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75】陌殇归来,大战爆发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璃城・楚宣王府

    沉香院

    “老王妃起身了吗?”

    “刘嬷嬷,昨个儿夜里老王妃睡得不安稳,这会儿才刚睡下没多久。”

    “这才刚睡下?”

    “是的,刘嬷嬷。”芬芳年十六,正是花骨朵儿一样的年纪,她穿着粉蓝相间的侍女服,生得眉清目秀,俏生生的模样很是靓丽。

    虽然她不过只是楚宣王府里,老王妃大柳氏四大贴身侍女其中之一,却是最得老王妃宠的,有时候她在老王妃跟前说的话,比起老王妃的陪嫁嬷嬷还要管用。

    只是这芬芳也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很会察言观色把握人心不说,一进一退之间的分寸也是拿捏得刚刚好,既不显出头,也不软弱,这两年来越发在老王妃的跟前说得上话,这沉香院里的丫鬟嬷嬷谁见了她不给三分面子。

    “刘嬷嬷可是找老王妃有急事,咱们这府里谁不知道王妃是不用来向老王妃晨昏定省的,其他几位主子就算要过来给老王妃请安,不也还早着么!”

    之前世子在王府的时候,璃城内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握在世子的手里,任凭老王妃机关算尽也没能在世子手里讨到半点便宜。

    一大家子加起来七八个都斗不过世子一个,亏得老王妃还怒火冲天,那是瞧谁都不顺眼。

    芬芳并没有忘记她是谁的婢女,可她还年轻,她还想好好活着,好好享受她的下半辈子呢,因此,她懂得识时务为俊杰,早早就抱上了世子爷的大腿。

    是的,芬芳自愿充当陌殇在老王妃身边的眼线,替陌殇办事,给陌殇传递消息,而她唯一的要求只有一个,待楚宣王府纷争尘埃落定之后,陌殇可以还她卖身契,让她远走他乡做个普普通通的良民。

    因着老王妃对她还算疼爱,故而芬芳在老王妃的身边名为婢女,但她所学的所见识到的比起一般大户的千金小姐都不逊色。

    但荣华富贵与人前风光跟性命比起来,显然后者更具诱惑力,芬芳想也不想就选择了后者。

    下定决心之前芬芳已经观察犹豫了很长时间,老王妃等人一直没有瞧明白,她置身于外却是看清楚了很多的事情,只要世子爷不放手,任凭老王妃等人如何谋算也是夺不走世子之位,王爷爵位的。

    他们所有人的脑袋加起来也算计不过世子爷的一个脑袋,每每世子爷在王府的时候,他们挑衅一次就被收拾一次,偏偏他们还是学不乖,屡屡被打压,仍要百折不挠的继续算计,继续挑衅。

    世子爷给的教训狠了,一次两次的他们也就有所收敛,避其锋芒,等到世子爷不在璃城的时候,他们就又开始上蹿下跳,里外里那是忙得晕头转向,所收获的却是微乎其微。

    随着时间的流逝,芬芳长了年纪的同时,那心眼更是长了不少,找准了机会她就主动去到陌殇,也就是赫连子衍的跟前,向赫连子衍表达了她的决心。

    芬芳倒也不怕赫连子衍不相信她,觉得她是老王妃派来的奸细,她是真心诚意为自己谋条后路,也没有做老王妃棋子的意思,她就全然不怕赫连子衍不信她,又或是去调查她。

    甚至为了让赫连子衍相信她是真心的投诚,芬芳还拿了不少老王妃的秘密作为她的诚意交给赫连子衍,最后的事实证明芬芳的选择果然是对的,若是她执迷不悟的跟着老王妃,那她肯定难逃一死。

    可她选择了作赫连子衍手中监视老王妃的棋子,那么事后她就能活。

    以前老王妃一家子对付一个世子都对付不了,现如今不但已经死了的王妃回来了,就连失踪了十余年的王爷都回来了,老王妃做了几十年的美梦哪里还有成功的机会。

    “哎哟,芬芳你说话可得注意些,主子们的是非是你我能够编排的。”

    “奴婢这不也只是在嬷嬷跟前才敢大着胆子说上一句两句的么。”芬芳一点没表现出想要探究刘嬷嬷话的意思,面上更是一副很看不起楚宣王妃的意思。

    “王爷对王妃那是看重得很,就算老王妃疼你,刚才那话要是传进王妃的耳朵里,怕是老王妃也保不住你。”

    “是是是,奴婢错了。”

    “下次可得记住了。”

    “嗯。”芬芳点了点头,一副牢记于心的样子,却是忍不住好奇的道:“嬷嬷是咱王府里的老人了,奴婢怎么听说以前王妃的性子跟现在大不一样,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嬷嬷是在老王妃大柳氏嫁进楚宣王府的时候就跟着进了王府,楚宣王妃入府的时候她也是看着的,对于楚宣王妃是个什么样的性情她很了解。

    只是谁又能想到,以前绵羊一样的女人,如今再回王府都变成无敌女金刚了。

    回想楚宣王带着楚宣王妃回到王府,前前后后她与老王妃的四次正面交锋,啧啧,以前处处占上风的老王妃愣是没有在楚宣王妃的手里讨到半点的便宜,这光是想想就令人咂舌。

    “您说这王妃会不会是…是假假的。”

    刘嬷嬷:“……”

    “奴婢就是觉得一个人的性情不管再如何的变化,也不能前后天翻地覆的变化吧!”芬芳说得天真,表情也天真,仿佛她真的就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罢了。

    而事实上,自打楚宣王带着楚宣王妃回到楚宣王府的第一天开始,老王妃没有怀疑过楚宣王跟楚宣王妃的身份吗?

    不不不,她怀疑过的。

    尤其是她在楚宣王跟楚宣王妃的身上软硬兼施皆以落败收场之后,她心中的怀疑更甚。

    然而,楚宣王却早在回璃城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些可能,因此,临行前楚宣王进宫面见宣帝时,他就将这一步给算到了。

    在楚宣王失踪之前,追随他的人很多,想要证实他的身份也很容易,但跟这些比起来,显然宣帝的一道圣旨更加具有说服力。

    而楚宣王证明自己身份的办法有很多,那道可以证明他身份的圣旨却被他收了起来,眼下芬芳再次质疑楚宣王妃的身份,目的就是要请君入瓮。

    “且不说王爷以前在咱们璃城多有声望,有多少人追随他的左右,就说王爷失踪之后,世子爷掌控之下的璃城有多牢不可破,怎的世子爷前脚刚走,后脚就冒出了失踪多年的王爷跟已经死了的王妃,反正奴婢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说到这里芬芳还无辜的耸了耸肩,脑门上问号一个接着一个,清亮的眸子里更是疑云一团又一团,看得刘嬷嬷不禁也生出些莫名的想法。

    “哎,不说了不说了,就像嬷嬷说的,主子的是非哪里是我们这些奴婢可以私下议论的。”话落,芬芳扭着头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她之后,她才拍着胸口小声说道:“呼,还好没有人注意到奴婢跟嬷嬷,不然传出些什么不好听的,奴婢铁定要受重罚。”

    “芬芳,你说人死当真可以复生吗?”

    “人死怎么可能复生。”芬芳语气很是粗暴的打断刘嬷嬷的话,她的眼里甚至还带着几分讥笑,“这人要是死了可以死而复生,那谁还怕死呀!”

    刘嬷嬷含糊的点了点头,只听芬芳又道:“奴婢当时在府里年纪虽小,后来却也是听说过的,当时王妃是在王爷的怀里咽下气的,怎。怎怎么可以还…”

    后面的话即将出口之时,芬芳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又四下看了看,她定了定神故作淡定的道:“奴婢刚才什么都没说,嬷嬷也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咱们做奴婢的处处都得小心,要不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可就由不得咱们来选了。”

    “是,我什么都没听见。”

    “嗯,嬷嬷不是要见老王妃么,奴婢先进去看看,要是老王妃醒了,奴婢就替嬷嬷递个话。”

    “那敢情好。”

    目送芬芳迈着步子离开后,刘嬷嬷也不知怎么的,她就好像着了魔似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现之前芬芳说过的话,再联想到楚宣王跟楚宣王妃,甚至是现在已经不在璃城的世子身上,越想她就觉得疑点越多。

    可甭管刘嬷嬷再怎么想在老王妃的跟前露脸,她也必须把持住,不能冒然出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王妃已经醒了,嬷嬷有何事要回禀老王妃,现在进屋回话吧!”

    刘嬷嬷自沉思中醒过神来,她看了眼芬芳,只见芬芳仍是平日里见到的模样,仿佛在此之前她没有跟她聚在一起说悄悄话一样。

    她是知晓芬芳是个喜欢在人背后道人是非的,这一点不但刘嬷嬷知道,就是老王妃也知道,只因芬芳在别的地方太出彩,这个毛病也就被忽略不计了。

    是以,即便芬芳刻意引导,又在刘嬷嬷的面前说了那些话,芬芳也不担心老王妃询问刘嬷嬷之时,刘嬷嬷将她给说出去。

    顶多她就是说了谁谁谁的是非,嘴巴没把门什么的,就是受重罚也不过就是一顿板子。

    能保住命跟挨一打板子相比,芬芳认为一顿板子而已她受得起。

    屋内,老王妃大柳氏起身后就由婢女们伺候着梳洗妥当,化过妆后她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只是那眼底遮不住的青影还是让她瞧起来多了几分憔悴。

    “老奴给老王妃请安,老王妃金安万福。”

    “起吧。”

    “谢老王妃,老奴是来给老王妃回话的,这上面记录的时老王妃前两日吩咐老奴去查的事情,还请老王妃过目。”

    “嗯。”自老王爷去世之后,老王妃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怎么谋夺楚宣王的性命,好让她喜欢的儿子继承这亲王之位。

    可她算计了那么久都没能弄死楚宣王,但她也不亏,至少弄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楚宣王妃,这也算是重创了楚宣王。

    但让老王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她弄死了楚宣王妃,楚宣王也如同她算计好的那样一蹶不振,再无心处理璃城政务,不久之后还失踪不见了踪影,他的那个先天不足的儿子又站出来挡了她儿的道。

    原本她以为没了楚宣王,陌殇一个小小的孩子她还搞不定么,没曾想就是陌殇一个小小孩儿,愣是让她好多的计划都施展不开。

    纵然老王妃上书给宣帝,却也没能摘了陌殇的世子之位,难道她的儿子就注定要屈居楚宣王之下,她的孙子就该屈居陌殇之下?

    总之老王妃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争了那么多年,斗了那么多年,怎的却没有动摇到他们父子的地位半分,这让老王妃险些没被气得吐血而亡。

    感受到老王妃身上越来越低的气压,刘嬷嬷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想说点什么吧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拉耸着脑袋继续装鹌鹑。

    “确定都打探清楚了?”

    “回老王妃的话,老奴都打听清楚了,哪怕就是细节的东西都一一记录在册,老奴不敢有半点隐瞒。”

    也正因为刘嬷嬷递上的东西没有半点隐瞒,老王妃这才气得胸口痛,眼瞅着她似是要喘不上气的样子,一旁伺候的芬芳赶紧上前替她顺了顺气,柔声开口道:“老王妃的身体要紧,切莫动气,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不值得。”

    “你去看看,外面怎么这么吵。”缓了口气,老王妃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不能慌,敌人都没有乱她要是先乱了,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奴婢这就去瞧瞧,动怒伤身,老王妃别生气。”

    “嗯。”

    不一会儿芬芳就领着老王妃的两个儿子跟三个女儿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她嫡亲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和外孙女,这一眼瞧过去,啧啧,人来得可真够齐的。

    老王妃乃是已逝老王爷明媒正娶的嫡妻,她也是个能生的,不但有两个儿子还有三个女儿,底下孙子辈的孩子也就多了,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全都跑来了?”平日里老王妃是个喜欢热闹的,又或者说她是一个极其喜欢刷存在感的人,有事没事儿就要叫来儿子儿媳到沉香院陪她说话,赏花喂鱼什么的。

    当然,每天陪伴她最长时间的不是她的儿子,也不是她的儿媳,而是她当年亲自为她的长子楚宣王挑选的正妻小柳氏。

    人算不如天算,老王妃本以为自己算计得刚刚好,岂料楚宣王就给自己求了一个正王妃,那还是圣上御赐的,没办法她只能将小柳氏硬塞去楚宣王做侧妃。

    侧妃小柳氏在她的调教之下也不负她的信任,让得楚宣王妃在楚宣王府那是活得生不如死,任凭楚宣王对她处处统维护,不一样将命给搭了进去。

    “母亲。”以陌皓闲为首的一行人按照辈份向老王妃行了礼问了安,这才依次坐到老王妃的下首。

    陌皓闲几人都是陌殇嫡亲的叔叔跟姑姑,别看在老王妃的面前他们兄友弟恭敬,姐妹友爱,实则背地里为了楚宣王的爵位,明争暗斗起来只有老王妃想不到,就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这边他们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芬芳就又进来禀报道:“老王妃,柳侧妃带着大公子跟二公子过来给老王妃请安。”

    闻言,老王妃描绘得异常精致的长眉拧了拧,半晌后才沉声道:“请她进来。”

    很快,身着一袭湖绿色长裙,妆容精致妖艳的柳侧妃就领着她的两个儿子,也就是陌殇的两个庶兄陌耀跟陌修走了进来。

    “儿媳给母亲请安。”

    “孙儿给祖母请安。”

    “都起来吧。”

    “谢母亲(祖母)。”

    看着房间里黑压压的一群人,老王妃也知道他们这些日子怕是被楚宣王逼得急了,“皓闲,安翔,冷霜…还有含玉你们几个留下,耀你们兄弟几个就先退下,祖母有些话要单独跟你们的父母谈。”

    “这…”

    “照着老身的话去做。”

    陌皓闲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老王妃一个利眼横扫过来,他立马就出声道:“那就让孩子们先出去。”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老王妃的儿女跟她唯一认可的媳妇柳侧妃之后,她便冷声吩咐道:“芬芳。”

    “请老王妃放心,奴婢必定会守好门的。”

    “嗯。”摆了摆手,芬芳就乖觉的退到房外,还很贴心的将门给关上。

    “母亲,事到如今我们不得不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不然继续这么下去,我们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陌昊乾他欺人太甚,他简直完全不念手足之情,从他回到王府开始,一再收回我们手中的权利,他这是想要赶尽杀绝。”

    “是啊母亲,大哥跟三弟说得不错,陌昊乾他是想逼死我们。”

    “母亲或许还不知道,昨个儿他都向女儿动手了,丝毫没有将我这个妹妹放在眼里。”

    “就是以前陌殇那小子在的时候他也没敢这么对我们,凭什么陌昊乾回来之后,他就敢这么做,难不成他这是在替他的儿子扫清障碍铺路吗?”

    “那他陌昊乾把我们当什么了,我们是他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

    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遭受的种种憋屈,陌皓闲兄弟姐妹五个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得越来越热闹,越来越起劲,当然对楚宣王的怒火也越来越高涨。

    唯有坐在最末一个位置的柳侧妃,她仿佛与这些人格格不入,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偏生这样的她就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含玉。”

    “母亲。”柳侧妃的思绪被老王妃给打断,同时也打断了争论不休的其他人。

    坐在主位上的老王妃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不经意间对上柳侧妃的眼神,心下莫名一慌,没等她的理智做出选择,嘴里却叫出了柳侧妃的名字。

    “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回母亲的话,儿媳是在想王爷跟王妃。”顿了顿,柳侧妃抿紧红唇又道:“这次王爷带着王妃回来,儿媳发现他们变了很多不说,还很难接近。”

    按理说楚宣王妃才是老王妃的儿媳,但柳侧妃从来都没把自己当成是侧妃,在她眼里是楚宣王妃抢了她的正妃之位,自打楚宣王妃‘死了’,楚宣王又失踪后,她一直都是以楚宣王妃来自居的。

    只可惜这也只能是在私底下,谁让楚宣王夫妇不在,王府里还有陌殇坐阵,他就算对老王妃跟柳侧妃睁只眼闭只眼不待见她们,却也绝对不允许她们爬到他母妃的头上去。

    “怎么,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你就没能近到他的身?”

    “儿媳无能,王爷他对儿媳根本就是避而不见。”但凡柳侧妃能想到的办法她都想了,不仅如此她还想了办法去接近楚宣王妃,只是以前她对付楚宣王妃那一套,现在压根就不管用,“王妃也真是邪了门了,儿媳在她手里没讨到半点便宜,特来请示母亲,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对付她。”

    “好,就算王爷他看不上你,那耀哥儿跟修哥儿可是他的亲生儿子,还有蝶姐儿她们三个,难不成他一个都不认?”

    说到楚宣王对待她几个孩子的态度,柳侧妃立马就红了双眼,她万分委屈的道:“在王爷的心里从来都只有那个贱种,他压根没把耀哥儿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否则回来这么多天,他也不会……”

    眼见柳侧妃气成这样,陌皓闲几人也不由得怔愣了片刻功夫,女人暂且不说,但到底耀哥儿他们几个是陌昊乾的亲子,难不成就因为是庶出的,他便完全否定了他们的存在?

    想他们也是有庶子庶女的,虽然更为看重嫡子嫡女一些,对待庶子庶女却也不会是这般态度。

    “肯定是那个贱女人,肯定是她在王爷的面前说了耀哥儿他们不好的话,不然王爷怎会如此狠心,任由蝶姐儿她们哭红了眼也不愿见她们一面。”

    老王妃:“……”

    陌家的男人都是痴情种,陌昊乾是这样,她的丈夫老王爷又何尝不是如此。

    若非是他需要给陌昊乾一个…她又怎么可能成为老王爷的王妃,还生下几个孩子,明明老王爷不爱她,偌大的王府却也只有她一个王妃。

    要不是后来她行事偏颇,老王爷也不会纳了妾室来给她添堵。

    可那又如何,等到老王爷去了,那些个碍了她眼的女人不一样被她活活的打死,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论痴情,显然陌昊乾比起他的父王要更厉害些,要不是她苦心算计,柳侧妃入不了楚宣王府,更加不会有机会赶在楚宣王妃之前生下子嗣。

    然而,饶是如此柳侧妃也没能抓住陌昊乾的心,还弄得楚宣王妃死后,就连陌昊乾都失踪了。

    到底陌昊乾也是老王妃给养大的,她对陌昊乾的脾性还是知道的,一旦陌昊乾决定的事情,又岂是旁人可以左右得了的。

    说什么陌昊乾不待见他的几个庶出儿女是楚宣王妃在作怪,事实究竟如何,大家不过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真是个废物。”

    “母亲我…”

    “够了,你比那韩氏也不差什么,怎么就连个男人的心都抓不住。”这些日子老王妃屡屡碰壁,脾气也是暴躁得不要不要的,明知接近不了楚宣王怪不到柳侧妃的身上,还是忍不住要迁怒于她。

    柳侧妃面对黑沉着一张脸的老王妃也是不敢再多替自己辩解什么,只得紧抿着嘴巴娇弱的道:“王爷这次回来的目的那么明显,儿媳的确是不争气,可母亲还是得想办法阻止他们呀,不然怕是咱们全都得被赶出王府去。”

    固然柳侧妃想替自己的儿子去谋,去争,但她也看得清眼前的形势,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她最有利的。

    “母亲…”陌皓闲刚刚开了一个口,老王妃就抬手打断了他未说出口的话,冷声说道:“都静一静,先容为娘想一想。”

    这次与以往不同,老王妃似是知道楚宣王回来是要做什么的,只是她的心里还依旧抱有侥幸的心理罢了。

    是的,甭管她对楚宣王再怎么的不好,楚宣王看在她是他母亲的份上对她一向都是敬重孝顺的,可以前是如此,现在老王妃却不敢再说这样的话。

    进一步,荣华富贵,多年心愿达成。

    退一步,那她就将失去所有,万劫不复。

    要她不争不夺,那怎么可以,老王妃绝对不会承认她不如那个女人,她的儿子不如那个女人的儿子,她的孙子也不如那个女人的孙子。

    一时间,房间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之中。

    ……

    锦乾院

    老王妃跟她的儿女在沉香院里密谋什么了,楚宣王夫妇自是什么都不知道,等他们收到芬芳传递的消息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

    “夫君,她是忍不住要动手了?”赫连梓薇没回璃城之前,她还不知道她的儿子在她‘死’后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现如今她是知道了,却也恨不得活剥了老王妃跟柳侧妃的皮。

    那两个女人给她等着,早晚她要亲手了结了她们,以偿还她们对陌殇的亏欠。

    “嗯,她想作死咱们也不能拦着,陷阱是早就挖好的,只等她自己跳进去。”

    “那就好。”

    “芸儿放心,为夫不会心慈手软的。”

    “要是夫君下不去手,我可是没有顾忌的。”

    若是赫连子衍临走前没有将那个秘密告诉他,楚宣王或许是当真对老王妃下不去手的,但在他已经知晓了那个秘密的前提下,老王妃对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他父王假如当真是死在老王妃的手里,那她死多少遍都不够解楚宣王心头之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75】陌殇归来,大战爆发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