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天生灵胎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了,做恶梦了?”

    熟睡中的宓妃突然惊醒,汗水浸湿了她雪白的睡袍,整个人自床上弹坐而起,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超快稳定更新,……

    没有成亲前陌殇只要有机会跟宓妃同床共枕,那他睡觉时就习惯将宓妃拥在怀里睡,成亲之后他这习惯就越发是习惯了,别说改不掉,他自己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改。

    正因为如此,在宓妃惊醒后,他也醒了。

    “阿宓。”一连叫了好几声都不见宓妃有反应,陌殇便伸手轻轻拂开宓妃粘在脸上的头发,柔声又道:“乖,没事了,梦里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假的,我一直都在阿宓的身边,别怕啊!”

    “熙然。”

    “嗯,我在。”

    “熙然,我我们去相府一趟好不好?”

    “怎么了?”

    “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阿宓不要着急,我这就陪你回去。”陌殇随手一挥,层层叠叠的床缦就朝两边散开,他向窗外瞧了一眼,再过一个时辰天也该全亮了。

    “嗯。”缓了这么一会儿,宓妃混乱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一点。

    就是这么会儿功夫,陌殇早就下了床并且穿戴整齐,还将宓妃要穿的衣服都拿了过来,“我去打洗脸水,阿宓先把衣服穿上。”

    “哦。”

    回想起梦里她看到的情景,宓妃也是不敢再耽搁下去,她手脚麻利的将衣服穿好,然后就是洗脸,可还没等陌殇替她梳好头发,丹珍跟冰彤的声音就在外面响了起来,“小姐,三公子来了,说是大少夫人难产了。”

    宓妃一听心下一慌,下意识就要站起身往外走,长长的水袖从妆台上扫过,顿时就是一阵‘噼里啪啦’各种小东西摔落在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都可以慌,唯独你不能。”

    “对对对,我不能慌。”宓妃让自己定定神,再反复的深吸了几口气,心里那股憋着的郁气方才散消干净。

    “乖乖坐好,我很快就替你梳好头。”

    “嗯。”

    陌殇的动作果然很快,不到小半刻钟的样子,夫妻两人就出了房门,温绍宇一看到宓妃立马就扑了过来,“妃儿,大嫂她她……”

    “三哥别急,我们边走边说。”

    “哦。好好,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温绍宇这一跳赶到世外桃源也是提心吊胆的,他就怕赶不回去,要是大嫂跟小侄儿有个什么好歹,他得自责一辈子。

    看到温绍宇的那一刻,宓妃算是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做了那样一个梦,这一次梦境跟现实太像了,不禁让宓妃产生她此刻是不是也在做梦,她的梦还没有醒的错觉。

    陌殇瞧出宓妃情绪紧张,他便一直紧紧牵着宓妃的手,哪怕他什么都没有说,却是给了宓妃最好的安抚与支持。

    有他们这对小夫妻在,从世外桃源赶回相府的速度,比起温绍宇来时可是节省了一大半的时间,当宓妃出现在紫竹院,感受到这里沉重气氛,她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

    “妃儿,如果她们母子只能保一个,你就救你大嫂。”这是温绍轩看到宓妃时说的唯一一句话,说完之后,他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

    “妃儿,你大哥的意思就是爹的意思。”孙子很重要,儿媳妇也很重要,温老爹就算想要抱孙子,也没想过用儿媳妇的命去换。

    “爹跟大哥放心吧,我不会让她们母子有事的。”话落,宓妃看了看陌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产房。

    宓妃进去之后,陌殇就会意的安慰起温绍轩来,说了好些话,总算是让他们的情绪放松了些,整个人也没有崩得那么紧了。

    产房门打开那一瞬,宓妃一只脚还没得及踏进去,房间里浓重的血腥味就刺激得宓妃恶心反胃得想吐,她好看的黛眉轻拧,强忍住掉头就走的冲动走了进去。

    “妃儿你终于来了,你快想办法帮帮你大嫂,产前明明就是仔细看过的,胎位什么的都是正的,她怎么就难产了呢?”

    “娘放心,有我在呢。”

    “那娘能帮你做点什么?”温夫人看着宓妃走到南宁县主的身边替她诊脉,她急得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围在宓妃的身边直转悠。

    三个稳婆也是急得厉害,眼瞅着南宁县主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偏孩子就是生不下来,要是最后南宁县主有个什么好歹,她们是真的怕呀!

    原本还以为替相府的大少夫人接生是件好差事,哪里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天知道她们在南宁县主待产期间也是替南宁县主看过的,之前分明就是很正的胎位,要说到生的时候会很好生,怎么这都到最后一步了,孩子却是横在南宁县主肚子里面的。

    纵使她们办法用尽,也愣是没有将南宁县主的胎位给顺过来。

    “留下一个稳婆,其他人都到外面等着。”

    “温夫人,这……”

    “我女儿是最好的大夫,你们都按她说的做,只要本夫人的儿媳能够顺利将孩子生下来,赏钱少不了你们的。”

    “是是是。”虽然外界关于宓妃的传言有很多,但在这个时候的气氛之下,三个稳婆竟是没有一个愿意主动留下的。

    温夫人多会看人呀,一眼便瞧了出她们心中所想,可没等她说话,就听宓妃清冷的嗓音如腊月寒霜般的道:“明砂你进来,其余人全都退出去。”

    听了宓妃的话,产房里的人都没动,温夫人就冷着脸厉声道:“还不都出去,赶紧的。”

    “是。”

    “娘,你也出去。”

    “妃儿,娘……”

    “放心,我会保证她们母子的安全。”

    温夫人只犹豫了片刻她就快步走了出去,宓妃的本事她有信心,而她留在产房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不要让宓妃分神的好。

    “大嫂。”

    “妃…妃妃儿,救。救我的孩子,保孩子…”

    “放宽心,你跟孩子都会没事。”

    南宁县主此时意识已经不清,她听着宓妃的话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你要是不想我大哥另娶别的女人,不想你的儿子刚出生就没有娘,不想你的儿子叫别的女人母亲,那么接下来不管多痛你都得给我咬牙坚持住。”

    “我我没力气了。”

    “想想你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你忍心他没有娘。”

    “不…”

    “你在努力想要将孩子生下来,你的孩子也很努力的想要从你肚子里出来,他都没有放弃,你要放弃吗?”

    “我不。我不放弃,我可以坚持的。”南宁县主知道宓妃说这些话的用意,可她一方面想要坚持,另一方面她也是真的没有力气了,她很困,她很想睡…

    可是她不能睡,她怎么能让别的女人睡她的男人,还抢她的孩子,这绝对不可以。

    “孩子在你肚子里憋得久了,他会死的,就算最后他没死,你让他憋坏了,他的智力……”

    这次没等宓妃把话说完,她就咬着牙道:“妃儿,我相信你,我可以的,你帮我。”

    “好。”

    正如那三个稳婆看过的一样,南宁县主肚子里原本是正胎位的孩子不知何时横在了南宁县主的肚子,这才导致孩子迟迟都生不下来。

    接下来宓妃要做的事情就是将孩子的胎位给导正了,这过程将会剧痛难忍,还必须是在南宁县主有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进行,不然起不到效果。

    “明砂,护住她的心脉,尽可能保持她的体力。”

    “是。”

    宓妃调动体内灵气,一点点聚于掌心,再慢慢的推送进南宁县主的肚子里,她控制着那团灵气将婴儿包裹住,让婴儿顺着她的心念移动。

    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非常的缓慢,期间南宁县主死死的将布咬在嘴里,就算肚子再痛她也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终于,约莫一刻钟过后,孩子的胎位正了。

    “大嫂你真棒。”

    有了宓妃的灵气作为引导,南宁县主的宫口也是全开的,很快孩子的头便露了出来,“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大嫂你吸足一口气,再使最后一次力。”

    “嗯。”努力调节着自己的吸呼,也许是看到了希望,她整个人都更有动力了。

    “哇哇…哇…”

    终于在宓妃进入产房的半个时辰之后,守在产房外的人听到了婴儿还算响亮的啼哭声。

    也不知怎的,明明不是自己媳妇儿在生孩子,陌殇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与宓妃成婚后,他是跟宓妃说过,很想宓妃给他生一个小宝宝,不在乎男孩儿女孩儿,只要是他们的孩子,那他就会很喜欢。

    可是某世子在此之前并不知道生孩子会这么痛,还有生命危险呀!

    想到这些他就控制不住浑身冒寒气,那什么他其实有宓妃就够了,至于生孩子那么痛,还得拿宓妃的命去赌,那他情愿这一辈子都不要孩子。

    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思都被刚出生的小宝宝给吸引了,以至于陌殇的异样谁也没有察觉到,要是他们知道就因为陌殇看了一次南宁县主生孩子的这事儿,导致他生出一辈子不要孩子的念头,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明砂,你先替我大嫂清理一下身子,孩子我先抱出去再叫人进来帮忙收拾。”

    “是,小姐。”明砂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刚经历了南宁县主生孩子的事情,别看她做事手脚还麻利,实则脑子里一片空白。

    吱呀――

    “进去几个人帮忙收拾,娘,孩子给你先抱着,也让奶娘准备好喂他喝奶。”

    “哦,好。”看到裹在襁褓里小小的婴儿,这就是她的长孙,温夫人的一颗心都软了,也没注意到宓妃惨白到没有一点血色的脸。

    只有全副心神都在宓妃身上的陌殇,宓妃踏出产房那一刻他就发现了,他刚要开口说话,宓妃却是在温夫人接过孩子那一刻,再也忍不住胃里那翻腾的恶心感,捂着嘴转身跑到花园的一角就开始大吐特吐。

    “呕――”

    “阿宓。”看到宓妃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干呕,还越吐越厉害,陌殇简直心疼死了。

    “怎么了这是,哪里难受,我去请大夫。”陌殇也是急糊涂了,宓妃自己就是大夫,他却嚷嚷着要给宓妃请大夫。

    “呕――”

    吐得可怜兮兮的宓妃眼泪汪汪的看着陌殇,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就是想吐,可偏偏她什么都吐不出来,这结果就悲剧了。

    直到吐得浑身发软,整个人都靠在陌殇的怀里,宓妃才感觉胃里舒服了一点,“你也不嫌我臭?”

    “阿宓怎么都是香的。”

    “骗人。”似乎这个时候宓妃变得格外的脆弱,也更黏陌殇,整个人赖在他的怀里是一动也不想动。

    那厢南宁县主生下孩子,母子平安让温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欢喜,这厢宓妃就吐得昏天黑地,脸色惨白得跟鬼一样,完全冲淡了孩子出生的喜悦。

    “爹娘,阿宓许是累了,你们也别担心她,我会照顾好她的,大嫂跟小侄子这边你们多照看,我先带阿宓回碧落阁休息休息。”

    “这样也好。”

    “你们也都折腾一个晚上了,既然大嫂跟小侄子都平安无事,留下大哥陪大嫂,爹娘也都回去休息,二哥跟三哥也是。”

    “嗯。”

    第二天南宁县主彻底缓和过来,听说宓妃在替她接生后吐得厉害,她也是很担心,不过有温绍轩安抚着她,她倒也还好。

    相府的嫡长孙还在南宁县主肚子里的时候,温老爹就给想了好些个名字,最后通过全家人的意见,这个生日在八月初六的小家伙,取名叫作温晨光。

    至于小家伙的乳名则是宓妃给起的,叫虎头。

    虽说小家伙是足月出生的孩子,但也南宁县主生他的时候难产,他又在南宁县主的肚子里憋得久了,出生后看起来跟早产儿差不多。

    宓妃替他取名虎头,就是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长大,虎头虎脑的越长越壮实。

    如今相府在景承王朝的地位越来越高,小家伙这个相府的嫡长孙一出世,自然而然就引起了很多的关注,尤其听说这小家伙出生后,华康帝赐了不少的东西到相府,一时之间那些想要巴结相府的,纷纷都盼着小家伙的满月宴快些到来,那样他们也能有点表现的机会。

    只是甭管相府的地位有多高,温氏一族始终只忠于皇上,身份地位的变化却也不改他们不拉帮结派的祖训,因而,华康帝对相府的信任,相府的忠心,是半点质疑都不会有的。

    以前,太上皇在位之时,即便温绍轩三兄弟有才,他们为了避其锋芒也不能在朝为官,如今华康帝在位,他们都被华康帝许以了重任。

    温晨光的洗三礼办得很隆重,但宴请的宾客只有与相府私交好的几家,其他人是没资格出席的。

    这天过后,相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一切都进入正轨之后,温夫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宓妃的身上。

    “娘,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宓妃摸了摸自己的脸,满是疑惑的道:“我脸上有东西?”

    温夫人没有说话,宓妃就看向了她家二哥跟三哥,嘟着嘴道:“娘她怎么了?我难道犯错误了?”

    “不知道。”温绍云跟温绍宇默默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回答宓妃。

    “我…”

    “妃儿,娘问你,你的月信多长时间没有来了?”

    “呃。”宓妃原本还以为温夫人表情如此严肃,她是想问什么,结果这问题一出,宓妃就辶恕

    她的亲娘,当着她亲哥跟夫君的面这么问她,她脸皮厚也会不好意思的好伐!

    “快老实回答我。”

    “这个月还没来。”

    “那上个月来没来?”这几天温夫人的多数心思虽说被小孙子给分散不少,但她心里也是惦记自己女儿的,尤其宓妃这些天的一些反应,她怎么就觉得她这傻闺女是有了呢。

    “娘,阿宓她不但上个月没来,就是上上个月也没来,这这是怎么了?”没等宓妃开口,坐在一旁的陌殇就神色担忧的对温夫人说道。

    “什么?”

    “阿宓她怎么了,娘你别吓我。”

    “糊涂呀糊涂,我说你这丫头自己就是大夫,这么长时间月事没来,你自己怀孕了你不知道。”

    她怀孕了?

    宓妃瞪大双眼,整个人都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二:天生灵胎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