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6】血焚之术,千均一发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噗――”

    “少主――小-说――”

    “殇小子。”

    “楚宣王世子。”

    这还没对死灵下手,陌殇就猛地当场吐出一大口血来,惹得紫晶宫的两位执法长老,还有东陵靖跟南宫雪朗都急呼出声。

    眼下这什么情况?

    说好的要将梦萝国这些死灵斩草除根,彻底斩断阴鬼门的后路?

    敢情他们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双方尚未交战陌殇就吐血了?还是说上次陌殇与东方腥一战,压根不是东方腥被陌殇重伤,而是陌殇被东方腥给重伤了。

    又或者说东方腥那个擅使巫蛊之术的老东西背地里向陌殇下了黑手,这才是东方腥有恃无恐自信满满离开梦萝国去对付宓妃的真正原因。

    一个个问题盘旋在众人的头顶,憋不住心里的话想要张口问问,不期然间对上陌殇那双勾魂夺魄的幽深紫眸,不知怎的就仿佛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刺骨的冰寒之气中,下一刻就要透不过气来的样子。

    “咳。咳咳…”陌殇伸手抹去嘴角的鲜红的血迹,淡紫色的眸子渐渐转变成深紫色,那浓郁到似是化不开的紫色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那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的强大气息,直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只见陌殇的眸光越来越深,那紫色从明艳到暗沉,平时他只有眼珠是紫色的,顷刻之间,就连陌殇的瞳孔都变成了绚丽的紫色。

    这种紫色极其的漂亮,也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却又是异常危险而致命的,仿佛谁若是不小心接触到他的目光,下一刻就连灵魂都会被焚烧殆尽。

    面对陌殇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一刻带给人的感觉如此的直观,若是有可能的话,他们都下意识的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立刻马上,先转身,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走。

    对,就是逃走。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面对危险他们会不自觉的保全自身,而此时陌殇给他们的感觉实在太危险了。

    听着陌殇的轻咳声,又看着陌殇神色莫辨的盯着修长如玉指间沾染的血迹,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东陵靖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残酷的事实告诉大家,关于楚宣王世子的眼睛看不得这个传言,那妥妥的是千真万确的。

    “楚。楚楚宣王世子你你没事吧!”南宫雪朗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只是心中不免感叹,果真楚宣王世子的眼睛看不得。

    他不过只是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瞄到了一下陌殇的双眼,那一瞬若非他的反应迅速,只带现在他都不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

    虽说心里有些许猜测,可南宫雪朗还是无法解释陌殇此时的反常,难道发生了什么脱离陌殇掌控的事情,更确切的说莫不是宓妃出事了?

    如果不是他心中所想的这样,那南宫雪朗还真想不出有什么事情是能让陌殇这般失态的。

    在他的心里陌殇是非常强大的,放眼这世上能让陌殇吐血的数都数得过来,就拿眼前的人来说,怕只怕就连他的师傅都不定能在伤了陌殇之后,还能保证自己好好的。

    “本世子无碍。”在陌殇短暂的虚无世界里,他听到南宫雪朗的声音,抬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那紫到发黑的眸光顷刻之间又变成了淡紫色,仿佛之间的一切不过只是其他人的错觉。

    至于究竟是不是错觉,大概也就只有陌殇自己才知道。

    “没没事就好。”话说南宫雪朗也不想结巴,怪只怪陌殇之前的反应跟变化太过惊悚了,他一张嘴说话就成了这样,实在有些丢脸。

    “咳咳。既然殇小子你没事,那怎会突然吐血?”南宫雪朗好忽悠,东陵靖却是不好忽悠的,他可不认为陌殇会无缘无故的吐血。

    别看东陵靖将自己的徒弟们调教得乖巧听话,也将自己的儿孙调教得服服贴贴,论起来的话好歹陌殇也能算是他孙辈的,可偏偏东陵靖拿不准陌殇这个小子,对陌殇莫名有种畏惧……

    咳咳…说错话了,说错话了,他怎么能承认他怕陌殇,这实在太丢长辈的脸。

    孰不知,就算东陵靖承认他惧怕陌殇也没什么的,不是还有陌殇的嫡亲外公惧怕在前么!

    “是啊,少主。”

    “少主您真真的没事?您要是受了伤的话,可可千万别瞒着属下等人。”

    “难不成殇少主是被暗算了吗?”

    “殇少主你当真不要紧,你要是有个好歹我们可怎么向少主交待,少主要是怪罪下来……”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得欢畅,丝毫没有察觉到陌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周身萦绕着的低气压迸射出去都能压得死人了。

    见此情景南宫雪朗的嘴角也是跟着狠狠一抽,话说这些家伙还有没有一点眼力劲了,都没瞧见某人的脸色越来越黑,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了么!

    还是东陵萧看得清楚又明白,感受到从陌殇身上散发的冷意之后,他就悄悄的退开一点,再退开一点,至少保证在某人发火的时候,莫要殃及他这个无辜的池鱼。

    “全都给本世子闭嘴。”

    嘎――

    随着陌殇的一声怒喝,说得正起劲的几人就好似被人死死的掐住了脖子,堵在喉咙口的话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上不来下不去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可是他们胆子不太,实在不敢去触怒这个时候喜怒不定的陌殇呀!

    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发疯,然后他们一个个全都要跟着倒霉。

    “殇小子你…”

    “一切按照计划行事,梦萝国这片土地上的不管是死灵还是亡灵都要一个不留。”本就心绪不定,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的陌殇在得知东方腥离开梦萝国,赶回星殒城去对付宓妃之后,他就非常的不放心,生怕东方腥会伤到宓妃。

    于是,陌殇的情绪就一直处于被迫积压着的趋势,可同时陌殇心里又明白,摆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良机,他必须牢牢抓在手里,不然宓妃铁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瞧。

    哪怕他是因为担心她而错失的良机,宓妃却是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犯错的。

    遂,别无选择的陌殇只能选择忍,不管心里有多担心宓妃的安危,在完美解决梦萝国死灵事件之前,他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因此,陌殇面前就有一条路,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梦萝国所有的危机,然后抓紧时间赶回星殒城,但就连陌殇自己也没有想到,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离开宓妃之前,他瞒着宓妃在她身上动了一点小手脚,其目的就是不管他离得有多远,只要宓妃发生危险他就可以第一时间感应得到。

    刚才他突然吐血,必然就是宓妃遭遇了凶险,可恨的是他不能立马赶到宓妃的身边护她周全,这让陌殇的心里憋了一把火,并且那把火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若非在他的感应中宓妃没有生命危险,不然此时哪里还看得到陌殇的身影,他老早就跑了。

    可饶是如此也架不住陌殇有颗担忧宓妃的心呀,从来没有哪一刻他那么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多长出几双手几双脚出来的,那样行动起来速度不就翻倍了么!

    “除了自己人,一个不留。”

    闻言,以东陵靖为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陌殇那张俊美如谪仙,狂傲邪魅却又如妖似魔,神色莫辨的俊颜,但又无一人胆敢直视他的双眼,仿佛看过他的眼就当真要万劫不复似的。

    短暂的沉默寂静过后,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负手而立,傲然站在他们前面的陌殇,一袭紫衣倾天下,银发随风飞舞,紫眸傲世天下。

    举手投足间,王者霸气浑然天城,手指之处,便可君临天下。

    “本世子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争取用最短的时间灭杀最多的死灵,谁如果在行动中抱有其他小心思,胆敢坏了本世子的事,呵呵…”听着陌殇的冷笑声,众人只觉心下一沉,有种被猎人给盯上的颤栗感,“那就不要怪本世子心狠手辣,出手无情。”

    遇神诛神,遇魔弑魔,天若阻他,他便逆了那天。

    要不是那些人因一己私欲整出这么多的事情,他又岂会东奔西跑,竟然都没有时间守在自家小女人的身边,撇开这点不谈,尤其他家小女人还有危险,这点就越发不能原谅。

    既然触怒了他,那就誓必要有人站出来承受他的怒火,否则岂不太便宜了某些人。

    东陵靖看了看陌殇,心道:这叫什么没事,这分明就是事情大发了。

    “那什么,阴鬼门除外,那几个势力的人要怎么办?”直觉告诉南宫雪朗怕是宓妃真出事了,否则陌殇也不会这般失控。

    虽说此时的陌殇看起来很正常,之前短暂的变化仿佛就只是给人的错觉,但南宫雪朗对于陌殇的异常几乎不作第二想。

    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陌殇之所以没有暴走,大概是宓妃兴许受了伤,但眼下尚未有性命之忧,是以陌殇还能压制自己的怒火。

    可这怒火光是靠压是不行的,他此时正急需一个发泄怒火的出口,看来谁都别想阻止他了。

    “左右都不是好人,杀了又有何妨。”

    “那便杀了。”

    “那些人搅得这片大陆不得安宁,眼看战事就要爆发,能让那些人损失些人手也是功德一件。”

    “对对对,那几个势力的人原就该死,他们跟阴鬼门结成联盟那就更加该死。”

    “请少主下达指令。”

    看着群情激愤的几人,东陵靖嘴角一抽,额上瞬间就挂满了黑线,他抿唇看了孙子东陵萧一眼,递了一个只有他们祖孙才明白的眼神给他,眼见东陵萧冲他点了点头,他才看向陌殇道:“殇小子,今日老夫也听你的指挥,你且将我们各自要负责的区域都划分一下,咱们不妨就来比比看,谁消灭的死灵数量最多。”

    “好。”陌殇目光幽幽的扫了眼东陵皇岛那两位执法长老,倒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神色自若的下达了一个又一个的指令,一副对在场的人十分信任的模样。

    以至于陌殇的心里是如何盘算的,除了陌殇自己跟他的心腹之外,谁也无法窥视半分。

    “大家都明确了吗?”

    “明确了。”撇开陌殇不谈,东陵靖无疑就是在场所有人中威望最高的,毕竟他也是东陵皇岛之主不是。

    听得他的话,又怎会无人回应。

    “雪朗若是不忍心可以不出手。”

    “不,师傅,我要亲手结束他们的痛苦。”像死灵一样的活着,那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

    早在今日之前,陌殇就给了南宫雪朗一个惊喜,是的,那对别人而言不是惊喜,但对南宫雪朗而言却是一个惊喜。

    终于在那一次分离之后,南宫雪朗见到了他的父皇,只可惜他的父皇已经完全不认得他。

    在静静陪了明帝一段时间之后,南宫雪朗亲自送了明帝上路,让得明帝得以解脱。

    “本世子先行一步,但愿你们不要让本世子失望。”早就控制不住要大开杀戒的陌殇,虽然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却也是将他们的心思摸得**不离十的,“宫殿里的人交由本世子亲手来了结。”

    “呃…”众人呆愣片刻,无比乖顺的道:“好。”

    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陌殇的身影如同一道紫色的闪电劈向那座宫殿,不出片刻便听到里面传来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喊声。

    那些声音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由强变弱,直至消失……

    而那金碧辉煌的宫殿,似乎也经不起某世子的冷血摧残,不过眨眼之间就沦为一片废墟。

    此情此景落在东陵靖等人的眼中,他们的小心肝立马就崩紧了,然后果断又迅速的各司其职,心想着他们千万别被陌殇给惦记上。

    那人都杀红眼了,他们一点不想跟陌殇碰面,就算是面对那些让他们头皮发麻,数量多到数不过来的死灵,也好过被某世子冰冷的目光给静静的注视着。

    “阿宓,等着我,我很快就来助你。”

    “阿宓,你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是伤了哪里,可别怪为夫要惩罚你。”

    “当然,谁若敢伤你,为夫定叫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陌殇心里想着宓妃,手上的动作也就越来越快,招杀也越来越凌厉,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然是杀招。

    一个个扑向他的死灵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没等扑向他就一个接着一个的飞灰烟灭,半点残渣都不剩下。

    慢慢的,那些全然不知害怕恐惧为何物的死灵,在看到陌殇这一大杀神之后,僵硬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丝丝人性化的情绪。

    当陌殇朝他们迎面而去,他们惧怕不已的想要掉头逃跑是什么鬼?

    察觉到陌殇强大的死灵怂了,他们开始不知是否要攻击陌殇,而比死灵的灵智要高一点的亡灵,无疑对陌殇很是感兴趣,他们闻到了美味的味道。

    于亡灵而言,陌殇可不就是他们眼中的美味,他们想要变得强大,想要获取力量,无形中陌殇就与强大跟力量划上了等号,他们自知以一己之力对付不了陌殇,数十个亡灵竟然还知道联合起来攻击陌殇。

    见此情景,陌殇潋滟的紫眸里掠过一道幽光,他冷嘲道:“不知死活。”

    ……

    百里亭,顾不上后果催动血焚之术的宓妃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皱了皱秀气的小鼻子,心道:呼,铁定是被熙然给惦记上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这是为了活命,也为了脱身,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啊,该死的丫头,你到底做了什么?”眼见宓妃双手结印成功,那种性命受到危胁的感觉越发强烈,东方腥整个人都暴躁了。

    “你猜。”

    冷眼看着跳脚的东方腥,宓妃的眼里满是浓烈的杀意,这一次哪怕拼着重伤,她也要将东方腥的命给留在这里。

    倘若她的家人因此而受到伤害,那即便就是灭了阴鬼门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该死的,你施展了禁术。”

    “哈哈哈…”宓妃仰头大笑出声,清冷的嗓音落在东方腥的耳朵里却犹如惊雷一般,“要怪就怪你不敢逼本郡主,如今你就好好享受一下这血焚之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6】血焚之术,千均一发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