计划,倘若八爷有机会,那么东陵月此番追着离开,必将是没命再回到星殒城的。

    于八爷而言,东陵皇岛的嫡系血脉死一个算一个,死一双算一双,最好是死干净才算妥当。

    “据你们的观察,他可有起疑?”

    黑衣人闻言微微一怔,接着语气低沉而又恭敬的回话道:“东陵月以为小姐会向温相夫妇动手,因此他赶到相府之后就藏身在观月楼中,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忘记观察相府内其他的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任何的异样,其实东陵月已经心生疑惑,不知他的担忧是对还是错。”

    在动手之前这一点绝对是独孤若佳做得最为高明的地方,她算每个人的心思都算计了几分,也将每个人可能会做的事情算计了几分,直到一切有利的条件全都偏向她的时候,她才怡然自得的出手。

    “而且属下也很疑惑,不知那南宁县主身中噬魂蛊一事知情人到底有几个,可若东陵靖是知晓南宁县主体内有噬魂蛊的人,那他在这个时候应当不可能丢下温相夫妇追着八爷离开才对,可若他不知情的话,属下又觉得颇有几分想不明白。”已经在宓妃手上吃过一次亏了,这一次再出手,不只独孤若佳很是小心谨慎,就连她手下的人行事也越发谨慎起来,生怕自己哪里没做好,继而触了独孤若佳的霉头,那他们就当真没有活路可走。

    “就算八爷于东陵一族而言非常的重要,毕竟南宫雪朗就是八爷他们一派之人所重伤,他对东陵月的诱惑很大,可若在知情的情况之下,又结合咱们制造出来的这些个因素,属下大胆猜测东陵月他不会离开观月楼半步,就算他要离开至少也会拖延时间到相府有其他的主子出现,否则他应会放弃追踪。”粗哑低沉的声音顿了顿,黑衣人接着又道:“除非八爷主动挑衅他,张狂的要跟他动手,不然东陵月不一定会离开相府。”

    听着手下人对东陵月一举一动的详细汇报,独孤若佳神色莫辨,她的心思素来没人猜得透,自打上一次之后,从她决定对相府下手之时,她就将有可能成为她前进路上阻碍的一切清理得干干净净,就算清理不掉她也想方设法的将其拖住,至少让他们在她动手的过程中想施以援手都不行。

    “你分析的这些也不无道理,只是温宓妃行事素来谨慎小心,本小姐目前也没有打听清楚她跟东陵皇岛之间有何关系,冒然无法判断她跟东陵靖的亲疏,是以她的态度还很难说。”

    独孤若佳虽说为人很自负自傲,但她绝对不是草包,心机跟城府都很深,行事也自有她的一套方式方法,哪怕就是面对比她弱小的敌人她也不会轻意小瞧了去,这也是她深受东方腥信任跟看重的主要原因。

    有时候天赋奇高固然是好的,可若太过目中无人,那就不太讨人喜欢,即便只是做为棋子都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压跟践踏。

    相反独孤若佳是个将自己看得很清楚,也从始至终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她说话做事都带着目的,也绝对是奔着她所谋求的东西而去。

    因而,跟这样的女人交手,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尤其她跟三大秘地之间有何联系这一直都是一个谜,派了那么多人出去都打探不到有用的情报,要说将他们连在一起的人就是南宫雪朗,呵,本小姐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固然南宫雪朗是东陵靖的爱徒,可区区一个南宫雪朗还不能影响到三大秘地中的其他两大秘地,独孤若佳的心里不是没有别的猜测,可她苦于根本拿不出证据。

    可若说三大秘地跟宓妃陌殇之间的关系这般亲密是源于三大秘地将鬼域殿给看进了眼里,不知怎的独孤若佳又觉这个理由压根无法说服她自己。

    她的师门虽强,独孤若佳却也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有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三大秘地不出手还好,真要出手的话阴鬼门当真能硬抗?

    光武大陆之上其他的势力兴许真的不能与阴鬼门抗衡,但若阴鬼门已经有不惧任何势力的实力,那她师傅又何苦耗费这么多年的心血经营这片大陆上的一切。

    说白了,东方腥怕的还是无法掌控全局,遂,他需要一再增加能够握在手中的筹码。

    “原本应该还详细调查一番的,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第一步已经迈了出去,本小姐万万没有回头的可能。”

    “属下誓死忠于小姐,请小姐下令。”

    “多日的准备等的就是今日这一刻,你且先行退下,随时听候本小姐的调遣。”

    “是。”

    说到底独孤若佳还是不怎么放心,有些事情她还需要再次确认才会展开最后的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独孤若佳将自己关在房里再次与东方腥取得联系,将近来发生的事情以及今日即将发生的事情都一一禀报给东方腥听后,她才缓缓说出她要做什么,又询问东方腥还有什么其他的交待。

    趁着他被陌殇‘打伤’修养期间,特地从梦萝国赶回来星殒城的东方腥,他要独孤若佳做的事情就是杀人。

    是的,杀人,先杀掉温相夫妇,紧接着就是被分散开的温家兄弟,至于穆家的人能杀则杀,若杀不了还可以先缓一缓。

    总之最后都是要死的,倒也不急于一时,但相府的人却必须要死。

    被东方腥点名的人,于他而言就是一把双刃剑,这剑即可伤敌亦可伤自身。

    他要杀的人,既是宓妃的逆鳞,同时又是宓妃的软肋,只要运用得好就足以让宓妃失去控制,再对付起来就相对容易很多。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如东陵月几人所猜测的那般模样,相府有东方腥想要得到的东西,为了将那件东西拿到手,别说只是灭了相府的几个主子,就是屠掉相府满门东方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出发。”得了确切的指示,为了抓紧时间独孤若佳速度也是极快,此次出手由她亲自领队。

    “小姐竟要亲自出手?”

    “此次事关重大且成败在此一举,本小姐必须亲自盯着才放心。”上次出手被反噬,独孤若佳就知道她能动手的机会不多,虽说她对自己的蛊术很有信心,却是架不住宓妃是个厉害的,她医毒双绝的名号可不是忽悠人的,保不准什么时候真就让她研究点什么出来,届时她再想动手怕是就难了。

    只是时至今时今日,独孤若佳都没有想明白宓妃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你说她明明知道南宁县主有问题,又为何要将这个问题隐瞒起来,她就那么有信心有她护着她的手伸不进去?

    可要说宓妃不知南宁县主具体是怎么一回事,那她上次也不会伤得那么重。

    这些年来独孤若佳替东方腥办事,她见过很多的人,也跟很多人打过交道,甚至曾经压在她头上的人都一一被她斩杀干净,还是头一回遇上宓妃这么个难缠的对手,当真是半点都窥探推测不到她的想法。

    每当她觉得抓住点什么的时候,宓妃就会冒出点别的什么,然后推翻前面的,也不知宓妃是不是故意的,总之是让独孤若佳很是头疼。

    但在独孤若佳头疼的时候宓妃面对她亦是如此,自她灵魂归来还是头一回遇上独孤若佳这种级别的对手,收拾起来不是一般的因难。

    针对相府的这一计谋是蓄谋已久的,独孤若佳这次亲自出手,从独孤府出来她就领着手下人住进了距离相府不过一条街的大宅子里面,站在院中最高的一处阁楼,正好可以将相府的观月楼瞧得清清楚楚。

    饲养噬魂蛊的饲主距离噬魂蛊越近,噬魂蛊的攻击力就越强,故而,下杀手的时候独孤若佳又岂会错过。

    相府・观月楼

    “啪――”

    “夫人。”听到脆响声的钱嬷嬷端着托盘的手猛地一顿,下意识就惊呼出声。

    “没没事,本夫人没事,就是可惜了这盆花。”温夫人闲来无事就喜欢自己修剪院中的花草,眼前摔在地上的兰花不说被她修剪得很是有些难看,现在竟连花盆都给摔碎了。

    她略显疲惫的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手里还拿着剪刀,神情有些恍惚。

    “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这两日怎么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要不要老奴去请府医过来瞧瞧。”说话间钱嬷嬷已经拿掉温夫人手里的剪刀,又扶着温夫人到软榻上坐下。

    皱着眉头看了眼摔在地上的兰花,钱嬷嬷低声吩咐道:“晓碧,晓芸,你们进来收拾一下。”

    “钱嬷嬷。”

    “老奴在呢,夫人这是怎么的了?”

    “也不知怎的,本夫人就是觉得心中不安,好像有非常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两天别说身边伺候的人发现她的异常了,就是她自己也是知道的。

    不管她做什么老是会走神,这一走神就难免会伤到自己,若非钱嬷嬷看顾得紧,指不定温夫人就要弄得自己手上大小伤不断。

    “夫人这是担心小姐?”

    “嗯,妃儿不在身边我这个做娘的哪能不担心,除了妃儿还有轩哥儿跟云哥儿还有宇哥儿,也不知他们在做什么,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

    “小姐武功高强,身边还有剑舞跟红袖跟着,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夫人放宽心就好,不然您要是病了小姐还不得心疼么!”说着,钱嬷嬷看着温夫人写满担忧的脸,抿着唇想了想又道:“大公子他们早上还来给夫人请过安,这也才出府没多长时间,要是夫人放心不下,要不老奴去告诉铁卫统领让他安排些人出去找找?”

    “这…”温夫人担心孩子的安危是一回事,可她又担心自己会拖孩子的后腿,要是坏了他们的事就不好了。

    “哪个做母亲的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夫人心里放心不下这很正常,相信就算公子小姐们知道了也不会生夫人的气。”

    “还是算了,也许是我想多了也说不准,这段日子几个孩子都忙得脚不沾地的,我还是别给他们添其他的麻烦。”想了想温夫人看着钱嬷嬷又道:“一会儿嬷嬷到前院书房看看相爷在不在,要是相爷没有出府的话,你就把相爷先请过来。”

    实是心里异常不安跟焦躁,温夫人心里憋着很多的话又不方便对钱嬷嬷说,只能看看温老爹在不在,要是在的话她跟自己的夫君说说也是好的。

    虽说钱嬷嬷对她忠心耿耿,温夫人对钱嬷嬷也十分信任,但毕竟有些话是不方便对钱嬷嬷说的。

    “那让章嬷嬷来伺候夫人,老奴这便去前院一趟。”瞧着温夫人的情绪波动很大,钱嬷嬷想着兴许找来相爷安抚一下也是好的,便也没想其他。

    “嬷嬷去吧,现在我也不用谁在身边伺候。”

    钱嬷嬷领命离开后,章嬷嬷跟温夫人的另外两个大丫鬟就进来伺候着,她们都是温夫人身边贴身伺候她的人,对于自家夫人这两日的异样都瞧在眼里急在心里,想安慰却又不知怎么安慰。

    巧的是钱嬷嬷刚刚走到前院书房,温老爹就皱着眉头想着事情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看到钱嬷嬷那一刻还略显诧异,嗓音暗沉的道:“可是夫人派你过来的?”

    “回相爷的话,夫人想要见见相爷。”钱嬷嬷行礼过后恭敬的回话道,然后想到温夫人的一些异常,她就倒豆子般的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还请相爷多开解开解夫人,这样忧思过重于夫人的身体无益。”

    “嗯。”

    这厢正好也有些事情想跟温夫人商量的温老爹快步回到观月楼,只是还没等他跟温夫人说上几句话,二等丫鬟绿烟就在门外说道:“相爷,夫人,大少夫人过来请安。”

    夫妻二人默默对视一眼,刚刚提起的话头又都咽回了肚子里,温夫人拧着眉头道:“快些请大少夫人进来。”

    也不知怎的,温老爹想起宓妃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一时之间漆黑深邃的黑眸越发的深邃,一望见不到。

    “琴儿先跟南宁县主说会儿话,为夫去交待铁卫办点其他的事情。”

    “嗯。”

    ……

    如今的宓妃跟南宁县主是绑在一起的,因着双生咒的存在,南宁县主所感受到的一切都会清晰的传达到宓妃的身上,以便于宓妃提前做出防御。

    虽说距离的远近不会影响双生咒的作用,但常言道远水解不了近渴,远在琴郡的宓妃就算手再长,她也不可能在事发的时候将手给伸回来。

    意识到独孤若佳极有可能会选在这个时候动手的宓妃不得不抓紧时间赶回星殒城,但愿她的预感是错误的,也希望她可以来得及赶回相府。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刚出琴郡没多长时间,宓妃就发现她被盯上了。

    如果仅仅只是被盯上宓妃还不会觉得头疼,偏那些人是冲着取她性命来的,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要追杀她。

    一路打打杀杀耽搁了不少的时间,那些独孤若佳派来的人也似乎知道在武力方面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因此,那些人压根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拖延她赶回星殒城的时间。

    也正因为如此,从琴郡到百里亭,宓妃身上的低气压简直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恐怖程度。

    百里亭位于琴郡跟星殒城之间,不等把身后那些人给解决干净,宓妃就发现这个地方等着她的人,方才是她真正的对手。

    “你是何人?”清冷的嗓音带着凌厉的杀伐之气,让得与宓妃相对而立,一袭黑色镶金边长袍的东方腥面具下的眼角猛地一缩。

    这是东方腥跟宓妃的初次面对面对碰,说来清楚彼此身份的两个人,宓妃的问话显得不免有些多余。

    “你既已知晓又何须明知故问。”

    “呵呵…”宓妃冷笑一声,她红唇轻抿,清澈却又幽深的水眸微微半眯着,淡定自若的道:“你是谁连自己都不知道,本郡主又岂知你是谁?”

    听着宓妃充满嘲讽的话,东方腥眉头一挑倒也没有动怒,他神色诡异莫辨的迎视着宓妃的目光,嗓音阴戾的道:“不知本门主是应当称你一声安平和郡主还是鬼域殿的君王妃?”

    “左右不过一个称呼罢了,东方门主随意就好。”陌殇跟东方腥在都灵城交手,保存了实力的陌殇重伤了同样保存了实力的东方腥,原本宓妃跟陌殇都觉得东方腥会趁此机会动梦萝国的那些死灵,却不料东方腥的目标是她。

    又或者说东方腥重伤根本就是冲着他们相府来的,独孤若佳定是今日会对相府下手,而东方腥除了是来牵制她,同样也是来取她性命的人。

    心里想着这些,宓妃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变未变,可她想不明白相府究竟有什么是东方腥迫切想要得到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把命留下。”纵使东方腥有很多个问题想要从宓妃口中得到答案,不过仅是这一个碰面就让他知晓,想从宓妃嘴里问出什么他怕是还没那个能力。

    面前这个女人看似温和,实则却是一个软硬皆不吃的,纵然你有绝对强过她的实力,可以将其碾压,可她若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即便他能说出一朵花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既是哪此,东方腥也懒得浪费口水跟宓妃说话,他要做的就是杀了宓妃。

    如果不能杀,那在收到独孤若佳的特别传信之前,他都要拖住宓妃的脚步,绝对不能让她回到相府。

    “想要本郡主的命,东方门主怕是还得拿出一些真本事才行。”

    “你与三大秘地是何关系?”

    “比起东方门主的这个问题,本郡主却是更想提醒你莫要拖延时间,你的这一套本郡主不吃。”话落,宓妃压根不给东方腥说话的机会,身影一闪就直接向东方腥发起了进攻。

    独孤若佳若今日对相府下手,那么很有可能她的哥哥跟表哥们都被引开了,甚至能帮相府的人家都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给绊住,她必须抓紧时间赶回相府,否则会有怎样的后果宓妃简直都不敢想。

    跟宓妃眼下面对的困局相比,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陌殇将要彻底将梦萝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换言之梦萝国的那些死灵跟亡灵,不出意外今日就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听闻你的武功修为比起赤焰神君也不差,本门主便试一试你的深浅。”

    “呵,难道东方门主就没有想过,你之所以能从梦萝国顺利脱身,靠的不是你装伤重的,假装在养伤,实则却是回来对付本郡主,而是你能回到这里,这一切都是陌殇算计好的?”

    “本门主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陌殇与他交战还保存了实力,但在东方腥的眼里也是小小的一部分,显然要他承认他被陌殇给耍了,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承认。

    “单凭东方门主一人就想杀本郡主么?那本郡主应该说是你的胆子大呢,还是你对自己太过自信。”话锋一转,宓妃边进攻边激怒东方腥,“你可知论武功修为,本郡主的实力其实在陌殇之上。”

    这句话传进东方腥的耳中,后者明显就是一僵,他看向宓妃的眼神越发的诡异莫测,“今日本门主一定要取你性命,乖乖受死吧!”

    宓妃:“……”

    谁生谁死尚未可知,这东方腥莫不是冒牌的,怎么自恋到这般地步,真是让人受不了。

    “噗――”

    一个不察被东方腥满是戾气的拳头给打中肩膀,宓妃整个人因惯性作用向后飞去,喉中一股腥甜,宓妃的脸色就是一白。

    “咳咳…作为礼尚往来本郡主定当还你两个拳头。”宓妃略显狼狼的站稳,她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好看的眸子定定的望进东方腥的眼里,声似寒冰般的道:“以往扬言要取本郡主性命之人如今都下了地狱,今日本郡主也送东方门主一程。”

    “好你个黄毛丫头,本门主这便了结了你。”

    别看只有两个人在对打,那激烈程度简直令人目瞪口呆,只见不过双方交手数十招,整个百里亭早已是面目全非,谁负一时难以评说。

    ------题外话------

    说明一下,最后几天断更是因为荨的手腕受了伤,伤到了筋导致手腕整个红肿用不上力气。

    另外,之前在评论区回复过亲们,本会在月底完结这点不变,目前荨也正在收尾,大结局最迟不会超过下个月5号,连载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谢谢亲们一路相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4】再次出手,宓妃重伤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