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74】陌殇归来,大战爆发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主子。》>》”

    “可有门主的消息了?”这段时间东方云龙在罗浮山上可谓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也只有东方云虎那个蠢货才会觉得他对他们的父亲而言很重要,要是在他被夺权期间,东方云虎对他做点什么,他还真反抗不得。

    偏偏东方云虎虽说记恨于他,却也从未找过他的麻烦,不知是真蠢还是假傻。

    哑夫那个女人的确是精明,原本她都已然靠向了东方云虎,处处为东方云虎谋划着想了,可当她发现一点点异常的时候立马就收了手。

    以至于东方云龙是一点把柄都没有拿捏到她的,不然他铁定要哑夫好看。

    东方云虎都不曾向他下手,哑夫却为了讨好东方云虎要向他下手,这简直就不能原谅。

    还有漆老那个老东西,他跟哑夫配合默契,愣是让东方云龙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视那两人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东方云龙,在他们对东方腥还有利用价值之前,他是万万不能对他们动手的,不然不等哑夫跟漆老报复回来,他老子就会亲手灭了他。

    别看明面上他的权利都被架空,甚至是得了东方腥的厌恶跟打压,一切只为替东方云虎出气,暗地里东方腥放到他手中的权利已经直逼阴鬼门的少门主。

    这让东方云龙兴奋惊喜的同时,也不免满心的担忧跟害怕,生怕梦太美结局会太过凄凉。

    “回主子的话,属下无能,尚未打探到门主的消息。”

    “废物。”

    “属下该死,请主子责罚。”

    东方云龙这根本就是迁怒,在他奉命要将庞氏嫡系一族带离星殒城之时,城外百里亭附近发生的异象他是亲眼看到的,心里也并非没有其他的想法。

    好奇心会害死猫,东方云龙的好奇心也重,可他很清楚什么时候可以有好奇心,什么时候不可以用。

    因此,甭管东方云龙有多想亲自到百里亭一探究竟,但理智到底占了上风,他自己没去百里亭就算了,就连他手下的人也一个都没有派过去探听一二。

    当时那冲天而起的血红色火柱就让东方云龙感觉得异常的危险,那种恐惧的感觉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怕死的东方云龙哪肯去冒那个险,即便被困在火焰中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东方腥,他也不会自己主动凑上去。

    东方云龙跟东方腥不愧是父子,他们的骨子里有些东西惊人的相似,就比如在东方云龙的眼里,他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别的什么跟他比起来都不算什么,而在东方腥的眼里,任何人都是可以利用的,只要对他来说有利可图,哪怕不择手段,众叛亲离也再所不惜。

    “你以为本公子不敢杀你?”

    “没有,属下不敢。”

    “哼。”东方云龙冷冷的扫了眼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黑衣人,若非眼下正值用人之际,他岂能容忍这样的废物继续存在来污他的眼。

    “既然你未能找到门主,那火焰可熄灭了?”

    “回主子的话,那诡异的血红色火焰在当天傍晚时分就熄灭了。”

    “哦?”粗黑的眉头微拧,东方云龙厉声又道:“现场的情况如何?可曾发现别的什么线索之类的?”

    “回主子的话,被那血红色火焰笼罩之地,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全…全都被烧得干干净净,哪怕就是树木被烧成灰烬的渣都没有落下。”

    “看来那火焰着实古怪,树木都能被烧成虚无,若是人被那火焰给烧到,想来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嘴上这样说着,东方云龙却是不相信东方腥已经没了的,以他对他父亲的了解,别的兴许没有太多,可保命的手段绝对不会少就是了。

    温宓妃那个女人让他爹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下次再碰上怕是要不死不休的。

    但这与东方云龙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知道宓妃很是有些本事,却不知她竟有与他父亲一战而不落下风,还能将他父亲给困住的本事,好在那个时候他被其他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没有去挑衅宓妃,否则他怕是半点好处都落不着还得将自己给搭进去。

    危险的宓妃跟他深不可测的父亲结下这生死之仇,东方云龙还挺期待跟看好的,要是他们斗得两败俱伤,那捡便宜的不就是他。

    “那个女人现在在做什么?”

    “回主子的话,温宓妃虽说用那诡异的火焰将门主给困住了,但她却也受了很重的伤。”倘若温宓妃不是着急要脱身回去相府救她的父母,一心要弄死门主的话,只怕身处那火焰的中心,门主纵使有三头六臂也不一定能活下来。

    只是这样的猜想他的心里可以有,却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然而,他没说并不代表东方云龙心里没有这样去想,这也越发让东方云龙认定宓妃是个危险人物,若无必要他不能与宓妃交手。

    “属下除了知道温宓妃受了重伤之外,相府外面的守卫更加森严了,为免横生枝节属下不敢冒险靠近相府,是以对相府内的情况不太清楚。”

    “嗯。”点了点头,东方云龙又道:“星殒城的情况如何?”

    “独孤若佳死后,相府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只是也随着独孤若佳的死,相府内门主想要得到的东西未能得手。”黑衣人在东方云龙的注视之下,整个身体崩得紧紧的,说出口的话都要琢磨一下会不会触怒东方云龙,“幸好主子有先见之明,在属下等前脚将庞氏嫡系一族带走,后脚宣帝查抄庞太师府的御林军就将太师府给围了。”

    要是他们再晚上一刻钟去太师府带庞太师等人离开,定是会跟御林军正面对上。

    “那狗皇帝动作倒是挺快。”

    “主子说得不错,那宣帝更是趁此机会拿下了我们阴鬼门安插在金凤国的三个暗桩,好在有用的东西都已经被提前给毁灭掉,没有留给他们什么线索,纵使宣帝想抓什么把柄也抓不住。”

    “可惜了。”

    黑衣人听了这话没开口,那三个暗桩若能再潜藏一个月时间,那么他们的作用将是巨大的。

    只可惜他们没有赶上好时候,提前就把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了,还包括了他们的家人。

    宣帝是个难得的好皇帝没错,可这次的事情太大,更是不能存在漏网之鱼,因此,即便是会错杀一部分人,宣帝也不会心慈手软。

    多少年过去了,在他将金凤国完好交到寒王手中之前,宣帝会尽可能的还寒王一个干净的朝堂,至于他会不会枉造杀孽,这早已不在宣帝的考虑范围之内。

    “除此之外,朝中庞氏一派的官员,无论官职大小,只要他们曾为庞太师做事皆被一一查抄,另外几个党派的官员更是人人自危,星殒城乱成一团。”

    “乱了才好。”这片大陆的水被搅得越浑,才对他们越是有利,金凤国不比其他三国,谁让这金凤国有两个异数存在。

    四大国,如今梦萝国已经可以单独撇开不算数,琉璃国乃是他阴鬼门的大本营,至于北狼国虽说不在掌控之中,兵强马也壮,是个战斗力不弱的国家。

    然而,若将北狼国放到与金凤国的同一水平之上,拿下北狼国比拿下金凤国要容易得多。

    遂,东方腥给东方云龙的另外一条命令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北狼国。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北狼国对金凤国也是虎视眈眈,频繁在边境挑起两国战事,但东方腥向来只信任自己,北狼国的掌控权一定要握在他自己的手里方才能安心。

    让庞太师到了琉璃国直接挂帅夺取北狼国,有他们在暗处辅佐庞太师,再加上北狼国中的内应,东方云龙一点都不担心拿不下北狼国。

    只等夺得北狼国之后,再集两国之力迎战金凤国,势必要将金凤国也收入囊中,最终达成统治浩瀚大陆的这个终极目的。

    “传本公子的密令给留守星殒城的人,不惜一切代价搅乱星殒城,越乱越好,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城内城外的那些低等贱民。”

    “是,主子。”

    “那个寒王在做什么?”

    “回主子的话,属下收到的最新消息是寒王即将领兵出征,前往边境迎战。”

    “是吗?”东方云龙脸上露出充满玩味的冷笑,想当初他们想了不少的办法,打定主意要将寒王给弄走,结果他愣是留守在星殒城。

    眼下并不希望他离开的时候,他却要领兵出征了?

    “安排几个人去找明王,武王跟陈王,让他们给寒王找点事情做。”

    闻言,黑衣人并没有立马给出回应,茂密的树影下他的身影仿佛融进漆黑的夜色里,不仔细瞧有些瞧不清楚,“你对本公子的命令有异议?”

    “回主子的话,属下不敢。”

    “说。”

    “是。”黑衣人听出东方云龙语气中的不耐跟暴躁,黑眸半垂的开口道:“并非属下对主子的命令有异议,而是寒王已经向明王,武王跟陈王下手了。”

    “什么,怎么会?”饶是那些人不是一次两次要夺寒王的命,他不是除了自保以外都没有向他们下过手,怎的他突然就出手了。

    猛然听闻这个消息,东方云龙表示他的脑子有点懵,这跟他的想象有很大的出入好伐!

    “属下不敢欺瞒主子。”

    “在本公子的面前你最好别藏着掖着,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主子,属下以为寒王此举是为了在他出征前夕,断绝后方内乱的可能。”

    “有道理。”话落,东方云龙就陷入了漫长的沉思之中,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与他不相关了,引不起他的半点反应,黑衣人见此情景也不敢冒然走开,只能尽职尽责的守在东方云龙的身边,负责的安全。

    另一边,以庞太师为首的庞家人就犹如丧家之犬一样,外表狼狈,神色恍惚。

    “祖父,我我们会被带到哪里去。”

    “是啊,难道以后我们只能就这样逃亡了吗?”

    庞翔,庞弈这些个孙辈的,即便他们能力不出众,却也个个都是心眼颇多的。

    因着庞家在金凤国势大,自他们出生就享受着别人想都不敢想的荣华富贵,论身份哪怕没有皇子公主的光环加身,却也不比皇子公子要逊色什么。

    有些时候他们就是比起皇子公主都要尊贵,都要有实权,何曾想过某天他们会落到这般下场。

    他们生来就比别人要有很多的优越感,素来都是眼高于顶视他人为贱民的,可当他们自己在东方云龙的眼里沦为贱民那般存在的时候,方才知晓那种滋味有多么的难以忍受,又有多么的屈辱不甘。

    最憋屈的是他们还不能反抗,以他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别说东方云龙了,就是他身边随便一个侍卫,一脚就能踩死他们。

    “金凤国我们是回不去了,你们也都别想了。”庞家的基业到底是毁在他的手里,没有人比庞太师更能体会那种说不出的难受。

    然,今日他庞氏一族所受的种种屈辱,早晚有一天他会亲手讨要回来。

    金凤国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只是不会再以庞太师的身份回来了。

    庞太师看了看他的长孙跟其他几个孙子孙女,心里很清楚他们想要知道什么,只是如今他也身不由己,该去什么地方,又要过怎样的生活都不是他能决定的。

    “祖父,我们一定会回到金凤国,待我们回去之日就是墨氏皇族覆灭之时。”

    “烟姐儿很有志气。”有时候庞太师也会想,难道当真是他坏事做多了,他的子孙才显得如此的平庸吗?

    他的两个儿子还好,至少还能撑得起门楣,可他的几个孙子在他看来就没一个是中用的,虽然庞太师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孙子跟相府,穆国公府的孙辈比起来差远了。

    “只要能为我们庞家做事,烟儿什么都愿意去做。”与其这样活着,庞烟宁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去搏另外一份前程。

    以前她被庞菲压着的时候,她就从来没有甘心过,只要可以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没有什么是她不能牺牲的。

    “会有需要你尽力的时候。”

    庞烟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她这次冒然出头,怕是已经得罪了大伯跟两位堂兄,还是小心收敛一些为上。

    “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都听好了。”

    “是,父亲。”

    “是,祖父。”

    “我们会被送到琉璃国,到了那里之后,我们的身份依旧尊贵,但是我们身上的担子也不轻,所以你们要记住,主上他是不留无用之人的,你们也都走点心,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们。”

    话锋一转,庞太师又道:“主上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本事我相信你们都亲眼见识过了,多的话我不说,趁着到达琉璃国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好好想一想。”

    接下来这个地方再没有人出声说话,所有被带离太师府的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无论他们都想要活下去,还期盼着能尊贵的活下去。

    是以,摆在他们的面前的几乎只有一条路,为了不拖后腿他们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半点都不敢大意轻心。

    看到这般情景,庞太师总算是轻了一口气,怕就怕他们到了这个时候还拎不清。

    若是他们都能被激发出身体里最大的潜能,他庞氏一族的兴旺指日可待。

    ……

    碧落阁

    服下宓妃给的药,又打座调息妥当之后,东方云虎睁开眼就见宓妃神色无比平静的坐在对面的软榻上,目光无悲无喜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尊救下了东方腥。”或许曾经东方云虎对东方腥还抱有期待,只是随着东方腥对他利用越多,他倒是彻底的看开了。

    有些不属于他的,总是强求不来的,就好比父爱这种东西。

    “你倒是敢于冒险。”

    “俗话不是说富贵险中求么!”

    冷眼掠过东方云虎说这话时眼中的嘲讽,宓妃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她道:“血焚之术没能弄死他,本郡主其实很是失望。”

    “祸害遗千年。”听着宓妃那无比失望不甘的语气,东方云虎还能说什么,也只能嘴角直抽抽了。

    这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却也是东方云虎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如东方腥那样的恶人,好像怎么算计都弄不死,每到绝境却又能幸运的逢生,怎不令人气愤。

    “假如那一天相府有人坐阵,你有把握弄死他吗?”死一个东方腥没什么,可活一个东方腥却要死去数不清的鲜活生命。

    “他身上保命的东西可多得很,就算有人在相府坐阵,本郡主杀掉他的可能也只有十之五六。”

    “有总比没有好。”

    “你为了救他将自己弄成这样,他可相信你了?”

    “至少不管是他还是哑夫他们都不会怀疑救下你三个哥哥的人是本尊。”事情还没有进行到最后,无论东方云虎还能留在阴鬼门对宓妃而言要有利得多。

    “那你来找本郡主所为何事?”

    “本尊意外得到一些东西,希望你看过之后想办法将其毁了。”

    “嗯?”

    没有任何的犹豫,东方云虎就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了宓妃。

    他有想过自己去走这一趟,可他却找不到好的借口脱身,思来想去还是交给宓妃最为妥当。

    “东方腥果然够狠。”眯了眯眼,宓妃嗓音冰冷刺骨的道。

    “你能办到吗?”

    “不能。”

    “呃…”

    “就算不能也要能。”

    东方云虎被宓妃给噎了一下,缓了缓又道:“需要本尊怎么配合你,你尽管开口。”

    “为免东方腥起疑,你还是尽快回到他的身边,至于其他的若有需要本郡主不会与你客气。”

    “那好。”

    得了宓妃的准信,东方云虎也不废话,转身打开房门就飞身离去。

    坐在软榻上的宓妃死死的担着那东西久久都没有言语,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闻一道长长的叹息自她的口中溢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74】陌殇归来,大战爆发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