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72】陌殇归来,大战爆发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独孤若佳找到了,但在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而且……”说到独孤若佳,温绍轩就不由得想起他们一行人冲进那个房间,看到的独孤若佳的尸体,至今回想起来都还觉得不可思议,心生寒意。

    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被调虎离山,相府如同被架空了,自己的爹娘有性命之忧,他们想要赶回却赶不回的那一刻,是有多么的绝望。

    那种绝望哪怕就是他们在面对围杀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好在东方云虎及时赶到救下了他们,也好在宓妃从琴郡回来得及时,不然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原谅自己。

    哪怕宓妃如今已经平安醒来,可只要温绍轩三人回想起冲进观月楼,看到如同一个血人般的宓妃时,他们的心就狠狠的拧成一团,看不见血却疼入骨髓。

    好在宓妃伤得虽重却无性命之忧,否则他们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又该如何给陌殇一个交待。

    “独孤若佳是东方腥的徒弟,并且还是唯一的徒弟,在不危及自身利益的前提之下,东方腥几乎是没有底线的宠着独孤若佳,但凡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听出宓妃话里的嘲讽之意,花厅里的众人也没打断她,就听她接着又道:“可是在东方腥的眼里,他最爱的最在意的永远都是他自己,只要是有利于他的,别说独孤若佳一个弟子,就是他的亲生儿女他也照杀不误。”

    “他简直猪狗不如,他他他就是一个畜生。”温夫人实在不适合说粗话,她压根也就不会骂人。

    本是凝重的气氛在温夫人这句话下被戳散,倒是莫名透出几分喜气。

    “娘说得没错。”

    “妃儿你继续说,娘不打断你了。”温夫人摆了摆手,尴尬的缩在温老爹的身边,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对她刺激挺大的,好在自宓妃好后她的性子也磨得坚韧不少,要不哪里还能好好坐在这里,只怕是都已卧病在床。

    “大哥没有说完的话是不是独孤若佳的尸体形如老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若非抓住的她的那些手下一口咬定房间里没有出来的人就是独孤若佳,你都不会相信。”

    “确是如此,妃儿知晓是怎么回事?”

    “难道子衍表哥你没跟他们说?”宓妃挑了挑眉,赫连子衍见识广博,阴鬼门的那些巫蛊之术里面,不就正好有东方腥用的这种抽取他人生命力的巫咒。

    只可惜独孤若佳天赋再好,再得东方腥的重用,有关于阴鬼门东方一族更深层的秘术,独孤若佳也是没有资格学习的。

    更何况是东方腥使用的这种,哪怕就是在东方一族都被列为禁术的东西。

    “咳咳…我忙着别的事情倒是还没顾得上。”一个独孤若佳而已,赫连子衍的确没有放在心上,更何况那还是一个死人,他更加没有关注的兴趣。

    “我从琴郡回来的路上遇到东方腥,为了脱身我施展血焚之术将他困住,后来为了保住娘跟大嫂,我以体内精血再次加强血焚之术的攻击力,同时催动双生咒封印噬魂蛊,被困的东方腥自然不想死,而且他应该也伤得极重,于是他就抽取了独孤若佳的生命力。”

    “妃儿,你的意思是不是就是东方腥用独孤若佳的命换了自己的命。”

    “三哥这么理解也没错,一个人的生命力被抽取干净,自然而然就会加速老化,继而死亡,这也是独孤若佳明明一个妙龄女子却变得形同老妪的根本原因。”起初宓妃哪里知道东方腥会对独孤若佳也下了这么一个狠手,也亏得是宓妃跟东方腥近身交战了一场,不然她发现不了这么隐秘的事情。

    若非她一环扣一环的苦心设计,又或非独孤若佳不想一下子就弄死她,宓妃知道不管是温夫人还是南宁县主怕是都活不了。

    而她就是死咬住这一点,逼得东方腥走投无路拿出这张王牌,最终才保住了她两个亲人的命。

    “换言之,独孤若佳并非死在我的手里,而是倒霉的死在她师傅的手里,我顶多就是那个添把火的人。”

    “过程如何现在不重要,结局对我们有利就行。”赫连子衍也没有想到,他此次来浩瀚大陆历练竟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光武大陆那些违背原则的势力,莫不当真以为他们有那个能力强占这片大陆?

    一个个蠢货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他都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

    尤其赫连子衍也从未想过,他们‘绝望深渊’竟然还藏有狼子野心之辈,正好趁此机会一一清理干净,省得留下那样的祸害。

    那些人也真够能躲能藏的,要知道从陌殇初到紫晶宫,继而保住性命继承紫晶宫,这期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不说紫晶宫内外,就是整个‘绝望深渊’都查出了不少有问题的人。

    又岂料在那般严密的反复调查之下,竟然还藏有一心想要谋取紫晶宫之辈,那样的人留着就是祸害,哪怕赫连子衍远在这片大陆,他也绝不允许那些人毁坏‘绝望深渊’的根基。

    “东方腥果然够狠。”憋了好半晌,温绍宇也就生硬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独孤若佳是他的徒弟,所以为了自己能活命,他毫不犹豫就把独孤若佳给杀了,如果下一次东方腥再遇险境,温绍宇不禁会想,他会不会就要以同样的方式杀掉东方云虎,甚至是他别的儿女。

    “他要是不狠的话,哪里还有现如今这些事情。”

    “二哥说得不错,阴鬼门东方一族当年在光武大陆犯了众怒,引得大大小小近百个喊得出名号的势力围剿他们,那个时候掌权的阴鬼门门主战死,他的嫡系后代带领东方一族年龄小的还有一些长老跟护卫逃离阴鬼门,辗转流连了数年之后总算找到一个地方隐居了起来。”

    “在阴鬼门隐世期间,知晓还有东方一族残留下来的人并不多,剩下那些全都死了,东方一族从此在光武大陆撤出历史的舞台。”眼见他们听得认真,宓妃倒也不介意将这一段都说一下,往后他们所有的行动都跟阴鬼门有关,多了解一些没有坏处。

    “此后阴鬼门几代的掌权人都不是野心勃勃之辈,他们带着族人繁衍生息,渐渐数量不多的嫡系变得多了起来,旁支什么的也发展极好,很多的族人便喜欢上了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历代接任阴鬼门门主之位的人,也总是好好坏坏,只是在东方腥之前,阴鬼门的前两任门主有想过要出世,也为东方一族出世做了很多的准备,但却一直都没有合适的契机,直到东方腥接任阴鬼门门之位,他早已按捺不住要带领阴鬼门站在整个光武大陆的顶端。”

    “借着前两任门主留下的基础,东方腥为出世而谋划的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不管是光武大陆多个势力里面被他安插满了自己的人,就连被他给盯上的浩瀚大陆也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他埋下了人手。”

    “怪不得东方腥那么有恃无恐,他是不是觉得只要咱们不如他的意,他就可以摧毁整片大陆,让大陆上所有的人都替他陪葬。”温绍云黑着脸,带着难掩的怒气说道。

    “好在他的心思虽深,妃儿跟阿殇也早早洞察了先机,不然怕是真就要如了东方腥的意,让现已经撕破脸的他不顾一切的站出来挑起事端,将乱事遍布整片大陆。”

    宓妃看着说话的温绍轩,清冷的嗓音柔和了几分,粉色的嘴唇轻抿成一条直线,道:“好在东方云虎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要不我跟熙然也断不了他的羽翼。”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赫连子衍也算跟陌殇宓妃通信频繁了,可他愣是什么也不知。

    “子衍表哥能帮熙然守好璃城,他就一百个放心了,至于东方腥的那些羽翼倒也不是我跟熙然出手去解决的,难不成你就一直没发现不管是我还是熙然的身边都少了一些人。”

    “呃…”赫连子衍无语的摸了摸自己,貌似当初的确也是他自己说过,只替陌殇守好璃城的,其他的事情他没打算要插手。

    哪曾想这浩瀚大陆上发生的事情,比起光武大陆发生的都要丰富多彩。

    “咳咳…那光武大陆那边你们做什么安排没有?”

    “子衍表哥觉得熙然是会让人逼到这种地步的人?”说到这里宓妃不禁俏皮的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软糯的嗓音轻灵悦耳煞是好听,“鬼域殿迟迟不动手那是因为阴鬼门有东方腥在坐阵,冒然动手伤亡太大,可眼下东方腥既然来了星殒城,那他便永远留在这里好了,至于光武大陆那边的阴鬼门也就还能存在这一两日。”

    听到这样的话赫连子衍并不觉得宓妃是在吹牛说大话,陌殇手下鬼域殿的人的确有那样的实力,更何况他们这边在拥有绝对的武力前提下,还有一个内应。

    要想彻底除去东方腥可不单单只是杀了他那么简单,还必须掐断他的后路。

    而东方腥的那条后路就是光武大陆的阴鬼门,那是即便出世失败也还能让东方腥立于不败之地的筹码,唯有那边的阴鬼门不复存在,东方腥才能在这片大陆花样作死。

    “如此就好。”

    “眼下战事一触即发,等收到鬼域殿传来的确切消息,便是与东方腥最后一战的时候。”灭杀光武大陆的阴鬼门所有残余势力宓妃是相当有信心的,毕竟在鬼域殿的背后还有三大秘地最为精密的人手配合行动。

    唯独他们这里要麻烦很多,一旦东方腥发现他的后路被斩断,当前握在手里的势力又折损了四五分,那个疯子只怕会让整片大陆都生灵涂炭,他不好过就让天下人替他陪葬。

    “无论怎样,我都配合你跟阿殇的行动。”

    “嗯。”

    “按照宓妃你交待的,等我们的人赶到独孤府的时候,那偌大的府里面没有一个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收到消息跑掉的。”

    “那个独孤封可真是阴险狡诈得厉害,亏得独孤若佳自以为聪明,实则不也被独孤封给玩得团团转。”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再能蹦达也就这几日子。”话头一转,温绍轩就又道:“父亲在你晕倒之后就进了宫,很快皇上就安排了大理寺卿去查封庞太师府,只是太师府里已经没了正经的主子,剩下的都是些可有可无的。”

    尤其是庞太师府后院的那一大群女人,他们随行去抄家查封的时候,简直有种哔了狗的错觉。

    太师府与他们相府素来不和,若说相府是忠臣的代表,那么庞太师府绝对就奸臣的表率,好几代人明里暗里的相斗也没能谁将谁给抹去,沉入历史的洪荒,又岂料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庞氏一族,竟有一天也会人去楼空,从高高在上的权臣沦为见不得光的存在。

    “也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庞太师那个老匹夫是何时得到的消息,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跑了个没影儿。”要知道在宓妃还没有赶回相府之前,庞太师就下了令要攻击相府的,后来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继温绍云开口过后,温绍宇也不忘刷刷自己的存在感,“皇上已经昭告天下,罗列了庞太师的诸多罪行,这次虽说没能将庞太师给抓住,但也算是将庞氏一族这个大祸害给拔除了。”

    “一天没有了结那庞洪,皇上的心结就一天解不开,跟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局面已是很好,不管庞洪去了哪里,昭书一出他们一族人就只能生活在黑暗里,也算是告慰已逝韩皇后在天之灵了。”

    难得听她家老爹说出这样一番感性的话,宓妃揉了揉眉心,嗓音清冷的道:“能神不知鬼不觉将庞氏一族嫡系带走的人倒是不难猜。”

    “那妃儿你说他们会被带到哪里去,庞氏一族已毁,难不成在他们的身上还有别的利用价值?”的确,在温老爹看来庞太师背后的人之所以要找上庞太师,那是因为庞氏一族在金凤国根基深厚,势力庞大,这可利用的价值非常的高。

    但如今庞太师府被查抄,庞家所有的势力都一一瓦解,就算还保存下了一些,已是用处不大,这样的情况之下,恕温老爹着实想不出庞洪的身上还有何可利用价值。

    “爹爹想的也没错,庞家已毁,就算还有势力也保存得不多,可饶是如此留下庞太师还是有用处的,至少以庞太师的精明他会让自己有利用价值,这个时候只要可以活下去他哪里还会管尊严不尊严的,而且据我所知,庞太师可不是官。”

    “妃儿,你的意思是…”

    “没错,庞太师背后的人会送庞太师一家去琉璃国,即便没有外在价值可用,却不得不承认庞太师有聪明睿智的头脑。”

    “为父大意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温老爹猛地站起身,他低声的嘟囔了几句什么,然后看向宓妃就说道:“妃儿,时机不等人,爹得立马进宫一趟。”

    “如今庞氏一族已灭,朝堂之上该肃清的就让皇上一鼓作气全都收拾了吧,那些个食君之禄却不能为君分忧的也该圆润的滚蛋,嘱咐寒王一句话,别再留手了,那三个有野心的王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否则待他领兵出征,后方若是不稳何以平天下。”

    “哎,你这丫头。”温老爹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但不难听出他的语气里满是对宓妃的疼爱。

    只是这丫头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面对皇上跟寒王这么生硬真的好吗?

    “安排在皇上跟寒王身上的人我暂时不会撤回,让他们想做什么都放手去做,守护他们的人自会护他们周全,另外,不用担心强敌会找上他们,只要我还在,那些人就休想将手伸进宫里。”

    “好,妃儿的话爹都记下了。”温老爹也知道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他赶紧就转身吩咐刑编备车进宫。

    “边关之事爹爹最后跟寒王面谈。”

    “为父心中有数,若有不清楚之处,定会让寒王亲自来相府找你相谈。”

    “妃儿,你说是谁救走了庞氏一族?”

    “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东方云龙。”

    “就是那个险些要了我性命的人?”温绍云对东方云龙可是印象深刻得很,毕竟要是没有东方云虎,没有宓妃的话他早就已经死了。

    “嗯,是他。”

    东方腥那个人玩得一手好牌,阴鬼门前门主夫人之事暴露出来,他安抚了东方云虎,就如同所有人所预见的那样,曾经很是得宠的东方云龙被厌弃跟打压了,往日的风光不复存在。

    可事实上,在东方腥的眼里,他对东方云龙的信任又岂是东方云虎可以相提并论的。

    左右不过就是东方腥自己主导了一出戏,在那出戏里面东方云虎被摆到明面上,而东方云龙则是转到了暗地里,跟往日在明面上的风光比起来,呆在暗处替东方腥办事他能获取利益更多,同时他也更得东方腥的看重,这是连阴鬼门少主都不具备的。

    “所以说琉璃国才是东方腥在大陆上最大的据点?”温绍轩的这个猜测一出,几乎整个花厅里或坐或站着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的脑子有点转不过转来,但仔细的回想一下,再结合宓妃的分析,他们发现他们竟然无法反驳宓妃的推演。

    至于所谓的事实,不用等太久,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进他们的耳朵里。

    “那么之前各国帝王之间的通信,又或是商议结盟共同抵御外敌,根本就是琉璃国君做的一出戏?”

    “天呐,他们谋算得也太深了。”

    “这简直太可怕了,那琉璃国究竟是什么时候落在东方腥手里的?”

    “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应该就是现任国君刚刚登上太子之位的时候。”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宓妃的话他们稍稍细想一下就明白了前因跟后果。

    “这…这这隐藏得也太深了,竟然二十多年近三十年都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宓妃好笑的看着她家三哥那一脸感叹的表情,忍不住轻笑出声就打趣道:“为了让阴鬼门高大上的出世,而后立足于光武大陆,成为光武大陆顶尖的势力,东方一族的人都可以隐忍好几代人,东方腥不过只是在琉璃国提前投资潜伏了二三十年,这又算得了什么。”

    “……”温绍宇黑亮的双眼看着宓妃,特么他竟无言以对。

    “娘。”

    “妃儿,怎么了?”

    “那两个庶女处理了吧!”宓妃有她自己坚持并不能更改的东西,但她在这个异世也生活挺长一段时间了,这里的人有些观念她虽不赞同,却也不会认为别人那么做有什么不对。

    温雪莹姐妹不管怎么说都是温老爹的亲生骨肉,哪怕她们是庶出的,只要她们不践踏她的底线,那么她跟三个哥哥也不是不能给她们一个锦绣前程。

    只可惜他们的好意人家并不领情,非但如此,她们两姐妹的路还越走越偏,让得宓妃对她们终是看不下去了。

    既然好日子不想过,那这一生就痛苦且卑微的活着吧!

    “娘知道了。”外面男人的事情温夫人插不上好,可对于如何打理后院,温夫人就能处理得很好。

    两个庶女而已,她捧着她们的时候,她们很高贵,当她不再捧着她们的时候,不过就是比奴才玩意儿稍高贵那么一点点的高级婢女罢了。

    那两姐妹做的事情宓妃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直接了当就对家里人说了,因此,当宓妃对温夫人说出这样的话,谁也没有感觉到意外。

    明明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康庄大路,她们偏偏以为所有人都要害她们,自作自受的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对了大哥,东方云虎救下你们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这点是宓妃关心的,好歹她跟东方云虎是合作关系,而这次东方云虎冒险救了她三个哥哥,说起来宓妃算是欠了东方云虎一个人情。

    尤其这个时候东方云虎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受关注,他行差踏错一步就将万劫不复。

    “他说若是他还能活着来到相府,让妃儿务必要见他一面。”宓妃要是没有问,这话温绍轩几乎都给忘了。

    他们回到相府就收拾善后忙活了很长时间,而宓妃又一直昏睡不醒,温绍轩又哪里记得住那么多。

    “你是担心东方腥从血焚之阵中脱身,他会对东方云虎不利?”

    “嗯,当年那些势力之所以联合起来容不下阴鬼门,甚至请出三大秘地的人要毁灭阴鬼门,比起阴鬼门的壮大,他们其实更多害怕的是阴鬼门东方一族精通的邪恶的巫蛊之术。”

    一听这话赫连子衍就沉默了,先前已经有独孤若佳惨死在东方腥的手里,后面再发生东方腥虐杀亲子这种事情,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了。

    ------题外话------

    啊啊啊,说好要五号结的,结果可能要往后延两三天了,中间有两天更新得少耽搁了,实在抱歉了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72】陌殇归来,大战爆发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