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5】再次出手,宓妃重伤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梦萝国

    “少主。``````”

    “进来回话。”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一袭紫色锦袍的陌殇负手而立站在窗前,看似他的人在这里,心却早已不知飘向了何方。

    若非是宓妃的坚持,陌殇是怎么也不意离宓妃那么远跑到梦萝国来坐阵的,他想呆的地方从来就只有宓妃的身边而已。

    虽说他继承了紫晶宫,身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使命,但那些东西跟他的小女人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那所谓的天下苍生落在他的眼里也不过‘麻烦’二字,他纵使是负了,谁又能对他如何?

    “回少主的话,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只等少主下令就可立即行动。”

    “嗯。”语气淡漠的点了点头,陌殇仍旧眺望着窗外还算入眼的景色,即便没有刻意释放威压,他那周身的气息仍旧是让紫晶宫这位执法长老有种双腿发软的颤栗感。

    面对陌殇莫名有种想要屈膝,又想要逃跑的感觉该如何是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梦萝国境内原本还算可控制的死灵变得越来越血腥嗜杀,他们从被亡灵咬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丧失了人性,留在他们脑海里的只有一个念头,为了不消散在这个世间,他们就要不停的吞噬同类的力量,最终让自己变得无比的强大。

    是以,高级亡灵之间的相互攻击很激烈,却也远远比不上死灵与死灵之间的优胜劣汰之战。

    完全沦为杀人机器般的梦萝国那些曾经的普通百姓,他们如今只剩下要吞噬自己同类获得更为强大力量的本能,其他对于外界的感知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只因这些死灵不仅数量庞大,而且攻击力也甚是不弱,哪怕就是陌殇初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也不由得心生出一股子寒意。

    除了一些感叹之外,陌殇对东方腥也是恼,是怒的,那个男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造如此杀孽,天道循环,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那五个势力与阴鬼门结盟了?”

    不知何时走了神的执法长老猛地听到陌殇的问话,几乎是反射性的身体就崩紧了,僵着嘴角略显结巴的道:“回回少主,他们结盟的过程虽说有些不愉快,但到底他们有着想要共同谋取的东西,倒也你来我往的搅和在一起了。”

    但凡如今出现在浩瀚大陆的来自光武大陆的势力,不说陌殇早就吩咐鬼域殿一一查了个清楚干净,就是随后自三大秘地赶过来的六位执法长老也花了些时间去调查。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纵使他们觉得自己的能力高人一等,却也不想因为轻敌而阴沟里翻船,有些该掌控在手的东西那是必不可少的。

    在这件事情上哪怕就是东陵皇岛那两位一直不太服从陌殇管教的长老都不敢大意,或许也只有那几个势力的人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他们可以在这个乱局之下捡便宜。

    孰不知,当他们打着主意要在浩瀚大陆占据一些地盘组建新势力的时候,自己辛辛苦苦在光武大陆所创建的势力已经一个接着一个被鬼域殿的人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收拾得干干净净。

    自进阶赛后,光武大陆上所有的顶尖势力就如同被重新洗牌,由陌殇一手创立的鬼域殿自是站到了所有大牌势力的顶端,谁也不敢轻意去挑衅鬼域殿之威。

    哪怕如今的鬼域殿没有陌殇亲自坐阵,可却架不住陌殇会招揽人才呀,他手底下的几员大将随随便便放出一个,那都是可以建立一方势力之人。

    如此情况之下,谁敢小瞧鬼域殿。

    东方腥执掌的阴鬼门迟迟没有在光武大陆冒头,而是咬死了要率先夺下浩瀚大陆,其中也未必没有东方腥对鬼域殿的忌惮之心。

    虽然他野心勃勃,却也清楚的知道,留给阴鬼门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阴鬼门出世失败,那么阴鬼门必将覆灭,这是东方腥绝对不意看到的,是以东方腥才能隐忍至此,否则别说浩瀚大陆早已乱成一锅粥,就是光武大陆也不会如现在这般太平。

    事实上说太平有点扯,若是没有鬼域殿勉强在压制着,那些个势力拿捏不准鬼域殿的底限在哪里,只怕平静了数百年的光武大陆早已掀起腥风血雨。

    可不管是这片大陆也好,还是那片大陆也罢,陌殇是个喜欢掌控全局的,至少目前为止两边的局势都还在他的意料之中,应对起来也还算得心应手。

    只是为免有的人狗急跳墙,来个拼死反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陌殇要操心的事情还有很多,看似淡定的他,平静的心绪也难免有所波动起伏。

    “因那一战东方腥被少主所伤,阴鬼门略显弱势,那几个势力倒也不客气,他们向东方腥提了不少不平等的要求。”说到这个他的眼里就掠过一丝丝冷嘲,东方腥要是一个好相与的,他们至于这般头疼?

    亏得那些个势力的主事人胆子够大,怕就怕到了后面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东方腥同意了?”

    “回少主,是的。”顿了顿,只听那长老又道:“东方腥会同意少主不是早就预料到了?还是说少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他们与东方腥合作就等于是在与虎谋皮,倒也省得本世子还要动脑筋出手收拾他们,如今让他们作为东方腥手中的棋子存在却也不错。”

    “是,少主说得对。”虽然他有点不明白陌殇具体指的什么,但他也不好意思问呀!

    “那些死灵已经不能留了。”等结果完那些死灵,陌殇就想第一时间回到宓妃的身边。

    自己家的小女人还是要放到自己看得到的地方他才能安心,也不知怎么回事,尤其是今日他的感觉尤其不好。

    平时哪怕很忙,可陌殇也是保持跟宓妃通信的,这两天没有收到宓妃的消息陌殇已经坐不住了,不得已为了早些回星殒城,他将毁灭死灵的计划提前了。

    “只等少主下令,属下等便立即行动。”

    “那……”

    陌殇刚刚转过身,性感的蔷薇色薄唇刚刚吐出一个字,便被‘砰’的一声撞门声给打断,只见他修长好看的剑眉轻拧了一下,紫色的凤眸掀起风暴,已然是动了怒。

    不经意间对上陌殇紫色的眸光,回话的长老不禁脸色一白,却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心中暗暗咒骂着谁那么大胆竟敢擅闯陌殇的房间,不要命了这是。

    他倒是想要呵斥出声,但无奈陌殇没有表态,长老也是觉得自己委屈。

    “抱歉,事出紧急,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收到消息的南宫雪朗也没想太多,就想赶紧让陌殇知道,也好立即拿个主意,时间拖得越长貌似对他们越不利。

    于是就有南宫雪朗‘砰’的一声撞门闯进房的一幕,他当真是急得忘了要敲门这事儿。

    “怎么回事?”原本是要挥出去的手在看到是南宫雪朗的时候猛地收了,陌殇声似寒冰,饶是南宫雪朗听了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咳咳…别看在宓妃面前陌殇没把南宫雪朗这个惦记他媳妇儿的男人放在眼里,但在其他地方其他时候,陌殇对南宫雪朗那是本着能打压就可劲打压的心态。

    特么的,但凡惦记他家小女人的男人都该拖出去丢得远远的,哪怕现如今南宫雪朗对宓妃已经放了手,只站在朋友的立场祝福宓妃,可架不住某人心中仍是非常的不舒服。

    南宫雪朗:“……”

    对上陌殇几乎没有情绪波动的紫眸,南宫雪朗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话说刚才有那么一瞬,他是觉得陌殇要毫不留情给他一掌的。

    至于最后为何收了手,大概也只有陌殇自己知道。

    “南宫…”

    陌殇刚刚喊出南宫雪朗的姓氏,没等把后面的话都说出来就见南宫雪朗立马将他的话打断,刚才的一丝恍惚也消失无踪,他目光定定的看着陌殇沉声说道:“东方腥没在皇城里。”

    “什么?”

    “我是说东方腥他没在皇城里面,我猜测他可能回了星殒城,宓。呃,温小姐可能有危险。”梦萝国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要说谁最心痛,那无疑就是南宫雪朗了。

    枝繁叶茂的南宫皇族,如今也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放眼望去那些曾经淳朴可亲的百姓变得面目狰狞,血腥嗜杀,没有亲眼看到的时候他还心存侥幸,想着也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或许还能挽回。

    可当他踏上梦萝国的土地,眼睁睁的目睹了那一切,南宫雪朗方才明白,来之前他心里所想的那些,不过就只是幻想罢了。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意外,莫不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心中所预料的那样?”按理说听到宓妃有危险陌殇应该不会如此平静才对,可看着眼前的陌殇,南宫雪朗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他知道陌殇跟宓妃之间是任何人都插足不进去的,别说他没有机会,不是连寒王也一样么!

    但看到陌殇仿佛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担心宓妃,不得不说南宫雪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对陌殇说点什么,却发现他根本什么立场都没有。

    “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东方腥离开多长时间了?”宽大袖袍中紧握成拳的手泄露了陌殇心里并不如他所表现出来的这般平静。

    他与东方腥一战,两个人看似都倾尽了全力,实则两个人都有所保留。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陌殇用了全力,继而将东方腥给击败,并且还重伤到了东方腥,而事实上却是东方腥有意示弱伤在陌殇的手中,目的就是为了在陌殇的眼皮子底下偷溜回星殒城。

    换言之,东方腥从一开始要对付的人就是宓妃,而不是陌殇。

    意识到这一点,陌殇就不由得心生后悔,他不该保留实力,他应该一举杀了东方腥才对,管他还有没有什么大招没放,管他什么大局不大局。

    “消息是刚刚收到的,但东方腥离开的时间不算短,只怕早就到了星殒城。”

    “既是如此,那就趁东方腥不在,彻底斩断他的这条退路吧!”话落,陌殇看也没看南宫雪朗一眼,挺拔修长的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紫晶宫的执法长老一见,他向南宫雪朗点了点头,嗓音低沉的道:“那个…南宫公子,老夫也告退了。”

    虽说他在陌殇的面前自称属下,但身为紫晶宫执法长老的他,面对南宫雪朗的时候却不用自降身份,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要恭敬屈膝也只是针对紫晶宫赫连一族的人。

    站在原地怔愣片刻,实在想不明白陌殇心思的南宫雪朗烦躁的拍了拍脑门,然后看着他的疾步而来的东陵靖开口说道:“师傅,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没看出来他已经在愤怒爆发的边缘了吗?”陌殇的修为到底有多深,饶是东陵靖现在都看不透,只隐约知道惹毛陌殇不会有好下场,尤其是在触了他逆鳞的前提之下。

    南宫雪朗:“……”

    “东方腥此举明显是蓄谋已久,只怕他们两个都没有料到这一点,若非今日要毁灭那些死灵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怕那小子立马就会甩手走人。”

    “虽然东方腥有很大的可能是冲着宓妃去的,但宓妃的修为并不弱于楚宣王世子,东方腥想要得手怕是不易。”

    “正是这个理,否则你以为那小子还能顾得上这些死灵?”无疑陌殇是相信宓妃的,可他相信是一回事,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但就像东陵靖猜测的这样,当前这样的局面之下,不管宓妃危险不危险,她是一定不会赞同陌殇在眼下放手不管的。

    遂,陌殇听了南宫雪朗带来的这个消息,此时正满心都压着一团火,谁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

    “别忘了我们的来意,主角都走了,我们也要赶紧跟上配合他的行动。”

    “是,师傅。”

    “萧儿。”

    “爷爷。”

    “这次行动你不用参加,但你务必要将那两个人给牢牢盯死。”

    “知道了爷爷。”

    “小心把自己藏好,莫要打草惊蛇。”东陵靖之前的确没把内奸之事放在心上,尤其是在他查探后没有异常的情况下,然而现实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东陵皇岛乃是东陵一族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之地,任何想要打破这个平衡的人,东陵靖是不会允许他存在的。

    “是。”想到那两个隐藏极深的执法长老,东陵萧的眸底划过一抹厉色,一旦他们当真背叛了东陵一族,那他必将亲手了结他们。

    “雪朗,你随为师走。”

    “是,师傅。”

    ……

    此次东方腥将宓妃困在百里亭,他打的主意绝对不是试探宓妃的功夫好不好,而是对宓妃抱着必杀之心的。

    即便宓妃有保命之法,那么于东方腥而言,他也务必要重伤宓妃,至少要让宓妃失去一战的能力,不然宓妃跟陌殇的存在对于他的威胁实在太大,让得他做任何事都束手束脚很不自在。

    因此,东方腥攻击宓妃半点都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不似与陌殇对战还有所保留。

    面对一个精于巫蛊之术,又热衷于偷袭下黑手且实力还很强横的东方腥,宓妃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应对,对打起来哪里还能保留实力。

    或许刚开始宓妃还有隐藏部分实力,不拿底牌的念头,但在一次次进攻与防守的过程之中,宓妃清楚的意识到,如果她还有这样的念头,那她保不准真会将命给交待在东方腥的手里。

    显然,什么被陌殇重伤这不过就是东方腥的一个脱身之计,也许他确实是被陌殇伤了,但绝对没有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

    阴鬼门能传承至今,要说没有些特别的底蕴,宓妃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以你如今的年纪能拥有这样的修为,饶是本门主也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天才。”只可惜这样的天才虽好,不能为他所用也是不能留下的。

    “东方门主藏得也挺深。”

    “哈哈哈…”东方腥与宓妃交手数百招,期间他的拳头打过宓妃,当然宓妃的拳头也没少往他的身上招呼,就是比起陌殇来都毫不逊色。

    这个丫头跟那个小子还真不愧是一对,年纪不大那一身修为便是很多人拍着马也追赶不上。

    “赤焰神君武功不错,但他到底年轻了些。”若非东方腥还占着年龄的优势,连他自己都不敢保证,假如陌殇跟他差不多岁数,两人交手他铁定是不敌的。

    但越是如此东方腥就越发明白,陌殇也好,宓妃也罢,这两个人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否则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将他东方一族给无情的覆灭。

    “强者的世界里可是不分大小的,东方门主倒是不用替自己的无能找借口。”身处浩瀚大陆宓妃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敌手,只有在光武大陆她才遇到过几次需要她拼尽全力才能战胜的对手。

    无疑东方腥是很强大的,不然他也坐不稳阴鬼门门主之位,但他越是强大宓妃就越是兴奋,那双晶亮的水眸里没有半点惧意,哪怕对战过程中她已经挂了彩,却是战意越发的浓烈。

    这一战,东方腥不会退,那她更加不会退。

    东方腥既然想要她的命,那得看他是不是也舍得拿出自己的命。

    “伶牙俐齿。”

    “呵――”宓妃冷笑一声,清澈的双眸染上凌厉的杀意,她神色淡漠的扫了眼已经毁得不能再毁的百里亭,只见这方圆百米范围内,别说那标志性的亭子,就连周围的树木也无一幸免,不是齐腰被折断,就是连根都被轰了出来,地面更是坑坑洼洼,没有一处好地儿。

    “本郡主可是早就说过,你想要本郡主的命,就看你准备付出点什么,眼下你我半斤八两,东方门主要是再不拿出真本事,怕是要不了本郡主的命。”

    “既然你想死,那本门主就成全你。”

    放眼阴鬼门中,除了独孤若佳拥有噬魂蛊之外,东方腥也是拥有一只的。

    他虽有偷袭宓妃,却也心知宓妃是个懂医又擅使毒的,故而他并不曾对宓妃下毒。

    只是就连东方腥也没有想到宓妃会如此的难缠,他与她交手已经近一个时辰,然,他虽有伤到宓妃却并未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害,与此同时他自己也被宓妃弄得颇为狼狈,说起来他们这样的情况是僵持的,倒是谁都没有讨到便宜。

    继续这样拖下去,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宓妃都没有好处,东方腥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看来诚如宓妃所言,他不得不出绝招了。

    “那就看看到底谁死。”宓妃眼下最缺的就是时间,而东方腥恰恰就是来拖延时间并杀她的,这让宓妃无比的恼怒甚至是焦躁。

    此地距离星殒城还有一段距离,而让宓妃慌乱的是她感觉到噬魂蛊在蠢蠢欲动了,换言之,独孤若佳她出手了。

    她与东方腥在武功上处于伯仲之间,不出意外的话东方腥杀不了她,她也杀不了东方腥,可眼下宓妃要的是赶回相府而不是杀东方腥。

    面上沉着冷静,情绪没有半点波动,可宓妃的心里却是各种想法轮番上阵,搅得她不得安宁,也越发担心起她的爹娘和兄长来。

    咬了咬牙,为了尽快脱身宓妃也只能选择冒险一试,她要摆脱东方腥,唯今之计只能动用禁术了。

    “噗――”

    又是一次倾尽全力的对轰,宓妃不过片刻的分神,东方腥就抓住机会一脚踢在宓妃的胸口,而后得意的看着宓妃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溅而出。

    被踢中的那一刻宓妃反应也很快,凌厉的掌风扫向东方腥,愣是逼得东方腥足足后退了数十步方才稳住脚步,喉间也是涌上一丝腥甜,却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这个该死的黄毛丫头果然不简单,下一刻东方腥就召唤出了数都数不过来的剧毒蛊虫,地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绿豆大小的蛊虫铺天盖地的向宓妃涌去,那画面光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恶心得直想吐。

    “该死。”宓妃足尖轻点,整个人便离开地面,暂时悬浮于半空中。

    没有时间留给她多想,也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伤势,她双手飞快的结印于胸前,疯狂的催动禁术。

    等东方腥意识到宓妃要做什么再想阻止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5】再次出手,宓妃重伤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