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79】大结局中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唐龙关

    “该死的庞洪叛国贼,虽说早就知道他是一个奸臣,却没想到他这般不要脸。移动网”

    “你都说他是奸臣了,那他还有脸么,既然没脸他还要什么脸。”

    “哼,老子就是气不过。”

    “可不,那样的人怎么能是咱们金凤国出去的呢,真他娘的应该千刀万剐了他都不解气。”

    “要是早知道他是这样的祸害,就应该早点弄死他,也省得留到现在来气人。”

    “真他娘的混蛋王八羔子,老子操他庞氏祖宗十八代……”一连串的脏话从这个粗汉子的嘴里连绵不绝的吐出来,一口气骂完都不带喘气儿的。

    可就算骂了还是不解气,心里还是憋屈得厉害,那股烧在心里的火是怎么都扑灭不了。

    只要是一想到庞太师代表着琉璃国在战场上对他们说的那些挑衅不要脸的话,他们这些个将领就气得头顶冒烟,一佛出世,二佛都要升天了。

    特么的,他们看到庞太师那嚣张狂妄,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若非寒王对他们下了死命令,他们是保管要冲上前去弄死他的。

    “行了行了,我说你们都别吵吵了,耳朵都被你们给吵麻了。”这次开口的人是寒王身边的陈副将,他的模样生得并不俊秀,是个典型的北方大汉,那五大三粗的样子站在人前就跟一座黑铁塔似的,看起来非常的高猛,“你们有时间骂那庞奸臣,怎么就不想想我们两天前死去的那些兄弟,要是骂就能将庞奸臣给骂死,那还打什么仗,眼下咱们当务之急不是想办法对付万蛊之国跟苗疆那些孙子吗?”

    要是真刀真枪的干,他们麒麟军怕过谁,可恨的是万蛊之国的那些人,两军刚刚混战在一起,他们就放出遍地的带有剧毒的蛊虫,见此情景哪怕就是寒王当机立断的下令撤退也阻止不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死去。

    自他们随寒王赶到唐龙关,前后一共打了五场战,唯独那一战死去的将士最多,不过短短一刻钟的功夫,五万多人的性命就被那些蛊虫给收割去了。

    每每回想起那一天,那一幕,他们无不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得亏是寒王见势不对,以一己之力护着他们离开那片战场,否则何止是损失五万兵马,即便就是十万也是有可能的。

    “琉璃国那些阴险卑鄙的小人,要不是有苗疆那些无耻小人,老子定当率领我金凤国的铁骑踏平他们的国都。”

    “要是有办法对付那些蛊虫就好了。”

    “娘的,你这不是废话吗?”黑着脸无力的吐嘈一句,接着又粗声粗气的道:“一天没有对付那些蛊虫的办法,咱们就一天不能开战,就算勉强开战了,咱们也杀不了那些不要脸的孙子。”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不然当初那新月皇朝也不会让万蛊之国独立存在于他的疆域之上而不敢对其动手,这足以说明盛世之时的万蛊之国有多么的厉害跟恐怖,哪怕如今万蛊之国分化成四部分,他们的看家本事也没丢,还真是给咱们出难题。”

    “妈的,老子就是一粗人,老子就只知道在战场上勇猛杀敌,像这些需要动脑筋的事情你们谁也别问老子,真是烦都烦死了。”

    难道这么紧张压抑低沉的气氛之下,这人憋红着一张脸暴躁的低吼出口,愣是把营帐里的人都给逗了。

    “张副将你在想什么,别自己一个人闷着头想呀,说出来咱们也听听,再商议商议?”

    张副将同为寒王的副将,也是麒麟军里的将领,若说陈副将壮得跟座山似的,他显得就娇小多了。

    咳咳…当然,张副将的娇小那是相对于陈副将来说,他的模样跟五大三粗的陈副将比起来也斯秀气得多,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柔弱的书生之气扑面而来。

    但是,别看张副将模样生得秀气,书生气十足,可他在战场上的勇猛凶狠程度却比陈副将还要来得让人印象深刻,那简直就是看过一次,终生都要难忘了。

    “跟你们想的一样,就是要怎么对付那些无孔不入的蛊虫。”

    “那张副将你想到办法没有?”

    “是啊是啊,只要解决了那些蛊虫,看咱们怎么收拾琉璃国那帮孙子。”

    “尤其是那庞老贼,咱们非得生擒了他不可,特么的一刀一刀凌迟了他都不解气。”

    “我是在想那些蛊虫无孔不入,虽说咱们现在已经退入了唐龙关内严加防守,但也不得不防那些蛊虫悄无声息的潜进唐龙关内,毕竟我们在明,那些蛊虫在暗,真他娘防不胜防的。”

    没曾想一直给人斯秀气形象的张副将突然说了一句粗话,在场的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就听他又道:“而蛊虫的形态并非咱们之前看到的那么大,肉眼就可以清晰的辨识,有些蛊虫眼睛看都看不见,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张副将话落,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不怕死,可他们就怕死得没有价值,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爷就算再厉害,他也只有一个人,我们不能事事都依赖王爷,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得想出办法才行。”

    “对对对,张副将说得对。”

    “那咱们都想想……”只是这话怎么听都没有什么底气,办法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当真想不出来。

    什么办法对付蛊虫最好,要是他们这边也有精通此道的人就好了,你会巫蛊之术,丫的老子也会,咱们就看看谁的蛊虫更厉害。

    可问题的关键就是他们没有,好在他们军队里的军医还算是厉害的,一些被蛊虫咬伤救治还算及时的都捡回了一条命。

    “参见王爷。”

    营帐外响起士兵的声音,营帐内的将领们都齐刷刷的起身迎了出去,为了不让寒王分心,他们更是在寒王看到他们之前就将脸上的担忧收了起来,再看之时仿佛之前这营帐内什么都没有讨论过,他们也什么都不曾忧心过。

    “王爷。”

    “都坐下。”

    “谢王爷。”

    寒王淡漠却凌厉的目光一一从这些将领的脸上扫过,对于他们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倒也不点破,省得把他们的心理负担整得更重了。

    琉璃国的军队相对北狼国来说要弱上许多,骨子里天生就极其好战的北狼国没有落入阴鬼门之手还好,但偏偏现实是残酷的。

    证实北狼国也落入阴鬼门之手后,宓妃立即就给寒王传了信,却也告诉他专心应对琉璃国就好,北狼国则交由楚宣王去应战。

    曾经盛极一时的万蛊之国分化之后,一直想着再重新复国的只有‘万蛊之国’那一小支,虽然他们的人数最少,比不得苗疆,南疆跟北疆,但他们的实力却是最强的,一辈辈传下来的也是万蛊之国最厉害的巫蛊之术。

    然而,甭管他们的巫蛊之术再如何的厉害,跟真正的阴鬼门嫡系比起来,他们眼里最强的其实就是个鸡肋,谁让他们心里强大如神明一般的老祖宗,说白了就是阴鬼门的一个旁系子弟。

    自古嫡庶有别,嫡出的尊贵那是庶出想象不到的,他们所能学习的东西也是庶出想都不敢想的,因此,在东方腥的命令之下,万蛊之国这各怀鬼胎的四小分支哪里还敢有别的想法,东方腥指东,他们都不敢往西。

    要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本身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东方腥灭杀起他们来不要太容易。

    跟死比起来,他们当然是想活着,而且东方腥虽说有意让他们重新合在一起,却也承诺了他们,待浩瀚大陆一统之后,可以让东方一族的嫡系教导他们真正的巫蛊之术。

    既然如此他们还有什么不意的,一个个执行起东方腥的命令来简直不要太高兴,太激动。

    以前他们各自守在自己的地盘,不得肆意对四大国的人出手,否则就要按族规论处。

    他们自出娘胎,会说话会走路开始,就开始跟各种各样的毒虫打交道,学习如何饲养属于自己的蛊虫,可偏偏不管他们饲养出多么厉害的蛊虫,那种不能用到别人身上去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如今,再没有人约束他们,只要他们有那个本事就可以用自己饲养的蛊虫去大杀四方,他们杀的金凤国将士越多得到的奖励就会越多,这简直无形中激发了他们骨子里最为残忍血腥的一面。

    庞太师被带到琉璃国后,任命他为元帅领兵征战金凤国的仍是坐在皇位上的景帝,只是这位景帝老早就已经沦为一个傀儡皇帝。

    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那都是藏身在他身后的阴鬼门人指定好的,说错一句就会受到非常残酷的惩罚。

    纵使东方腥没在琉璃国,但只要他一个念头,景帝就会身首异处。

    虽说东方腥不怕庞太师反水背叛他,可还是将庞太师的几个嫡孙都关押在了皇宫,只让庞太师将他的两个儿子带到前线战场去。

    另外,庞太师的夫人跟他的两个儿媳妇就住在景帝赐给庞太师的府邸里,既没人关注她们,也没人看管她们,看似好像被遗忘了。

    最凄惨的莫过于庞太师那四个如花似玉的孙女儿,哪怕就是年纪最小才刚满十岁的庞芯都没能逃过,她们竟然被打包送去北狼国,沦为了北狼国远征金凤国大军的军妓。

    想那高傲的庞烟庞菲,大概到死都没有想过,某一天落入军营里充当他人的发泄品,竟然就是她们的结局。

    哪怕已经离开金凤国,庞太师对这四个孙女儿还是很看重的,他曾经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来培养她们,目的就是希望她们能攀高枝,然后给庞氏一族带来荣耀,可他又怎会知道,他前脚刚刚带着两个儿子赶往边关迎战,后脚他的孙子就被软禁于宫中,孙女则被送到北狼国。

    这在琉璃国贵族圈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对庞太师一家而言就是一个秘密,各方消息封锁之下,庞太师能听到的就是好消息,还有景帝对他异常重视的这种态度。

    孰不知,他在琉璃国能被看重的价值,仅仅就是他的领兵之才罢了。

    “王爷,那庞老贼对镜离城内发生的一切就没有收到半点消息?”随着寒王的话音落下,营帐内的将士都惊呆了好吗?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庞太师的孙子跟孙女都被那么对待了,怎么他还一门心思就想攻破唐龙关,侵占他们金凤国的领土。

    那老贼是当真不知自己在向一个什么样的效忠吗?

    “景帝如今还能坐在皇位上,那是为了安抚琉璃国的民心。”百姓虽说很弱小,可若明面上没有景帝的存在,琉璃国别说攻打金凤国了,光是平定自己国家的内乱都有够他们忙的。

    虽然东方腥可以杀光那些百姓,但显然那种无意义的事情做了也没用,只是为了凭白给自己添堵么?

    “至于庞老贼,即便他知道了真相也是不敢违背东方腥的,纵然他会愤怒,但他更惜命。”在绝对的强敌面前,你弱小的话那是连报仇的资格都不具备的。

    显然,庞太师与东方腥之间,就是这么一种古怪的关系。

    “琉璃国的形势竟然是这样的,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种形势来对付庞老贼?”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就算庞老贼无力改变些什么,也不可能退兵,但他的情绪必定会受到影响,只要他失去冷静哪怕就是短暂的,对咱们而言也是有利可图的。”

    “哼,这就是庞老贼背叛金凤国的报应,活该他的后代子孙都没有好下场。”

    “嗯,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他以为他这样的蝼蚁东方腥能放在眼里。”说到这里陈副将粗厉的嗓音一顿,接着又道:“说句难听的,别说我们金凤国永远不会灭,就是他琉璃国借助万蛊之国那些混蛋最后侥幸胜了,庞老贼横竖也是一个死,还不定会死得多凄惨。”

    “你们在担心什么本王心中有数,再忍耐几日,等到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来了之后就好了,万蛊之国那些人不足为惧。”

    寒王这话一出口,营帐内的将士们先是一愣,紧接着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的脸上就开了花,显然这是他们近几日听到最好的消息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不质疑宓妃是男还是女了,关于宓妃的威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的。

    尤其是那些追随寒王的将士,他们可是一点不敢小瞧宓妃,莫名还很期待她来战场。

    “王爷,楚宣王世子会来?”

    “会。”

    “安平和郡主也来?”

    “嗯。”

    “那…”

    “现在战局僵持着,唐龙关外有阵法阻挡,是以琉璃国的那些蛊虫还未出现在关内,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安平和郡主的另外一个身份你们应该也没忘,不单她会来,药王谷的人也会来。”

    届时,寒王至少不用担心士兵们无辜丧生,就算没有办法彻底弄死那些蛊虫,能够预防跟隔离那些蛊虫不让他们近身也是好的。

    “那真是太好了。”

    “王爷,那咱们现在要做什么?”

    “等。”

    众将士:“……”

    他们的确是知道寒王话少,但前面不是还说得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这样他们很不适应好伐!

    “敌人越是强大,我们越是不能放松警惕,在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赶来之前,本王希望你们坚守好自己的岗位,莫要让任何人钻了空子。”

    “是,王爷。”

    “王爷,接下来关外的防卫就交给末将吧!”秦束是宓妃雇佣兵军团里的一个高级将领,他这辈子极少服人,撇开他的直属上司宓妃之外,寒王就算一个。

    他是接了宓妃的命令赶来相助寒王的,也是由他亲自统领军团的五千精兵,上次一战他的团里损失了一百五十人,这让秦束很是自责。

    枉他们自诩精兵强将,在那些无孔不入的蛊虫面前也是吃了大亏,待宓妃来后,他自当请罚。

    只是在此之前,他也没忘了他的职责,寒王手下的人看守阵法已经好几日,是时候换下他们休息休息了。

    “好,你多注意些。”

    “是。”

    ……

    琉璃国・军营

    “谁?”

    “庞元帅还挺机警的嘛!”

    原本全神贯注推演着行军沙盘的庞太师,脑海里刚刚闪过什么,却猛地被打断,正欲发怒的他听到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那高涨的怒火就如同一个吹起的气球被针扎了一下,整个儿瞬间就焉了。

    “庞洪见过右使大人。”

    “嗯。”右使虽说也不过就是东方云龙身边的一个下属,但他自认他比庞太师可要高贵得多,也不知哪里来的强烈优越感,每见庞太师一次就要摆谱一次。

    要说他是看不上庞太师这种人的,可他也知道稍加打压一下庞太师可以,但却不能太过,否则要是坏了公子的事,那他就要倒大霉。

    “右使大人亲自前来,不知可是公子有新的吩咐?”

    “的确是有新的吩咐给你。”

    “那…”

    “虽然有新的命令给你,但却不是公子的。”

    闻言,庞太师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几次的接触下来他似乎也知道面前这右使的某些恶趣味,面上一副狗腿乖顺的模样,心里却是将这个右使骂得狗血淋头,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好几遍。

    有道是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别看这右使也不过跟他一样就是东方云龙身边的一条狗,但谁让这右使是东方云龙身边有资格近身伺候的呢?

    “庞元帅,你表现的机会可是到了。”

    “还请右使大人明言。”

    “这次的命令是门主亲自下达的,你若是办得好,有幸在门主面前露上一次脸,那你的前途…庞元帅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说得太直白吧!”

    “是,庞洪自当不惜一切代价完成门主交待的任务。”

    “给,门主对你的命令都写在里面,你自己拆开看看,看完之后记得烧掉。”右使喜欢在庞太师面前高高在上不假,但他明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能做。

    这就好比他带来的这封信,信里的内容即便就是他的主子东方云龙都不敢看,他就更不敢好奇了。

    “怎么?门主信里写什么了,怎么看完信你的脸色都变了?”

    “请右使大人过目。”

    “你可别害我,门主早有交待过,信你的内容你自己知道就好。”

    “这…”

    “行了,本右使的任务完成了,你就好好替门主办差,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不过一颗随时都可以牺牲的棋子罢了,待他的价值被榨取干净,哼,门主还岂能多留他一天。

    本欲借助万蛊之国跟苗疆人的本事乘胜追击,一举踏破唐龙关的庞太师,不得不说在再过信的内容后,他既错愕又被打击到了。

    是的,明明有最简洁有力打击敌人的办法,怎么就不能用?

    难道阴鬼门将万蛊之国,苗疆,北疆这些人收拢不是为了他们所能带来的战斗力?

    既然利用他们使用蛊术的能力可以轻松的打垮金凤国,为何要让他不动用那些能力,而单是凭借琉璃**队本事的力量去跟金凤国硬抗,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虽说庞太师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寒王的能力,那个小子战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他这要是跟寒王正面对上,谁胜谁负还尚未可知。

    一想到这些庞太师的脸色就越发的阴沉难看,他整个人都是暴躁的,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儿,话说那东方门主该不是怕了寒王?

    不不不,他畏惧的应该不是寒王,而是……

    “父亲。”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怎么闯进来了,还有没有一点规矩。”思绪再次被打断,庞太师不敢吼东方云龙身边的那个右使,对待他的两个儿子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父亲,不是我们没经通报,而是我们在帐外喊了父亲好几声,父亲都没有回应,我们这才自主作张走进来的。”庞正跟庞统都不是做武将的料,当初满心以为会在权臣道路上越走越顺畅的庞太师也没有想过要培养他们这方面的能力,如今想来却是后悔不已。

    好在景帝给他在军中的权利还算大,庞太师又是一个镇得住场面的人,军营里倒也没人敢给他穿小鞋,庞正跟庞统到底都是有心机城府的,一段时间下来在庞太师的护佑下也算站稳了脚根。

    只是以前那种安逸日子一去不复返,他们就算已过而立之年也不得不快速的成长起来,适应这新的身份,新的生活,不然还如何恢复他们庞氏一族往日的荣光。

    “你们过来有什么事?”

    “回父亲的话,我们刚收到一些消息,还需要父亲听后来拿主意。”庞统看了庞正一眼,示意由庞正来说,他在帐内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

    许是以前养尊处优的好日子过惯了,现在这样的日子庞统虽努力说服自己去适应,却难免心里落差极大,瞧什么都不顺眼。

    可他是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哪怕就是庞太师也没能瞧出他这个小儿子的异样,但就算他瞧出来了,也只能装作不知。

    毕竟就目前来说,他们庞家所处的位置太过尴尬,什么资本都没有的前提之下,要想让人看得起,除了重新挣出一份家业来,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说。”

    “金凤国那边刚传来消息,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奉旨领兵赶往唐龙关来了。”

    “什么?”

    “父亲没有听错,大哥说的都是真的。”庞统正是因为清楚陌殇跟宓妃的杀伤力,他的心里才更是担忧。

    一个寒王已经不好对付了,再来一个陌殇跟宓妃,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该死。”显然,陌殇跟宓妃要来唐龙关的消息对庞太师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且不说缺少万蛊之国跟苗疆的战力,他对付寒王很是有些不易,再加上陌殇跟宓妃两个极大的不确定因素,庞太师意识到他的处境将会变得极其的艰难。

    不行,他必须想办法杜绝这种不利于他的战局,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庞氏一族毁在他的手上。

    “之前那一战,咱们借助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可以说是重创了金凤国的军队,就连寒王的麒麟军也在那次战役中没讨到便宜,逼得寒王不得不退守唐龙关,消息传回星殒城宣帝震怒,正赶上楚宣王世子从梦萝国回星殒城,宣帝便下了这样两道旨意。”

    一道是给楚宣王世子的,另外一道则是给安平和郡主的,宓妃的存在简直就是颠覆了庞正跟庞统对于女人惯有的认知。

    那个女人能能武,智计谋略半点不逊色于一个惊才绝艳的男儿,也不知温相是怎么生的女儿,那样的姑娘怎么就不是他们庞家的。

    咳咳…要是温老爹知道庞统此时心中的想法,他一定会很无辜的道:闺女虽说是他的,但他家闺女绝对不是他生的,他还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东方门主有那样的指示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庞太师喃喃出声,那眉头皱得死紧,都快堆成一座座小山了。

    “父亲你说什么?”

    “你们得到的消息准确吗?宣帝他就没有派人去青潼关支援楚宣王?”本来以为早就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就那么活着回来了,关于楚宣王的消息,庞太师还是到了琉璃国才有所听闻的。

    温夫人去护国寺上香遇到叛军那一次,要是没有楚宣王横插一脚,庞太师谋夺皇位的大计早就得逞了,也不至于被迫选了‘辅佐’太子上位的那一条道。

    曾经庞太师最不待见,最想除掉的人就是温老爹了,可随着宓妃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庞太师已经生不出对付温老爹的心,他只想弄死宓妃。

    除了宓妃当然还有一个人就是陌殇,他的好些计划都是折在宓妃跟陌殇的手里,那两个人就仿佛是他命里的克星,任何事情只要遇上他们都会遭遇变数,这是庞太师最不能容忍的。

    “消息我跟二弟已经反复确认过,算算时间他们两人应该最多还有三五天就能赶到唐龙关,父亲还得早做打算才好。”

    继庞正开口后,庞统接着又道:“北狼国那边的元帅倒也有传信过来,也不知那楚宣王用了什么法子,北疆跟南疆的人在楚宣王手里没讨到什么便宜,战场上一共三次交手都各有胜负,谁也没占到上风。”

    这样的战局看起来他们这边是赢了,实则在楚宣王带领之下的伐北军其实胜算更大,占据的优势也更多。

    “楚宣王失踪那十余年怕是跟那片大陆脱不开关系。”

    “父亲说的也有道理,只是北狼国那边是打胜仗还是打败仗都跟我们关系不大,重要的是我们得打胜仗,最好是能在他们两人到来之前拿下唐龙关。”

    “唐龙关易守难攻,要想拿下唐龙关谈何容易。”

    “可是……”

    “你们以为为父不想尽快拿下唐龙关?”庞太师很愁,他是真愁,论兵力他跟寒王是一样的,他有八十万大军,寒王亦是只有八十万大军。

    若说他这边的优势是万蛊之国跟苗疆那些人,可就在刚才他这边的优势已经没了。

    更何况他们这边有优势,不代表寒王那边就没有,不然唐龙关老早不就被他给拿下了?

    当蛊虫吞噬了金凤国五万多将士鲜活的生命,寒王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回守唐龙关之际,庞太师就没想要给寒王喘息的机会,他让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弄些用肉眼几乎瞧不见的毒蛊进唐龙关,想要打寒王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料放出那么多的毒蛊,最后竟然连一只都没回来。

    这样的结果说明什么,说明唐龙关的外面是有能对付毒蛊的东西存在的,这也是庞太师这几日按兵不动,没有继续攻打唐龙关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你们知道为父在愁什么了吧!”面对是他自己的儿子,庞太师倒也没有隐瞒他刚收到的命令,倒也不担心庞正跟庞统会说漏嘴。

    “父亲,他怎么在这个时候下这种命令。”

    “寒王那边有从那片大陆来的人,他们的本事可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东方门主不让咱们动用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会不会太……”

    “阿统,莫要妄议主子的是非。”即便有不满在心里说说就可以了,万万不能从嘴里说出来,谁敢保证在他们的周围就没有东方腥的眼线。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庞太师的小心谨慎完全都是必要的。

    “不能用那些人,那咱们这场仗要怎么打?”庞正急躁的抓了抓头发,“寒王最是骁勇善战不过,他手下的麒麟军那是真厉害,琉璃国的军队跟麒麟军一比,压根不是同一个档次的。”

    “大哥说得不错,且不说麒麟军如何,寒王的手里可是还有赤湮军的存在,我们跟他硬碰硬明显就是不可取的。”

    “就是,不知道父亲有没有注意到,寒王身边还有一个叫什么…哦,对了,一个叫秦束的家伙,他手下带领的那些几乎能以一敌十,以一敌百的士兵,难不成那就是传说中的赤湮军?”

    “不是。”

    听到庞太师的否认,庞正跟庞统的目光都落到了庞太师的脸上,“赤湮军的战斗力虽强,却没有秦束手下那些人厉害。”

    “父亲见过赤湮军?”

    “嗯。”庞太师点了点头,但他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谈,只面无表情的道:“如果秦束是赤湮军里的将领,那么寒王就是他的顶头上司,但他虽然听从寒王的命令,面对寒王的时候却是没有那种敬畏的。”

    两人细想一下当日战场上的情景,倒也不得不承认庞太师是对的。

    “左右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还有几天才能赶到唐龙关,你们平日行事也小心谨慎些,攻打唐龙关的事情再容为父好好想一想,谋划谋划。”

    “是,父亲。”

    “为父还要推演对战唐龙关的沙盘,你们兄弟务必将唐龙关给盯紧了。”

    “知道了父亲。”

    庞太师点了点头,全部的心神再次沉浸到营帐中心那巨大的战场沙盘上,头也不抬的对庞正兄弟两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说。

    这个时候的庞太师对于镜离城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也就让得下一次交战之时,当他从陈副将等人口中得知,他的孙子被软禁,他的孙女沦为军妓后,险些没被当场气得吐血摔下马背。

    ……

    相府

    “琴儿你怎么了,脸色怎如此的苍白?”观月楼的地下密室内,温老爹一脸担忧的看着温夫人。

    “没事。”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你是想要急死为夫不成。”

    “夫君我真没事,就…就就是很担心妃儿。”他们做爹娘的躲在密室里,女儿却要在外面独自面对强敌,温夫人这心里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放心,有阿殇那小子护着我们闺女,不会有事的。”

    “夫君不是最讨厌阿殇了,怎么还对他如此有信心。”

    “咳咳…虽然为夫不喜那混小子抢了我宝贝闺女,但对他的能力为夫还是很认可的。”

    温夫人被温老爹那傲娇的窘迫样给逗笑,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苍白的脸色总算是稍稍好看了一点,“我既怕妃儿受伤,也很担心阿殇那孩子,也不知这府里到底有什么是东方腥非拿到手不可的。”

    虽然温夫人没有见过东方腥,但这一点不妨碍温夫人将东方腥给恨进了骨子里,特么就是因为他,他们一家子才这么多灾多难的。

    “那小子皮粗肉厚,抗打。”

    “不说了不说了,被你这么一闹,我啥紧张情绪都没有了。”

    “琴儿就把心放宽,谁让我们夫妻两个武力值都为零,躲在这里那是为了不拖咱闺女的后腿,不然搞不好还要让妃儿来救我们,那样她就更危险了。”

    “我知道。”

    “之前妃儿一个人对付东方腥的确很危险,但现在是妃儿跟阿殇他们两个打一个,就算杀不死东方腥,想来两个孩子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也对。”

    “别着急,咱们再耐心多等一会儿,没等到妃儿来开门之前咱们不能出去,以免坏了妃儿的事。”

    “我懂。”温夫人冲温老爹翻了个白眼,她是那种拖孩子后腿的娘么!

    东方腥潜进相府后,发现偌大的相府没有任何的异常,他就直奔他要取的东西而去,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耗损了部分灵气将东西取出来,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拿的时候,他就被宓妃跟陌殇堵在了温氏大祠堂里。

    “该死。”意识到他上了当,东方腥面色阴沉的低咒一声。

    “哈哈哈…温宓妃你可真是好算计。”

    “怪只怪那东西对你的诱惑力太过巨大,不然你又怎会上当。”祠堂这个地方宓妃跟温老爹也是找过的,但他们父女却是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还真就如陌殇说的那样,那东西虽说藏在相府,却只有东方腥能找得到。

    “你以为就凭你们两个能留下本门主?”

    “哼,上次若非本郡主重伤,又有东方云虎那个不怕死的家伙冒险救了你,你以为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蹦达。”宓妃冷眼看着东方腥,清澈的水眸里满是嘲讽,“若是能除掉你这个大祸害,本郡主相信即便本郡主烧了这祠堂,我温家的列祖列宗也不会责怪本郡主不孝的。”

    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宓妃可不想东方腥发疯就将温氏一族的祠堂给毁了。

    她对祠堂若表现出在意,东方腥势必就会对祠堂出手,只有她不在意,东方腥的心思才不会落到祠堂上。

    “你是施展不了血焚之术的。”东方腥说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百分之百肯定宓妃没有能力再次施展血焚之术。

    “阿宓施展不了,你是忘了本世子的存在。”

    东方腥的目光一开始对上的就是宓妃,要是陌殇不开口他几乎都要忘了陌殇的存在,听到陌殇的话,东方腥面上不显心下却是猛跳了一下。

    上次险些死在血焚之术里面,东方腥都快落下心理阴影了。

    丫的,他在血焚之阵里受的伤还未痊愈,如今要他以一敌二,东方腥表示他的胜算不大。

    “熙然,咱们也别跟他废话了,这次我们联手就算弄不死他,也要弄残了他。”

    “嗯。”

    话落,陌殇跟宓妃就很是默契的一上一下冲东方腥发起了进攻,后者也来不及多想就跟陌殇宓妃缠斗在了一起。

    虽然陌殇跟宓妃都很想杀了东方腥,但他们也知道东方腥不是那么好杀的,因此,别看他们两个攻击东方腥招招皆是杀招,实则他们真正想要毁掉的是东方腥迫切想要得到的那个东西。

    不知为什么,看到那个东西宓妃就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不但她是如此,就连陌殇也是一样,这也更坚定了他们要毁掉那东西的决心。

    满心以为陌殇跟宓妃是要击杀他的东方腥,哪里想到那两人根本就不是冲着他的命来的,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护着那件东西,以至于结果让他后悔终生。

    “不――”

    “没什么是本世子不敢的。”陌殇没给东方腥机会,运足功力就向那件东西轰了过去。

    “竖子尔敢。”

    宓妃闪身到东方腥的前面挡住他的去路,冷声道:“你的对手是本郡主。”

    “啊――”眼睁睁看着一团赤色火焰将那件东西烧成灰烬,东方腥整个人都魔怔了,他漆黑的双眼突然变得猩红如血,身上的阴戾之气更是节节攀升,他怒吼道:“本门主要杀了你,杀了你们。”

    只因东方腥动作太快,宓妃闪避不及,愣是硬生生抗了东方腥一掌,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噗――”

    毁了那件东西赶回来的陌殇正好看到宓妃飞出去的那一幕,只见陌殇银色的长发在风中狂舞,那浅紫色的眸子,潋滟的紫色渐渐加深,直到他的整个瞳孔都变成深紫色,整个人给人极度危险的毁灭感觉。

    “你敢伤她,本世子要你的命。”

    “咳咳…咳…”宓妃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落到地上,只觉自己是伤上加伤,遇上东方腥这个杀神她还真是倒霉。

    “熙然你小心点,我没事。”

    “他敢伤你,本世子就要他的命。”只见陌殇的招式越来越凌厉,出招的速度到最后竟然连宓妃都要看不清楚,东方腥的身体本来就没有恢复,刚开始他还能跟得上陌殇的攻击节奏,到后面他已然开始落入下风,应对起来颇觉吃力。

    手上的动作不慢,东方腥的脑子也飞快的转动起来,虽然东西被毁他气得要死,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他清楚的知道陌殇跟宓妃专程设好这个局来等他,必然就还有他不知道的后招,那他绝不能恋战。

    说时迟,那时快,想到什么对他才是最有利的之后,东方腥果断趁跟陌殇对轰的那一掌之后,丢下一个霹雳珠就快速的逃了。

    “熙然,别追了。”

    显然陌殇也并没有打算去追,东西被毁之后东方腥不会恋战,也是他们早就想到的。

    “阿宓你怎么样?”

    “没事,一点点内伤而已。”

    “怎么就那么不小心,你之前的伤可还没好,都怪我没护好你。”

    “不关你的事。”

    陌殇自知他说不过宓妃,倒是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了,转用实际行动来替宓妃疗伤。

    随着东方腥逃离星殒城,陌殇亲自出手布在星殒城外的阵法正式启用,他们两人在星殒城多停留两天之后,于第三日的清晨自东城门出发赶往唐龙关。

    宓妃出发前对她的四位师兄好一通好抚,告诉他们好好养伤,至少半个月后才许他们赶赴边关,否则别怪她这个做师妹的对他们不客气。

    在此期间,远在药王谷的药王也收到宓妃写给他的亲笔信,让他自药王谷挑选出一些医术精良的人,分成几个批次赶往边关军营。

    这一次不只有宓妃的三个哥哥去往了边关参战,穆国公府,韩国公府,理郡王府…还有一些保皇党家中的第三代只要年满十六的都去了边关参战。

    说得好听这叫出去历练,实则这一次的战事跟以往并不一样,等他们到了战场上之后,没有谁会因为他们的身份而护着他们,他们就跟寻常的普通士兵一样生死有命。

    ……

    四月二十五,晴。

    东方腥逃回琉璃国的第五天,他终于收到有关光武大陆阴鬼门的消息。

    那封带着血迹的信,清楚明白的证实了他心中那不好的预感都是真的。

    阴鬼门被灭了。

    在他离开后不久,三大秘地联手对阴鬼门出了手,东方一族除了在浩瀚大陆的人,其余的全都死了,一个不留。

    信上的内容不断在东方腥的脑海里飘荡,可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的阴鬼门怎么就没了?

    三大秘地欺人太甚,东方腥无比愤怒之际不是没有想过赶回光武大陆一探究竟,可他发现通往光武大陆的路竟然封闭了,他回不去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回到光武大陆,那就是穿越虚无之海。

    穿越虚无之海回到光武大陆需要的时间太长,多则三五个月,最快的速度也是近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他就此离开回光武大陆,等他证实了一切属实又赶回来,时间至少也过去了半年有余,那他能得到什么?

    难不成已经损失光武大陆阴鬼门总部的他,还要将浩瀚大陆这边也丢了?

    不不不,东方腥不甘心,三大秘地的人既然毁了阴鬼门的总部,那他就不惜要将浩瀚大陆变成人间地狱,他要一统这片大陆。

    于是庞太师接连接到东方腥下达给他的命令,要他不计代价的攻下唐龙关,一举踏破金凤国,要是他做不到,那就拔剑自裁好了。

    为此,短短不过几日的功夫,庞太师率领的琉璃国大军就跟寒王率领的西羽军,麒麟军前后交手不下五次,没了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从中作祟,敌我双方各有损失,战局陷入了僵持状态。

    另一边北狼国的大元帅也是接到了东方腥强攻金凤国的命令,可架不住楚宣王是个厉害的,北狼国的大军非但没能攻下青潼关,反而还丢了几座城池,这使得东方腥无比的震怒。

    为此,东方腥住的地方每天都要死人,一个个的死状都无比的凄惨。

    眼见单告两国的军队跟金凤国交手,琉璃国也好,北狼国也罢都讨不到什么便宜,疯狂的东方腥也不再顾忌那么许多,他再次下令让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出手。

    固然那些人的本事是从他们老祖宗那里学来的,可他们的老祖宗在浩瀚大陆生活的时间太长久了,以至于他们这些子子孙孙都是土生土长的浩瀚大陆的人。

    如此,即便他们的本事有些奇异,他们却也代表不了光武大陆。

    东方腥的这个想法虽说的确是钻了空子,却也不得不承认万蛊之国的这些人的的确确不是从光武大陆来的,他们纵使能力超然,宓妃等人也不能用光武大陆的人去对付那些人。

    战场上,军队中,再一次有了万蛊之国,苗疆跟南北疆的人加入,原本僵持的战局再一次被打破,不管是寒王负责的琉璃国这边,还是由楚宣王负责的北狼国那边,在两国强劲的攻势之下,金凤国的大军节节败退,接连丢失城池。

    这样的战局足足持续了近三个月,即便军中有寒王这样的领导者,在接连吃败仗的情况之下,士兵们的总体士气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士气一直都非常的低迷。

    为此寒王想了很多的办法,结果都不怎么奏效,一直到七月中旬的某天。

    琉璃国,北狼国对战金凤国的战场之上,明着向他们出手的人是万蛊之国苗疆那些,实则幕后出手的却是阴鬼门的东方腥。

    即便阴鬼门的总部毁了,但东方腥还在,他的头脑还在,当然,他曾经安排在这片大陆的诸多势力还在,甚至为了拿下这片大陆,他还联合了其他几个从光武大陆过来的势力。

    或许那几个势力在光武大陆的老巢还没有被毁,但他们回光武大陆的路却被封锁了,又架不住东方腥的绝对实力,那几个势力的人除了臣服并没有第二条可选。

    明着他们是不能出手,可暗地里他们是想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无非就是借着万蛊之国那些人的手罢了。

    否则,在寒王跟楚宣王率领之下的军队也不可能败退得这么厉害,当然,这其中也未必没有做戏的成份。

    四月末,陌殇跟宓妃赶往唐龙关的途中接到东方云虎的传信,信中记录的东西可以说是东方腥最后的底牌,同时也是他最大的倚仗。

    为此,宓妃跟陌殇商量过后,他们一方面分别给寒王和楚宣王传了信,让他们迎战之时可战可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哪怕就是吃了败仗也要表现出吃了败仗最真实的模样,越能吸引东方腥的注意力就越好;

    另一方面就像东方腥吃定的那样,只要他们没有参入战局,那么陌殇跟宓妃身边那些从光武大陆来的人就一个都不会出现在战场上,只是明面上不参与,背地里参不参与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悄无声息去解决东方腥的那些底牌,这一去就是近三个月的时间,而寒王跟楚宣王在东方腥的强大攻势之下,压根都不需要演戏,他们是实实在在吃的败仗。

    七月二十日,金沙滩

    连丢七座城池的寒王已经被庞太师率领的大军逼入了金沙滩,往后再退的话就要接近金凤国的腹地,若是继续吃败仗,那么再给庞太师三个月的时间,他所率领的琉璃国大军就会攻进星殒城。

    这一战,至关重要。

    仍旧是由万蛊之国跟苗疆的人打头阵,三个多月来金凤国的将士们已经被毒蛊弄出了心理阴影,每当那遍地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向他们涌来,他们就控制不住浑身发抖,双手就连武器都拿不稳。

    血腥的味道铺天盖地,一个个士兵的身体接连倒下,直到宓妃的身影如天神般降临,方才终止这一场恶梦。

    既是东方腥违反规则在先,宓妃倒也不怕什么报应,她身后跟着的都是云雾仙山的人,对付起万蛊之国的这些人并不困难。

    一面倒的战局被逆转,寒王见此情景立马就鼓励手下的将士,之前似乎被压得狠了,反扑起来也是极其厉害跟凶猛的。

    此战,金凤国大败琉璃国,一连夺回三座城池。

    斩断东方腥的后路,宓妃跟陌殇就兵分两路,陌殇去支援楚宣王,而宓妃则是来相助寒王。

    他们一开始打定的主意就是灭杀掉万蛊之国苗疆以及南北疆的人,逼迫东方腥站到明面上来,那样东陵靖就有机会对东方腥出手。

    之后的战局就如宓妃所预料的一样,他们这边从光武大陆过来的人不对普通的士兵出手,他们对付的人除了万蛊之国的人以外,就是阴鬼门跟其他几个势力的人。

    终于,随着万蛊之国,苗疆以及南北疆人的覆灭,东方腥不得不站了出来。

    似乎他跟宓妃陌殇之间的这一战,已经是最后一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79】大结局中篇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