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夫君是恶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宽敞明亮的卧房,细碎的阳光从微敞的窗口折射进来,好似调皮的孩子在重重红色纱缦上跳舞,偶有一丝微风轻轻拂过,掀起纱缦的一角。%%%

    只见那张超大超豪华的龙凤拔步大床上,一对小夫妻正如交颈鸳鸯般亲密的靠在一起熟睡着,床上鲜艳的红色锦被横盖在身上,那是怎一个凌乱了得。

    视线再往床下延伸,那满地的破布条是什么鬼?

    “别闹。”

    哪怕就是在睡梦中也睡得不安稳的宓妃,闭着眼睛暴躁的一巴掌拍向那只在她脸上捣乱的手,她整个人是拒绝清醒的。

    “阿宓。”虽然陌殇是天快亮的时候才小睡了一会儿,很快他就醒了,但他的精神却是出奇的好。

    似乎只有这样紧紧的将宓妃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他才能感觉到真实。

    他的阿宓真的嫁给他了。

    他终于如愿娶了阿宓做他的妻子。

    昨天是他跟阿宓成亲的日子,昨夜是他跟阿宓的洞房花烛。

    不经意间陌殇想了很多很多,脑海里不自觉的涌现出很多的回忆。

    那些记忆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消退了颜色,反而在他的记忆里越发的清晰,其中最让陌殇记忆深刻的一段回忆,大概就是他初见宓妃,并因宓妃而心动,纵使他还能活的时日不多,却也不愿与宓妃错过。

    后来他跟阿宓相知相爱,两情相悦,他们一路走来历经风雨,历经生死,从定亲,到成亲,他们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结成夫妻。

    从此,他的姓氏,她的名字,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们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小坏蛋,为夫兴奋得睡不着,你却睡得香。”紫色的凤眸既深情又温柔的凝视着宓妃的睡颜,陌殇的一颗心简直软得一踏糊涂。

    他微凉的指尖在宓妃光滑细腻,白净如玉的脸上流连不去,看着睡着的宓妃如此依恋他的怀抱,他的好心情简直都不能用语言来描述。

    “困…”许是陌殇手指在她脸上的动作越来越肆意,还慢慢有往脖子以下滑动的趋势,宓妃皱着眉头扁着粉嫩的小嘴发出细微的抗议。

    天知道她昨天夜里都经历了什么,不是她不够强大,而是某人实在太过变态,起初她还能防御加反攻,谁说男欢女爱是男人的特权,面对她也深爱的男人,她虽也害羞却是半点也不矫情。

    情到深处,往下会发生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可是渐渐的宓妃就趋于下风了,接连城池失守,节节败退不说,防御是什么鬼,进攻又是什么鬼,她的新婚夜后半程完全就是在某人强势的攻伐征战之下,形势呈一面倒的被‘虐’好吗?

    咳咳…虽说过程很享受,但享受过后…

    宓妃心里的小人儿嘴里咬着小手帕,水灵灵的大眼睛里豆大的眼泪悬而未落,小模样那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话说她跟某人一场羞羞的事情战斗到最后,她是又羞又恼的哭到嗓子都沙哑求饶了,某人也没有半点要放过她的意思。

    想到这里宓妃心里的小人儿一改那副委屈可怜的小模样,整个人都变得凶悍,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是恨不能从陌殇身上咬下几块肉来。

    食髓知味的混蛋,禽兽…(以下自行想象,此处省略宓妃对某世子的咒骂成百上千字)

    “呵呵…”

    听到陌殇好听的低笑声,浑身酸痛得动都不想动一下的宓妃,困得实在睁不开眼,要是她还有力气的话,她肯定要冲陌殇大吼一声‘我呵呵你妹’。

    可她力不从心,只能…没等宓妃继续在心里放狠话,找下次机会对陌殇反压回来,她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什么她怎么感觉被子下,她跟某人贴在一起的身子有些不太对劲?

    确切的说不是她不对劲,而是某人的身体变化太明显她就是再迟钝也察觉到危险,可是想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宓妃只觉眼前一花,然后她就躺到某人身下去了,这个认知让得宓妃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我要死了。”

    “为夫会这么经不过诱惑,那得怪阿宓之前让为夫憋得太久了。”

    宓妃:“……”

    还有没有脸了?

    还要不要节操了?

    他这么不知节制,敢情都是她的错?

    丫丫个呸的,那在认识她之前的那近二十年,他怎么没把自己给憋死。

    “不行了,我累,我困,我疼……”说到最后宓妃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夫妻之间羞羞的事,宓妃前世纵然有看过,但她本身是菜鸟,半点经验都没有,她也知道第一次会痛,可她不知道的是第一次会那么痛啊!

    丫的,她自认是个抗痛能力极强的,可当陌殇跟她合二为一的那一瞬间,宓妃曾以为她是真的要被撕成两半,下一瞬她就要死掉了。

    后知后觉的宓妃,眼泪汪汪的想着,成亲前她跟陌殇情迷之时,两人也险些擦枪走火,隔着衣服她还没觉得某人的尺寸跟她不合啊?

    谁知道没了那层衣服的遮挡,宓妃才惊恐的发现,那是正常人的尺寸吗?

    呜呜呜……

    哪怕陌殇忍得再辛苦,对待宓妃却也是极致的温柔,为了不让宓妃有紧张的情绪,他迟迟都没有进入正题,直到宓妃在他的身下软得仿如一池春水,他才紧搂着宓妃纤细的腰,缓缓的沉下身。

    身体有如被劈开的那一瞬,宓妃就算痛到想让陌殇赶紧出去,可她一想既然第一次都是要痛的,那她就咬牙忍一忍好了。

    她又哪里知道,陌殇见她脸都痛白了,不忍看她这般模样,却又不舍退出去,就只能这么卡在那里,额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接着一滴溅落到宓妃的胸口。

    他们两人都心疼彼此,宓妃觉得那股疼意过去后就冲陌殇说‘她好了’,然后宓妃就悲剧了。

    特么的,没人告诉她,陌殇才进去一半啊,他才进去一半……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那啥啥啥事儿进行到后面,抛开前面短时间的不舒服,后面就只剩激情跟愉悦了。

    “很疼?”

    “嗯,疼。”

    “那我看看。”

    “别…别看,那那个地方…你别别看。”宓妃躲闪着陌殇要掀她被子的手,急得眼睛都要红了。

    “阿宓的身上哪里是为夫没有看过的,我们就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阿宓怎还如此害羞。”

    “我没你脸皮厚。”

    “乖了,让为夫看看有没有弄伤,我可是记得事后替阿宓洗了澡,上过药的,要是还……”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陌殇说得浑不在意,宓妃却是听得面红耳赤,她赶紧捂住陌殇的嘴,哪怕这房间里就只有她跟陌殇两个人,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至于爱爱后,她被陌殇抱去洗澡,又给上药的这件事情,宓妃选择了选择性的遗忘。

    她什么都没有听到,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嗯,就是这个样子的。

    “阿宓是不是不愿跟为夫行周公之礼?”突然,陌殇脸上的表情变了,他的语气也变了,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一种自我否定的情绪里面。

    正想着要怎么逃离狼爪的宓妃一听,咦,这不对劲呀,她只是希望他有节制,没说她不喜跟他那啥啥呀!

    “对不起阿宓,我这就……”说着陌殇就一脸自责又难过的准备要起身下床,懵逼的宓妃动作先她的理智一步反射性的就伸手抱住了陌殇的腰,急声道:“没有,我我喜欢跟熙然……”

    原谅她,后面的话她真说不出口。

    其实洞房花烛之后,宓妃的身体是有一点点的酸疼,但在陌殇花了心思的照料下,那点酸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能说她其实就是被自己心里想的给吓到的,明明没有不舒服却下意识的暗示自己不舒服。

    “阿宓你没有骗我?”

    “嗯。”

    “那阿宓也没有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此时已经掉进陌殇挖好阱陷的宓妃还全然不知,若她能抬头看看陌殇的眼睛,她大概就会意识到她被骗了。

    倒不是陌殇故意要跟宓妃耍这个小心机,而是昨夜…好吧,就是他们刚刚融为一体的时候,那刺激对宓妃有点儿大,她的身体本能的记住了那种惊恐的感觉,以至于她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会排斥陌殇的亲近。

    他们是夫妻,陌殇是不可能不亲近宓妃的,也就只能想办法攻破她的心理防线。

    昨天夜里后半程能那么顺利,还得多亏了陌殇外祖父赫连迎给他的东西,不然陌殇觉得他的新婚夜绝对还要比现在更有纪念意义。

    “阿宓。”

    “嗯。”

    “我爱你,我不想勉强你。”话落,陌殇强忍着想要扑倒宓妃的冲动,让自己挣脱开宓妃的拥抱就要离开。

    “别走,我不勉强,我就是有点害怕。”要是不他的尺寸那么吓人,她怎会如此丢脸。

    “夫妻伦敦是件很美好的事情,要是阿宓不能接受的话那我可以不碰你,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你不能因为害怕就连尝试都不愿。”

    宓妃看着陌殇,突然就凑过去强吻了陌殇,那力气之大竟然将陌殇给压到了床上,这女上男下的姿势,莫名让宓妃有了安全感。

    一直在观察宓妃的陌殇也感觉到她细微的变化,紫眸里掠过一抹笑意,要是早知道这样能让宓妃放松,有安全感,那他昨夜就是让宓妃压又如何?

    然后的然后,就是没有然后了……

    自陌殇跟宓妃大婚之日起,世外桃源对外开放了七天时间,紧接着阵法再次覆盖整个世外桃源,这个如同仙境一样的地方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转眼又是七天一晃而过,楚宣王夫妇在世外桃源也住了半个月,但这里的风景实在太美了,楚宣王妃压根舍不得离开。

    尤其是陌殇跟宓妃成婚的第二天,夫妻两人早早的起来满心以为可以喝上一杯儿媳妇敬的茶,结果等到午时了都不见那对小夫妻的院子开门。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

    慢慢的温夫人就死心了,她觉得她的儿子连她的三观都给刷新了。

    新妇过门三天后是要回门的,但显然陌殇根本就忘了这事儿,他在扑倒宓妃的路上越走越远,只知享受美味了。

    “这都半个月了,你是熙然那孩子他…哎,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楚宣王被楚宣王妃用儿子这事儿念叨了近半个月,他现在都能做到左耳进右耳出了,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们男人真是…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节制。”说这话时,楚宣王妃也不知回想起什么,那张美艳的脸立马就红了。

    “咱儿子可比我这个做爹的厉害多了。”楚宣王无辜的摸了摸鼻子,话说当年他跟楚宣王妃刚成亲那会儿,他可没让楚宣王妃误了新妇第二日的敬茶礼。

    不过就是等敬完茶回去,他让楚宣王妃七天没下床而已。

    但陌殇比他这做爹的可狠多了,这是足足半个月没让宓妃下床呀!

    尤其陌殇厉害啊,为了不让人打扰他跟宓妃的二人世界,竟然在自己的院子外面布了阵法,他们就算想去打扰他都不行。

    “等熙然出来你得好好说说他,回门礼那天相府的人老早就大开中门在等着宓妃回去,结果倒好……”楚宣王妃都不敢跟温夫人说,陌殇跟宓妃是因为什么事儿而误了回门的。

    你说这事儿闹得,要是再见不到宓妃这个人,只怕宓妃的哥哥们都要亲自登门来了。

    “芸儿别急,为夫保证好好说说那混小子。”

    正被楚宣王夫妇说到的两人,宓妃使劲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一脚将陌殇踹下了床。

    她怒道:“禽兽。”

    这个混蛋,这个食不知足的恶狼,竟然,竟然让她半个月没有下床,啊啊啊,她简直都不敢想象她走出门后会迎接什么样的目光。

    “阿宓。”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宓妃坚决果断的不能再呆在床上,她防贼似的盯紧陌殇,不许他靠近她一步。

    趁着陌殇不注意她赶紧就裹着床单赤脚溜进了后面的净房,特么的一个月,不,两个月,她绝对不会再给某人近身的机会,绝不。

    目送宓妃小跑着离开的背影,陌殇无辜的摸了摸鼻子,见她身体没事儿,他也就放心了。

    虽说他半个月没让宓妃下床,但他还是很节制的…咳咳,话说你说这话,到底亏不亏心。

    走出院子之后,宓妃一连好几天对陌殇都是不冷不热的,任凭陌殇怎么讨好她,她就是觉得不能给他好脸色瞧,不然她肯定又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又休息三天后,陌殇就带着宓妃准备回相府小住半个月,楚宣王夫妇在看到陌殇跟宓妃的那天晚上,就将楚宣王府的大权交给了他们,楚宣王妃更是将楚宣王府的财政大权都交到了宓妃手里。

    早在陌殇成亲后的第五天,楚宣王就进宫卸下了他楚宣王的爵位,让华康帝下旨让陌殇承了爵。

    安排好这些之后,楚宣王就潇洒的带着楚宣王妃游山玩水去了,至于陌殇跟宓妃这对小夫妻平时要怎么过日子,他们是全然不管的。

    “阿宓别生气了。”

    “哼!”

    “好阿宓,好宝贝儿,原谅为夫好不好?”

    “你根本就是早有预谋。”

    “那是为夫太想跟阿宓在一起了。”

    “下不为例。”眼看就要到相府了,宓妃可不想跟陌殇闹别扭被爹娘跟哥哥们看到,不然他们指不定得多担心她。

    至于他们夫妻为什么没有回门这件事情,既然陌殇弄了一个他们夫妻在成亲的第二天就外出度蜜月去了的理由,宓妃也懒得拆穿他的谎言了。

    不然一想到她被陌殇压在床上十五天没下过床的黑历史会被曝光,宓妃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夫保证没有下次了。”

    趁此机会,宓妃板着脸跟陌殇约法三章,每一章都是不平等条约,逼着陌殇那是不得不同意。

    可是陌殇也是个腹黑的货,他虽然同意了宓妃提出的约法三章,却也煞费苦心的钻了不少空子。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宓妃是个小腹黑的话,那他就是一个大腹黑,看谁黑得过谁。

    若说宓妃没有回门,陌殇被宓妃的全家人给记恨上了,那么陌殇带着宓妃在相府小住半个月,这就妥妥顺了宓妃家人炸开的毛。

    这家伙在如何讨岳父岳母跟舅兄们的欢心上,那是越来越有经验。

    日子这就么平淡而温馨的过着,南宁县主是去年冬月怀上的孩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星殒城最热的七月结束,八月初五的这天夜里,南宁县主在睡梦中被疼醒,温绍轩也随之被惊醒,他赶紧下床披上一件衣服就出去喊人。

    南宁县主怀孕九个月的时候,稳婆跟奶娘这些相府就早就安排好了,只等她开始发动就能使唤得上,当温绍轩一喊人,三个稳婆很快就进了产房准备。

    不一会儿,相府的主子们全都被吵醒了,温夫人更是小跑着冲进了紫竹院,眼见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她那颗提起的心总算是稍稍安稳了些。

    产房里,南宁县主的叫喊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温绍轩一张俊脸都吓得惨白惨白的,要不是温绍云在一旁支撑着他的身体,怕是他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四个时辰都过去了,产房里已经听不到南宁县主的喊痛声,此时,同样惨白着一张脸的温夫人从产房里出来,直接开口就道:“绍宇,你赶紧去世外桃源将你妹妹找来,你大嫂她难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一:夫君是恶狼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