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67】血焚之术,千钧一发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着宓妃张狂的话,东方腥纵使想要反驳却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心里却是不住的咒骂宓妃是个疯子。

    血焚之术那样的禁术,饶是东方腥也只是听说过,不曾真正的见过。

    然而,关于血焚之术可焚烧天地,焚灭灵魂一说,东方腥也不过只是在族中秘典中看到过知言片语的描写,哪曾想这样可怕的禁术,当真会有人能够施展。

    他自以为拖住了宓妃,即便一时半会儿杀不了宓妃,却也绊住了她前进的脚步,如此他的好徒弟独孤若佳一定就能圆满的完成他交给她的任务,一举掌控相府,将他需要的东西拿到手。

    与此同时也是东方腥对宓妃下杀手的最佳时机,哪怕这是东方腥与宓妃的初次交锋,但从以往双方交手的情况来分析,东方腥清楚的知道宓妃是一个多么冷静,多么杀伐果断的女人,要想一举杀了这样的人,必须抓住她的弱点,让她自乱阵脚,如此才能让局势对自己更为有利。

    显然东方腥采取的办法是非常有效的,他让独孤若佳在这个时候对相府下手,宓妃纵使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她内心里却是非常担心温老爹跟温夫人的安全,她怕护不住自己在意之人,更怕等自己赶到的时候已然迟了一步。

    可是对战过程中宓妃也清楚的意识到,面对如东方腥这样的强敌,她绝对不可以露出一丁点儿的破绽,否则别说回去救人了,就连她自己也要折在这里。

    因而,宓妃跟东方腥对打那么长时间,倒是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上风,两个人你来我往,你给我一拳,我就还你一脚,谁也没讨到便宜。

    随着时间的流逝,东方腥拖得起宓妃却是拖不起的,她想速战速决,东方腥却是改变了主意,既然一时半会儿他不能杀了宓妃,那他就要死死的拖住宓妃,让她没办法甩掉他赶回相府去。

    不得不说东方腥这个战略方针改得很好,他杀不了宓妃,同样宓妃也杀不了他,尤其宓妃不想恋战,这一点便落了下风,让得东方腥在无形中压了她一头,虽说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却也架不住敌人是个跟她同等级不说,修为隐隐还要高出一线的人,如此宓妃想要甩掉东方腥脱身,根本就是难于上青天。

    知道自己逃不掉的宓妃还能怎么办,她只能选个既简单又粗暴的,这也是东方腥逼她拿出的杀手锏。

    “该死的黄毛丫头你快停下,混账东西……”随着宓妃结印的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至宓妃结印成功,东方腥整个人都抓狂了。

    t的,难道今日他当真要在阴沟里翻船,掉进这丫头挖好的坑里?

    越想脸色就越是难看的东方腥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那是拼了命朝宓妃扑过去,不惜一切代价要阻止宓妃,毕竟这百里亭方圆十里都不见人烟,而不管是他还是宓妃身边都没有带人,东方腥就是想躲都没地儿躲,而且宓妃花这么大本钱,目标直接就锁定了他,他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吾以吾之血,驭天地万灵,以吾之魂,唤心火涌潮,烈焰焚天,血焚祭天。”

    宓妃清冷的嗓音回荡在天地间,那一字一句传进东方腥的耳朵里那是无比的刺耳,几乎就在宓妃最后一个字落下那一瞬,炙热的血红色火焰拔地而起,周遭的空气瞬间不断的升温,仿佛下一刻就会燃起来。

    “本门主要杀了你。”

    “呵呵,东方门主想要杀本郡主尽快放马过来,本郡主早就说过你若想取本郡主的性命,就看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施展完血焚之术,宓妃的体力也都快要透支了,可她的敌人都还没有倒下,宓妃又岂会露出一丁半点儿的虚弱来。

    说话的同时宓妃狠了狠心,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当疼痛袭来,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宓妃有些散乱的意识又清醒起来。

    犹记得上一次梅宴上施展血焚之术,要是没有陌殇出手相救的话,宓妃估计自己早就挂了。

    宓妃也不知陌殇是何时走进她心里的,仿佛他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了,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要说宓妃对陌殇初始印象最深是什么时候,大概就是那次施展禁术,险些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而后陌殇有如天神降临般出现在她的面前,可焚烧天地万物,霸道凶猛至极的血火竟然纷纷避开了他。

    或许就是在那一刻,从此她的世界里有了那样一个他。

    “哼,你以为凭借你这区区禁术就能打败本门主,你简直做梦。”输人不输阵,纵使东方腥也畏惧这诡异的血红色火焰,但他绝不可能在宓妃的面前示弱。

    “呵呵…”

    “臭丫头你笑什么,你最好是别落在本门主的手里,否则本门主定要将你炼制成药人,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供本门主驱使。”

    “你若有那样的本事,也有那样的命,本郡主倒是不介意做你的药人,怕只怕你没有那样的机会。”

    哼,将她炼制成药人?

    东方腥你可真是敢想,本姑奶奶要不是赶时间,今个儿非停在这里跟你死磕到底,看看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

    “无妨,你此刻怎么伤本门主的,佳儿那个丫头就会怎么回报在你爹娘跟你兄长们的身上,此刻你是如何让本门主受辱的,那么同等的屈辱也都会回报在你所在意之人的身上,你究竟是斗不过本门主。”

    “东方腥你找死。”水袖中宓妃双手紧握成拳,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被激怒,可在情感上宓妃却是不能忍,她真恨不得亲手了结掉东方腥,省得这个老东西说这些来刺激她。

    “哈哈哈…你怕了吗?”东方腥一边用言语刺激宓妃,一边琢磨着要如何从血火的中心位置脱离出去。

    只见以他跟宓妃为中心,炙热的血红色火焰冲天而起,顷刻之间就将晴朗的天空染成了血红色,哪怕相隔甚远也能瞧见这一绚丽妖娆的血红色火柱。

    虽说东方腥知道血焚之术是一种非常可怕,非常恐惧的禁忌之术,但他毕竟没有见谁施展过血焚之术,也不清楚血焚之术的威力是否如书中记载的那样,可焚天灭地,甚至是将人的灵魂都烧为虚无。

    是以,即便东方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却并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本郡主怎么可能会怕,在弄死你之前本郡主都会好好的活着,至于你……”顿了顿,宓妃透过血焚之阵隐约感觉到有人在飞快的朝这里靠近,索性她也不意搭理东方腥便冷声又道:“俗话说祸害遗千年,这一次本郡主还没想过能取你性命,但只要这血焚之阵能够困住你,消耗你的功力让你脱不了身,本郡主就非常满意了。”

    只等她护住了她的爹娘,再来慢慢清算这笔账,左右不会让自己吃亏就是。

    “哼,想用血焚之阵困住本门主你做梦。”

    “本郡主是不是做梦,东方门主尽管试一试便知。”宓妃也不跟东方腥废话,她从身上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几粒药丸塞进嘴里,飞快的调息片刻,而后就再次闭上双眼,嘴里也不知在念些什么,却见原本还有些淡的血红色火焰一点点变得越发的艳红如血。

    那燃烧着的分明是火,远远就犹如鲜红的血液从天际倾泄而下,那无比壮观的画面令人想不记忆深刻都难。

    这次动用血焚之术宓妃也是够拼的,诚如她所言,她没想过此举能杀了东方腥,只要能困住东方腥,让东方腥别去坏她的事就好,可若能侥幸烧死东方腥,宓妃也是见其成的。

    “别怪本郡主没有好心提醒你,东方门主你可千万别被血火给烧到,不然你是当真会如同这周围所有的花草树木一样变成灰烬的。”

    顺着宓妃的目光一眼扫过去,东方腥的脸色就跟吞了大便一样一样的,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细看之下那眸底还透着一丝丝无言的恐惧。

    是的,可不就是对血火的恐惧么!

    之前东方腥除了将自己密不透风的保护起来,所有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宓妃的身上,压根没去关注被血火焚烧过的地方。

    这不经宓妃一提醒,东方腥再看被血火焚烧过的地方,呵呵…那些在他跟宓妃打战过程中折断掀翻的参天大树哪里还有踪影,早在血火从地底涌出那一刻就被烧了个干净,再看脚下的土地,此时已烧得焦黑,一条条手臂粗的裂缝赫然呈现在东方腥的眼前,让得他对血焚之术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火太过诡异,饶是东方腥想尽了办法却也无法将其扑灭,袖口不小心被火焰烧到,不过眨眼之间,那截袖口就没了。

    “你会那么好心提醒本门主?”

    “东方腥,不管相府里有什么是你想要的,你既敢把主意打到我爹娘的身上,那本郡主就与你有不共截天之仇,你最好是祈祷独孤若佳还没有向我爹娘下手,否则本郡主必将亲手灭你东方一族满门。”

    “你…”

    “虽说本郡主盼着你被血火烧得渣都不剩,不过本郡主也相信你不会没点保命的王牌,是以本郡主只能违心的希望你好好品尝品尝血火焚身的滋味,毕竟机会难得,还望东方门主好生珍惜。”

    话落,宓妃就果断消失在血焚之阵中,娇小的身影如一阵风,直奔星殒城而去。

    施展血焚之术体力透支又如何,与东方腥交手受了伤又如何,这个时候的宓妃可没有半点软弱的资本,她咬着牙一再提速,只想尽可能快的赶回相府。

    越是这个时候宓妃就越想念陌殇,却又不得不再三告诉自己打住,打住,不能继续想了,不然她怕自己撑不住会委屈得想哭。

    “混账。”

    已然远去的宓妃自是听不见血火中东方腥的咒骂,就算是听到了她也不会有过多的表情,眼下她自是知晓什么才是对她来说最为紧要的。

    天知道因为她向南宁县主下了双生咒之故,此时她清楚的感应到南宁县主体内的噬魂蛊已经完全被独孤若佳所催动掌控,换言之,现在的南宁县主已经没有任何自己的意识,她眼下就是独孤若佳手中一把完美的屠刀。

    独孤若佳指西,南宁县主不敢往东,独孤若佳让她下水,南宁县主不敢上山。

    这种情况之下南宁县主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而她又是相府的大少夫人,并且已然接手了相府的中馈大权,可以说南宁县主在相府很有话语权,这样就使得南宁县主能动手的地方太多了。

    尤其温夫人对南宁县主这个儿媳妇很疼爱,平时半点防备都不会有,南宁县主要下手的话,温夫人百分之百会中招。

    这些全都是宓妃所担心的,急速往相府赶路的宓妃是真的怕发生她控制不住的事情。

    一旦温夫人出事,哪怕不是南宁县主有意为之,待她清醒过来怕是也会自责难受一生,她家大哥就算不会责怪南宁县主,只怕心里也难免有疙瘩。

    比起别人心里会怎么想,宓妃才是最为难的那一个,真要发生了那些她不敢去想的意外,只怕宓妃第一个就要崩溃掉。

    百里亭这个地方正好处于星殒城跟琴郡的中央地带,从里里亭出发距离星殒城跟琴郡都不算远,当血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直接将靠近两城的天空都染成血红色的时候,不说星殒城内立马奔出不少人来查看,就是琴郡以及周边地方也距出不少的人。

    他们将血红色的火柱视为终点,速度奇快的赶到事发地点一探究竟,随着他们越是靠近百里亭,也就越发感觉到热,豆大的汗珠不停的顺着脸颊滑落,别说金凤国的夏季没这么热,就是四国中夏天最炎热的北狼国也没这么热好伐!

    近来浩瀚大陆动荡不安,各路人马蠢蠢欲动,皇城外突然出现的血红色火柱自然而然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前来查看的人也只敢呆在血火的外围,丝毫不敢前行一步。

    当然也有不怕死胆子大的,只可惜他们刚刚靠近就被血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后面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人哪里还敢不要命的往前冲?

    他们被那一幕吓得不要不要的,就算看到火焰中还有一个人在拼命的抵抗血火,也是不敢冒然搭话的。

    身处火焰中心的东方腥发现自己被围观了也是束手无策,正如宓妃说的那样,以他的能力血火就算要不了他的命,却能将他牢牢的困在里面,让他出不去。

    只要宓妃心火不灭,那么她召唤出来的血火就怎么都扑不灭,这才是东方腥抓狂暴走的关键,谁知道那个女人会困他多长时间?

    就算东方腥身手不错,他也自信满满,但如果宓妃长时间将他这么困住,搞不好他精神稍有一点的松懈,特么真就要被一把火给烧没了。

    很快,看到百里亭这边异象的东方腥的手下也接连赶了过来,但他们对血火也是惧怕不已,压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靠近东方腥。

    终于是在损失了两个人之后,没有想到克制血火的办法之前,东方腥也不敢再冒然对他们下达命令了。

    本来他手下可得用的人就不多,这大战尚未展开,倘若他的人全都死在这里,东方腥光是想想就觉得肉疼至极,周围其他人见此更是下意识就距离东方腥的人远一点,总觉得有那么一瞬,东方腥投射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很可怕。

    果然好奇心是要害死猫的,围观那些人反应快的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跑,要说他们也没有别的什么目的,只是被血红色冲天火柱吸引来的而已,可当东方腥对他手下的人下令要抓一些围观之人,用来一遍一遍试验脱身之法之后,不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就是傻子。

    虽说东方腥的人身手厉害,可架不住他们人少,围观的人所站的位置也很是分散,除了一击出手他们很容易就得了手之外,剩下那些人是一个跑得比一个快,想要多抓几个都不行。

    “请门主恕罪,属下等只抓到这十数个人。”

    “无妨。”东方腥在阵中苦苦支撑着,表面上看起来他应对血火的攻击还游刃有余,事实如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然而,越是这个时候东方腥就越发不能示弱,否则难保他手下这些人不会有异心,便是他恼怒得要发疯发狂,面上仍是镇定如常。

    “请门主吩咐,属下等要如何利用这些人救门主从这诡异的火阵中出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东方腥的见识,血焚之术也不是谁看到了都知晓,东方腥当然也不会有时间向他们解释这是什么。

    可即便不知眼前这是什么阵,因何威力那般强大可怖,却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对血焚之阵的畏惧,那诡异的血红色火焰当真太可怕了,靠近它的时候别说扑灭它了,就仅仅只是沾上那么一点点,‘轰’的一声整个人都烧没了。

    “先让他们闭嘴,容本门主想想再说。”这些人是生还是死东方腥才不会放在眼里,只是这些人数量有限,他得省着一点用,不然总不能死光了,又吩咐属下去星殒城抓活的过来?

    刚才逃走的那些可是有着周边各个地方,各个势力人的眼睛,他能出其不意的得手,却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抢人,那就等于挑衅,等于宣战,而眼下时机未到,东方腥不会冒那个险。

    至于一些不起眼的普通人,就算抓来了也没用,东方腥固然杀人不眨眼,却也还没到那个份上。

    “是。”得到东方腥的吩咐,这些人也不含糊,不理会那些人的挣扎,直接就点了他们的穴道。

    ……

    事情发展到现在,很多都超出了东方云虎的掌控,当他再次被他父亲东方腥的人给盯上,他就知道说什么东方腥要补偿他,信任他,只要他好好的替阴鬼门谋福祉,那么他就是阴鬼门下一任的门主。

    这些不过全都是表面上的东西,看似东方腥对他放下了心防,很多事情也让他参与进去,逐渐的信任他,可事实上东方腥从来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在意的从来只有他自己,他信任的也从来就只有他自己。

    他给予东方云虎信任,给予东方云虎权限,不是因为他终于发现他亏欠了东方云虎,而是因为他发现了东方云虎身上可利用的新的能力。

    原本东方云虎对东方腥就没有抱任何的期待,如今日渐发现这些,更是将东方云虎对东方腥最后的一丝情份彻底的斩断。

    果然么,他想保住阴鬼门最为可贵的那一部分,东方腥就必须被除掉,否则迟早有一天阴鬼门会毁在东方腥的手里面,那是东方云虎不想看到的。

    “尊主已经决定了吗?”

    “你觉得本尊还有别的选择吗?”昏暗的房间里,东方云虎不答反问。

    他所处的位置一直都是这样,进不得退不得,可他却必须做出抉择,哪怕这个选择会暴露他自身,东方云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属下誓死追随尊主,不管尊主的决定是什么。”

    “都安排好了?”

    “回尊主的话,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只是…只是尊主一旦做出选择,这罗浮山怕就不能再回了。”

    “嗯。”东方云虎淡然的点了点头,嗓音低沉的道:“本尊与他之间迟早会有一战,只是以前本尊觉得那一天还不会来得这么早,眼下一切不过只是顺应局势,无论结果如何本尊都不会后悔。”

    他只怕阻止不了东方腥而已……

    “既然尊主已经做出决定,属下以为尊主还是莫要在耽搁,尽快离开罗浮山为好。”

    “你说得不错,本尊要尽可能保住她兄长们的性命,否则即便本尊与她有协议在先,她怕是要屠尽东方一族满门,鸡犬不留的。”

    站在下首位置的人没有出声,显然他的主子了解宓妃的脾性,他也是了解的。

    “尊主…”

    “你先走一步,本尊办完最后一件事情就下山与你汇合,切记一切行动都要小心,切莫让人瞧出端倪。”

    “是,尊主。”

    挥手让他退下,东方云虎做出决断之后倒也不再迷茫还是什么的,许是天意如此,他跟东方云龙之间就不可能和平共处,早晚都有一战,不是他死,就是他亡。

    ------题外话------

    十点左右还有一章,谢谢妞儿们一直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67】血焚之术,千钧一发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